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猜猜这是什么.冲冲的问。

“这是什么东西?”我掂了掂这沉甸甸的纸袋.不明所以。

“哟...一样的小颗粒。

我恍然醒悟:“这是我带来的冰籽嘛.包装的太好.我都认不出来了”。

“你以前说要做冰粉吃,怎么忘了呢?”她提醒我。

“没忘!没忘!我们现在就去做!”我立刻说道。

“好啊!”妮妮笑逐颜开,拉着我就往厨房走。

“妮妮!”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贾老开口说道:“你晓宇哥哥刚干完活儿,你也不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儿。”

“我想吃嘛!”妮妮撒娇的说,却显得有些犹豫。

我微微一笑,握着她的小手:“伯伯,我不累,做这个不需要太多时间……妮妮,咱们说干就干。”

“嗯!”妮妮高兴的点头。

……

看着妮妮跑来跑去,说不出的兴奋和快乐,我也感到快慰。

“妮妮!这冰粉就由你来做吧。”等一切都准备齐全后,我对她说。

“让我来?”她愕然。

“对!”我抓住她的双肩,认真的说:“我在一旁告诉你该怎么做!你一定要做出好吃的冰粉来喔。”

她望着我,大眼睛眨个不停。突然,她行了个军礼,大声说道:“报告司令官,保证完成任务。”

她那不标准的动作看起来很滑稽,我忍住笑,一板一眼的说:“很好,行动吧!”

……

没有平日里的任性和张扬,妮妮专注的搓着纱布袋里的冰籽,眉目间有一种从来未见过的安宁。我静静的凝视着妮妮这不被人知的另一面。想起和她的约定,心中泛起淡淡地温馨……

忽然,脸上感到丝丝冰凉,耳旁立刻响起她顽皮的笑声:“晓宇哥哥!我弄完了,接下来该怎么做?”

“放点石膏进去,搅拌一下。”我抹去她洒在我脸上的清水,说道。

“哦!”她照着指示,开始下一步骤。

“刚才你在发什么呆啊?”她搅拌着。轻轻的问。

“没什么!”我淡淡的说道。

“才不信呢!”她不满意的撇撇嘴,意外的没有追问下去……

半小时后,我从冰箱里揣出盛冰粉的铝盆。

“这就是冰粉吗?”妮妮惊奇地问,之前她还说水里一团一团的粘状物很恶心。没想到凝结后,竟变成一整块像玻璃一样透明的东西,甚至能清晰的看到盆底绘制地图案。她忍不住用手指去戳,不想冰粉应手而破,泌出水来。

“妮妮!冰粉可不比凉粉,很嫩的,经不起你这么大的力。”我盛了一碗,浇上黄糖水,递给她:“尝尝你自己做的冰粉。”

妮妮迫不及待的舀起一勺,正待细品。没想到柔软的胶冻物已经滑进了喉咙。

我瞧着她吃惊的模样,笑着说道:“冰粉不是用来填饱肚子的食物,而是清暑的饮料,你就把它当水喝吧。”

妮妮一口气喝了好几碗,还没有停手的**,

“好吃吗?”我问

“太好吃了!这真是我做出来地吗?”她激动的望着我,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晓宇哥哥。谢谢你教我做冰粉!你把眼睛闭上。”

“干什么?”我问。

“闭上,我再告诉你!”她急迫的说。

“好吧,”我依言闭上眼,心里正猜测她会玩什么花样。忽然什么东西堵上我的嘴唇,湿湿的、软软的、冰冰地。还有一丝甜味,是吻吗?我惊异的时候,那种感觉又迅速消失了。

妮妮低着头,慌忙用勺拔弄着碗里的冰粉,声音羞涩而紧张:“那是……那是给你的奖励!”

曾经大胆的直白要当我地女友,却对一个吻如此害羞?我没有笑。轻轻摸着被她吻过的地方,这应该是她的初吻吧?一种醉人的感觉漫延开来,我情不自禁的说道:“妮妮,照顾你是应该的,因为你可是我未来地女朋友喔!”

妮妮猛然抬起头,尽管脸红得可以渗出水来,可眼里闪烁着欣喜:“晓宇哥哥,把嘴张开!”她命令似的说道,将一勺冰粉送到我嘴里。

……

我和贾老聊着军事,无聊的妮妮时不时插话进来,胡搅蛮缠一番,饭桌上十分热闹。

门开了,进来一人。

“爸!你回来啦!”妮妮清脆的喊声让我俩俱是一震。

贾老的脸色立即一沉,筷子放下了又拿起,低着头,不声不响的挟菜。

贾庆国拿着公文包,站在客厅前,神情颇为凝重,几次欲言又止。

“贾大哥!你回来啦!”我笑着对他说道,贾老瞟我一眼,没说话。

“晓宇也来啦!”他亲热的打招呼,我不禁一愣,以前他都是叫我小周,这次怎么变了。

“爸!你一定还没吃饭,快过去吃饭。”妮妮急冲冲的跑过去,抢过他手中的公文包,扔到沙发上,然后拖着他朝我们走来。

贾庆国显然惊讶于女儿的这种异于往常的举动,被她的执着所感染,嘴里虽然说:“我已经在外面吃过饭了。”可身体一点也没抗拒。

就这样折腾到桌旁,就在他

否该坐下时,贾老敲了一下饭碗,似乎漫不经心的说饭那能吃得饱,还是家里的好!”

贾庆国坐下,但场面很沉寂,他俩埋头吃饭,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我和妮妮仿佛心有灵犀似的,开始东拉西扯。

“晓方快放暑假了吧。”贾庆国忽然问道。

“7月日正式放假。”

“那只有一个星期了,票买好了吗?”

“我们都是由学校统一买票的。”我不明白他为何这么问。

“听说你坐得那趟火车到重庆48个小时,而且人特别是打工的农民,路途很不安全。”他慢悠悠的说,立刻引来贾老和妮妮的关注。

“晓宇!真的这么危险?”贾老担忧的问道。

“放假的时候,我们是十几个学员一起回家。很安全的。”我故作轻松地说。

“坐飞机回去吧。”贾庆国直视我,提高声调:“这机票由我来出。”

“好啊!好啊!”我还未作反应,妮妮高兴的鼓掌:“晓宇哥哥,这样又快又安全。”

“那个……我已经和几个老乡商量好了,一起回去。”我不好意思当面回绝,只能支支吾吾的编谎话。

他一摆手,认真的说:“晓方,太谦让就是过于矫情了。上次回家你就拒绝了我的提议,这次你还要拒绝?何况,妮妮的事我正想谢你啦。”他说得诚恳,脸上有一丝瘟怒。我的态度令他有点不满意。

“那就谢谢贾大哥了。”既然已经躲不过,我只好说道。

“要说谢,我得谢谢你才对。”他说干就干,立刻拿起电话:“喂,我是贾庆国,马上给我订一张7月日到重庆的飞机票对,然后送到我家来。”

贾老不动声色地注视儿子打电话的神态,至到贾庆国放下电话,他才迅速移开目光。低声嘀咕:“神气什么!”

……

跟随着父亲走进书房,贾庆国一直在琢磨该怎么应对即将到来的争吵。

“坐吧。”贾老的声音很平淡。

贾庆国坐在他时常坐地位置上,平静的说:“爸,这次回来,我不想跟你吵架。”

“我也不想。”贾庆国的话出乎贾老的意料:“关于武器的事”他注视着儿子,板着的脸孔松驰下来,苦笑道:“我不想再说啦。你自己好自为之。不过,虽然有你伍叔叔在后面撑腰,你还是要小心一点,别被人装进去。”

这一个月来,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话语后面所蕴藏的关怀撞击着他戒备的心防,贾庆国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贾老跨步到窗前,弯下腰,嗅了嗅窗台上的一盆鲜花,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负责一家大公司,工作很忙……不过。我虽然是妮妮地爷爷,有些事是不能代替你做的。”

贾庆国凝望着父亲的背影,脸上渐渐露出歉意:“爸……我明白……了。”他说。

……

“妮妮,今天你表现得不错!……你确实长大了!”走出别墅,我赞许的说道。

“真的吗?”一听到我说她长大了,她兴奋得又蹦又跳。

“真的!”我笑意更浓:“而且越来越淑女了,不像以前那样野蛮。”

她略显羞涩的接受我地夸奖,但这最后一句,立刻让她露出原形:“晓方哥哥,你敢骂我!”她张牙舞爪向我扑来。

又是一阵欢快的追逐。

周六下午,天气仍很热,我故意放慢了脚步,她气喘吁吁的追上来,正想对我施以暴刑。

“妮妮!我该走了。”我的话让她一下子收住了手脚。

“晓宇哥哥,你明天……明天还来看我吗?”

“明天我还有其他地事要做。”我犹豫了一下。

“那……那下周呢?”

“妮妮,”我注视着激动的她,柔声说道:“下周我就该回家了。”

“不!我不要你走!”她猛的扑进我怀里:“我要你在这儿陪我!”

毫无掩饰的情感象清澈的流水,漩进我心里,让我在陡然间生出强烈的依恋之情。我搂住她。搂住她轻盈娇弱地身体,也同时搂住那纯洁晶莹的心。

“傻孩子,也就两个月而已,过了两个月,我就回来陪你。”我抚着她柔顺的长发,爱怜的说。

“我不要!”她跺着脚,在我怀里来回扭着。

“才刚夸你长大了,怎么又象个小孩似的,这样我可不喜欢喔。”我打趣的说。

“我是小孩怎么啦!反正不如你的两个女朋友成熟,你别理我好啦!”她推开我,赌气的说。

我一惊,以为她又生气了。

“不来看就不来看,谁希罕!”她眼珠滴溜溜乱转,又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晓宇哥哥,别忘了你曾经答应我的一件事。”

“什么事?”我疑惑的问。

“你说过你一向说话算话喔。”她神秘兮兮的说道,忽然又猛的抱住我:“再见了,晓宇哥哥,路上注意安全。”她在我耳旁温柔的说。

“嗯!”我被她的举动弄得有点迷糊。

她再次推开我,转身往回跑。

我站在路边,出神的望着她哼着不知名的歌,蹦蹦跳跳的跑着,再没有回望一眼,渐渐远离我的视线……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