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紧紧地抓着雨桐的手,跟着队长进了她的办公室,说来奇怪,尽管队长愤怒异常.可我内心很是平静,没有一丝恐惧害怕。,qunaben,

“你们俩也太不象话了,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这件事,你们是不是想将这个队毁了才甘心,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啦……”第一次见队长如此愤怒,那张美丽妩媚的脸极度的扭曲,一只手不停地拍着桌子.我真担心,这样下去,办公桌上的玻璃板会被她拍碎。

雨桐低着头,柔软的齐耳短发(军校女生不能留长发)遮住了她俏丽的容颜,唯有温柔的目光传递着她的柔情。

我俩默默地注视着,对队长的责骂充耳不闻,细细的体味着内心的愉悦,仿佛世上只有我和她。

“你们居然还拉着手。”队长越看越气,顺手抓起一个东西就砸过来。

我急忙在雨桐身前.嗨!不过是一个手巾盒,我捡起它,慢慢地走过去,轻轻的放在桌上。

抬起头,很坦然的面对队长喷火的目光.

队长一手撑着桌面,一手叉腰,凶狠的瞪着我,好似随时要扑食的猛虎。

办化室里突然死一般的寂静,在门外偷听的翁亚男她们都感到奇怪。

队长几次想象要说话,但都忍住了,她站起身,深吸口气,转身望着窗外.过了一会儿,她语气略为平缓地说:“你们俩都给我回去写检查,明天交到这儿来.以后,要是再让我看到或者知道你们俩单独在一起,全部行政警告处分!”

“是!”我答道,心中松了口气,终于结束了。如今队长在气头上,什么话都听不进去,改天再私下跟她谈。

看到雨桐倔强得还想上前辩解时,我连使眼色,硬拉着她走出房门。

“周晓宇!”队长的声音再次传来。

雨桐担心的望着我,我重重的捏了几下她的手,轻声说道:“我没事的,放心,宝贝!”她立时满面娇羞。

……

我以为队长要单独训我一顿,没想到她瞪了我一会儿,说道:“你怎么认识贾庆国他们的?”

原来是这个,我简单地讲述了认识他们的过程。

队长边听边思索.末了,她说:“别跟着他们一起鬼混,这群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是这样吗?我想从她严肃的表情中发现一点端倪。

“对了,他们……他们还说了些别的什么吗?”她有些支吾的问道。

“别的什么!”我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当然有呢,说你小时候象个假小子老跟着他们屁股后面转……这些话只能想想而已,我一本正经地答道:“没有,队长!”

队长没有说话,锐利的目光好似要穿透我的内心.半晌,她挥手道:“回去吧。”

“是!”我行礼,刚转身,就听到她很沉痛说:“周晓宇!你太令我失望了。”

“但队长始终是我的好队长!”我微笑着说,走出房门。

唯留队长坐着发怔,回味着我说的那句话。

……

宿舍里亮着灯,难道是兄弟们回来了.

我大步地走进去,未及细看,脖领猛地一紧,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向上撕扯,竟使我的整个身体都脱离了地面。

关鹏两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衣领,强健的肌肉将衣服隆起,满面胀得通红,愤怒地望着我。

“放……快放手!咳……咳……”我被勒得喘不过气来。

他的双手往前一送。

“咣当!”我撞在了铁门上。

“给你一个选择,拿起拳套!和我对打。”他冷硬地说,凶恶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我。

我缓缓直起身,揉着被撞痛的部分,毫不畏惧地面对他.我伸出二个手指,平静地说:“我给你二个选择!一,给我滚出我的房间。二,你可以尽情打我,我绝不还手,我早就想住院,好好休息一下,而且又有雨桐照顾我,多好啊.而你,轻则警告处分,重则退校。”

关鹏没想到前几天还一副哭相的我说出这番话,一时间竟愣了。

望着他阴睛不定的脸,我忐忑不安,就怕他狗急跳墙,做出傻事。

他突然一把抓住我的衣服,举起拳头,砸了过来。

我吓得赶紧闭眼,半天没有动静:“胆小鬼!”鄙视的声音传来。

我睁开眼睛,钵大的拳头就在眼前,我拔开他的拳头,讥笑道:“谁是胆小鬼?是谁不敢当面向雨桐表白?是谁不敢与我竟争?是谁只会偷偷摸摸的打击报复?”

我连珠炮似的反问一下子击中他的要害,他不自禁地退了几步,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

“我……我……喜欢她怎么啦,你管得着吗?”他神经质般的吼着。

我没有说话,怜悯地看着他。

他猛地推开我,走到门口,大声说道:“你要是再对不起她,别怪我不客气。”

“这是我和雨桐的私事,你无权干涉。”我冷冷地答道。

“是吗?”他冷笑。

“咣!”的一声巨响,他的拳头砸在铁门上。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长吁口气,擦出额头的冷汗,心中却欣喜异常,我用智慧击退了这个武夫,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铁门仍在剧烈摇晃,被他击中的地方居然凹进去一块,我暗暗咋舌,但是就算再厉害,也休想让我放弃雨桐。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