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门被推,一道清秀的身影走了进来。

萧轻烟招眼打量了两眼这只连她媚姬都只能在身手方面甘拜下风的血蝴蝶,如此近距离的欣赏着这个“暴力女人”姿仪,她不由微微惊愕。

很多情报告诉了她,血蝴蝶不仅血腥,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女人。可她如何都不曾想到,血蝴蝶的漂亮是其次,重要的是其身上恍若与生俱来的那种秀气。

这样的秀气竟然会出现在一位在黑道上如彗星崛起的强悍女人身上?

当然,这不是她现在所关注的事物,就像男人若是没有找到这个箱子,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猜到甚至怀疑她萧轻烟就是媚姬。

所以,她最想知道的是这个陈旧普通的箱子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让她媚姬的身份暴露。

感受着满室的Y靡气息,亲眼目睹着眼前一龙二凤躺在床上不着寸.缕,秦恋蝶的眼神微微的躲闪着。

不过,还好,虽然场面很让人面红耳赤,可与他相处日久,又在孟拉见识过男人如何蹂躏玛丹的不堪画面,她早已对主人的邪.恶性格了然指掌。

别说有玛丹妹妹的香.艳一幕和如今Y靡的画面,若是发生更加“恢弘”的场景,她也是能够承受的,谁让她跟了这样一个主子。

自缅甸到泰国,这家伙先是隐晦的揩些油吃点豆腐,近来却是明目张胆起来了,因此她血蝴蝶也逐渐适应了他的邪恶。

更重要的是,在台北的那场爆炸过后,她非常明白自己的心,爱了就是爱了,不需要逃避什么。

是的,她血蝴蝶早已经成为太子手下一名光荣的地下党员,除了某些方面的深入程度不及黑美人赵凤儿,其他倒也颇为相似的。

不用邪.恶主人招手,秦恋蝶径直走近将手中的箱子递给了他,不过,视线却是目不斜视,尤其不敢看下面。

靖皓嘴角弧度邪魅,接过道:“去倒三杯咖啡过来吧。”

血蝴蝶微微错愕,错愕的不是他的话,而是邪恶主子的“大发善心”,原来,他也有善解人意的一面,她如蒙大赦般一个转身立即逃离。

美丽蝴蝶虽然表面从容,可并不代表她内心就很从容,毕竟,人家也还是处.子,哪里能够承受某货过多施加给她的YD呢。

“皓……”又一声甜腻的带着撒娇意味的喊声。

靖皓骨头不由再次一酥,在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媚姬,且越是和这个表面清雅的女人相处下去,他才真正的发现,其实这不仅是个倾城的尤.物,还是一头媚术精湛的狐狸精,怪不得在山口组里有媚姬之称。

靖皓打开箱子,拿出里面的一沓纸张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便递给黑寡妇狐狸精。

萧轻烟迅速接过,入眼的第一张竟然是一名蒙着黑纱看不清相貌的女子,身姿婀娜,长发飘逸。

这还能有谁?

画上的素描自然就是她萧轻烟蒙着黑纱时的模样。

抽掉上面一张,又是一张她的画相,只不过,很多地方经过了修饰,相貌渐露。

随着一张又一张的素描被抽离,萧轻烟的美眸最终定定的盯着最后一张,樱唇紧咬。

“很惊讶是吧?”

靖皓撇嘴嘲讽道:“堂堂媚姬如何都料不到周力雄竟然还有一手好素描,而且凭着日常与你不多或许只有那么一两次的接触便将你整张蒙着黑纱的脸给素描在了画张上。

坦白说,看着素描上的这个女人,很难有人会想象的到你萧轻烟就是她,起码我就不曾料到,可惜,你碰上了一个让我刮目相看的周力雄。”

欧可云忍不住好奇伸过脑袋看了一眼最后一张画纸,只见底下有着一行字,“媚姬,她就生活在我们的身边,用一双勾魂的眼睛站在局外笑看世界。”

“这句话让北方影子包括熊秋都如坠雾里,却让我瞬间茅塞顿开。”

靖皓淡淡道:“媚姬,看似神秘,其实她一点都不神秘,她同样是人同样生活在这个世界,只不过伪装的很好罢了。”

“于是,你凭着这张与我容貌差异极大的素描及这句话怀疑到了我。”萧轻烟轻叹一声,想不到,她的百密一疏是漏在周力雄这里。

也是,她太不将对方看在眼里,也不曾想过他竟然有这等的本事能够从与她的接触中发现蛛丝马迹。

船,往往就是翻在这些不起眼的阴沟里。

感受着这个喜欢阴谋却充满智慧的女人难得一脸沮丧的模样,靖皓有种想酣畅大笑的欲.望。

萧轻烟自然感觉到了男人嘴角的“得意”,很是不忿的白了他一眼,“既然你已经从素描及这句话上开始怀疑且防范着我,为什么还要让我得手呢?你就不怕在你中针后,轻烟立下毒手么?”

靖皓将抽完的烟头递给林家姨太太,睨眼道:“你确定你所用的那根针就是你的?”

萧轻烟杏目微睁,刷的一下看向静静的躺在另一边床头柜上的那只涂了强力麻药的针头,再回头,她的小嘴顿时张成可爱的O型。

只见……

就在男人的手一晃间,一根与床头柜上细针一模一样且同样泛着幽幽蓝光的针头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靖皓笑眯眯道:“媚姬美人,如果你选择不相信,大可用它尝试一下被扎的滋味。”

男人脸上的笑意让萧轻烟心头莫名一寒,连忙如鸡啄米似的点头道:“信,信,轻烟信了。”

靖皓灿笑道:“你确定?”

“嗯。”萧轻烟重重应了一声,忙不迭的向欧可云打眼色,可惜,林家姨太太却装若没有看见,美眸朝天。

“我看呀,还是尝试一下更能证明事实。”

“不要……”

就在萧大美人瞳孔收缩间,靖皓却手一晃,这只原本应该成为主角的针头瞬间凭空消失,“暂时留着吧,当某个女人不听话的时候,我不介意拿出来一针扎下去然后扔进蛇窝里。”

萧轻烟咽了咽唾沫,可嘴角却不为人知的一翘。

男人的话,她还是相信的,起码一件件可悲的事实摆在了她的面前,她萧轻烟自以为得手还将男人玩.弄于股掌中,却不知,最后什么都没得到,反而一切尽在对方的算计中。

这一刻,她算是真正服了这个智绝天下的青年,或许正是这份睿智和翻云覆雨的手段,他才铸造了如今的传奇,也让她萧轻烟真正明白,谁才是这世界的最强者。

不过没关系,现在的她是最强者的女人,而他也是她媚姬的男人。

瞬间,一抹嫣然且倾城的悄然爬上了她的清雅脸蛋。可惜,她笑的太早了,因为某些账似乎还没算清楚。

靖皓的脸庞向着吐气如兰的萧美人微微靠近,盯着她的媚眸再次露出笑眯眯的模样,“既然你问完了,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你。”

又是笑眯眯,这家伙一笑眯眯就知道没安好心,而且连她堂堂媚姬都有种心惊胆跳的错觉,“什么问题?”

靖皓眯着眼眸道:“你确定梅丽尔这位替身媚姬不是你这位真正布下要置我于死地的棋?”

“没良心的家伙,这样都要污蔑人家。”

萧轻烟美眸纯真道:“梅丽尔以东方逸闻夫人的身份隐在东方家,除了做了我的替身外,她还有联络东方家的职责,因此,她并不受制我的华夏本部,而是听命R国总本部。”

“这么说来,你真媚姬还无法调动假媚姬喽,如果她心里不爽,岂不会拖你后腿?”靖皓的脸越发的靠近,简直就已经到了鼻碰鼻眼对眼的地步。

萧轻烟不敢再从容,小脸可怜兮兮道:“怎么会嘛,梅丽尔的另一半血统是R国血统,更是出身在山口组底下的一个世家中,因此她对山口组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

靖皓微微一伸在萧大美人的樱唇上亲了一口,突然对着另一边的林家姨太太说道:“可云,做好准备了么?”

“老爷,准备好了。”

欧可云露出一个媚然且放.荡的笑意,从来没有哪一刻会像今天这般的快乐。

可以说,她在边上虽不置一词却乐的酣畅淋漓。

方才,虽然男人在身边给了她无尽的安全感,可她的心里潜意识的还是有些惧怕这个女人,毕竟当初的威势还在。

此刻,她却蓦然发现,当这个女人走下神坛不再神秘的时候,其实她也就一个普通女人,照样被男人玩弄在股掌之间,还奇迹的一改厌恶男人的GL本质。

“你们想干什么?”

萧轻烟顿时大惊,她很想拿出媚姬的权势与威风来,可一对上男人的眼睛,她瞬间蔫了,自作孽不可活啊,都怪自己白白的送上门来让他糟蹋。

“皓,你可怜可怜轻烟初为人.妇吧,我真的不行了。”

“初为人.妇?”靖皓以一种强势的姿态俯瞰着她道:“可惜,某个妇人却一点都不老实。”

说着,靖皓猛的扑了上去,惹来一声尖叫。

“皓,轻烟招了,招了。”

奸.诈的萧大美人彻底老实了,“事实上,梅丽尔不仅接受高山哲男的命令,同样也受制于我,所以,我非常清楚梅丽尔所要执行的台北暗杀任务。

可是,你要体谅人家当时的处境嘛,毕竟你我是敌非友,同时我没有提醒你,是想想让你接受最后一次考验,到底你林靖皓是否就是轻烟的真命天子。

很显然,你就是,你强悍的将一切阴谋踏在了脚下,从此,这世界又有何人能够阻止咱们林家的辉煌,而轻烟的抉择是毋庸置疑的明智……”

“用假媚姬、毒药、杀手、狙击手,最后还有炸药来考验我?还咱们的林家?”

虽然这个“歹毒”女人终于吐露心声也算是“识趣”,可靖皓的脸色依旧大黑。

“很好,虽然我体谅你当时的处境,虽然我对你的幌然醒悟非常赞赏,虽然你媚姬已经是我林靖皓的女人,可这并不能阻止我再次‘报仇雪恨’。”

“人家能招的全招了,甚至在这场游戏中连心都输了,你竟然还想折磨死轻烟。”

萧大美人紧紧的抓住靖皓的手,泫然欲泣道:“你到底有没有爱过轻烟嘛。”

好一副柔弱可怜的小媳妇模样,眼眸轻转间还夹杂着一抹让人心旌神摇的媚意,谁能想象的到这就是华夏山口组本部的组长媚姬小姐。

不得不说,她的这副模样可以让整个天下的男人同情心泛滥而生出无尽的保护欲.望。

可惜,这个“才貌双绝”的倾城女人这辈子注定只能是他林靖皓的禁脔,要死要活也就一句话。

靖皓冷声道:“看在你还算坦诚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难免。”

“什么活罪么?”

“林氏家法。”

“什么,又是林氏家法?”萧轻烟悲鸣道:“皓,不要啊,轻烟现在全身都痛,早上的那次林氏家法让人家的屁.股到现在还火辣辣的。”

“雪上加点霜又有何关系,你皮厚着呢。”不顾某女的挣扎,靖皓一把将这个女人给翻了过来,“若不让你这满脸阴谋的妖女长点记性,夫纲何在。”

啪,啪,啪!

瞬间,巴掌声大起,伴随着自然是凄戾的惨呼。

在雪白翘.臀上满是五指印,却不知,趴在那里挣扎的某妖女却是嘴角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痛么?

痛,可心境却是快乐的。

当一个男人亲你的时候,那是一种甜蜜的幸福,当一个男人对你使出家法的时候,他哪怕再冷漠,其实已经接受了你的存在,而且是最亲密最贴心的那一种。

打是亲,骂是爱,这是一句老话,可老话往往能够让彼此更明白对方的心。

她,萧轻烟,有理由在疼痛中享受着独属于她的快乐。

论美貌,这妖女不逊于林家的任何一位少奶奶,论智慧,这妖女是林家最为聪明最富心智的女人……

或许如她所言,她沉沦在一个男人的“攻势及霸权主义”下,可她的功利心同样很重。

所以,这对原本不应该再一起且分属两个世界的狗男女这一辈子不仅贴心,可彼此之间注定将从这一刻起时时斗智斗勇。

可谁又能想到,两人的斗智斗勇却给整个世界黑道带来了无尽的灾难,更将林家推向了世界顶级家族的地位,无论黑与白。

这对狗男女,上天恩赐的天作之合。

听着里面传来的巴掌声与惨呼声,端着咖啡站在门外的秦恋蝶难得可爱的吐了吐粉舌。

家法,又见家法。

跟了这个邪恶家伙,真不知是女人的福与祸,她还真怕哪一天自己也会像媚姬一样成为其手中的又一个“受害者”。

下意识间,秦恋蝶摸了一下自己的翘.臀,连忙一个转身闪人。

「抱住大腿,哥哥姐姐们,给朵小红花吧……」

喜欢限量版男人请大家收藏:()限量版男人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限量版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林二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二少并收藏限量版男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