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最大的?可能吗?”弟弟藐视的说。

妮妮双手抓着螃蟹,兴冲冲的朝我们跑来。

“别跑!小心点!”我话音刚落,妮妮一声惊呼,脚下打滑,她竭力控制住身体,踉跄了好几步,最终还是扑倒在水里。

“妮妮!!”我几个箭步就冲了过去,想把她拉起来,可她还在水里扑腾,想将那只逃逸的螃蟹捉住。

“别管它啦。”我干脆硬将她抱起来,“没有受伤吧?”我低头看着已经全身湿透的妮妮,关切的问。她根本无心回答,只是望着很快就变清澈的溪水,懊恼的说道:“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捉到的!……”

不过是一只螃蟹而已,可她却像丢失了很重要的东西,失魂落魄的样子让我又好气又痛惜:“快去找你雨桐姐,将湿衣服换掉。”不愧是母亲,特地叮嘱带了她俩的备用衣裤,一定是早猜到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我放下她,走到溪岸的石壁边,回头问道:“是跑进这个洞里了吗?”

她一愣,旋即明白我的用意,顿时又兴奋起来,使劲的点头。我贴近水面,往里一瞅:嗬,这家伙真的很大!可惜,慌不择路的跑进了一个浅洞,现在可是瓮中捉鳖了。

“你快去换衣服,我负责把它捉住。”

“真的能捉住吗?”

“当然,我可是捉蟹专家!”话虽这样说,其实不容易。水洞很窄,螃蟹紧紧的塞在里面,一对巨钳封住洞口,随时准备给来犯者以凶狠的一击。

我捡了一根枝条。刚一伸进去,它就咔嚓一下夹住,我乘机往外拉,它却迅速的松开,不愧是成了精的老螃蟹!

我找了一个粗地竹竿,强行闯进去,想将它撬出来,只是洞内曲折,不好用力。而它的八只脚死命的钩住岩壁,任我如何使劲。它也未动分毫。而我长时间这样趴着,也累得够呛,不得不站起身,边捶背,边苦思良策。

“晓宇哥哥,不好捉吗?”身后传来妮妮轻声询问。

“有点麻烦,不过……一会捉住它的!”我强扮自信的笑道。

妮妮一眨不眨的凝视了我一会儿,又垂下长长的眼睫,不舍的看着被溪水不停拍打,发出“汨汨”响声的石洞。明亮的眼神中有一丝失望,“算了。反正我还会捉到地。”她猛的抬起头,不以为然的说,“我先去换衣服了。”她转身朝雨桐走。

我心里很清楚:她很在乎这只螃解!平时活跃的她今天之所以有些沉闷,是因为雨桐捉了不少,偏偏弟弟也刺激她两句,尽管她的嘴也不饶人,可我知道她憋了一口气,想证明自己,我看到好几次她悄悄的将捉到的小螃蟹都扔掉了,本想最后一鸣惊人。偏偏……

想到这,我重新蹲下,望着洞中狰狞的螃蟹,一咬牙。左手快速的插进去,一阵巨痛立刻从大拇指和虎口传来,虽然我早已有心里准备。仍然惨叫出声。说时迟那时快,我强忍疼痛,牢牢的抓住它地背壳,使劲往外一拽。

出是出来了,可是它的双钳仍然死死地夹住我的手,痛得我直冒冷汗:“快把水桶拿来!”我哀嚎着。

她们三人赶紧跑来,见到这等惨状,都大吃一惊。

“晓宇,你……现在该怎么办?”雨桐想伸手扳开螃蟹的夹子,又怕弄伤我,急得团团转。

“没事的。”我故作轻松的说道,连螃蟹带手浸进水桶里。

“我说过算了的,你……你干嘛还要去捉!”妮妮发了一会呆,忽然大声的叱责我。

我望着水桶里的那只螃蟹。此刻,它那半露水面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我,双钳上地力道未减半分。“我不想看见你不高兴。”我平静的说道。

……“傻瓜!”半响,她低软的声线像一条柔情编织的轻纱,飘进我心里。

“松了!松了!”雨桐欣喜地喊道,猛拉起我的手,却被妮妮一把抢过,直接将伤口含在嘴里,轻轻的吮吸。

“呵呵,不用紧张,没有毒地。”我笑着在她脸蛋上捏了一下,回头对雨桐说道,“这应该是我们所捉的螃蟹中最大的吧?

“嗯。”雨桐由衷的赞道:“妮妮好厉害!”

这下,妮妮不好意思了。

“你们瞧,这家伙壳上的毛又长又硬!”弟弟戳着它的背。自以为逃离生天的它此刻正郁闷呢,又愤怒的拿起武器。弟弟用手指将它压在桶底,让它徒自挥舞,却无可奈何。

“你别动它!”妮妮冲弟弟喊道。

“干嘛!”弟弟对妮妮的突然发火感到莫名其妙,可妮妮逼人的气势让他有点心虚:“切,有什么得意的。这东西,小溪里到处都是,我也捉几个给你瞧瞧!”弟弟悻悻的说。

妮妮没有理他,俯身抓起那只螃蟹,仔细的看了又看:“晓宇哥哥,我想把它养起来。”

我看了一眼正在专心用手娟给我包扎的雨桐,似乎她还未明白妮妮的心思。“好啊!”我说道:“买个玻璃缸,然后放一些石头就可以了。”

“嗯!”她开心的朝我微笑。

“啊!妮妮,你还没换衣服!”我这才发现她还穿着湿衣服:“赶快换上,否则我可要生气了。”

“上哪儿换啊,这里又没有更衣间!”雨桐忍不住插话道。

“反下这里没人,随便找个僻静的地方就行了。”

“谁说没人,你和晓涛不就是吗?”

“我和晓涛会躲开的。”

“那很难说!”

“我是那种人吗?”

“你就是……大色狼一个!嘻……嘻……”

“哥,妮妮她……妮妮她跳下去了!”弟弟的喊声打断了我与雨桐的争论。

“什么跳下去了?”我对他的话感到莫名其妙。

“妮妮呢?”雨桐

围没有妮妮的身影,慌忙问道。

“在那!”弟弟朝前一指。

白茫茫地水雾中,一个人头栽浮栽沉,乌黑的长发异常显眼。

“妮妮!”我和雨桐惊愕得大叫。

“反正要换衣服。我就先游泳了!”妮妮双手拢在嘴边,大声说道:“雨桐姐,你也下来吧,这水真的好舒服!”说着,她仰面躺下,双脚拍打水面,溅起片片水花。

雨桐望着妮妮快活的样子,不自禁的将装衣服的塑料袋塞给我。

“宝贝,你不会也想……你不是说,没法换衣服吗?”面对她俩大胆的行径。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不是还有你吗?”雨桐嫣然一笑,转身朝水潭跑去。

又一声水响,溅起高高的水柱。

“疯了!”我喃喃说道,忽然想起一事:“妮妮,你雨桐姐不会游泳,你要保护好她!”

“知道啦!”

幽谷苍翠,鸟鸣山涧,翠竹交错,长瀑如练,水雾漂绕。雷鸣相伴,一切恍如仙境一般。而雨桐、妮妮更是仙女下凡,在碧水中嬉戏,银铃般的笑声响彻晴空……

……

“哥,你真不去看看?”弟弟用胳膊碰了碰我。

“臭小子,脑袋里都想些什么?”我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我可警告你,不准过去!”

“我有那胆子吗?!她们非杀了我不可!”弟弟无辜地说道,脸上又浮起一丝诡笑:“不过哥你就不一样,说不定她们正等着哎哟!”

我揪着他的脖领,照着额头使劲一弹:“晓涛,我看你最近都学坏了。今天非好好教你不可!”我正准备大施刑罚,身后传来她俩的惊声尖叫。

难道有人?!!我大吃一惊,拼命的朝水潭奔去。

“哥,加油!英雄救美哈!”弟弟站在原地。说着风凉话。

……

“蛇!有蛇!!”雨桐和妮妮抱在一起,一动也不敢动,惊恐的指着作为屏障的竹丛。

一听这话。我也紧张了:在扎进水里的竹技间缠绕着一条黑白条纹的东西。

真的有蛇!我的心也不争气地狂跳起来,可身体不由自主的挡在她俩身前,俯身将飘在水面上地一根竹竿抓在手里。

“晓宇,……要小心!”雨桐担心的低声说。

我“啪啪”的击打着水面,嘴里发出“嗬嗬”的吼叫,想用这声势将它吓走,但它没动!我心里奇怪,小心翼翼的用竹竿捅了它几下,还是没反应!

“哎!原来是蜕下的蛇皮!”我长吁口气,用竹竿挑起它,扔在岸边的草丛中。

“蛇皮?”妮妮仍是心有余悸:“那蛇呢?”

“谁知道?”我耸耸看,回身面对她俩,这一细看,顿时两眼放光:虽然她俩已将内衣穿上,依旧是春光无限,绸缎般发亮的秀发,霜雪般洁白的肌肤,明眸皓齿,姿态妖绕……雨桐自不必说,妮妮虽青涩些,也身材匀称,曲线柔和,别有一番撩人的风韵,她俩恍如碧水中地两朵芙蓉,在这红花绿树满山谷的大自然中傲然怒放,摇弋生姿……

“也许它就躲在这附近,所以我必须在这里守着。”我压抑着心中的**,一本正经说道,内心却暗自窃笑。

“妮妮,动作快点,咱们赶紧离开这里。”雨桐也无瑕多想,从竹枝下取下塑料袋,拿出短裤,递给妮妮,自己迅速的套上短袖t恤。

妮妮却红着脸,将短裤挡在前,根本不敢看我,犹犹豫豫地说道:“晓宇……哥哥!你转……转过去!”

我很不情愿的转身,还是忍不住笑起来:“妮妮,你的内裤真好看,竹地那个东西是米老鼠还是芭比哎哟!……妮妮,快住手!别乱扔石头!……哎呀!哎呀!手被砸断了!妮妮,妮妮,我错了!再也不乱说了!宝贝,你快拉住她!……哎哟!……”

……

“首长,你别担心,她们会安全回来的!”曾卫华见曾老一动不动的坐在桥头,忙小心的安慰道。

“有晓宇在,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贾老笑了笑,凝望着眼前的山谷。

夕阳想为山林染上一层灿烂的色泽,却太过粗心,导致半边金黄,半边翠绿,轮廓分外清晰。桥下的溪水潺潺流过,浮动着万点金光……

山水间有一条窄窄的土路,简陋古朴,一直延伸至山谷深处。此刻,着甩动的牛尾,清脆而舒缓的响着……

贾老长叹一声,若有所思的说:“住在这么安静的地方,应该能够心境平和吧!”

“是的,首长!”周定邦回答。

“说起来,我也该解甲归田了,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下来,种种地,养养鱼。”贾老拍拍腿,站起身,呵呵一笑:“我看这里就很不错!”

解甲归田?不是早已经退休了吗?周定邦心中有些疑惑,于是小心的附和着,不知贾老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晓宇,他们回来了!”这里,曾卫华的欢呼声,转移了众人的目光。远处,周晓宇、雨桐、妮妮、晓涛,打打闹闹着涉水而下。很快,他们发现了小桥上的贾老等一群人,纷纷挥舞起手臂。

“爷爷!爷爷!……”妮妮大声的高喊:“我们捉了好多好多的螃蟹!”

“看来,他们是大有收获啊!”贾老看着飞奔而来的妮妮,老怀大乐……

(解答一位读者的疑问:陈瑞是我的笔名,灵巧是我在的昵称。另: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男士!如果你在其他网站看到的这本,感兴趣的话,就请来起点支持我吧

这一卷还有一章就结束,虽然家乡的故事还很多,但不能太偏离的主线,到此为止!)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