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要开始实弹射击了,全队都很兴奋。

一辆辆卡车满载着学员,驶向军用靶场。

到了之后,大出我们意料,如果不是入口站岗的士兵,我们一定以为这是荒山野岭。

这里看不到任何建筑,只有一条土路蜿蜒伸向山坡。山坡上长满半人高的野草,和一些不知名的小树。山风呼啸而过,掀起一阵阵绿浪。

我们蹲在地上,听教官讲注意事项。

在漫长而焦急的等待中,看着一队队身着迷彩的同学上上下下,终于轮到我们班了。

上山途中,正好碰到打完靶下山的二班,看他们兴高采烈的样子,成绩肯定不错。于是我们班互相鼓劲,打出好成绩。

到了目的地,我们都很惊奇,没想到这半山腰上竟有一块是足球场大小的平地。在我们面前是平坦的黄土地,中间是绿茵茵的野草,对面(50米开外)立着十几个胸环靶,靶后是一条很深的战壕,报靶员就藏身其中。

四班刚开始准备装弹,我们在一旁等候。

当四班卧倒后,教官正准备发令,一个同学端着枪,转身焦急地喊道:“教官!教官!”

谁知教官就站在他身后,见此情景,吓了一跳,忙往旁边一闪,脸色阴晴不定。平时说话都是虎吼狼叫的教官,竟以极其温柔的声音说道:“同学!出什么问题了?”

“教官,弹夹卡住了!你帮我看看。”同学显得焦急万分。

“别紧张,先把枪调头,放下!”教官温和的劝道,等他做好后,教官大步过去,迅速取出弹夹,然后向卧倒的那位同学狠狠的踹了一脚:“射击时不准把枪口向后,你不知道吗?训示时,都在干什么?”他骂骂咧咧的,仍不解气,又上去喘了一脚。

看了这场啼笑皆非的闹剧后,我们班显然放松了许多。

…………

“卧倒!”

我右手拿枪,迅速仆到在地,用力过猛,掀起的尘土扑了一脸。我吐掉口中的沙砾,将亮闪闪的五发子弹压进枪膛。

右手食指虚勾板机,肩窝抵住枪托,脖子右倾,夹住枪身,虚闭左眼。“三点一线”,将准星瞄在十环正中偏下,深吸口气,努力压住狂跳的心脏,缓缓扣动板机。

“怦!“一声巨响,枪身猛的往上一跳,滚烫的弹壳飞出,一股浓烈的硝烟味扑鼻而来。

周围也是枪声四起。我等了一会儿,怎么没见报靶员报靶呢?难道打飞了?我正纳闷,却听见刘刚志在一旁嘀咕:“奇怪,怎么给我报了两次10环?”

“靠!打错靶了。”我气的吐血。没办法,得不了优秀,只有得良好了。(45-50环优秀,35-45环良好,25-35不及格)

我下定决心,以下四发子弹一定要打10环才行。在心态失衡的情况下,第二发子弹 打飞了。当我意识到情况不对时,成绩已经出来:0环,0环,6环,7环,8环,总环数21环--不及格。

我傻了,颓然坐地。

无精打采的准备跟随兄弟们下山。

“周晓宇,你打了多少环?” 肖雨桐笑莹莹的在后面问我。

“你好好打!”我牛头不对马嘴地说着,向她无力的挥一下手。

…………

…………

“胡俊杰48环,胡飞43环……”林明雄向全队公布成绩。

“周晓宇――21环!”林明雄突然拖长声音,重重的说道。

“啊!”萧雨桐惊呼。

同学们一片哗然,纷纷回头看我,目光满是惊奇。

“嘻!嘻!……”讥笑声轻轻的从二班传出。

我打了全队的最低环。

这次二班又夺得魁首,他们仅有两人为良好,其余均为优秀,差点成了“全优班”。而我们班总环数最低,因为我拖了大家的后腿。

我低着头,不敢面对众人的目光,羞愧好似恶魔,噬咬着我的心。

……………

…………

吃完饭,我在路上闲荡。

“周晓宇!”银铃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茫然回头,萧雨桐,婷婷玉立的笑望着我。

“你还好吧?”她关切的问我。

“没事。”我摇摇头,强作笑脸。

“一点小事,就哭鼻子,不是个男子汉。”

“谁哭鼻子呢!”我恼了,却见她促狭的朝我挤挤眼。

“这次不过是预射,真正记成绩是在周六。”她安慰我。

第一次接受女孩的劝慰,总觉得有些不自在,抬头与她温柔的目光相遇,心中泛起一阵涟漪。

面对我直视的目光,肖雨桐慌忙用手拂试额上的刘海,说道:“对了!今天晚上可能有紧急集合,赶快回去准备一下吧!”

紧急集合,一般军训班长只会通知在那几天可能会搞,不会告诉具体时间。六班军训班长,虽是有两年军龄的老兵,但个性内向害羞,军训刚过一周,就被这些活泼的女生给治服了,六班平时的训练是相对轻松的。这一次,恐怕又是在她们的温柔攻势下,吐露出这个秘密。

“谢谢!”我连声说道。

“谢啥,五班、六班一向是互相帮助,亲如一家。”话一出口,肖雨桐忽觉不对,匆匆向我挥手,红着脸跑向宿舍。

望着她高佻的背影进入大楼,一种温暖的感觉涌上心头,我痴痴的站在路口。不知为何,脑海中浮现许杰可爱的俏脸。“不,我不能对不起小杰。”我猛烈的摇着头。

“我们只是战友,战友间互相帮助是很正常的。周晓宇,你可不能误把别人的关心当成是喜欢啊!”我强自告诫自己,以求心安。

不管如何,她说的很对,一个小小的挫折就让我一蹶不振,还让女孩来安慰,我也太没出息了吧。

我振作精神,大步向宿舍走去。

…………

我推门进去,兄弟们都在。

“皮蛋(我的绰号,因为我较瘦,而这里的早餐常有道菜,叫皮蛋瘦肉粥),你回来了?他妈的,我差点就离开五班了。”胡俊杰骂骂咧咧的对我说。

“怎么回事?”我惊讶的问。

原来,林明雄为了打造一个“全优班”,就想从别的班调换几个同学。大胡,这次得了优秀(48环),竟被他看中,让队长劝说大胡到二班。

“靠!这黑熊也太阴险了,队长应该不会同意。”我愤怒之余,不相信队长会同意这种无礼的要求。

“队长?能有一个全优班,队长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拒绝,恐怕黑熊不提,她也会这么做。”刘刚志讥笑我的幼稚。

“我跟队长争执了半天,她最后都跟我急了,说我不去也得去,这是命令。我没理她,后来,她见我态度强硬,就让我上楼再想想。”胡俊杰说着,语气有些害怕。

“那你岂不是把队长给得罪了。“我惋惜地说,没想到我颇具好感的队长会这么做,军校的事并非那么简单。

“管他呢!谁也别想拆散我们这个集体。“胡俊杰坚定地说。

“下次队长再提这事,我们一齐去说。”刘刚杰安慰大家。

“就这么办!”我们异口同声地说着。

“谢谢兄弟们!”胡俊杰动情了。

门开了,郭班长进来了。

“队长已经调了其他班的同学到二班。”郭建高平静地说。

“万岁!”我们高呼。

“班长,那个林明雄真是太过分了,凭什么把射击好的都往二班调。

“不就是这次二班射得好点,有啥了不起的。”

……

……

高兴之余,大家纷纷诉说不满。

“弟兄们!这次射击,我们班成绩最差,这是好事。”郭班长微笑着说,看大家一脸不解,他接着说:“到下次打靶时,我们班就没有心理负担,因为最差也不过跟上次一样,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打出好成绩让所有看不起你们的人大吃一惊。”他的目光最终落到我身上,眼神中的信任让我精神振奋。

“班长说得对。我们班不怕任何挑战,上次步伐检验,已经证明了我们的实力,这次打靶考试,我们同样不会轻易认输!”胡飞不愧是班长,每次的发言都会让我们热血沸腾。

“五班!”

“五班!”

……

每个兄弟都高举起右臂,眼中显示出强烈的自信。

“经过严格的训练,你们已经熟练掌握了射击技巧,但射击不光需要射击,还需要稳定的心理,你们必须学会排除一切的干扰……。”

郭班长向我们传授他的射击经验。

可不就是吗,上一次我发挥失常,跟心理起伏有太大关系了,我思索着。

……

……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