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臭小子,要跟我去看秋萍吗?”出餐厅后,杨丽问我

虽然我有些意动,但我还是摇摇头:“算了,她值小夜,我不想去影响她。”

“挺为她着想的啊。”杨丽古怪的笑道:“是不是怕我当电灯泡啊?”

“你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也不算晚。”我一本正经的说。

“没良心!没有我,你们的事能成吗?”杨丽笑着捶我一拳。

“所以我把你作为当天大的恩人供着。”我夸张的说。

“不跟你闹了,我去医院了。”她挥手跟我道别。

冯克诚和段刚还有王强都要去教室,只有我不想中途进教室,招惹别人注意,干脆决定回宿舍,于是在餐厅门口,与他们一一告别。

刚走几步,王强就追了上来:“周晓宇,放假你准备怎么回家?”

“坐火车吗?反正车票都是学校负责,啥事不用担心。”我奇怪他为何这么问。

“我想……我想坐飞机回去。”他犹豫的说,也许怕我误会,又解释道:“因为这次就我们两人回家,这趟火车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就算打扑克,也凑不成一桌,多没意思!你跟我一起坐飞机吧?”

学生购买飞机票,可以打折,但也需要8左右。王强的父母都是在重庆一家军队医院工作,对于这点钱自然不在乎,但我……

“我明白了”我勉强笑道:“不过我还是想坐火车。”

“哦?”他失望的低下头,口气中带着歉意:“周晓宇,本来我也想跟你一起走的,只是……。”

“没关系的。”我淡淡一笑,安慰他说:“一个人坐飞机,路上小心一点。”

“你也是!”他抬起头,大声的说。

当年我还是懵懂少年时,就一个人坐火车来到g市,经过.炼。难道我还害怕么?我望着王强远去的背影,露出自信的微笑。

……

这时的校园,学员们都在上晚自习,原应是宁静的。不过一路上不断碰到三三两两的学员,勾肩搭背,敞着军衣,喷着酒气,放肆地大声说笑。我才想起这些即将毕业的学员是不用上课的,还有一个多星期,他们就要离开学校。不知道月梅现在怎样了?我想到这里,淡淡的感伤弥漫在心上。

路边这小片竹林是校园里唯一的。穿越过它的小径,就是学员商店。这是我课间休息时最常来的地方,因为商店门前摆放着几个石桌和石凳。喝着清凉的饮料,坐着清凉地石凳,靠着清凉的石桌,与雨桐开心的谈笑,同时倾听风打竹叶的声音,对我来说,那是白天酷夏里最好地享受。

白色石砾的小径在黑夜中异常显眼,而皎洁的月光为它蒙上了朦胧的浪漫。翠绣一丝丝。一簇簇,虽不茂盛,但孤傲而挺拔,丝丝微风无法憾动它……这美景诱惑着我。晚自习看来还早,回宿舍呆着也没意思,不如去那里坐坐。抱着这个想法,我踏上了这条小径。

踩着咯吱作响的沙地。拔开拦道的竹枝,拐过一个弯角,商店逐渐展现在眼前:石桌旁早已坐满了学员,大声喧哗,喝酒作乐。奇怪的是最边上的一个石桌只坐了一人。在明亮的灯光下,在热闹的环境中,她地背影说不出的落慕孤单……

在他们惊诧的注视下,我大步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

“嗨,阮红晴!”我微笑着跟她打招呼。

她神情冷漠。未作任何回应,拿起桌上的饮料,喝了一口。我这才发现,那竟是一罐啤酒。

“没想到你居然是啤酒高手,不过一个人喝没什么意思?叶旭阳呢?难道他不怕你喝醉了,被别人占便宜?”我继续开着玩笑。

她浑身一震,皱起眉头,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再次举起啤酒。

我这才发觉有点不对劲,她伪装平静的眼神中似乎心事重重。我一边观察着她,一边轻轻的说:“出什么事了吗?”

“砰”的一声,她将酒罐往石桌上一放,白色地酒沫一下扑出来。

她寒气逼人的眼神直视我,冷冷的吐出两个字:“走开!”。

她的态度不但没有吓退我,反而激起我想一探究竟的好奇心:“阮红晴,我们是好朋友吧,要是遇到什么困难,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我小心翼翼地说着,却被她愤

语打断:“谁要你多管闲事,走开!快走开!!她仇人似的,她歇斯底里的嘲我大吼。

尖细的声响刺破沉沉的夜色,在校园上空回荡,邻桌地学员并未感到惊讶。

现在,我可以断定在阮红晴身上一定发生了可怕的事,我更有责任去帮助她。只是她双手抱胸,怒气满面,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让我感到无所适从。

“周晓宇!”一个柔和的声音传来。

我抬头望去,远处伫立着曹月梅高佻的倩影,焦急的向我招手。

我再次看看冷若冰霜的阮红晴,无奈的叹口气,起身朝曹月梅走去。

“晓宇!算了,你别惹红晴了!”她低声劝我,显然,刚才那一幕她都看在眼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我听曹月梅的口气,好象她知道一点什么,于是我追问道。

面对我迫切的目光,她犹豫了一下,轻轻的说:“她失恋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我吃惊的嚷道。我还以为是她父亲从中作梗,对她施加了什么压力,没想到居然是失恋了!阮红晴每次提到叶旭阳,整个人完全变了样。那神情,那温柔是常人看不到的,她是真的爱叶旭阳啊!怎么可能一转眼就分手了呢?!

“嘘!”反应,才放松下来:“晓宇!你说话小声点。”她移开我的手,提醒的说道。

嘴唇上还残留着淡淡的香气,可我此时无心在意这些,接着问道:“为什么会分手?是谁先提出的?”

“我不知道!”她摇摇头,同情的望着阮红晴的背影:“她什么都没对我们说,这几天她很少说话,每晚都是醉熏熏的回宿舍,我也只是从她的醉话中推测到的,至于谁先提出的分手”

她停住不说,望着我,一幅“我应该知道”的神情。

不错,是叶旭!,阮红晴爱他爱得那么深,甚至愿作一颗小草,跟随他到天涯海角,这份情,这份意连我都深受感动!叶旭阳啊叶旭阳,是什么让你作出这么愚蠢的决定?!!

风忽然吹来,竹叶轻轻颤动,敲打着枝干,发出沙沙的低鸣,更有枯叶无数,从夜色中萧萧洒落。路灯下,悠闲飞舞的昆虫也变得苍惶,使得灯光也摇晃起来,平添了几分悲凉。只有坚韧的竹干傲然挺立,一如阮红晴凛然的背影。

我痴望着,不知何时全身已笼罩上一层浓浓的湿气。哎,这g市特有的风!

“爱情就是这样,付出越多,得到越少!”曹月梅突然感叹的说道,眼中闪烁着忧伤。

她的话里含着更深层的意思,当我注视她时,她已经恢复了平静,“晓宇!我们走吧。”她转身离去。

“难道你们就看着她这样下去,也不帮帮她!”对月梅这种旁观的态度,我有点不满意。

她没想到我会生气,顿时愣住了,过了一会儿,她露出苦笑:“红晴的睥气你已经尝过了,任何安慰的话都对她是极大的侮辱,我……我不想……不想因为这,破坏和她的同学情谊,也许过段时间,她就会好些吧。”她不确定的说,看我的眼神竟有些胆怯。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话有些重,忙谦意的说:“月梅,对不起,我刚才有些着急,说话没经考虑,你……你没有生我气吧?”

她轻轻摇头,望着阮红晴,重重叹了口气:“晓宇,你说的没错,我应该去帮她的。但我不敢,我有些害怕,红晴是我在学校里唯一比较要好的同学,我不想……破坏这种关系。”

“我明白的。”看着她愧疚的样子,我不自觉的拉住她冰冷的手:“不过事情总有人做,让我来吧。我去找叶旭阳谈,看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俩分离,相信总会有办法让她振作起来!”

曹月梅凝视了我许久,慢慢别过脸:“晓宇!你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吗?”

她的声音细不可闻,我根本没听清:“什么?”我问道。

“没什么”她的笑意甚是勉强,缓缓抽回手,低声说:“我们走吧。”

我同情的再看了一眼阮红晴孤单的背影,黯然的跟在曹月梅的后面。

绣林依旧弹奏着属于自己的旋律,夜风吹拂,传递着曾经的声音……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