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你们回去吧,不用送了。”我站在进站口,看着父母有些佝偻的身影,心中十分不忍心。

“好吧!在路上一定要小心,到了以后,一定要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父亲再三叮嘱。

“知道了。”我迅速的转身,抹去险些坠落的泪水。

拖着小行李箱,我就这样上路了。心中有些失落,她终究还是没来,毕竟现在是上课时间。我安慰着自己。

想起前日,面对可爱的她,那三个字在舌尖转了千遍,却始终没说出口,心中总感象堵块石头,真是遗憾!

不甘心的回头,父母仍站在那里,向我挥手。人群中突然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我的心狂跳,是她吗?

不是,是高欣!

“是她自己来的,还是许杰托她来的。”我思绪万千,向她挥挥手。

高欣见我发现了她,又蹦又跳,双手挥舞得更加有力。

…………

…………

“鸣!”汽笛长鸣。

火车缓缓的开动。

别了,我的故乡!

别了,我的亲人!

别了,我的爱人!

就这样,94年9月的这一天,开始我第一次远离家乡之旅。

火车载着我的希望,我的思念,呼啸着驶向远方。

再也不用埋灯苦读,也不必每天长途跋涉。进了大学,等于一只脚跨入社会。除了搞好学习之外,我是不是也该有所改变。

记得每年班主任给我的评语总是那几句:“该生性格内向,不善交际,有时过于忧虑,不够开朗。”

中学时我最臭的一件事就是:班主任见我知识广博,让我参加全年级知识辩论赛,在阐述观点时,我见台下坐满了观众,心情顿时异常紧张,竟然将原本背好的词忘得一干二净。惹得全年级的嘲笑,几个月都抬不起头。“心理素质不好。”班主任又给我的评语里加上了这一条。

这种情况一定要改变,我暗下决心。

我沉思默想了一会。刚睁开眼,发现坐我对面的是一个年轻汉子,他黝黑的皮肤,英俊而瘦削的面庞,乌黑的嘴唇……他发现我在打量他,友善地向我笑笑。

既然要改变,那么就从现在开始。我也微笑回应。“你好,你也是去g市吗?”

他点点头。

“回家,还是做生意?”

“你是学生吧。”他避而不答,一句反问,就揭穿我伪装的成熟。

“去g市读书?”他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

“第一次出远门吧?”他平和的问着。

“是啊!”我全忘了父母告诉我的“出门在外,逢人只说三分话。”只觉得这个人和蔼可亲,就把老底一一抖了出来。

“你父母也太放心了吧,要知道这条线路是很危险的。”他关心的说道。

“不会这么严重吧。”我有些不信。

“要知道g市是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城市,这段时间正是民工进城打工的高峰期,这条线路经过的都是贫穷的省市,这些地方出去打工的人可是很多的。”他看了一下手表,又说道:“再过几个小时,整节车厢就会变成沙丁鱼罐头。”

环顾了一下四周,走廊上稀疏的站着人。“挤满了人会是怎么样呢?”我既畏惧又有些好奇的想着。

“你是住在g市?”我见他这么熟悉情况。

“是的。”这一次他倒回答得很爽快,也许见我是个学生。

“能不能给我讲讲g市的情况?”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读哪所大学?”他不慌不忙的问。

“南方军医大学。”

“那可是g市著名的大学。”我感到他看我的目光已有所不同。心中不免有些得意。

在军校也许还安全些,g市是个开放的城市,发财的机会虽然很多,可由于来淘金的人太多了,治安可是一个大问题,小偷、骗子、抢劫犯处处都是, 你一到火车站,就能感觉到,那是最乱的地方,丢个千把块钱是常有的事,警察根本不追究。”他慎重的说道。

“不会吧?”从小就在大院长大的我,根本不知道社会的残酷。

“g市的生活水平很高,但平民也有平民的活法。同一个牌子的商品在商场里标价一万以上,在小摊上可能只有几十块钱。虽有真假货之分,但质量也不会差太多。所以你要出去买东西,除了专卖店不能砍价外,其它地方可以将价格砍到1/3,说不定商家还赚不少。”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话语中,我递给他一个削好的苹果,他也不推辞的接过。

“g市有许多水货市场,小到香烟,手表,大到汽车,其价格是国内价格的一半还要少,而且大部分都是真货。”

“什么是水货?”我好奇的问。

“就是走私货啦!”

…………

…………

就在他给我狂补社会知识时,车厢已经挤满了人,这些中途上车的旅客大部分衣着朴素,手提大麻袋,牵儿携女。他们拥挤在过道上,最后连走廊也找不到落脚的空隙,有的干脆躺到坐椅下面。他们就这样一直站着,累了就和同伴背靠背,坐在地上休息。

这些朴实的农民,因生计所迫,他们不得不抛家弃子,出外打工。那一张张布满皱纹的黑脸,长满茧子的大手,开裂的黄铜色皮肤,就连眼神也是一样的迷茫。那是对生活前途的迷茫啊!我怜悯的望着他们,当人们惊叹于中国经济飞速发展时,谁又注意到这些城市建设者生活的艰辛呢?

九月的南方本来就很热,如今空气不流通,更加闷热。车厢内充斥着汗臭味,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我想出去方便,尽管厕所就在不远处,但我怎么过去呢?万一我一走,座位被别人占了怎么办?列车员早就躲起来了。我犹豫再三,尿意却愈加强烈。

“你去吧,我帮你看着。”他看出了我的窘迫。

“谢谢!”我小心翼翼的前行着,一脚落下,不是踩着脚就是踩着手,我不停的说着抱歉,但脚下的人只是麻木的扭动一下身子。我打开厕所门,里面也被民工占据。我心惊胆颤的方便完,好不容易回到座位上,马上做了个决定,尽量少喝水。

就在这时,后面的人群骚动起来,“怎么回事?”我正想着,只见几个民工拉着列车员往前走去,大家自觉的让出一条道。

“有人跳车了。”后排座位的人说道。

“干吗要跳车,没买车票吗?”

“听说是忍受不了这酷热和拥挤,精神错乱了。”

…………

…………

我脑中一片空白,没想到刚跨出家门,就见到了人性的脆弱。

好在烫伤之后,我的忍耐力大大提高。除了手脚因长期坐着,有些僵硬外,到没什么异常感觉。

天色已渐渐暗下来,我感到有些疲倦,正准备伏到桌上睡觉,他却示意我把车窗关上。

“今天晚上不可以睡觉。”他低声说

“为什么?”

“接下来几站,比较乱,小心包被抢。”

“竟敢明目张胆的行劫吗?”我没敢多问,心怦怦乱跳。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睡意又涌上来,我眨眨眼皮。他见状递过来一支香烟,“可以提神!”他如是说。

这可是我第一次吸烟,我猛吸一口,大量的烟雾涌进鼻腔,刺激我猛烈的咳嗽,连眼泪也流出来了。

这下可清醒多了。

c市的车站到了。

抨然的巨响惊醒了全车厢的人。透过模糊的车窗,发现有人拿着扁担想要撬开车窗。

“你看那扁担一头有铁钩,只要勾住行李,一拉就走。”他说着。

我点点头,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

……

天渐渐亮了。

我和他还在聊天。

你的嘴唇怎么这么黑?是不是有点贫血?”我突然冒昧的问。

他神色一变,我知道这次又说错了,忙着向他道歉。他摇摇头,半晌说道:“我曾经也是百把十万的身家,只因为吸毒全部赔了进去。”他沉痛的说着,看他那表情,恐怕损失还不止这些。

吸毒在94年还少有报道,没想到我就见到了一例。

“毒品可不能沾呀!”他长叹一声,似乎在告诫我,有似乎在劝尉他自己。我发现他拿烟的手轻微的颤动着。

…………

…………

经过48小时的旅程,g市终于到了。

“大哥!感谢你一路的照顾,谢谢你!”我真诚的向他说着。

“我叫周晓宇,你贵姓?”

“相逢就是缘分,又何必执意追求呢,如果有缘,我们还能再见面。”他虽然年龄看上去不很大,已是饱经沧桑。

“祝你在g市一切平安!”他用力的握着我的手。

“再见!”我说出平时常用的告别语。此刻又有了新的含义。

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人潮中,我感叹万千。这位不知名的大哥,在短短的两天相处却给我上了人生社会的重要一课。千万人潮中,相逢就是缘分,也要倍加珍惜。大哥!祝你在今后的人生旅途中一切顺利!

我柃起行李箱。望着前方巨幅的广告牌,心中兴奋的大叫“g市我来了!”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