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红晴躺在检查床上,感觉着探头在腹部轻轻的滑动,安。买的试纸检测几次都呈阳性,但还存在一丝侥幸,为了避人耳目,来到了这家距离学校较远的地方医院做妇科超声。

“恭喜你!你怀孕了!”尽管已作了最坏的找算,可当医师笑咪咪的说出这话时,她的心被猛烈的撞击着,脑海里一片空白……

半晌,她才缓缓问道:“你确定?”

“我做这份工作都已经十年了,像你这样的看过上千例。”医师隐晦的表达着自己的不满,指着显示器说:“你看看,这不是卵泡是什么?”

在那黑白分明的荧幕上,那一团圆形的回声是如此的显眼,一股强烈的感觉突然间涌上心头,说不清是什么,却让她最初的决定变得动摇。她呆坐在床边,望着超声仪,思绪如一团乱麻,难以理清:如果没有叶旭阳?如果没有周晓宇?如果自己没有请他吃饭?如果自己不粗心,第二天吃完紧急避孕药,再详查一下?如果没有父亲的病,自己也不会将这事给忘了?如果……但一切都已经发生,后悔又有什么用!

“现在子宫膜稍有点增厚,因为才一个月而已,之后会……”医师还在详细的解说。

“这里负责打胎吗?”略带颤抖的声音让医师一愣,她扭头一看,那张年轻美丽的脸此刻充满忧伤……

……

“本来准备请你们去外面吃饭,但后来想了想,还不如在家里热闹,所以才买了这些菜,让他们送过来。”贾老看着一桌丰盛的饭菜。端起酒杯:“小周!小曾!感谢你们这些时间对我和我孙女的照顾,这一杯我敬你们!”

“首长,你千万别这么说,你能到我家来,实在是我们家的荣幸啊!”母亲慌忙站起身,父亲也跟着站起来。

“什么都不说了,干!”贾老一仰头,将酒喝完,又重新倒满,看了我一眼。准备再次端起。

我抢先站起:“伯伯,这一杯应该我来敬你!祝你身体健康,永远开心快乐!闷了的时候,就来重庆散散心,现在这里可是有您地一个家哟!”我半开玩笑的说,听贾老的口气,他是要回去了。自他从成都回来后,虽然仍是一幅乐呵呵的样子,但我看得出他心事重重,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贾老笑望着我:“不闷的时候。就不能来了吗?”

“欢迎还来不及呢!”我的反应也挺快:“不过我怕妮妮会不高兴,因为她可离不开您。”

“她现在可不是离不开我啊。”贾老看看妮妮。又看看我,呵呵大笑。

“爷爷!”妮妮不依的嚷道。

“不说了,不说!”贾老忍住笑:“晓宇,咱们干吧。”

“是!”

“这段时间,我过得很好!好久没有这么热闹开心过了。”贾老放下酒杯,望着我们,有些动情的说:“所以这一杯敬你们全家!”

……

“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总想给你们解决点什么,作为回报。”几杯酒下肚后,贾老的脸微微泛红。认真的说道:“小周啊,有什么困难没有?”

“首长没有什么困难。”尽管母亲在一旁暗暗扯他衣服,父亲仍是平静地说。

“没有?!”贾老瞪了他一会儿,摸着胡子笑了:“对了。你不是那种轻易向国家诉苦的人。算了,还是我自己说吧。”贾老抬头望着有点低矮的天花板:“你已经退休半年了,按道理应该搬到干休所。而且你是师级干部。应该分师级住房,而不应该是现在这个团级住房。”

“这房子不好,早该换一个又宽又大的房子。”妮妮在一旁帮腔。

听完贾老的话,母亲一脸的喜色,可父亲仍是正色的说道:“谢谢首长关心,因为这两年正好军队房改,重庆分部的住房资金还没调拔过来,所以比我早一年退休的一批干部都还没分配,我不着急,再说现在这房子足够住,请您不用费心!”

母亲神色不豫,却又不好发作,干脆转过身去不看他一眼。

“这样啊!”贾老将一切都看在眼里,没就这个问题继续说下去。

“晓涛啊,明年该读高中了吧。”他问一直在低头吃饭的弟弟:“读完高中,是不是准备读军校?”

“还……还没有想好!”弟弟傻傻地回答。

“如果要做军人,就要做你父亲那样的。”贾老打了一个酒嗝,感慨地说道:“人啊,有时候要‘知足常乐’,有时候要‘不知足常乐’,在什么地方知足,在什么地方不知足,却是很难掌握的!我虽然年纪一大把了,有些东西还不如你爸看得透呢。”

“首长,您太过奖了。”父亲谦虚的说道。

贾老摇摇头,转了转手中的酒杯:“晓宇,你帮我做件事。”

“伯伯,好歹我是您的干儿子,有什么事您直接吩咐就行了。”我说。

“是啊,我险些忘了。”贾老看着我,神情有些奇怪:“明天,我要走趟北京。而妮妮也该回去了!”

话音未落,妮妮大声嚷起来:“爷爷,再多呆几天嘛,我还没玩够呢。”

“晓宇,你负责送她回去,机票我已经买好了。”贾老没有理她,语气中有一种不容抗拒的力量:“她的暑假作业还一点都没做,你要帮我盯紧她。”

本来我就准备回学校,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提前,但此刻已不容我多考虑:“放心吧,伯伯。我会照顾好妮妮的”我说着,望了妮妮一眼,她却兴奋的

吐舌头,再也不提不想回家的事了。

“那就好!”贾老扭头对父母说:“晓宇,回来没多久,就又让他回去。我这真是擅作主张,还得征求你们地同意。”

“反正这孩子每次回来。总是跑东跑西的,很少在家里呆过,我们也都习惯了。再说寒假、暑假也都回来,所以没关系啊!”虽然母亲这么积极地说,可她看我的眼神还是有一点落慕:“儿子,你可要把妮妮照顾好喔,不许欺负她。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向来都是她欺负我,哪有我欺负她地份儿。”我很无辜的说。

“才不是啦!”妮妮立即反驳道,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让我们一起干一杯吧。”贾老笑着举起酒杯。

“祝首长路途愉快!”

“祝哥哥和妮妮一路顺风!”

“笨蛋。坐飞机那有说一路顺风的。还有,你应该叫我什么?……快叫姐姐!”

“……哈……哈……哈……”

“咣!”清脆地碰杯声中,大家一饮而尽。在仰头的那一瞬间,贾老皱了皱眉,却被细心的我察觉:是为我和妮妮?还是为了北京的这趟旅行?我心中狐疑不定……

……

“你们这么快就回来啦!”母亲站在门口,惊讶的说道。

“这还快呀?我都快累死了。”我埋怨地说,费力的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挤进屋内。

“阿姨,我想洗个澡!”妮妮从身后蹿出来。

“都准备好了,快去吧。”母亲笑着说道。

她倒是挺轻松!陪她去买重庆特产。逛了一天,所有东西都由我扛着!我躺在沙发上。随手拿起枕巾擦脸上的汗。

“儿子,刚才有个电话找你,说是叫高欣,让你给她回个电话。”母亲看到妮妮走进卫生间,这才低声的对我说道。

高欣?好久没有接到她的电话了,这次是为了什么事?我爬起来,往卧室走去。

“儿子,高欣是谁啊?”母亲又追问一句。

现在,只要是涉及到女孩的事,母亲比我还紧张。她真是操太多心了。“我高中的同学,你以前还见过她的啦。”我缓缓说道。

“不会是……”母亲想起了什么,还想追问,我已经将门关上。

……

说实在的。我有点怕给高欣打电话,因为她说不了三句就会扯到许杰,虽然我已经跟许杰分手了。但那次分别却成了我心中永远地痛!

“喂,我找高欣!”我拔响了电话。

“哈哈,风流大少终于回来了,我可是等了你半天。”当高欣夹杂笑语的声音响起时,我轻松了许多,听她地口气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吧。

“等了半天?可能吗?你又在吹牛了。”我也开起了玩笑。

“一定又跟某小妞出去闲逛吧,由来只闻新人笑,那曾听到旧人哭。”高欣边笑边说,这话在我听来却极其刺耳:“喂,高欣。”

“对不起,开个玩笑,你老别生气。”高欣嘻嘻的笑着:“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都想听!”我说。

“很贪心嘛!”高欣停顿了一下,大声喊道:“好消息是我考上大学了!”

“真的?!”我捂着被震得嗡嗡的耳朵,内心也十分高兴:“恭喜你!恭喜!是哪所学校?”

“保密!”她还是像上次一样神秘兮兮的,甚至让我联想到她不会也报考了南医大吧。不过以她的个性,是不会选择军校的:“虽然分数还差一点,不过我爸给学校交了一些钱,因此作为自费生去读没有问题,那个专业我比较喜欢。”

“哦。”我应了一声,莫名的有些感动,她连这些事都告诉我了。

“不过。”她高昂的语调忽的往下一落,带使我地心也为之一紧:“许杰,她……”

“许杰?”我听到这个名字,我又感到胸口开始刺痛。

“……她的分数刚过南大的录取分数线,估计被录取……很困难!”高欣的语气充满焦虑:“上次我见到她时,她哭了,她母亲也很担心。”

我地心也是乱糟糟的,好不容易憋出一句:“不是,还有第二志愿!”

“她的第一、第二志愿都填地是南医大。”高欣重重的叹道。

我彻底傻了,许杰瘦弱的身影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只觉噪子眼干涸得难受。

“周晓宇,你在南医大呆了一年,一定认识了一些人吧,我想请你……请你……”

“交给我吧,”我接过她的话头。

“周晓宇,你真的听明白了吗?真的可以吗?”高欣急切的问。

“我明白!交给我吧。”我坚定的说道。爸,请原谅我,虽然我也不想这么做,但这一次,我欠了很重的债,必须要还!

“谢谢!……我替许杰谢谢你!”高欣高兴的说道。

“高欣,这件事别告诉许杰好吗?”我叮嘱她。

电话那端又沉默了……

“我知道了。”许久,她生涩的说道。

(元旦到了,祝各位读者新年快+:.阶段,这一卷里会发生些什么呢?大家和我一起紧张的期待着……打胎,对每一个女孩来说都是极痛苦的事。抛去**的痛苦来说,内心也受煎熬。那种与生俱来的母性,使再坚强的女孩都会犹豫,我尽力想在红晴身上表现出来,但好像不是很成功。算了,我从来不愿重写第二遍,就这样吧!)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