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三十日那天晚上,我们班一吃过晚饭,就开始忙碌。兄弟们将从系部借来的音响设备抬到楼前的平地上,胡俊杰带几个人忙着接线、测试,其余的跟着赵景涛制作道具;过了一会儿,史轶华、陈畅领着同学们出来放置桌凳;雨桐和女生们用彩灯,彩纸布置会场;大楼各层走廊栏杆上趴满好奇的学员……

半小时之后,眼前的风景焕然一新:平地四周的树枝上挂满无数彩灯,光彩斑烂,闪烁明灭,好像在一夜之间树上的鲜花竟相开放,一丝丝、一簇簇,争艳斗奇,与天上的星辰相映衬;一条条五颜六色的彩带从二楼栏杆上拉出,系在各个树尖,仿佛七彩虹悬于头顶……

“漂亮!真漂亮!”我连声赞道,回头对史轶华说:“史书记,你认为如何?”

“不错!我现在只想赶紧参加晚会。”他笑着说。

“别着急,现在第一炮才打响,接下来就等两边的观众了。”我平静的说。

……

“宝贝!你布置的会场真是太棒了!”我看着满头大汗的雨桐,夸道。

“晓宇!你不知道我们有多辛苦,把彩带系在树上可不容易了,我的手指都被树皮划破了。”她向我诉苦。

“真的?我看看!”我焦急的一把抓起她的手。

“只是一个小口,我已经包扎了。”她挣了挣手,轻声说道。

“你现在是我的心肝宝贝,伤在你手上,痛在我心上。”我仔细察看她的手指,痛惜的说。

“就爱瞎说!”她嗔骂一句,脸上呈现出喜色。

“皮蛋!音响、话筒都搞定了!”胡俊杰大声说着,朝我走来。

“嗬!都啥时候了,你俩还在这儿打情骂俏。”他看着我们亲热的样子,调侃道。

雨桐脸一红,忙扯回手。

“胖子那边怎么样?”我若无其事的问。

“也快差不多了!”他回头看了一眼。

“万事俱备,只差东风!”我抬起手,看着表,说:“8点到了!”

话间刚落,就听见这一侧的楼内响起嘈杂的脚步声,一个个身着便装的同学鱼贯而出,涌向场地中央。

“咱们队参加的人不少嘛!”我说道。

“你知道我们是怎么向他们宣传的吗?”胡俊杰诡秘的一笑:“今晚,将与护校队漂亮的女孩们一起共度良霄!……只要这一句就足够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我呵呵笑道。

“我看是色狼本性!”雨桐忍不住轻骂道。

“大胆!敢辱骂广大男同胞。”我抓住雨桐的手,作穷凶极恶状:“该当如何处置!”我急又降低声音问:“宝贝!那群狼中包括我吗?”

“不包括你,你怎么会是色狼呢?”她眨着眼睛,一本正经的说:“你是大色狼!”说着,她咯咯的笑起来。

“我要是狼,你就是小绵羊!”我掐了一下她柔嫩的脸,笑道。

“喂!护校队出来了!”胡俊杰在一旁提醒道。

大楼那一侧打扮得乖巧可爱的94护女生在区队长的带领下安静的走出来。过了一会,成熟妩媚的93护女孩穿着入时,三三两两,边说边笑的走向会场。坐这边的同学们个个正襟危坐,一副绅士的模样,只是那不停转动的眼球已经说明一切。

这时,一个女生向我们径直走来。

“你好,周晓宇!我是94护的区队长兼团支部书记,我叫左芳!”她很大方的对我说。

“你的大名我早就听说了,大胡老跟我们担起你。对吧,大胡!”我拍拍胡俊杰,笑道。

胡俊杰居然俊脸微红,没有回答。

“真的吗?我想,他不会这么做的。”她瞟了胡俊杰一眼,回答的很镇静。

厉害!我暗赞一声,这个女孩不简单!虽然她个子不太高,体形微胖,但那双大眼睛澄清清遂,直透人心,仿佛会说话一般。

“开个玩笑!”我打个哈哈,伸出手,认真的说道:“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团支部的支持。”

“一个系的,本就应该互相帮忙,而且你们团支部很活跃,我们也跟着沾光。”她微笑着谦逊的说。握住我的手:“希望晚会进行顺利。”

“一定会的。”我用力握了一下,自信的说道。

“对了!大胡你帮她们一下座位。”我推了一把胡俊杰,大声说道。

“这事由陈畅他们负责。”他嘴里这么说,却朝左芳追去。

“有意思!”我呵呵笑着,连连摇头。

回头时,却发现雨桐盯着左芳的背影发愣:“晓宇!胡俊杰是不是喜欢上这个女孩了?”她严肃的问我。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吧!”我支吾的说。

“我看就是,难怪这两天如霜情绪很低落。”雨桐愤然的说。她一把按住我的胳膊:“晓宇!你应该劝劝胡俊杰,不要再这样下去了,专心的爱如霜。”

“宝贝!难道你看不出许如霜和大胡本来就不是和谐的一对吗?也许分手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我轻声劝道。

“谁一开始就会很合得来?晓宇,你和我不了是经过了许多事,才会有今天的吗?如霜是我的好姐妹,我不想看她伤心。”她担虑的扫了一眼观众席中的许如霜,轻声说道。

“胡俊杰也是我的好兄弟!”我望着雨桐,叹道:“可惜许如霜不是你,大胡也不是我,他俩的性格都太强了,尤其是在大胡寒假的回校之后,更是如此,宝贝!他俩的事就让他俩自己解决吧,我们插手进去,只会越帮越乱!”

“可是——”雨桐还想再说,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她:“雨桐妹子!”

“杨姐!”雨桐挤出笑容,喊道。

“几天不见,妹子!你又丰满了好多!”杨丽嘻嘻笑着,在雨桐饱满的胸脯上捏了捏,雨桐顿时满面羞红。

“杨丽!你每次来,就会欺负雨桐!”我急忙批评道。

“你心疼了,是不!”杨丽朝我挤挤眼,松开雨桐,说道:“你今天应该感谢我,我们队的女生我一个不缺全给你带到了!”她指着那边,得意的说:“包括你最想看到的人。”

秋萍坐在前排,一身白色休闲装,异常显眼,看到我在招手,她露出微笑。

“萍姐来了!”雨桐故作兴奋的说,快步朝她走去,我知道她纯粹想避开杨丽。

“臭小子!我可臭话说在前面,如果节目不吸引人,我可不保证她们不会走喔。”杨丽警告我说。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淡淡一笑。

……

“皮蛋!开始吗?”胡俊杰跑过来问我。

“92护的还没来。”我望着观众席上属于92护的那块区域空荡无人,心中有些着急。昨晚,阮红晴明明答应得好好的,今天一定会来,可现在仍见不到一个人影,四楼的房间都黑着灯,走廊静悄悄的。

“不来就算了,皮蛋,时间快到了!”胡俊杰提醒道。

“这……”我正在犹豫,肩膀被猛地一拍。

“小帅哥!我们来啦!”如此肆无忌惮的笑声只可能出自那些疯疯颠颠的92护女生之口。

“怎么能叫小帅哥呢?好歹也帮我们指导过舞蹈,应该叫小老师。”另一个女孩纠正道。

“我看干脆叫小帅哥老师,怎么样?”

“这里还有一个小帅哥!”一个女孩指着胡俊杰,说道。

“喂,你叫什么名字?有女朋友了吗?”

……

她们把我俩当成小孩逗着玩,胡俊杰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完全不知所措。跟她们呆了这么长时间,我好歹有些经验,“阮红晴,晚会快开始了,你们赶快入坐吧。”我对她们后面的阮红晴喊道。

“对不起,五一节前医院各科大交班,所来以晚了。”阮红晴歉然说道:“我们马上就坐好。”

“走吧,姐妹们,我们赶紧入坐。”阮红晴拍着手,催促道。

92护的姑娘立刻停止叽喳,纷纷朝那边走去,边走边喊:“小老师,好好主持,我们给你加油!”

……

我苦笑着,望着她们却发现这其中少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对了,周晓宇!”阮红晴走了几步,突然回头:“月梅,今晚跟她教员一起值夜班,她让我给你说一声,很抱歉,她不能来,祝你主持成功。这是原话,我差点给忘了。”

“不能来么?”我愣了一会儿,然后低低说了一声:“真可惜!”

“周晓宇!我也祝你的晚会办得成功。”阮红晴伸出大拇指,笑着说道。

“谢谢!”我露出微笑:“祝你们玩得高兴!”

……

“嗡!……”音响发出一声巨响,场边交头接耳的观众立刻停止了喧哗。

我穿着休闲的牛仔装,很随意的从观众席的一侧往场中央走去,边走边说:“英俊潇洒的帅哥们!漂亮可爱的姐妹们!晚上好!!”

四周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

我在场中央站定,环顾了一周,笑着说道:“今晚我们护理系的帅哥靓女们,难得坐在一起,欢庆五一节,我就不废话了,下面我宣布——”我作势要大声说出,忽又话音一降:“还是先将本台晚会的赞助单位向大家介绍一下。”

“赞助单位?”下面已有人惊异的低声问。

“首先感谢临检队五班,正是他们的创意和漏*点,才使晚会成为可能。”

我说着,兄弟们已经站起身,装模作样的向四周鞠躬,滑稽的动作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其次感谢,临检队团支部,他们团结一心,带领同学们辛苦奋战,才使晚会如此美丽的呈现在我们面前。”史轶华他们微笑着朝大家挥手。

“尤其要感谢的是在座的各位,正是由于你们热情捧场,我们的晚会才如此活力四射!”我激昂的说,四周一片热烈的掌声。

“最后让我们一起鄙视一个人!”我一本正经的说。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我所说何意。

“正是由于他的自私的表现,让大家陪他一起在这里呆2个小时,饱受蚊虫叮咬。”我高声说道:“这人就是——周晓宇!”

四周一片哗然,接着有人发笑,很快笑声漫延到全场。

在笑声中,我们的晚会拉开了帷幕……

……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