小姨坐在椅子上,回脸看向楚监。

楚监想得到了首肯,在沙发里正了一下.身.体,清了一下嗓子,说:“林阳,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仔细查了一下,也找人来询问,她们那边没有在生产上搞事情,却把矛头指向了你,想要设计害你。”

说到这里,楚监看了看小姨,稍作停顿,接着说:“我察觉她们下了死手,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就跟唐洁商量了一下,决定马上让你离开这里,这也是昨天我找你谈话的原因。我们知道劝不动你,所以就找到小姨,只有让她来带你走了。”

听完楚监的话,我一下明白了事情经过。

不过小姨和我只是一介平民,而此时楚监和唐洁都对她恭敬有加,这似乎有点问题吧?

按唐洁和楚监的背景,她们都是高高在上的人,能对我们平视就高抬教化了,而小姨却能对她们进行平视,难到这世界已经实现了大同?

我转脸看着楚监,声音稍沉,说:“你们这样做,我知道是为了我好。但这么突然的让我离开,尹监那边会答应?”

“她不答应也不行。”

我的话刚落下,唐洁接话,说:“小姨昨天跟我通完电话,为了不让你陷入她们的圈套,我立即找人开了调令,这才带着小姨一路奔到这里,一来就找尹监签了字,只要你在上面欠下名字,女监这里就再也跟你没关系了。”

听唐洁这样说,我微微皱起眉头。

她这一句话里带出两个小姨,分别指向了两个人。她要是跟着我喊小姨,可以理解成是对我小姨的尊重,但她管楚监喊小姨,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我在她俩脸上扫了两遍,眉目只见全是质疑。

唐洁似乎看出了我的质疑,她淡然一笑,挽住楚监的手臂,说:“你看什么,楚监是我妈妈的远房姐妹,我不该叫她小姨么?”

至此,我恍然大悟。

难怪我在女监的一举一动,唐洁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原来楚监就是她安排下来的细作啊。

一开始只知道楚监是从京州垂直下来的干部,现在看来,她也是唐洁那边藤上的一支瓜蔓。

好,简直太好了。

所幸楚监只是唐洁妈妈的远房姐妹,不然在她接受我之后,再把我推给你这外甥女,我在中间成什么了?

想想那些,我后脊梁都有些冒汗。

我正了一下.身形,扫了小姨一眼,说:“其实你们想多了,事情远没有那么严重,我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啪。

我的话音未落,小姨又气恼的在茶几上拍了一下。

“你还想多严重?难道要我来给你收尸才算严重?”

小姨的话让我语噎,根本没法跟她反驳。

我看了看楚监,脑子里稍作思考,说:“这里没外人,我说句还不能离开的话,楚监,我已经查到对方有严重违纪的事,临时只是没有查到证据,所以,我不能走。只要把她们全部掀翻,你和尹监才能真正稳定下来。”

啪。

我的话才刚刚说到这里,小姨又猛地拍了一下茶几。

“林阳,你怎么还执迷不悟。你能掀翻谁?你还想翻了天是不是?”小姨怒气冲冲,不容辩驳的说:“今天我来,就是为了你这胆大妄为来的。有些事牵扯到别人的根本,后面一整串的人都在盯着你,你还想掀翻别人,不知死活你知道吗?”

说着,小姨的声音提高八度:“我以前就跟你说过,做事要跟对方留活路,你才能顺利走下去。你去堵别人的退路,别人就会弄死你。”

小姨说的这些,不用解释我也懂,但眼看着她们胡作非为,我根本咽不下这口气。

“小姨你别说了,当初你也教我,做人要不畏强.暴,敢于和恶势力做斗争。难道这些你都忘了吗?”

“你,你敢跟我犟嘴了是不是?”小姨被我气得浑身颤抖。

楚监看了抬起脸,声音郑重的说:“林阳,这些我们也注意到了,调查也已经在暗处展开,她们背后的力量不小,不是你所能抗争的。你放心的走,她们违法乱纪的事情,相信上级会做出处理的。”

对余监她们违纪以及有人往内监偷运料子的事,我没跟楚监透露过,对上级已经开始介入的事,她也没跟我透露,想不到这事我们竟然做到两叉里去了。

听完楚监说的,小姨正脸看着我。

“小阳,这下你放心了吧?有些事情上级比你看的清楚,你就别添乱就好了。这件事解决了,那我就说说另外一件事吧。”

小姨说着,回脸看了看唐洁,随后说:“唐洁已经把你的事情跟我说了,她多好的一个女孩子啊,所以,我替你答应了,跟我回京州,你们马上结婚。”

啊?

唐洁竟然把那事跟小姨说了,还让小姨直接来命令我跟她结婚,这有点扯吧?

我扫了唐洁一眼,看向小姨。

“小姨,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想来包办婚姻啊?”

对我的反问,小姨当即又爆了。

“我就包办了,你听还是不听?”

看着小姨瞪眼的样子,我无奈的撇撇嘴。

“小姨,咱们不带这样的。”

我的话刚出口,小姨蹭的一下站起来,两眼睁圆盯着我:“林阳,你这是想造反啊,你给我跪下,听我给你讲讲道理。你跪下。”

她叫嚷着,上来狠狠给了我两脚。

见小姨跟疯了一样,我心里猛地一沉,膝头一软,当场跪了下来。

楚监和唐洁见了面带错愕,唐洁起身从沙发里转出来,过来拉住小姨的手,口气绵软的说:“小姨,你别这样对林阳,你快点让他起来。”

我感觉此时的唐洁有些造作,抬脸瞪她一眼,生气的吼道:“唐洁,她是我小姨,不是你小姨,我不用你求情。”

啪。

我没想到,在我说话的空当,小姨竟然又给我来了一记响亮但不算很疼的耳光。

“小崽子,怎么跟小洁说话呢?”小姨手戳在我的面门上:“从小你跟着我,我受了多少苦处就不用说了。这么多年下来,耽误了我自己我情愿,但你这次要是不听我的,我认小洁,也不认你了。你真是气死我了。”

听小姨说出这么绝情的话,我鼻头一酸,眼泪竟然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

我不能违背这唯一的亲情,我也知道,天下所有的爱情终有一天也会变成亲情,如果人在追求爱情的时候只是活在爱情里,那是纯粹的扯淡。

那些为了爱情结婚的人,最后有多少不是分道扬镳,视同仇人?

而只有把爱情转化成亲情,坦然去面对每天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然后去包容对方的缺点,才能在最后双宿双栖。

想到这里,我低下头,眼泪也啪嗒一下掉到地上,瞬间摔成几瓣。

唐洁应该看到了这一幕,她朝我靠近一步,声音有些幽怨的说:“林阳,你干嘛要落泪呢?我不是来逼婚的,你要是不愿意,我可以等,等我们的两年之约。”

不等唐洁的话说完,小姨抢过话头,说:“这事不能依着他。小洁,像你这样的好女孩能看上他,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报。你跟我说在学院就看上他,他还敢跟你吵架,后来你也一直没放下他吧,这次你又在紧要关头救了他,不然他就把自己给作死了。就这份情意,就是块石头也该捂热了。”

唐洁转脸看我一眼,扯了一下小姨的手,说:“小姨,我不想逼他,你也别逼他,我想他会明白的。”

听唐洁说出这话,我明白她也是对我真心,如果我还不知好歹,那就是个大傻子。

就这样跪着,我抬脸看着唐洁,一把拉住她的手,郑重的说:“唐洁,我愿意,我愿意跟你在一起。”

说着,我把手表摘下来,放到她的手上,说:“唐洁,只要你收下这块手表,我下半生的时间就交给你了,嫁给我好么?”

对于我如此俱大的转变,小姨和楚监在旁边看傻了,唐洁激动的攥住我的手表,往上拉我。

“林阳,你起来,你先起来说话,我可不能让我的男人跪着。”

我拉着唐洁的手,仰脸看着她。对她说的这句不能让她的男人跪着,心里生出一丝感动。

“唐洁,你还没答应嫁给我呢?”我说。

唐洁看着我笑笑,空出手把眼角的泪痕抹去。

“我可没说要嫁给你,我要的,是把你娶回家。”

啊?

听唐洁说出这话,我心里微微一颤,唉,看来她强势的毛病是改不了了。

在旁边站着的小姨和楚监,双双笑出声来,我不免露出一丝窘色。

一向强势的我,遇到强势的她,这以后可怎么弄?

小姨上来,抬手在我脸上戳了一下,眉开眼笑的说:“还傻着干嘛,赶紧给小洁回话。敢说半个不字,看我不打死你。”

拉着唐洁的手,我站起来,看着一脸精致的唐洁,说:“好吧,我嫁了,不过你得给我一百万的彩礼。”

唐洁稍稍一怔,抬手在我胸口捶了一拳,眉眼含羞的说:“连我都给你了,一百万彩礼算什么。”

(全书完)

喜欢女监管教请大家收藏:()女监管教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女监管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隔壁小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隔壁小王并收藏女监管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