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的放下电话。

“叮铃铃……”电话立刻响起来。

我忙拿起电话。

“喂!您好,我找周晓宇!”

是高欣!我心一紧。

“喂,麻烦叫一下周晓宇!”她催促道。

我叹口气,竭力放松心情:“高欣吗?我是周晓宇!”

“怎么回事,半天不说话。”她埋怨道,接着又传来一阵笑声:“喂,祝你春节快乐!万事如意!”

“你也是!”我简短的回道。

“你家一定很热闹吧?我打了半天电话才打进来,现在市里不让放鞭炮,过年真没意思……你家那里一定可以放吧……”她说话很快,伴随着笑声。

我静静的听着,她的语气还像从前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妥,她恢复正常了?如果是那样,我应该高兴一些才对,可不知怎的,心中是淡淡的酸楚。

“说实话,今晚你有没有想起给我打电话?”她话锋一转,直截了当的问我。

“当然有!”我回答的同时,也扪心自问:“有吗?好像没有,是我没想起来,还是不敢想呢?”

“有才怪。”她笑骂道:“好了,不打扰你给女朋友打电话啦。”

“啪!”电话被挂上了。

“她总是这样来去匆匆。”我惆怅的想着:“对了,是不是应该给许杰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新年?”

我拿起电话,心情再度变得紧张,刚拔了一个号,手就停住了。许杰家的电话是多少?好久没打,我都忘了,忙跑回卧室,去打电话本。

“儿子,还不快来吃饭,菜都凉了。”母亲嚷道。

“妈,别管哥,他忙着谈情说爱啦。”弟弟趁机取笑我。这小子,半年不见,是愈发放肆了。

“一会儿……一会儿就来。”我随口说道。

“吃饱饭,再谈也不迟嘛。”怎么父亲今晚也开起这种玩笑来了。

“对不起,你拔打是空号!”我拔错号码了!我又重拔了一遍,还是同样的回答。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家换号码了?我决定打电话去问高欣。

“喂!我找高欣!”电话刚通,我就说道。

“周晓宇!”高欣惊喜的喊了一声。

“新年快乐!”我勉力笑道:“这叫做礼尚往来。”

“谢谢!”她说:“这是第二次你主动给我打电话。”

第二次?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我仔细想了一会儿,才想起那是我在刚入军校的时候……她可记得真清楚。

“对了,许杰家是不是换电话号码了?我一直都没打通。”

“原来如此,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哈……哈……”她笑得有些勉强。

“你是不是一直都没给许杰打过电话?”她停住笑,认真的问。

“嗯!”我低声说道。

“她家的电话取消了。”她轻声说道。

“取消了?”我有些吃惊的问。

“取消了!”她肯定的说:“为了省钱。”

“是……是这样。”我喃喃说道,没想到许杰家竟困难到这种地步。

“拜托,也请你多关心一下许杰,好吗?”她责备道,停顿一下,她又说:“今晚你是无法联系上她了,算了,反正我们两家挨得比较近,你的心意由我转达好了。”

“高欣,谢……谢你!”我感激的说。

电话那端沉寂了。

一会儿,她的声音响起:“没办法,谁叫我是她的好朋友,也是你的,你我之间永远都能是朋友,不是吗?”她幽怨的语气中带着难以言叙的情愫。

那一刻,我无语……

……

“儿子,去厨房把剩余的鸡汤都舀上来。”母亲吩咐我。谁叫我为了接电话方便,坐在外面。

“知道了”我有气无力的回答。

刚到厨房,就听到电话响。

一会儿,又听见弟弟大声说道:“我就是周晓宇!”

找我的?我加快了舀汤的速度,险些把手烫着。

“哥!你的电话。”弟弟嬉嬉笑着,把电话递给我。

“臭小子,敢冒充我!”我作势要打他。

他急忙闪开,还不忘对母亲说明:“是另一个女孩子。”

“喂!”我拿起电话。

“晓宇!是我!”秋萍柔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萍!”我轻呼。

“刚才接电话的是你弟吧。”她问道。

“嗯,他爱瞎捣乱。”我话音刚落,就听见弟弟不满的叫道:“哥!你又说我坏话。”

“扑哧”秋萍忍不住笑了:“他还挺逗的。晓宇,你弟的声音跟你很像啊。”

“不会吧,我的声音这么独特,这么有磁性。”我夸张的说道。说实话,今晚的电话都太过沉重,我想从压抑之中解脱出来:“不过,萍!你别你弟、你弟的叫,他也是你的弟弟!”

“什么?”她愣住了。

“你想想,将来他叫你嫂子,你叫他什么?”我压低声音,调笑道。

“讨厌!你……你再这样说,我可要……可要挂电话啦。”她的反应很强烈,即使看不见,我也能想像到她娇羞的模样。

“今晚在家过得好吗?”我关切的问道,玩笑只能适可而止。

可这句普通的问话就像投进枯井里的石子,半天没有回应。

良久,她才幽幽的说道:“……我一个人在家。”

“怎么会?”我惊讶的嚷道:“这大过年的,叔叔、阿姨去哪里呢?”

她轻叹一声:“……都去科里和值班医生、护士一起过除夕……。”

“怎么可以把你一个人扔在家呢?叔叔,阿姨都是怎么想的?”我一着急,竟批评起她的父母来。

“……每年都是这样,我已经……习惯了。”她的声音很平缓,可每一个字都像刀子割得我心痛,恨不能马上就飞到她身边,抚慰她寂寞的心。

“萍!你家的其它亲戚呢?婆婆、爷爷、外公、外婆没和你一起过?”一时间,我不知该怎么回答,随口问道。

“……晓宇!我爸妈是浙江人,在-市没有亲戚……一个也没有。”平静的语气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忧伤,她的声音有些发涩。

她的环境跟我极为相似:军人是特殊的群体,在常人的眼里,他们是那样的神秘,不可接近,出入于一个个高墙大院,虽位于繁华的都市中,却永远是独立的存在,无法融入整个社会。而父母的工作还时常调动,因此他们没有很多的朋友,过着‘都市边缘人’的生活。在重庆市的四年中,若非结识许杰、高欣,我一定会尝尽孤独的滋味。

想到这,心中一阵酸楚,险些要掉下泪来,我冲动的喊道:“萍!你不是一个人在家过年,还有我!今晚,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你等一下!”我捂住电话,回头对父母说道:“爸、妈!我一个同学一个人在家过春节,您们说两句祝福的话吧。”

“把一个小姑娘单独扔在家过节,她父母也忍心。”母亲同情的说道。对着话筒,正要说话,又抬头问我:“她叫什么名字?”

“秋萍!”

“名字很好听,人一定更不错。”母亲别有意味的笑着:“喂,秋萍吗!我是周晓宇的母亲!祝你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学业进步,还有……”

“行了,妈!爸还在后面等着呢。”我赶紧移开电话。

“我还没说完呢。”母亲不满的说。我还不知道她,接下来一定会详细的问秋萍家的情况。

“我说什么?”父亲问道。

“说点祝福的话。”我回答。

“祝你新春快乐!”父亲说完,立即离开。

“还有我,还有我!”弟弟三蹦两跳来到身旁,兴奋的说。

“不准瞎说啊!”我警告他。

“秋萍姐姐,祝你新的一年开开心心,跟我哥恩恩爱爱……哎哟!”他搔着头,对我怒目而视。

“小孩子家,懂什么。”我将电话贴在耳边。

“我都快读初三了,怎么不懂!”弟弟扬起拳头,愤然说道。

我没有理他,低对着话筒,低声说道:“萍!你听到了吗?今天晚上,你不孤单!!”

电话那端没有回音,隐隐听见有细细的抽泣声:“……咝……晓宇!……咝!……谢谢你!”她呜咽着说。

“傻姑娘!是不是听到公公、婆婆的话,太高兴了!”她的声音也牵动了我感伤的情绪,但今晚不需要悲伤。

“……唔……晓宇!你又来了。”她的责备混杂着哭泣声,别有一番韵味。

“我今晚可是准备跟你长聊的,就怕你家付不起这电话费。”我笑着说。

“嗯,我不怕,你不知道我家是土财主吗?”在我的带动下,她的心情也开始好转。

“聊什么呢,不如我给你讲故事,好吗?”我说。

“好!”

“先讲个恐怖的。”

“不要,你想让我晚上睡不着觉吗?”

“那,要不我讲以前的事。”

“好哇!”

“不过,我讲完,你也要讲你的。”

“不要!”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

电视里春节联欢会热闹非凡,窗外爆竹声震耳欲聋。

我捧着电话,陪同秋萍,度过了这个特殊的除夕。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