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城。

真夜骑士开道,夏雷一步步向城主官邸走去。大道两边跪满了投降的将士,还有高山城的百姓。也有大胆的守夜者站起来,偷看传说中的龙王究竟长什么样子,可惜真夜骑士牵连不断,又有如墙的黑暗能量气焰,他们根本就看不见。

高山城的城主蛮蓝跪在城主府官邸前的平台上,双手捧着一块符文血晶。那是高山城的城市之心,雄鹰之翼。它与阴花城的阴花之心一样,都是有名的城市之心。夜莺手里的那一块灰烬城的城市之心就要差许多了,籍籍无名。

与蛮蓝一起跪在平台上的还有他的妻子撒拉黑,一个从末日城嫁过来的贵族女人,很年轻,容貌和身材都属一流。她也是高山城重要军事力量高山团的军团长。

夏雷踏上台阶,一步步向蛮蓝和撒拉黑走去。在他身后,四个生肖战队的成员紧步跟随。一个个都戴着墨镜,扛着智库阿米多为他们特意设计和制造的能量武器,酷酷的样子。

一个月前,夏雷给了他们一颗生命胶囊,七颗AE胶囊,他们摆脱了过去之人仅有百日寿命,随时都有可能猝死的命运,更开启了进化之路。夏雷当年服用的是并不完善的AE胶囊,而他们服用的是夏雷亲自完善的完美AE胶囊,所以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他们在进化之路上的进步却也让夏雷刮目相看。不过,这次攻打高山城夏雷仍然只是让他们适应一下战场气氛,并没有让他们真正参战。

蛮蓝浑身瑟瑟发抖,双手将雄鹰之翼捧着举过了头顶,瑟瑟发抖地道:“龙王陛下,请收下高山城的城市之心,雄鹰之翼。”

夏雷伸手将雄鹰之翼抓在了手中,然后转过了身来,扬声说道:“我是幽灵国国主龙王,相信你们早就知道我是谁。那些一定会告诉你们我有多么可怕,甚至将我说成是吃人的恶魔。可我告诉你们的是,吃人的恶魔狄法西斯已经被我宰了。我不会滥杀无辜,我也不会抢你们的财产,相反的我给你们带来了自由与和平。高山城从此以后没有税收!所有的奴隶都将得到赦免,重获自由!”

他的声音在整个城市之中回响,平民和奴隶顿时欢呼了起来。

不管是什么世界,平民和奴隶对于谁当国王的兴趣都不大,因为不管是谁当国王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他们需要承受各种苛捐杂税,被贵族欺压。奴隶一样,无论是谁当国王他们都会被当成货物来买卖,主人可以随意凌辱他们,甚至是处死他们。

投降的贵族和高山军团的将领却是另外一种情绪。

“那个龙王是傻瓜吗?他不要财产,甚至不要奴隶,那他占领高山城是为了什么?”

“是啊,他占领了高山城,还不是要靠我们来为他经营和守卫这座城市,他把我们的奴隶都赦免了,谁还愿意给他做事?”

“这个龙王的脑子有问题。”

突然,一支长枪从一个真夜骑士的手中刺出,咔嚓一声扎进了一个正在小声咒骂夏雷的贵族的嘴巴里,然后又从后脑勺上穿出。

随即,一些咒骂夏雷的将领和贵族都被抓了出来,押到了夏雷的面前,然后又被真夜骑士压着脑袋跪了下去。

“你们这些家伙居然敢咒骂龙王陛下,找死!”现任真夜军团军团长鬼泣凶悍地道。

真夜军团的军团长狄灵被神月如一干掉之后,夏雷将投降的真夜骑士重新整编,也挑选了新的军团长,也就是这个鬼泣。他的实力虽然不如狄灵,但也差不到哪里去。重要的是,他是平民出身的强者,对黑日帝国王室并没有多高的忠诚度。给他好处,许他将来,他便成了幽灵国的一员大将了。

“龙王陛下饶命,我不敢了,我发誓我会效忠你……”被鬼泣压着头的贵族哭着求饶。

其他的被押上平台的贵族和将领也纷纷求饶,一个个都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

很多平民和奴隶都看着这边,眼神之中似乎有某种狂热的期盼。

夏雷说道:“你们这些贵族,还有将领,平日里欺压百姓,肆意杀害奴隶,我如果饶了你们,那么谁给这座城市里的饱受你们欺压和迫害的平民及奴隶公道?”顿了一下,他冷声说道:“鬼泣,砍了他们!”

鬼泣点了一下头,拔出战刀,一刀就砍掉了他身前的贵族的头。

战刀挥舞,一大群贵族和将领的脑袋掉在了平台上,人头、黑色的鲜血让人触目惊心。

目睹行刑的平民和奴隶顿时一片欢呼的声音。

这就是夏雷想要的,人心。那些投降的贵族可杀可不杀,可他却选择杀。他需要立威,他需要守夜者平民和奴隶接受他。他要以解放者的身份和姿态在黑日帝国之中掀起革命的风暴!

他最终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占多少城市,也不是取代黑日大帝成为守夜者的新王。他最终的目的是搅乱黑日帝国,让其陷入内战,那么他这个外来者就有机可乘,拿到世界之盒的最后一块碎片!

所以,他才会在重返黑日帝国之日同时进攻黑日帝国北境的阴花城、高山城、巨碑城和亡灵城。将来,他还要攻打和解放更多的城!他要让黑日帝国的军队疲于应对,让其从内部崩溃!

一颗人头滚到了蛮蓝城主的膝盖旁边,双膝跪着的他无法躲闪,想用手推开,可那头颅却怒睁着双眼看着他,他又实在没有勇气去推一下。结果这一惊一吓,他的裤裆顿时湿了一大片,褐色的液体更是顺着裤管流到了平台上,骚臭难闻。

跪在蛮蓝身边的撒拉黑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一脸厌恶的神色。

夏雷说道:“蛮蓝,我现在给你一条生路,你要是从这里滚出城门的话,我就放你离开,你想去哪里都行。”

“真……真的吗?”蛮蓝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的神光。

夏雷说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要是还不滚的话,你的脑袋也会掉在地上。”

撒拉黑悄悄拉了一下蛮多的衣角,小声地道:“带上我,跟他说带上我。”

蛮多却一把扫开了撒拉黑的手,厌恶地道:“你走开,不要缠着我!”

撒拉黑顿时愣在了当场,幽蓝的眼眸里也浮出了一层水雾。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朴太勇直盯盯地看着撒拉黑,眼神儿有些发热。

夏雷留意到了朴太勇的异样眼神,他走到了朴太勇的身边,小声地道:“怎么?你小子喜欢这个女人吗?”

朴太勇的脸顿时红了一下,支支吾吾地道:“那个哪有,只是……觉得有点合眼缘而已。”

夏雷说道:“那我就把她赏给你,不过……”

“不过什么?”朴太勇很激动的样子,对于撒拉黑他岂止是合眼缘,明明就是怦然心动。

爱情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有时候寻寻觅觅寻不到,有时候只是一眼便寻到了。夏雷并不理解朴太勇为什么会看上撒拉黑,可这对他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可以满足朴太勇的愿望。他将朴太勇、阿曼达、巴古和马库斯截取到黑暗死亡世界来,不就是为了让他们有一个肆无忌惮幸福到爆的崭新人生吗?

夏雷凑到了朴太勇的耳边,“守夜者女人的身体结构很特殊,一般的男人就几秒钟,你和她在一起的话,你又能坚持多久?”

朴太勇,“……”

夏雷说道:“不过那种感觉真的很神奇,我是形容不来。”

朴太勇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坏笑,“老大,把她给我吧。”

夏雷点了一下头。

这时蛮蓝当真从平台上往台阶下翻滚下去。他身体肥胖,翻滚的动作对他来说有些困难,可为了活命他还是咬着牙翻滚着,一个滚,两个滚……

“啐!”撒拉黑往地上啐了一口,她的心已经碎了。

夏雷走到了撒拉黑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平台上的撒拉黑。

“要杀就杀!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撒拉黑倔强地道。

夏雷压低了声音,“我的兄弟喜欢你,如果你愿意跟他,我不仅会给你一条生路,我还会将这座城市交给你管理。”

撒拉黑顿时愣在了当场,然后她的视线移到了朴太勇的身上。女人在感情方面有着远超男人的敏锐直觉,谁喜欢她,她很容易就能感觉到。

看到是一个人类,而在黑暗死亡世界的人类就只有一种身份那就是过去之人,她的眼里顿时闪过了一丝不屑的神光,可转眼一想,一个过去之人最多不过百日寿命,她只需要伺候朴太勇一百日就能获得高山城的城主之位,为什么不呢?而一想起她的丈夫刚刚抛弃了她,她再无犹豫,跟着就点了点头,“我同意。”

她的反应并没有逃过夏雷的眼睛,夏雷的声音转冷,“撒拉黑,我要提醒一下你记住我刚才说的一句话,他是我的好兄弟,好兄弟,你明白吗?如果你敢背叛他,或者欺骗他,我会毁了你的一切!”

好兄弟?

撒拉黑的嘴角忽然露出了笑容,她似乎看到了比当高山城城主更大的前途和利益。

“狂欢吧!”夏雷吼道:“高山城的人民,你们自由了!如果有离城的人,请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你的朋友,还有受苦受难的人!我,龙王,我是这个世界的解放者!”

一片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

喜欢超品神瞳请大家收藏:()超品神瞳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超品神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李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闲鱼并收藏超品神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