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远的望着秋萍轻盈而来,纤细高挑,肤光胜雪,清秀让四周的空气都变得澄净了。

“等久了吧?”秋萍婷婷玉立于我的面前,娇柔的声音让刚清醒的我又变得恍惚。

“再等一小时,我也心甘。”我不由自主的回答。

“油嘴滑舌。”秋萍浅笑盈盈,一拂额前的刘海:“我们走吧。”

“嗯!”我按了一下电梯,然后握住她柔若光滑的手,一股清凉滑腻的感觉充斥我的掌心。

……

一群人趴在病室走廊的玻璃窗前向下俯望:通向校园的大道上,秋萍与一个男孩相偎行走,不时相对莞尔的景象映入每个人的眼帘。

“很和谐、很相配的一对,不是吗?”护士眼神痴迷的说道。

众人无语。

……

还是怡园。

怡园幽雅的氛围和萍的气质倒是相得益彰。

我凝视着秋萍,心中泛起丝丝怜惜。以前她吃饭可没有这么急,看来真是累坏了,但即使如此,她的一举一动仍是相当文雅,似乎不是在吃,而是品尝。

“晓宇,你怎么不动筷呀?”我的注视让秋萍感到了不自在。

“没听说过吗,看美人吃菜是一种享受。”我撑着脸,懒洋洋的说。

“你今天尽取笑我!”秋萍的俏脸微微泛红,她挟了块肉放进我碗里:“不行,你快吃饭!”

“太霸道了,剥夺我的享受。”我咕哝的说道,捧起饭碗。

“萍!”我轻轻的唤了一声。

“什么?”

“你没有实现你的承诺,你……瘦多了。”我温柔地说道。

“因为太忙了。消化科好多医生、护士都休假,人手不够用。像我的教员一周值四次夜班,我也只好陪着她。再说……”秋萍竭力轻松的说,但我能感受到她这一个月来所受的委屈和抱怨。

“我决定了。”我的手在饭桌上重重的一敲:“从明天开始,我要亲自下厨给我的萍做好吃的,争取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秋萍一愣,蓦地抬起头,望着我认真的神情,她地眼神开始闪烁:“晓宇,谢谢你能这么想。不过。这些事还难不到我,我虽然瘦了点,但人苗条总是一件好事。”

“但我看着难受。”我有点酸涩的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能为你做点事,我感到很高兴。”

“晓宇!”秋萍一把捏住我桌上的手,神情颇为激动:“但是”

“莫非你怕我不会做?”我故意笑嘻嘻的说:“放心!我可是重庆人!虽然褒汤不太会,我会虚心学习的。别忘了,我是个天才!”

秋萍没有笑,也有像往常那样,说我一点也不谦虚。只是静静的凝视我:“晓宇……谢谢!!”她说得很轻很轻,可奇怪的是借着这声音。我却能听见她的怦怦的心跳。面对着她柔情绵绵的目光,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只要你不怪我把你当作实验品,就行!”

“我不怕,因为你是个天才”她妩媚地朝我一笑,让我有点晕乎乎的。我干笑了几声:“快吃饭吧,菜都凉了。”

“对了,晓宇,你现在住哪里?”冷静下来地秋萍终于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贾伯伯的家!”我飞快的说道。

“妮妮家?”秋萍挟菜的手一颤。

“因为我在g市没有亲威,而且宿舍楼的门又关着,所以观察着她的脸色。小心的解释道。

“住妮妮家挺好的啊。”秋萍微笑着说:“刚才我还在担心你的食宿问题,现在可放心了。”

她地笑容不掺杂半份虚假,显得那样真诚,反让我有些愧疚。禁不住握住她的手:“其实,我更想到一个地方去住,但是太困难了。”

“什么地方?”她一愣。见我贼兮兮的笑,聪慧的她马上明白过来,顿时俏脸绯红:“你要是敢去,杨丽她们非杀了你不可!”

“为了萍,我什么也不怕!”我扮出一副英勇地模样。

“色狼!厚脸皮!”秋萍嗔骂道,想挣脱我的手,我偏偏不放,红晕渗出柔嫩的肌肤,一直往下曼延:“晓宇,你这么早回来,你爸妈没说什么吗?”害羞地他显然不敢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赶紧换了一个话题。

“他们倒没说什么!不过……”我犹豫再三,决定还是告诉

雨桐去我家了!”

秋萍怔然的望着我,好像没听清我的话似的。

“她没通知我,就突然到了我家,当时我真被她吓了一跳。”我连忙解释。

“叮当叮当”冰糖不停碰触着茶杯壁,秋萍默然的用小勺搅动着,就在这种沉寂让我不安的时候,她轻叹了一声:“她真的去了啊!”喃喃的语气中竟有几丝羡慕和佩服。

我想我能理解她为何有这样的情绪,文静的她其实挺欣喜雨桐的大胆;但她何尝知道雨桐很崇拜她的优雅。人啊,往往认不清自己!看她并不是很在意这件事,我索性说道:“贾伯伯和妮妮也去重庆了。”

“什么?”这下,她惊奇的睁大眼睛:“他们也去你家了?”

“贾伯伯是去重庆探访故居,妮妮在我家呆了几天,她和雨桐住在一起。”我特地强调这最后一句,其他事情都可以说,唯独和雨桐发生的事不能说,这点我是很清楚的。

她眼神略显呆滞的看我一眼,随即垂下:“你们……玩得开心吗?”她低声说道。

我能体会到她话语里的落慕,于是将她的手握得更紧:“还行!”我简略的回答。

“哦?”她有点惊异,沉默了一下:“叔叔阿姨高兴吗?”她继续问道,声音却微微在发颤。秋萍不比雨桐,她知道我和妮妮之间的事,甚至知道我和月梅的事,因此她能猜到妮妮、雨桐与我相处在一个屋檐下将会是一个怎样的情形,而她更迫切的想知道我的父母怎样看待我们的事,因为这也关系到她自己,所以这两句问话看似简单,其实很玄妙。

“我爸妈没说什么,只是告诫我要处理好这些事情。”我省略了母亲的埋怨,平静的回答。

“真的?”她难以置信的望着我。

“当然是真的。”我坦然的面对她:“如果你不信,下次我带你去见你婆婆,你亲自去问她好了。”

我开玩笑的话并没有引起她的反应,就好像是看了一个伤感曲折的故事,最后竟是幸福的结尾。尽管还有些怀疑,但她毕竟是松了口气,也许这口气已经压抑了很久,因此她的语调虽轻,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叔叔阿姨挺开明的嘛。”她的脸上终于浮起一丝微笑。

“那是当然!”我也长出了口气。

“晓宇,你还有什么事没说。”抛开枷锁的她看似随意的问我。

“没有了,我已经全部坦白了。”我不敢直视她的目光,我怕她问我和雨桐有没有

“上次给你送行的时候,觉得你有些失魂落魄,总感到你还有什么心事,也许是我太过敏感了吧。”她一边夹菜,一边有意无意的说。

我的心喀噔一下,那件被我刻意遗忘的事又浮上心底,令我坐立难安:“萍,有……有件事我想告诉你。”我咽了口唾沫,艰涩的说道:“你听了,可千万不要生气。”

她愕然的抬起头,看着我痛苦的表情,也许心里已预感到不妙,但她还是温柔的安慰我:“说吧,我不会生气的。我已经说过了,我只想和你快乐的在一起,其他事情与我无关。”

有了她的这句话,我的底气又足了些,于是断断续续的向她讲叙了那几天所发生的事……

一杯又一杯的清茶,颜色渐渐的由浓转淡,我却感觉不到它的味道的变化,一直焦虑的等待着萍说话。可自开始的震惊之后,她就沉默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萍!我知道我错了,以前你就劝我少喝酒,可我就是不听,那一天我要是不跟阮红晴去吃饭,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本来是想劝劝她,没想到”我忍不住向她忏悔道。

“这件事谁也没有错,如果有错,那就是晓宇你太温柔了!无论是对我,对雨桐,对妮妮、对曹月梅,还是对阮红晴……使我们都陷入到这网中,无法自拔。”秋萍幽幽的说道,无奈的话语婉转的表达着对我的不满。

“阮红晴真是很可怜!”她长叹一声,神情庄重的望着我:“她的父亲,阮校长已经去世了。”

“什么?!!”犹如巨雷轰顶,我呆若木鸡。

“上个星期去世的,我们还参加了全院的追悼会,阮红晴就站在最前面……”秋萍的声音在我脑中回荡,我的心越发沉重,感觉身上的愧疚又加深了一层……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