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晚,雨桐对妮妮和月梅的事没作一句评论,但此刻她色,似乎说明她已经接受了这一事实。

然而妮妮的表情不大好看。雨桐还穿着睡衣,正用毛巾擦着湿发……此情此景让妮妮的眉毛都竖起来了,她猛的扭转身,脸上怒气很重:

她的模样让我暗暗心惊,好长时间没见她这样了:“妮妮,你听我说。”我轻轻按住她的细肩,柔声说道:“雨桐她是”

“我不听!”她“啪”的一声,打开我的手,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告诉我!”她直瞪着我,锐利的目光有些怨恨,有些伤心:“昨天也是这样,你根本就不关心我!亏我……我简直就是个笨蛋!”最后这一声怒吼,带着尖锐的哭声。话音末落,她已经冲出房门。

被她的话所震惊的我,根本未料到她会有如此过激的举动。还坐着发愣……

“喂,哥,刚才怎么回事?你那个”弟弟走进屋子,一只手揉着被妮妮撞疼的胸部,嘴里咕哝的埋怨着,但屋里的气氛让他很快住口。

母亲神情严肃的端着热气腾腾的面条,站在走廊上,摆出一副就知道会这样”的神情。

雨桐将毛巾在手中反复叠着,不安的望着我,似乎对造成刚才的局面,感到自责。

妮妮哭了!我没有去注意她俩的目光,心里一直在回响她所说的话……

“我去找她回来!”我狠敲了一下自己,急步走向屋外。

“晓宇,我跟你一块儿去!”雨桐的话让我停住了脚步。

“你也去?”我有点犹豫。

“一定要找她回来!”雨桐真诚的说道。

……

“这就是基地招待所!”我指着面前这一栋华丽地大楼,拉着雨桐的手。就要往里走。雨桐没有动:“晓宇,你一个人进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她微笑的望着我,眼神中却有点落慕。

一丝愧疚在我心头划过,我重重的捏捏她的手……

……

我很快见到了小李,他告诉我,妮妮呆在自已的房间里,一直没有出来。我使劲敲门,百般哀求,里面没有一丝动静。无奈之下,请小李作担保,让服务员拿来备用钥匙。

我轻轻的旋开门,轻轻的走进去。窗帘关得严严实实,屋里一片黑暗,这情形与那一次何其相像,不同的是那轻轻的啜泣声,它扯痛了我地心,看到妮妮趴在大床上的娇小身影,我的眼内开始发酸……

妮妮察觉出了异常。迅速抬起头,一看是我。慌忙用衣袖在脸上抹了几把。“你来干什么?”她竭力想扳起面孔,那红肿的眼眶、还在滴落的泪水却让这气氛变得忧伤。

“妮妮,跟我回去吧。”我凝视着她,温柔的说道。

“回去?回哪儿去?回去你家?!哼,那么糟糕的地方,我才不愿意去啦!”她根本不看我一眼,一边擦泪,一边用尖刻的语句渲泄对我的愤怒:“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呆在我的房间里?别弄脏了地板!还是回去陪你地那一位吧!”

“我不能离开!”我向她走去,声音沉着而坚定:“因为妮妮是我的女朋友!是让我快乐。让我开心地小精灵!是我要全身心的去爱,去照顾的人!”

她缓缓转过头,看着我,以一种将信将疑的眼神。那似乎想问‘这是真的吗?’。

就在我要靠近她时,她突然将头一偏:“骗人!我才不信!只有爷爷真心对我好!”她拼命的摇着头,“嗖”的站起身:“你不走。我走!我现在就回g市!”她赌气的说道,伸手想推开我,我却:|搂住。

“放开我!快放开我!”她在我怀里又踢又打:“你这个大色狼!大色……唔……嘤……”

妮妮灵巧的双唇非常柔软,带着一股淡淡的苹果味,就像未开垦地山林,没有干涸的土地,满是赏心悦目的风景,使我沉醉而不愿归去……刚开始时,妮妮还极力避开我,渐渐的,不再抗拒,不过表现地极其笨拙。在我**的吮吸下,她丝毫不懂得配合,牙关紧闭,任我如何叩击,她不回应,无奈的我只好转移到她地俏脸上,在每一寸肌肤上留下无数的吻痕……

她抱着我的双臂渐趋无力,最后整个身躯往下滑,我慌忙抱紧她,才让自己清醒过来。而妮妮在怀中,双颊红艳似火,呼吸是那么急促……

“妮妮,我们回去吧!”我在她耳边亲昵的说。

她羞涩的紧闭双眼,似乎还在体味刚才的那疯狂的吻,许久未有反应。

这应该是妮妮的初吻吧,别看她平时刁蛮无理,事实上她是一个纯洁天真的女孩!我……我能让她幸福吗?我不自觉的抱紧她,但心中没有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

“不是……不是还要等三年吗?”她的声音细若蚊呐。

我一愣,旋即明白她的意思:“不用等了!”

“为什么?”她迷惑的问,眼神中有一丝彷徨。是怕

反尔吗?

“就像妮妮对我的感情一样,我对妮妮的爱也不需要隐瞒!”我抚着她的长发,轻声说道:“妮妮,那个约定已经取消了,我们重新约定好吗?从现在开始,直到永远!”

妮妮仰望着我,亮晶晶的大眼睛闪烁着激动的泪花,她的身体突地向上一窜,双手攀住我的脖子。

“嗯!”

……

“我们出去吧!”我顿了顿,对妮妮说道:“你雨桐姐姐正在楼下等我们啦。”

妮妮刚踏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她来干什么?”她冷冷的说。

“妮妮,就像我无法割舍对你的爱一样,我也无法割舍对她们的爱。”我期盼地望着她,加重语气说道:“看到你跑回家。雨桐认为都是她的错,主动央求过来接你的。好了,别耍小性子,我们下去吧!”

妮妮低着头,右脚尖在地板上划来划去,……忽然,她抬起头:“下去就下去,谁怕谁呀!”

我忍住笑,拉住她的手……

……

“晴晴,你歇一会儿吧。这些事让卫生员做就可以了!”阮炜心疼的说道。从清晨开始,女儿就一直在病房里忙碌,收拾桌子,换床单……虽然父女俩的对话很少,但这就是女儿表达爱的方式。

“爸,我不累!”阮红晴放下扫帚,露出舒心的笑容:“你就好好休息吧,这点事累不倒我!”她弯下腰,熟练的从床下提起沉旬旬的尿壶,轻快地朝卫生间走去。

阮炜的目光追随着女儿的身影。看着她将尿液倒进马桶,水溅到身上也不皱一下眉;看着她用衣袖抹去额头上的汗珠。略显疲倦的脸上始终保持着愉悦……心中既感到欣慰,又有些难受:好不容易能和女儿打破隔阂,多希望这种温馨的画面能持续得更久些!……

“爸,我给你削的苹果,你怎么还没吃呢?”女儿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哦,晴晴给我削的,我还舍不得吃啦!”他拿起桌上那个有点坑坑洼洼地苹果,开玩笑的说。

“爸,我苹果是削得不好,但您必须得吃。这是卢伯伯交待地!”阮红晴双手叉腰,不满的说。

“谁说我不吃了!”阮炜咬了一大口,看到女儿的笑得更灿烂,那苹果的甜味一直延伸到心里……“爸爸。你也尝尝我的棒棒糖。”……“嗯,好吃!”嘴角。阮炜凝望着女儿,不知不觉间,那个淘气的小女孩已经长成一个婷婷玉立的姑娘了……想到这儿,阮炜心中一动:“晴晴,有件事我想问你?”

“什么事?”阮红晴正收拾着床头柜。

“你跟周晓宇很熟吗?”

“咣!”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爸,这个人我不认识!”阮红晴咬牙切齿的说道。

阮炜没想到女儿有这么大的反应,似乎明白点什么,但更多地是疑惑:“晴晴,我对不起你,一直在干涉你的生活,你一定很恨爸爸吧?”他诚恳的说。

父亲愧疚的表情让阮红晴一愣,如今地父亲已不再是以前那个温文儒雅的父亲,面黄肌瘦,双目无神,在白色的棉被下是他因肝腹水隆出地腹部……她将被子又重新掖好:“爸,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她轻声说,伸手拉起水瓶:“我去打水。”

阮炜眯起眼,望着在阳光照射下女儿修长的身影,脑中却闪过周晓宇的资料,脱口而出:“晴晴,爸爸希望你幸福!只是……只是对于周晓宇,你一定慎重!”

“爸!”阮红晴猛然转身,严肃的大声说道:“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以后,不要再提他!”

“你们这里好热闹!”门外传来一阵笑声。

“老师!”

“卢伯伯!”

“卢伯伯,您和我爸慢慢聊,我去打水!”阮红晴匆匆的走出去。

“怎么,晴晴在跟周晓宇谈恋爱?”卢见虹问道。

“您都听到了?我也不太清楚,上次我看到周晓宇晚上去晴晴的宿舍,听说周晓宇这个学员作风不太好,我有点担心啊!”阮炜忧虑的说。

“也许是个好事也说不定。你现在哪有精力去操这份心。”卢见虹笑着安慰道,“今天感觉怎么样?”

阮炜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还好!”随即话锋一转:“老师,现在学校情况如何?”

“学校你不用担心,我还镇得住。”卢见虹傲然的说道。

“哪上面呢?”阮炜追问道。

卢见虹神情凝重的望着他,几次欲言又止,阮炜叹了口气:“我病退的命令也快下来了吧……老师,对不起!”

“我是有点不甘心,可是……有什么办法……唉……。”卢见宏叹口气,却见阮伟愧疚的望着自己,改口说道:“也许我们都错了……军人嘛就该归中央……统一管理。”他站起身,走到窗前,良久地俯瞰着晨曦中的校园。“这么繁华的地方交还给上面,应该没有什么遗憾吧。”他喃喃的说道,疲惫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眷恋……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