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亚男!快吃饭去吧,这房间的卫生已经打扫得很不错了。”

“是!”满头大汗的翁亚男收起抹布,刚跨出队长的卧室,忽然想起什么,回头问道:“队长,我听说还有一位同学没来报道,是真的吗?”

“对!”队长随口答道。

“他是什么样的人,军训已经开始5天了,他竟然还没来报道。”翁亚男好奇的想着。

她回宿舍拿了碗筷,刚走出楼门。

“请问,这是临床检验本科队吗?”一个身着便装的男孩站在她的面前,1米78的个子,瘦弱的身躯,清秀的面庞,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双清澈深邃的眼睛,好似要看透她的内心。

眼前的女孩虽然长相普通,但那咄咄逼人的英气,就知道她并不简单。

“你是周晓宇吧!”见我点头,说道:“你好,我叫翁亚男,六班班长。”

“你好!”我笑着向她点头。

“快进来吧。”她热情的接过我手中的行李箱。

“队长,周晓宇来了!”

一楼的左侧走出一位英姿飒爽的女上尉,只见她丰腴的婀娜的身材,雪白的肌肤,大而明亮的眼睛,挺直的鼻梁,鲜红欲滴的樱唇。全身散发着成熟的妩媚的魅力。

她看过我的录取通知书后,笑着说道:“我叫邬倩,你们的队长。”

见我仍是一副茫然的样子,又解释说:“相当于一个班主任。”我这才恍然大悟的点头。事实上,这个队长远比班主任的权力要大得多。这是我后来才得知的。

“翁亚男!你带他去五班的第2个房间,给胡飞说,周晓宇是他们班的成员。”

“是!”翁亚男带着我上了二楼。

“大小姐,上二楼也不打声招呼,我差点就全曝光呢。”一个只穿着短裤的男子从水房出来,打趣的说道。

“你那一身烂肉,给我看,我也不想看,怕污了眼。”好恶毒的语气。“正好,这是你们班新来的同学,和你一个屋,我就交给你了。”她匆匆的下楼,看来还是挺在意那一番话。

“你好!我是五班的胡俊杰。”阳光般的笑容,他用力握住我的手,我仔细的打量他:大眼睛,双眼皮,方圆形的脸上,五官搭配得十分和谐,全身肌肉匀称,却不是肌肉男那种类型,好一位帅哥。

“周晓宇,重庆人!”我微笑着,回应他的热情。

“重庆人?”他惊奇的看着我,说道:“恐怕我们队就你没有老乡。”

“是吗?”我有些失落,听说在部队里,同一个地方来的容易抱团,互相帮助。看来,我是注定要一个人在这儿奋斗了。

“没老乡没关系,到了5班,大家就都是兄弟了。”他拍拍我的肩膀,领我进了寝室。

…………

…………

这间寝室共有四个男生,见来了新同学,就纷纷上前帮我挂好蚊帐,铺好凉席,将行李塞到衣柜中,一切都收拾好后,大家又主动的与我攀谈,我这才了解:

这位睡我下铺的又黑又壮的同学叫刘刚志,湖南人,五班副班长。

我对面铺那位长着鹰勾鼻,略带羞涩的男孩叫余航泽,山西人。

余航泽下铺住的是胡俊杰,南京人。

靠门最近的铺位是一位黑瘦的同学叫赵景涛,福建人。

想不到这小小的一间寝室就聚集了五湖四海的才俊。

医学本科队共有学生约60人,分为六个班,五个男生班,一个女生班,由队长和教导员共同管理。又将六个班分为两个区队,从学生中抽调两个能力出众的,分别担任一、二区队的区队长。

这个队是今年新建的专业,几个医学系都以人满为原由,不愿收纳。校领导算来算去,发现只有护理系所属的这栋楼人数较少,就将我们队划归护理系。结果这栋楼被一分为二,一边住的是貌美如花的白衣天使,另一边则是三大五粗的精壮汉子,每层楼中间都用铁墙隔开。

我们聊了一会儿,突然外面一声尖锐的哨声。

“快,上床睡觉。”刘刚志催促我们。

“睡觉?”我惊奇的问。

“按规定每天中午1点都要上床睡觉。”

“我中午从不睡觉!”

“那也要到床上躺着,这是纪律!”他一副没商量的表情。

我疲惫的身体躺在床上,一颗心直到此时才放松下来,思绪飞快的转动:父母这几天一定都在担心我吧?许杰现在也在担忧我吧?

对了,我得打个电话。我刚起身,却看见斜下方胡俊杰睁大双眼看着我。

“你知道哪儿可以打电话?”我低声问,又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在餐厅附近有公用电话亭,不过你只有晚饭后才有时间打。”他想了想,又往枕头下摸了摸,朝我仍过一个东西。

“ic卡!”我满怀感激,说道:“这怎么好意思?”

他摇摇手,朝我笑笑,转头睡下。

兴奋的心情让我无法入睡过了一会儿,见大家都睡着,我悄悄的下床,从柜子里抽出两本书,一本《心理训练》,一本《口才必胜》。躺在床上仔细地读着。

…………

“嘀!嘀!”尖锐的哨声传来。

“快!下去集合。”刘刚志催促着大家。

同学们很快穿上军装,扎好皮带,戴上军帽。急忙往门外跑出去。由于我刚到,军装要后天才能领到。只好穿着便装,跟随其后。

大楼前平地上,整齐地排列着两个方队。一个是年轻的小姑娘,一个大部分都是男生。方队前面站着一排气宇轩昂的士兵。站着他们前面的一名上士,往前跨了两步。严厉的目光扫视着方阵。突然他的目光凝住了,在绿色丛中有一点白色异常显眼,那就是穿着便装的我。不懂规矩的我见他两眼不眨的死盯着我,便向他笑笑,以示友好。他顿时双眉倒竖,额头紧皱,厉声喝道:“临检队地五排第10名,出列!”

洪钟般的声音响彻平地,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旁边的同学便轻轻碰我说道:“叫你呢!”

我的心顿时怦怦乱跳起来,惶惶然不知所措。

“穿便装的同学,立即出列!”声音更大了。

我慌张地向外跨了一步,顿时暴露在众多好奇的目光之下,我的脸瞬间通红。

这时邬倩队长走到那名上士面前,低声向他说着什么。

他的面容舒展开来,狠狠瞪了我一眼,好似在说:“小子,我记住你了。”

“你!入列!”

我如释重负,匆匆回到位置上。

“今天下午的训练课目是‘步枪瞄准训练’。各班准备出发!”

那一排士兵大步迈上前来,各自发号施令。

一个矮壮的士兵,带着一丝微笑,来到我班面前。

“五班注意了!”他扫视全班,到我处笑意更浓。

“向左转!齐步走。”

从小在军队中长大,耳闻目睹,也学过不少军事知识,所以执行命令时也是象摸象样。

…………

…………

火辣辣的烈阳下,我们趴在操场上,练习步枪瞄准。全趴在碳渣跑道上,坚硬的碳粒折磨着我的肌肉和骨头,不象其他同学身着迷彩服,我已经感到丝质的裤子被撕开了好几道口子。此时,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牢记着班长的口决:“三点一线。”仔细地将瞄准器,准星,50米外枪靶的十环保持在一条直线上,并且努力地做到“有意识瞄准,无意识勾扳机”。

一个身影在我身旁趴下,看看我瞄准的情况,拍拍我的肩说道:“瞄得很好。我叫郭建高,是你们班这一个月的军训班长。”

我抬头,那个矮壮的士兵正笑着看着我。

“周晓宇!重庆人。”

“重庆人?那你可是我老乡啊!”郭班长的笑容更加亲切。

“今后有什么难事,就来找我!”他再次拍拍我,起身继续巡视。

“喂!你怎么报道这么晚?”一个清脆的声音太我身旁响起。我扭头,一个身材高挑,面容俏丽的少女好奇地看着我,因为训练时是从一班,二班……依顺序排列瞄准的,我本不是我班最矮的,只因身着便装,只好排列到最后,正好紧挨着六班个子最高的女生,哈哈,因祸得福。

“没办法,我的录取通知书来得太晚!”我耸耸肩,一脸无奈。

“是吗?那你太幸运了!”她微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

“为什么!”我不解。

“你不知道,刚报到时,我们总共花了两天时间,才将宿舍打扫干净,可累坏我了。”她抱怨着,好似我偷享了大家的劳动成果。

正内疚时,她说道:“我叫萧雨桐,来自辽宁。”

“萧雨桐!”多好听的名字,我正要说出我的名字。

“你叫周晓宇,重庆人,对不对!刚才我都听见了。”她笑呵呵的说,一双明亮的眼睛紧盯着我,倒使我有些害羞了,都说北方人直爽大方,看来一点不假。

突然,屁股一阵巨痛。

“叽叽喳喳的,干什么呢!给我好好训练。”是那上士的恶毒声音,我没敢回头,假装瞄准,余光扫视肖雨桐,正做着鬼脸,胆大得让我汗颜。

“老郭!你这个班太散漫了,要好好管管。”那上士严厉地对班长说着,后来我才知道他叫林明雄,是护理系军训教官的班长,同时,也负责训练我们队二班。

郭建高答应着,走到我身旁,轻拍一下我的屁股,故作严厉地说道:“好好练,别偷懒。”

久躺在太阳下暴晒,那双被烫过的手渐渐变红,隐隐发痒,强忍着,开始了艰苦的训练……

挂上电话,耳边还萦绕着父母关切的话语。思乡的情绪越发浓烈。

我迫不及待地拔着许杰的电话号码。

“喂!你找谁?”电话那端传来较苍老的女声,是她母亲,让我沸腾的血液略微冷却。

“请问许杰在家吗?”我竭力控制着语调。

“你等等。”电话放下的声音,隐约传来她母亲的责问声:“那个男孩是谁?”

过了一会儿,甜美而熟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你好!我是许杰。”

“小杰!是我!”激动得语音都有些发颤。“我已经报完到了,现在正参加军训呢,偷着给你打个电话,问候一声。”

“是吗?那太好了!听说军校管得严,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许杰的声音也有点兴奋。

心中一阵温暖,我鼓起勇气说道:“这几天我好想你,真的!”也许是因为远离了沉重压抑的高中生活,心情一下放松了许多,说话也变得大胆了,“你想我吗?”这话脱口而出。

在我充满期待而又惶恐的等待中,“嗯!”好轻轻的一声回答,在我耳中如同九天仙乐一般悦耳动听,仿佛看到她此刻小脸绯红,娇羞可爱的神态。

就在我激动得想要进一步倾述自己的情感时,她却匆匆说道:“晓宇!我要挂了,妈催我去看书呢。”

我不甘的挂上电话,站在电话亭旁,恋恋不舍,想了想,又拿起电话。

“喂!您好!请问高欣在吗?”高欣请假来给自己送行,这份恩情怎么也得表示感谢。

“帅哥!怎么有闲工夫给小女子打电话?”声音依旧那样轻快活泼。

“谢谢你来送我。”我动情地说着。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咯咯”传来笑声:“别客气!那只是许杰托我的,帅哥!别想歪了哟!”

“谁想歪了”我暗自嘀咕,和高欣的聊天,总是轻松愉快,十几分钟一晃而过。

还未进宿舍,就见屋内烟雾缭绕,欢笑声不断。

“周晓宇!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舍不得跟girl friend说再见呢!”胡俊杰打趣着我。

我全班同学都聚在一屋,正中坐着郭班长,我和大家打着招呼,靠往胡俊杰边上一站,轻声问道:“说啥呢?这么高兴。”

“班长在狂吹他的爱情浪漫史。” 胡俊杰嘻笑着说。

“我可不是吹啊!”郭班长显然听见大胡的话“在女人问题上,你们都得拜我为师,泡妞可是有决窍的,首先要做到‘胆要大,脸要厚’认准目标就要大胆出击(鸡)―吧(巴)!”

他环视我们,见我们都在仔细聆听,猛吸两口烟,又道:“不要怕女孩拒绝你,其实有人追她,她不管喜不喜欢,心中都很高兴,你追求的方式越大胆越新潮,她也越高兴,俗话说男孩不坏,女孩不爱,就是这个道理。”

“班长,别光是说,什么时候给我们演示一下,也让我们开开眼啊!”说话者是五班班长胡飞,福建人。

“没问题!就拿你们队长作样板,不出三天,我就将她搞定。”他眼珠一转,大声说道。

大家异口同声:“吹牛!”

郭建高的一番话仅是随口说说,谁知,对我们五班却是影响颇深,随后四年,我班以“泡妞”大胆著称于校。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