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

“再见了学长!”

“学长,一路保重!”

“叶旭阳,到新的地方好好干!”

……

叶旭阳同来送他的人一一握手拥抱。(^首^发^№w.w.w..c.o.m)这其中有曾与他并肩作战的兄弟,有一直为他加油呐喊的师弟师妹,有始终支持他、信任他的领导……只是有一个他最在意的人却没有来。

虽然校门前都是密密麻麻的人,但她无论往哪儿一站,都会被轻易的认出。也许没有来最好,若真来了,自己不知该怎么面对她。叶旭阳沮丧的同时,又竭力安慰着自己。

“嘀!嘀!”

“浩子!”叶旭阳急得大声喊道。

“学长,我在这儿!”叶浩从人群中站出来。

“浩子,你帮我一个忙。”叶旭阳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慎重的放到吴浩手中:“这封信帮我交给阮红晴。记住,一定要亲手交给她,千万别弄丢了!……”一向寡言少语的他,此刻竟有些婆婆妈妈。

“你放心!我一定亲手交给她!”吴浩认真的说。

叶旭阳重重往吴浩肩上一拍,沉声说:“再见!“

“再见,学长!”

叶旭阳将手中的提包往车上一扔,纵身爬上卡车。

沉闷的马达声响过之后,车队起动了,叶旭阳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消失了。他暗叹一声,收回眺望的目光,坐到毕业学员中间,卡车颠簸着,送他们去远方……

……

29日凌晨8

直到又一批毕业学员汇集到校门口,天色黯淡下来,并下起了小雨时,吴浩才决定回去。虽然他不知道叶旭阳和阮红晴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从今天的情况也隐约感到他俩可能是分手了。

“交阮红晴。”吴浩看了一眼信封的字,小心翼翼的将它放入口袋。

现在就去护校队找她。他想着。加快了脚步,因为雨越下越大了。

突然,有人撞了他一下,让他险些摔倒。

“喂,长眼睛了吗?”他扭头就骂,那人却没理会,拼命往前跑,背影非常熟悉。“周晓宇!”他立刻认出来。

……

浓云遮住了仅有的蔚蓝。还未到中午,天色已如心情一样黯淡。风起了,带着一丝透骨的寒,将仲夏变成飘零的秋天……

校门前挤满乱糟糟的送行人员。曹月梅站在人群外,茫然地看着他们互相抹泪、互道珍重,内心一片黯然:刚到校时孤孤单单,没想到离开时仍是孑然一身……曹月梅的目光搜寻了一遍又一遍,终究还是失望了。也许自己一直躲避他,让他伤心的放弃了最后与自己的见面,……冷风阵阵吹过,远不及她心里的冰凉,她放下提包,不自禁的搂紧自己。因为这样才能不至于虚弱的跌倒……

肌肤陡然感到一点湿意,伸手一摸,竟是水滴,“下雨了!……”曹月梅喃喃自语。g市的天气总是变幻不定,g市地雨天总是惆怅缠绵,只是以后恐怕再也见不到了……

阴霾的天空为离别的人们垂下眼泪,淅淅沥沥的雨丝落在屋顶上、落在枝叶上、落在道路上、落在人群中、落在曹月梅地脸上……

“为什么离别总在飘雨的季节?”她仰着头。接受雨水的冲洗,凄楚的声音有着无尽哀伤。

一把蓝色的雨伞突然出现在她的头顶,阻断了雨水对她的肆虐,为她撑起这一方晴空……

“快回家了,再高兴也不能像这样淋啊。会感冒的。”熟悉的说话方式!熟悉的声音!曹月梅猛然回头,期盼已久地他就站在面前爱怜的注视她。

喜悦在一瞬间占据心田,“晓宇!”她深情的呼唤,就这样扑进他怀里,紧紧的,紧紧的搂住他……

……

我正惊讶她的举动。怀里传来她大声的哭泣,没有掩饰、没有保留、那样地肆无忌惮,那样的痛快淋漓,多年的辛劳,多年的委屈,心中的感情都随着泪水倾泄而出……,我轻叹一声,心里仅有地一丝埋怨也消失了,紧紧的搂住她。

雨伞翻滚着,跌落下来……

注视着她脸上呈现的幸福笑容,仿佛“砰”的一声心中有把锁断开,情感奔涌出来……“月梅!”我激动的大声说道:“我”

冰凉的手颤抖着覆盖在我地嘴上:“晓宇!什么都不要说!”她泪眼望我,微微摇头,神情既娇弱又坚定。褪去所有伪装的她,浑身透出一种别样的美,她一定知道了我的心意,不然,她的笑凄然中带着满足。

月梅,你这又是何苦呢?又是何苦呢?难道在离别时,也要将这份情感隐瞒下去吗?……我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的吼着,但望着她平静的面容,却说不出口。只是用力的搂着她,猛的低下头,吻住她的冰凉的唇……她一愣,旋即热烈的回应,我俩忘记了世间的一切,生离死别般拥抱着对方,灼热的吻着对方,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希望这一刻永远静止……

……“.紧我吗?就今晚,请抱紧我,好吗?我好想美美的睡一觉……”……我不会忘记那一夜,她哀求的话语!

……“这些东西,你拿着,在路上吃。”……我

记她给我送别时,暧昧的表情!

“状元?不会忘记跳舞时,她困惑的眼神!

……“太好了!晓宇!没事了!”……我不会忘记在得知我没事时,她开心的笑容!

……“我真的……很……累……了,能靠……你……肩膀……休……息……下……吗?……我不会忘记在病房,她的欲说还休!

“我最喜欢其中那篇《海的女儿》!”我不会忘记她说这话时,竭力想扮出的轻松……

“嘀!嘀!!嘀!!!……”大卡车的喇叭一声高过一声,我的吻越来越密集,然而月梅却静止下来。

“晓宇!我……我……该……走……了。”她别过头,极其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

“月梅!我不会让你走的!”我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双手几乎要勒断她的细腰,紧攥不放。

“晓宇!”她伸出手。温柔的抚摸我的面颊,那眼神仿佛是初次见我一般,看得那样仔细:“……足够了,这……这已经足够了……”幽幽的反复说,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她想要推开我,但我没有放手。“咳!……”她低叹一声,语气突然加重:“再这样下去,我无法回家见父母了。”

“父母?”我脑中如同重锤一击。对了。月梅家还有卧病在床的母亲,等她照顾……我无力的垂下手臂。

“晓宇!……我有一个东西要送给你。”她低声说着,从提包里取出一个精美的笔记本,轻轻交到我手里:“这里面有我地答案。”

我只是痴痴的望着她。对手里的东西看也不看一眼。

“我……我走了!”她的声音像要咽气一般,细不可闻。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既然不能留住她,我要将这最后地画面一一摄入我心里。

在凄风冷雨中,她拎着提包,朝着卡车走去,她没有回头看我,也许……也许她怕这样会阻止她回家的脚步。在我的注视下,她的双肩开始抖动,并且越来越厉害。哗哗的雨声掩盖不住她拼命压抑的哭声。眼前这条路很短,对她来说却很长,仿佛背负着千斤重担,她的移动极其缓慢。

每走一步,我就心痛一分,我和她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并将天各一方。原本只是一时的怜悯。却没想到发展成难以割舍的恋情。尽管有撕心裂肺般地疼痛,尽管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还是拼命的睁大眼睛,希望能夺回她的视线……

她终于坐上了蓬车,却低着头。不敢回望一眼。

发动机发出沉重的闷响,卡车开始摇晃……我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情感,“月梅!月梅!”我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道:“我喜欢你!!”

她浑身一震,迅速的扭头,目光穿越菲菲细雨向我望来……我拼命地挥舞着手臂。向她跑去。

她猛的站起身,神情极其激动,泪水夺眶而出,望着奔跑中的我,张嘴想要说话。

汽车开动了,一个颠簸,她跌回车上。

“月梅!”我心痛的喊,跑得更快,却不想脚下一绊,重重的摔在了水泥地上。“晓宇!!”耳旁响起她焦急地声音,等我挣扎着爬起来,卡车已经去远了。

我忍着双膝的剧痛,蹒跚的跑着,眼中只有她泪水纵摸的脸,拼命的对我喊着什么,可惜我一句也听不见……

远了……远了……她的倩影终于在我视野里消失,……可我还在不甘心地跑着……

天地苍茫,校园一片灰暗,沾着泥泞的蓝色雨伞静静的泡在水洼里,醒目的血迹在雨水的冲刷下渐渐淡了……

……

曹月梅呆呆的望着后方,心好像失落了一般,一片空白……

“月梅!月梅!月梅!……”旁边有人推了推她。

她茫然的回过头,原来是92护的一个同学。

“刚才那个男孩不是临检队的周晓宇吗?你们俩在谈恋爱吗?”同学好奇的问,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

“没有,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说出这话时,曹月梅心里一痛……“月梅!我喜欢你!!”.宇的声音让她柔肠寸断。“不知道我的话,他听到了吗?”想到这,她又是一痛。

“嗨,我们大家就快要离开学校到新的工作岗位上去,不如大家一起唱首歌来作别吧。”车篷里坐满了学员,各自默默想着心事,忽然有人提议道。

“好啊!咱们唱《驼铃》吧!”

“《咱当兵的人》更有气魄一些!”

“《军营男子汉》如何?”

众人反响激烈,七嘴八舌的争论起来,最后敲定的竟是《军营绿花》。

“寒风飘飘树叶,军营是一朵绿花,战友啊战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妈妈……”

抒情的歌声飘进曹月梅的心里,牵动着她的回忆,她的思绪乘着风、乘着雨、乘着歌声,回到了那个深夜,回到了那个舞厅,回到了那个科室……往日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注入心底,让她情难自抑。

车外的雨仍是淅淅沥沥下,落在车篷上发出“噼噼啪啪”的脆响……

她再次凝望后方,露出凄切的笑:“别……了!……晓宇!”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