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梅的事,妮妮的事,甚至还有阮红晴的事,我毫无隐诉她。

雨桐一脸的震惊。她万没想到,上学期在我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事!她万没想到,我与那几个女孩有这样那样的关系……她望着我,神色变幻不定,直到我说完,她还呆呆的不动。

虽然是酷夏,但这个大院位于山顶,又靠近江边,入夜时分比较凉爽。风灌进她宽大的睡衣,鼓动着衣襟。她禁不住抱紧双臂,更显人单影只、萧瑟苍凉。

我又痛又怜,又爱又悔,猛的把她抱在怀里,激动的说道:“宝贝,对不起!对不起!!我曾经对你说过,我要对你说真话,我没有做到!我曾经说过,我要全心全意的爱你和秋萍,我也没有做到!……我……我多次责问自己,这样的我还有资格爱你吗?但是……但是我无法想像没有你的世界!我不能没有你!”

任由我的手臂用力,她的身体似软软的棉花,靠在我怀里,没有一点动静。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道:“晓宇,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声音很小很轻,却如重锤击在心上,撕裂的巨痛,使我颓然的松开手。

她低着头,慢慢往卧室走。

“宝贝!”我感到了恐惧,一把抓住她的手:“别离开我!”

她恍若从梦中醒来,见我焦急的神情,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晓宇,我没事,我只是……让我想一想,好吗?”她哀求的说。

我悻悻的松开手,好歹她的话让我的心略微放松了些……

……

灯还亮着。门始终紧闭,她一定在伤心吧!她一定在后悔吧!她一定在痛恨我地多情!我望着那个卧室,心中后悔万分:我太自信了,我以为向她坦承了这一切,她会原谅我的!但是事情远非我所想像的那样。宝贝……她会离开我吗?……我使劲摇摇头,想让自己振作起来。我刚下定了决心,不再让爱我的女孩受到伤害,即使困难再大,我一定要留在她身边。

想到这里,我迅速走过去。刚想敲门,门却开了。

“晓宇!”她略显惊愕的望着我。

“宝贝!”我看着她眼中闪烁的泪光,心中更增酸楚:“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要惩罚我做任何事都行!但我绝不会让你走的,哪怕一步也不行,我要永远永远陪在你身边!”我低声但坚决的说道。

“晓……宇!”她蠕动着嘴唇,忽的扑入我怀中:“晓宇!”她叫得很大声,让我有些担心熟睡的父母被吵醒。

“我恨你!我恨你!……”她双手紧抓着我地后背,大声的渲泄、大声的哭泣。

我腾出手。将门关上,默默的准备接受她的责备。

“但是……”她抬起头。泪水纵横的脸上几丝幽怨,几分痴情,几分惶恐:“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你!从来没有……我比不上萍姐的文才,比不上妮妮的家世,比不上月梅姐的能干,我只能陪在你身边,陪着你一起读书,一起吃饭,一起聊天……看到你成功。我就感到高兴。看到你忧虑,我就心里着急……晓宇,我是个平凡的女孩。这样地我,你真的喜欢吗?你真地爱我吗?”

“宝贝”所有的话都堵在胸口。所有的情感都在涌动。我拥紧她!拥紧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吻着她!疯狂的吻着她!吻去她脸上的泪痕,更想宽慰她的心灵。

她热烈的回应着,我俩就像两团烈火。在痛苦和希望中升腾……

“灯……!关灯!”她娇羞的声音在房间里轻柔的回荡。

……

蟋蟀在低吟……

知了在禅唱……

风吹过纱窗,丝丝作响……

此刻,我和雨桐再也没有任何距离,如此紧密地贴合在一起,倾听着对方的心跳。

可恶的夜色掩盖住她诱人的::<.一寸肌肤,回味着刚才那热血沸腾,荡人心魄的**画面,在脑中勾画她曼妙地曲线。

伴随着手的往下延伸,已经平静下来的她又开始娇声呻吟,再次煽起了我的欲火。

她立即感到了我身体的变化,慌忙想将我推开:“宝贝,我们再来一次。”我迫不及待的说,初尝**的美妙,我又岂能她轻易逃开。

“不要!我那里……好疼!”她按住我伸向神秘所在的手,急切的说。

“没……没事吧?”没有经验的我顿时紧张起来。

“谁叫……谁叫你刚才那么用力

羞涩的低声说。

“你不也一样吗!瞧瞧,我的背都被你抓破了。”我戏虐的说。

“你还说!不许说!”她紧抱住我的脖子,将头埋进我的黑发。

我摩裟着她汗水淋淋的背脊,四周溢着她带着汗味的体香:“宝贝!

“嗯!”她懒懒的应了一声。

“我爱你!”我发自内心的说道。

她没有立刻回应,手指在我脸前不停的画图,痒痒的:“晓宇,……其实我在放假前的那天晚上,跟踪过你,我看到你走进那栋宿舍楼……你不会怪我呢?“

放假前的晚上?是我去阮红晴宿舍,道歉的那一天!望着不安的雨桐,我一下全明白了。她将那晚的事都看在眼里,心中一定很疑惑、很彷徨,这段时间她一定受了不少的煎熬,才决定来找我的吧!我轻柔的捧起她的俏脸,心痛的察看那消瘦的痕迹:“宝贝,对不起!我……欺骗了你!

她摇摇头:“晓宇,我很高兴你能将这一切都告诉我。”她温柔的说道,妩媚的眼波如光华般流动。“嘤吁”一声,她红艳的双唇吻住了我……

……

在又一番**之后,我和她都筋疲力尽了,她趴在我的胸前,轻轻的喘息。

“晓宇!”她低低的说。

“什么。”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会的!”

“万一我离开你呢?”

“那我就把你抢回来!”

“晓宇!”

“嗯?”

“以后……以后,发生任何事,能不能不对我隐瞒?你知道吗?胡乱猜疑的日子真的好难受!”她幽怨的请求。

我愧疚不已,搂住她玲珑的玉体,沉声说道:“宝贝,我答应你!”

她沉默了一会儿,拉着我的另一只手,轻轻放在她脸前,覆盖在丰满柔软的乳峰上,发硬的**正抵在我掌心……我一愣,不知她为何这么做,然而奇妙的触感再次让我意动神摇。

“晓宇,以后……它……它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它!”她娇羞的声音适时响起,对我而言,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嗯!”我注视她,重重的点头。

……

“啊”我打着呵欠,伸着懒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准备享受早餐。

“先去洗脸漱口!也不怕你同学笑话!”母亲拍了一下我的脑袋,斥责道。

“妈,我太累了,先让我吃点东西。”我揉着眼睛,耍赖的说。

“大清早起来说什么累,年纪轻轻的!快去!快去!可别让你同学看到你这么邋遢!”母亲使劲的推我。

昨天晚上那么疯狂,能不累吗?我可是一个晚上都没睡好!我无奈的站起身。“妈,别‘同学同学’的叫,多生份啊,你就叫好‘雨桐’吧。”

“还不快去,说这么多废话!”母亲不耐烦的说。

“阿姨,我能洗个澡吗?昨晚太热了,我……出了一身汗。”雨桐从卫生间探出头。

“重床就是这样,你慢慢习惯就好了。”母亲面对雨桐时,语气立刻变得柔和许多:“水别调得太冷,这是早晨,小心着凉!”

“谢谢阿姨!”

“昨晚是太热了,哈!”我走近雨桐身边,一脸的坏笑。

她瞪我一眼:“都怪你,弄得我全身都是!”她凑近我耳朵,恨恨的说。

“我不是给你擦干净了吗?包括那些……”我装傻的望着她慢慢泛红的俏脸。

“你还说!”她“砰”的一声,迅速将门关上。

……

“笃、笃、笃……”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妮妮来啦!我不自觉的望着紧闭的卫生间,心跳一下子加快。

刚一开门,妮妮就像箭一般冲进来,等我赶到客厅时,她将自己重重的摔在沙发上,并且弹了好几下。

我正待走过去,向她说明雨桐的事。

“阿姨!做什么好吃的?我还没吃早饭啦。”妮妮就像在自己家一样毫不拘束的往身后一靠。

母亲看了我一眼,笑着说道:“担担面,我去给你盛一碗!”说着,往厨房走。

“谢谢阿姨!”妮妮撑着沙发,双腿晃悠。

“好吃鬼!你可真不客气!”故作轻松的笑着,坐到她身边:“妮妮,有件事”

“妮妮,你来了!!”雨桐的出现真不是时候!

妮妮猛然扭头,顿时双眼睁得溜圆,难以置信的盯着雨桐:“是你!!!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