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炙烤着大地,睛朗的天空没有一丝浮云。

在南方军医大学的露天篮球场上,密密麻麻站着几百名新生。

一个高大英俊的少校,正步走到中间的空地,他的动作干净俐落,有力而潇洒。

“三大步伐检验现在开始!”雄浑的声音撞击着每个学员紧张跳动的心。

全场没有一丝杂音,只有军训班长的口令声,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几百双眼睛全部汇聚在中央的空地上,气氛令人窒息。

当看到十名教官站在一边,正在给操练的队伍打分时,我的心跳得更快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听郭班长低声说道:“注意!快到我们了。”

我的脸刷地一下全白了,虽然不敢转头看,也知道兄弟们也好不到哪去,

“别当孬种,在这么多漂亮mm面前表演,可是一个大好机会,把你们的男子汉气慨都给我拿出来,让她们被你们的魅力给倾倒。”

说来神奇,我感到所有的紧张都被班长的玩笑话一扫而光,男子汉的虚荣心洋溢在心中,浑身充满力量,迫不急待的想上场。

“五班注意了!!向右转!!跑步――走!!” 郭班长的声音好似虎啸。

整齐的转身,提臂,跑步动作干净俐落。

我们跑到中央空地,迅速排成一条直线,每个人的神情兴奋而又紧张,炯炯有神的目光令人不可逼视。

“报数!!”

“一!!二!!一!!二!!……”大家用尽全身力量,这那是“报”数,分明是在吼。

“满伍!!”向宏伟的声音让我们都松了口气。

“正步――走!!”

“唰!”刚劲有力的摆臂带着丝丝风声,轻快整齐有序的步伐使我们始终以一条直伐向前行进。

“正步――走!!”

“啪!!啪!!……”笔直的踢腿力蕴千钧,大地次也不禁索索发抖,此时此刻,力与美在我们的摆臂踢腿间被展现得完美无瑕。

跑回原地后,郭建高看着我们起伏不定的胸膛,露出了微笑。

……

……

“最后一项测试军姿半小时。”少校的声音响起。

我不禁暗暗叫苦,站军姿是最苦的,半个小时已是大家的极限 ,可如今每个人的精神气已被消耗了大半,能站十分钟就不错了。

教官们纷纷手拿皮带,四处巡视,谁敢偷懒,不但所在班级扣分,还要受皮肉之苦。

汗水打湿了衣装,我感到双腿在微微颤抖,挺住!连烫伤那么大的痛苦都熬过来了,这点小困难算什么……我暗中鼓励着自己。

就在我拼力死撑时,不少学员因高温中暑,举手退出,接受一旁校医的治疗。

“扑通!”我看到前排二班的一个同学突然直挺挺的倒下去。

一阵慌乱的急救之后,他被送到学校的附属医院。

“他是你们学习的榜样,这才是合格军人的气质,宁肯站着生,决不趴着死!”在最后点评时,少校对那个同学的行为大加褒奖。

结果,成绩出来,我们班获得优秀,二班因为他的光荣事迹竟然得了优秀+,成为全军训大队第一。

……

……

吃完晚饭后,我们到校内商店买了几瓶啤酒,在宿舍内喝酒庆祝。

“兄弟们!让我们为胜利干杯!”胡俊杰举起酒杯,大声喊道。

“五班万岁!”大家都兴高采烈。

“可二班得分还是比我们高”余航泽低声说着.真是不识趣!

“靠!他们那样搞也算?简直是给我们队抹黑。”胡俊杰愤愤不平。

“就是!太阴险了。”向宏伟全然不顾那受伤的同学是他老乡,附和着说。

“不至于吧!谁愿意为了一个小小的院嘉奖让自己破相。“刘兴元辩解着。由于兴元是我们班年龄最大者(整整大我们三岁),平时大家对他比较尊重,一时间大家无话。

“胡飞!陈畅怎么样了?”赵景涛见胡飞推门进来,忙问。

“没啥事!就是两颗门牙磕掉了。” 胡飞叹了口气。

“黑熊真是害人不浅!”我落井下石。

大家纷纷点头,对我的看法表示赞同。

“他怎么这么傻!干吗死撑,不行就该向教官举手示意。”刘兴元惋惜地说着。

“不是你们想那样,他是站着睡着了,才会……”胡飞说。

大家不禁莞尔。

“我现在知道,英模是怎么来得了。” 胡俊杰挖苦着说。

……

……

我躺在床上,透过窗口,仰望夜空。

皎洁的月亮挂在树梢,柔和的光芒笼罩着我。

我望着望着,渐渐有些痴了:空中的圆盘幻化成一张可爱无瑕的俏脸,向我微笑。

那不正是许杰吗!

“小杰!你现在好吗?一定在埋书苦读吧!是不是时而抬头望窗前的月亮呢?那你一定收到了我托它寄去的思念吧!”

我喃喃的说着,思念的情绪充满心田,既甜蜜又苦涩。

今夜,我枕你入睡。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