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牧机械般的转头看了看房间,又看了看面前的一对母子,双眼之中的戾气这才慢慢消散,不过他很快就想起了叶晓宁,不知道叶晓宁有没有安全到家,不知道那朱素兰有没有把叶晓宁送回去。

想到叶晓宁,叶牧眉头一皱,猛然就起身向外走去,他不能在这里呆着,他要赶快回家去看看。

可是当叶牧刚刚一起身,走了两步之后,突然就愣住了,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凉飕飕的,猛然间一低头,叶牧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穿衣服,顿时脸色一阵涨红,想要用双手挡一下。

他刚刚一动,却看到自己的胳膊被绑的跟着大粽子一样,行动很是迟缓,哪里还挡得住。

叶牧急忙向后退,想要重新退回到床上,然后盖上被子,可是刚刚退后两步,身体就直接向后倒去,脚上一阵刺痛传来。

叶牧的脚都磨烂了,现在还敷着草药,刚刚因为叶牧着急,所以并没有察觉,现在双脚之上那种刺痛不断的刺激着叶牧的神经,使得叶牧额头很快就流出了冷汗。

叶牧赶忙的运转虚空炼体决,想要用真气封住自己双脚,然后再慢慢疗伤,可是叶牧刚刚运转虚空炼体决,却发现自己的丹田里面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真气,不但身体里面没有真气,就连天地灵气都感觉不到了。

叶牧整个人瞬间震惊,感觉不到天地灵气,那不就是不能在修炼了吗?

如果叶牧现在不能修炼了,那可是比死了还难受的。

没有了实力,用什么去保护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咳咳……”

叶牧粗重的咳嗽了起来,嗓子里面都是鲜血,被咳了出来,刚刚叶牧的动作,直接牵扯了他身上的伤口。

叶牧此时才感觉到,自己的双臂没有什么知觉,双脚更是一阵酸麻,五脏六腑那种翻滚的疼痛,折磨的叶牧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你不要乱动了,我刚刚让山叔给你上了药,他说你伤的很重,要好好休息。”

见到叶牧咳血,小翠急忙上前,扶着叶牧躺下,然后给他盖上被子说道。

叶牧这个时候才注意到眼前的这个女人,见到小翠给自己盖被子,叶牧倒是还有些羞愧,毕竟自己没有穿着衣服,可是转念一想,叶牧知道,肯定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救了自己,而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是………

“大姐,是你救了我吧?太谢谢你了,我现在这是在哪?”

叶牧躺下之后,稍稍的喘了喘气问道。

叶牧现在对于自己身在何处,还一无所知,所以要先打探清楚了,即便自己现在没有办法去白海市看叶晓宁是否回家,也能拜托其他人去看看的。

“哦,我是在河边看你躺在那里,就把你救回来了,我们这里是陈家村!”

小翠给叶牧盖好被子说道。

“陈家村?”叶牧沉吟一声,他并不知道这个地方,然后看了看小翠道:“还不知道大姐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陈翠!”小翠微微一笑。

“翠姐,不知道这陈家村离着白海市远不远?”

叶牧想要知道现在自己到底在什么方位。

“白海市?”陈翠微微摇头道:“我们这里就一个陈家村,我们村子里面的人已经好多年没有到过山外了,所以也不知道你说的这个地方。”

陈翠如实的跟着叶牧说了,不过这倒是让叶牧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虽然白海市不算什么大都市,但是应该都会知道的,看来自己待的地方,应该是个与世隔绝的山村了。

自己一身的伤,现在竟然还感应不到天地灵气了,这该如何是好呢?

叶牧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你不要乱想了,先把伤养好了再说,我去给你找件衣服,你自己好好休息!”

陈翠见叶牧皱起了眉头,于是对着叶牧劝慰道。

“谢谢你了翠姐!”

叶牧挤出一丝笑容道。

陈翠拉着小宝走出了房间,她知道叶牧需要好好休息,这么重的伤,没死就算是万幸了,就是不知道最后能够恢复到什么样子了。

陈翠走后,叶牧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的身体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到了这里,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掉进了河里,他只记得是那白怀鲁追着自己,自己就拼命跑,后面很多事情,叶牧都已经想不起来了。

眼下,叶牧感知不出天地灵气了,所以也只能安心养伤了,等把身体养好之后,在做其他的打算了。

这一次跟着那白怀鲁一战,叶牧可谓是九死一生,虽然有那虚空炼体决在身,但是在强大的功法,当面对修为强大自己很多的敌人时,也是无济于事的,现在叶牧受了重伤,那乾坤剑剑灵应该也受伤不轻。

想起乾坤剑,叶牧脸色倒是还有一丝欣慰,毕竟这一次战斗,让自己放出了剑灵,没想到那剑灵在那种危机时刻认主,还为了保护自己而身受重伤,这是叶牧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想到的。

要是能够想得到,他早就把那剑灵给放出来了,怎么说多一个帮手也是好的,不过就是不知道那剑灵现在怎么样了。

叶牧试探着想要跟着那乾坤剑取得联系,可是根本一点用也没有,叶牧现在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根本什么也施展不了了。

甚至他现在连普通人都不如,双臂骨折,脚掌磨烂了,就算是一个普通人过来,都能轻易的取掉叶牧的性命。

就在叶牧胡思乱想的时候,陈翠再次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身衣服,还端着一碗小米粥,然后放到了叶牧面前。

“这衣服是我丈夫的,自从他不见了之后,衣服我也没有扔掉,不知道你穿着合不合适,凑合穿吧!这里还有一碗小米粥,喝了补充一下体力。”

陈翠很是关心的跟着叶牧说道。

“谢谢翠姐!”

叶牧道了一声谢,不过他现在躺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所以也并没有说太多,但是陈翠这救命之恩,叶牧已经记下了。

陈家村,因为那陈山并没有向外说叶牧的事情,所以叶牧在陈翠家的事情没有人知道,这一晃就是十天了,叶牧的伤基本上痊愈了,就连双臂都能活动了,可就是还不能感知到天地灵气。

但是这样的变化,当对来说也是不错了,叶牧的身体曾经淬炼过,所以现在不管叶牧能不能吸收灵气,淬炼过的身体,恢复能力还是很强的。

在这十天里面,叶牧也慢慢的了解了陈翠一个女儿带着孩子过日子的艰辛,好几次叶牧想要帮着陈翠去干活,可是陈翠都不让,一是为了让叶牧养伤,还有就是她不想让叶牧出去,被其他的村民看到。

叶牧没有办法,也就依了陈翠,只在家里养伤吃饭,偶尔了陪着小宝玩玩,然后教给小宝一些知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

可是叶牧不知道,大山外面,为了找叶牧,早已经翻了天了,徐家的徐二爷徐华峰,三爷徐华荣,两个人亲自带着人去了隐门。

都知道昆仑山守仙台徐家,从来不过为世俗界的事情,可是这一次竟然为了一个叶牧,徐家两位爷都出面了,可见徐家对叶牧的重视。

这一下子,那白怀鲁慌了,他也算是知道叶牧一个小小的先天三境,为什么实力如此之高,而且还有灵剑灵技傍身了,想想那徐家是什么家族?如此重视叶牧,就知道叶牧的身份地位了。

不过那白怀鲁打死也不会承认的,咬死了没有见过叶牧,这倒是让徐华峰和徐华荣有些难办,总不能没有证据,就直接杀人吧?

虽然那白怀鲁没有承认,但是徐华峰和徐华荣并没有走,而是留在了隐门附近,查找线索,准备有了证据之后,直接找那白怀鲁要人。

隐门四周都是徐家的人,这让白怀鲁坐立不安,只能偷偷的派人前去司徒家,准备向司徒家求援,同为守仙台世家,想必那司徒家不会怕那徐家的。

隐门之所以跟着那叶牧杠上,也是因为那司徒家的大公子命令隐门抓了叶牧的女儿,而这个命令是付魔大人下的,隐门不能不从。

现在隐门跟着那司徒家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都是付魔大人的马前卒,所以隐门有难,第一个想到了就是跟着司徒家求救。

不过这白怀鲁不知道,司徒家早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那司徒宏战,直接带着人,跟着邪灵教的一起进了天人界,去找天玄教,偷偷的打算把那天玄教里面的王丽丽给抓走。

再知道那司徒家没有办法救援的时候,白怀鲁整个人都要傻掉了,虽然他身为先天八境的修为,宗门之中也有不少先天修士,可要是真的跟着徐家比起来,隐门狗屁都算不上一个,哪里有跟着徐家比斗的资格,现在这白怀鲁就期盼着那徐家的二位爷什么也查不出来,最后不了了之算了。

这白怀鲁经过跟着叶牧一场大战,身体也是受到了损伤,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康复呢,不过一想到叶牧那么重的伤,竟然还能逃那么远,还有最后叶牧跌落悬崖的画面,总是一幕幕在白怀鲁的脑子里闪过。

他知道那叶牧必死无疑了,身受重伤,跌落悬崖,怎么可能还有活命的机会,像那些跌落悬崖,掉进山洞,得到遗迹的事情,都只是书里面随便写写的,真的哪里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现在白怀鲁每天都打探着徐家众人的消息,想要知道徐家的人到底什么时候离开,徐家人在这里,白怀鲁晚上都睡不着觉。

而那徐华峰和徐华荣则每天带人在山上转,这段时间他们也打探出了一些消息,叶牧可能跟着十几天前,明心宗的一场大火有关系,不过心中明心宗弟子死的死逃的逃,也根本找不到人问问了。

“二哥,你说叶牧会不会出事呢?”

又是一天无果,徐华荣有些灰心的对着徐华峰问道。

虽然他们在山上查到了很多战斗过的迹象,可是这又能代表什么呢?没有叶牧的尸体,谁也不敢妄下结论,而这白怀鲁死不承认,他们也没有办法。

“不会有事,这小子是我见过最有天资的一个人了,老天爷不会让他出事的。”

徐华峰微微的摇了摇头。

虽然徐华峰这样说,但是他心里也没有底。

就在徐华荣和徐华峰两个人都有些消沉的时候,突然一名徐家子弟跑了进来。

“二爷,三爷,外面来了一个女人,她说知道叶先生的事情。”

那名子弟慌张的对着徐华峰和徐华荣说道。

两个人一听,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马上把人请进来!”

徐华峰大手一挥道。

那徐家子弟跑了出去,很快领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这个女人正是也再次寻找叶牧的朱素兰,朱素兰从白海市离开之后,就来到了这里,寻找叶牧的下落,正好她知道守仙台徐家也在找叶牧,所以就打算把自己知道的告诉给徐家,如果徐家能够找到叶牧,那是最好了。

“小女朱素兰,拜见徐二爷,徐三爷!”

朱素兰见到徐华峰和徐华荣之后,马上施了一礼。

“不要多礼,你快说说,叶牧在哪?”

徐华荣很是急切的对着朱素兰问道。

朱素兰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跟着徐华峰和徐华荣说了一遍,没有丝毫的遗漏,当听到叶牧为了掩护朱素兰带着叶晓宁离开,叶牧独自一个人挟持白天问的时候,徐华荣和那徐华峰两个人心中顿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白怀鲁先天八境的修为,叶牧不过先天三境,就算是叶牧的战力惊人,可是先天三境对战先天八境,岂会有战胜的希望?

“妈的,肯定是那个白怀鲁动了手,杀了叶牧,只是他不敢承认罢了,我要亲手宰了他!”

听完朱素兰的话,徐华峰猛地一拍面前的桌子,怒声吼道。

那木桌在徐华峰的一掌之下,直接变得七零八落,把那朱素兰吓了一跳。

“二哥,我们还是在等等吧,先找找叶牧,如果叶牧真的被那白怀鲁杀了,我们绝不会放过隐门的,如果叶牧还活着,我相信他也不希望我们灭了隐门,这样的仇恨,还是让他自己来报!”

徐华荣心中也是气氛不已,不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还是了解叶牧的,知道叶牧是个有仇必报的人。

叶牧要是知道他们要灭了隐门,肯定会阻拦的,因为这个仇,叶牧要自己亲自动手,谁敢动自己的家人,谁就只有死路一条。

徐华峰点了点头,现在他们已经把那隐门给看住了,随时都能动手,所以也不怕白怀鲁跑了。

徐家没有放弃对叶牧的搜寻,朱素兰也没有离开,而是每天都要去山上找叶牧,而叶牧此时在陈家村,身体一天天的好转,除了不能吸收天地灵气之外,叶牧现在已经行动如初,双臂也能活动了。

可就是陈翠一直把叶牧关在院子里面,不让叶牧出门,生怕叶牧的事情让村里面知道了,这期间陈山来过两次给叶牧换药,经过攀谈,陈山对于叶牧这个小伙也是喜欢的不得了,他发现叶牧竟然还懂一些医术,认识草药,这让陈山有高兴又兴奋。

村子里面几百口人,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跟着他学点医术,眼看着他自己的年龄越来越大,如果自己将来不在了,村子里面怕是就没有医生在了。

现在叶牧懂些医术,陈山有心把叶牧收为弟子,那样的话,叶牧就能继承自己的衣钵了,反正叶牧到了这里也出不去了,早晚要生活在这里。

有了这个心思的陈山,就经常的去陈翠家,一是检查叶牧的伤情,再有就是跟着叶牧探讨一些医术,他感觉有些时候叶牧懂的好像比自己还多。

而且陈山还看出来了,那个陈翠对叶牧有意思,他好几次看到那个陈翠偷偷的看着叶牧发呆,不过这也无可厚非,毕竟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生活很艰辛,有个男人照应着还算一个家。

叶牧正好是外面来的,也是孤零零一个人,跟着小翠在这里生活也挺好的,最起码他们这里吃喝不愁,大山里面什么都有,正所谓靠山吃山了。

叶牧在这陈家村,不知不觉的马上就要呆了一个月了,虽然他无时无刻不想这离开,但是现在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怎么飞跃那大山去到外面?

当务之急就是赶紧重新找到气感,吸收天地灵气才行,叶牧每天吃了饭,就会盘膝而坐,闭目打坐,想要找到气感,可是一连好多天都没有成功。

陈翠不知道叶牧做什么,但是只要叶牧不出去乱跑,陈翠也就没有打扰叶牧。

叶牧不知道,他在陈家村这样焦急的生活,外面的人比他还着急,徐华峰和徐华荣再次找了十多天,一点音信都没有之后,再也控制不住了,直接带人冲进了隐门。

隐门之中得白怀鲁正在准备着逃走,带着他那被叶牧废掉的儿子逃走,他知道徐家人永远不会找到叶牧的,叶牧被他踢下了悬崖,谁也找不到的,徐家人如果一直找不到叶牧,肯定还会来隐门找他,白怀鲁这就相当于睡在狮子旁边,整天担惊受怕,害怕被咬上一口,所以他不想在待了,他要逃走,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去杀那个叶牧,可是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门主,不好了,不好了………”

隐门的人急冲冲的冲进了白怀鲁的房间,而白怀鲁此时正在准备行囊。

“混账东西,进来不知道敲门吗?”

白怀鲁狠狠的扇了那隐门弟子一巴掌。

“门主,徐家的人冲进来了,已经到了大殿了。”

隐门弟子捂着自己的半边脸,很是委屈的说道。

“什么?”白怀鲁一惊,急忙的带人冲了出去。

白怀鲁不想跟着徐家起冲突,能够稳住一天是一天,他已经打算逃走了,逃走之后,隐门何去何从,他就不管了,现在他算是看明白了,关键时刻谁也靠不住,利用自己的时候,一句话就行,现在自己有了困难,却不见有人来帮,所以白怀鲁打算带着白天问直接隐居起来,不在过问任何事情。

当白怀鲁带着人冲到大殿的时候,一阵血腥味扑鼻而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地的隐门弟子的尸体,而此时还有很多的隐门弟子团团的围着徐华峰他们这些人。

“住手,都住手,把武器收起来!”

虽然徐家人动手杀了隐门的弟子,但是那白怀鲁此时还在极力的克制着,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跟着徐家起冲突。

“门主,他们一进来二话不说就杀人!”

一名隐门执事说道。

很显然他们不想把武器收起来,更加不想做被屠宰的羔羊。

“放肆,这是命令!”

白怀鲁瞪了那执事一眼,现在他可不会再管这些人的死活,只要今天把徐家人打发走了,他就要逃走了,这段时间他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那隐门执事叹了口气,然后把武器收了起来,其他隐门弟子也都纷纷把武器收起来。

不过即便是这样,徐家的众人一个个看着隐门的人,双眼泛着红光,满身都是杀气,大有杀个痛快的意思。

叶牧说起来也算是徐家的恩人了,这一次围狩叶牧给徐家把第一保住了,徐家人全都以叶牧为榜样,对叶牧很是敬佩和尊重,现在隐门的人竟然杀了叶牧,徐家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生气。

“徐二爷,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说过了,我没有杀那个叶牧,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白怀鲁对着徐华峰狡辩着。

“就算你没有杀叶牧,今天我也要灭你隐门,好消消我心头怒气!”

徐华峰早已经打算好了,他知道那白怀鲁不会承认,但是现在他已经杀心已决,所以白怀鲁承不承认都一样了。

徐华峰缓缓的拔剑,而那些徐家人则全都把兵器亮了出来,只等着徐华峰一声令下,直接冲杀上去。

喜欢地球至尊奶爸请大家收藏:()地球至尊奶爸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地球至尊奶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孤独夜光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独夜光影并收藏地球至尊奶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