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默的夜.静静的湖,微风拂过,泛起亮亮的微涟,弯弯漾在水波间……当舒缓悠扬的电影名曲《月亮河》响起时,比赛的第一支舞开始华尔兹!

我听不到场下的欢呼声,看不到四周的人群,只是左手托起妮妮的手,右手背轻贴住她的细腰,迈起优雅的舞步,与她沉浸在优美的旋律中,共同走入迷人的风景。划起那两头尖尖的月亮船,在这只属于我俩的世界里遨游……

双眉如绵绵的春水,眼眸似夜空的星辰,琼鼻是青翠的山峰,红唇若飘渺的浮云……此刻,在我眼中的妮妮无疑是落入凡间的天使,无一处不美到极至,令我如痴如醉……

……

肝胆科的医生护士携带着急救器械,急速的冲进病房……

阮红晴神情呆滞的站在一旁,适才溅在脸上的血已经凝固,斑斑点点,有些恐怖。

“孩子!”身后传来苍老的声音,一只大手按在肩上,沉重而温暖。

犹如从噩梦中醒来,阮红晴猛然扑进卢见虹的怀里,失声痛哭。

“别害怕!”卢见虹拍着她的后背,勉强安慰道:“你爸爸……很快就会没事。”

“会没事的?……会没事的!……我爸爸一定会没事的!”阮红晴喃喃的说着,猛的抬起头,被泪水覆盖的眼眸中,充满恐惧。

与其说她坚定的相信,不如说她不愿去面对这个事实,生离死别任何人都无法承受,何况是一个纤弱的小女孩。卢见虹怜悯的看着她,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回答。就在这时。肝胆科地主任走过来。

“情况怎么样?”卢见虹急忙问道。

“消化道大出血!必须马上进行手术!”主任紧张的说:“已经跟外科联系好了,现在需要家属签字!”

一直担心的问题终于还是发生了,卢见虹的心沉了下去。他看了看在哭泣的阮红晴,强自镇定:“这个字……由我来签吧。”

主任将表递给他。

从医几十年,给无数患者做过手术,也曾无数次敦促家属签字,而轮到自己的时候,他才发现“同意”两字写出来是何等的艰难,不停颤抖的手无论如何也写不出往日的龙飞风舞。当他搁下笔时,手心已经盛满冷汗。

“做手术能让我爸爸清醒吗?!能让他好转吗?!!”一直在发呆的阮红晴突然大声问道。

卢见虹和和主任对视一眼。都沉默了……

刹那间,黑暗像潮水一样挤压过来,阮红晴拼命地伸出手,想要抓住头顶的那一点光亮,然而它却距离她越来越远,一直往下落……往下落……陷入无比寒冷的深渊……

卢见虹暗叹一声,想去劝导失魂落魄的阮红晴。

“快将病人送到手术室!”看到阮炜已被抬到急救车上,主任果断的下令,然而这话再次惊醒阮红晴。

“不要!”她嘶声喊道,发疯似的冲过去。拔开医生,死死拉住车子。此时的阮炜已经是形销骨立。即使闭着双眼,毫无血色的脸上仍是痛苦万状……“爸……爸!”阮红晴凝视着父亲,突然安静下来,轻轻的握住他干枯的手:“爸爸!我不气你了……再也不会了!我会好好地呆在你身边,好好听你的话!……爸爸,你听到吗?你原谅我了吗?你说话呀?……”泪水像开闸地河流倾泻着她的悲伤和愧疚……

“哎…………快去拉开她!”卢见虹掏出手绢,擦了擦湿润的眼角,回头对吴秘书说道。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跟我爸在一起!……”阮红晴又抓又踢,歇斯底里的吼着。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被推出病房。陡然间。她静默了。

“……我家有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骑着它到市场去看戏……”泪珠还在“叭嗒叭嗒”的滴着,抽抽咽咽的歌声轻轻的响起。渐渐的在这封闭的病区萦绕回荡……

……

……“晴晴。这么晚你还不睡觉?”……

……“爸爸,我睡觉前,妈妈都要给我唱歌地。”……

……“你妈妈出差了。要不,爸爸喝给你听?”……

……“爸爸唱歌不好听!爸爸只会唱那些老歌!”……

……“要不晴晴教爸爸唱,好不好?等爸爸唱会了,再唱给你听!”

……“……嗯,好吧!我教你唱《小毛驴》!”

……

“咣!”手术室的大门关上……

……

“雨桐姐,现在我哥他们积分还是排第二,比赛已经进行一半了!”周晓宇焦急的说。

“接下来的是拉丁舞,你哥最擅

应该能够扳回来地。”雨桐满情信心的说。

“那不可能。”身后一个中年男子插话道:“无论是从动作的技巧,还是音乐节奏地把握上,他们都比第一名要差一些。不过,已经相当不错了,这么年轻就能在这样的大赛上取得第二名,而且还受欢迎啦。”

周晓涛虽然认为他说得有道理,嘴里却不服气:“比赛没到最后,结果很难说的。万一对方出现失误呢。雨桐姐,你说对吧?”

雨桐没有回答,中午男子的话让她的信心开始动摇,她忧心忡忡的盯着赛场的入口:“晓宇,妮妮,你们会认输吗?”她捏紧了双拳。

……

“妮妮,一会儿就要上场比赛了,不要随意浪费体力。”刚换好拉丁舞服装,妮妮就一直在练习动作,我忍不住喝止道。

“我才不想输给他们,下一个恰恰舞我们一定要领先!”妮妮盯着不远处的任大为,恨恨的说。

“这时候练习管什么用。看你,刚换的衣服都被汗打湿了。过来,我给你擦一擦。”我向她招手。

“不要!”她倔强的说,双手拖住我的手,想把我拉起来:“晓宇哥哥,难道你不着急吗?再这样比下去,我们就没机会了,你师父不是还要你拿第一名回去吗?”

她还替我惦记着这件事!我心中一阵激动,却没有站起身:“我当然着急,甚至比他更想得到这个冠军!”我沉声的说道:“不仅是为了师父,也是为了妮妮!”

“为了我?”她一愣。

“嗯,为了你!”我动情的望着她。“这段时间你一直陪着我练舞,受了很多苦……所以我想得到那个奖杯,把它送给你!”

“……晓宇哥哥!”她闪烁着目光,痴痴的凝视我……突然,她再次抓紧我的手:“晓宇哥哥,咱们一起练,一定要把我们的奖杯的拿回来。”

我们的奖杯?我笑了笑:“妮妮,这样的心浮气躁是会影响发挥的。难道刚才你没有感受到吗?”

“感受到什么?”她皱着眉,没好气的说。

“两个人沉浸在音乐中的感觉。”我轻轻的说:“跳舞的时候,妮妮真的很美丽!我当时就在想这个音乐永远都不要停,这样我就可以永远拥着你,在这么广阔的舞台上,在这么多观众的注视下,尽情的旋转,尽情的舞蹈,就我和你!……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

“晓宇哥哥,你真的是那样想的吗?”不知何时,妮妮坐在我身旁,半羞涩半怀疑的说。

“真的!那时候的你就像天使一样,让我忍不住想抱紧你,想亲吻你……”我抚摸着她的湿发,毫不掩饰的说。“所以让我们尽情享受下面的舞蹈吧,忘掉胜负……唔”

我话还未说完,妮妮猛的扑进我怀里,温热湿润的双唇堵住了我的嘴……

……

在带有浓郁拉丁风情的乐曲中,场边观众的**达到了顶峰。而场上8选手的竞争已进入白热化,为了获得更好的分数,他们竭尽全力的跳着,气氛相当规模紧张。只有一对选手例外,这对最年轻的选手自从上场之后就带着甜蜜的微笑,互相凝视着对方,无论动作是困难还是激烈,也未曾改变半分。那充满活力的舞蹈,那充满柔情的目光,那充满快乐的笑容感染着场边的观众,欢呼声一直在持续……

“瞧瞧,咱们的儿子多帅!”曾卫华眉开眼笑:“妮妮今天也打扮得很漂亮!他们俩还真是天造地设的”

周定邦使劲拉了一下她,她赶紧闭嘴,小心翼翼的看贾老一眼。

贾老根本没听见他俩的对话,一直注视着场上的妮妮:被一身黄色薄纱紧身短裙包裹的她,娉娉婷婷,投手投足间稚嫩和成熟交织,别有一番风情……这孩子也长大了啊!贾老默默的想:今天的她笑得是那么开心,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微笑。曾几何时,这种微笑已在她身上消失,而这半年来,它又渐渐回来了!

贾老的目光转移到与她共舞的男孩身上,激赏的眼神中有一丝矛盾:让妮妮重新找回自己的是你啊,晓宇!

他扭头看了看不远处专注的雨桐,心里叹了口气,身体缓缓的靠向椅背。

“首长,要喝水吗?”旁边的李刚立刻低声问道。

贾老闭上眼睛,摆了摆手。

……

“叮零零!……”

“晴晴,是我!对不起,今天下班晚了,让你爸接电话吧!”

“……妈……妈!爸爸……爸爸他走了……呜……呜……”

“……”

……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