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这一个月的假,你们休息得还好吗?”心内科的护士着面前的这三位新分来的护士。(^首^发^№w.w.w..c.o.m)

“挺好的,谢谢护士长的关心!”一个护士乖巧的回答。

“那就好,接下来就会很忙罗,你们要有心理准备。”护士长认真的说道。

“护士长,我早就想上班啦,在家都呆腻了!”还是那个护士积极的回答

护士长笑了笑,目光在中间那个女孩身上停住,相比较那个活跃的护士,还有那个紧张的护士,她有一种超乎她年龄的沉稳,这就是南方军医大学分来的那个品学兼优的女孩吧,护士长忍不住又多看了她几眼,然后说道:“接下来你们的工作安排是先参加院里的轮转,半年后再回科里工作,现在先跟我去护理部报到!”

“哦!”那个护士有气无力的答道。

护士长听出了她话里的失望,忍不住说道:“我要提醒你们一句,你们现在还是见习护士,这半年轮转的表现好坏将直接记入每年的护士打分表,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啊!”

“知道了!”年轻护士表现出的态度让她满意,而中间那位护士此刻却露出了几丝笑意,那是充满自信的微笑!护士长愣了一下,瞟了一眼手中的履历表:曹月梅!她叫曹月梅!

……

轻松的走在走廊上,曹月梅心情十分愉悦,兴奋的打量着四周:这就是自己即将工作的地方吗?我新的人生将从这里开始……

“秋主任!你好!”前方的护士长突然停下来,对着迎面走来地一位中年医生恭敬的问好。

秋易寒正在思考昨天全军心脏病会议上所提出的一个医学难题,朦胧间听见有人叫他,也没有仔细看是谁。习惯性的点点头,和她们擦身而过。

护士长并未觉得尴尬,回头自豪的说道:“他就是我们科的秋主任全军心血管病医疗界的第一把手!”

“哇!”两个护士立刻崇拜的望着他的背影。

在护士长叫“秋主任”时,曹月梅就注意到了他:这应该就是秋萍的爸爸吧?个子中等,体型较胖,头发整齐地向后梳着,宽阔的额头上有些许皱纹,白净的脸上依稀可见年轻时的俊秀,深遂的眼神透出一种无形的威严。他所经之处,年轻的医生、护士们纷纷让开道路。向他行礼问好,而他只是微微点点头。

他的那种气派让曹月梅不禁有些羡慕秋萍,由秋萍联想到心中的那个他,心情变得黯然:他们现在一定很快乐的在一起吧。她默默地想着。

……

“我说贾护士长,今年你们科分来的这几个护士素质都不错嘛!”护理部李主任对护士长说道。

“那还不是你们地照顾!”护士长谦逊的回答。

“心内科是咱院重点扶持的科室,我敢不照顾吗?”老太太哈哈的笑着,凑近护士长低声说道:“前几天医务部赵主任跟我说,他儿子年龄老大了,可个人问题还没解决,让我给介绍一个。孩就不错。长得漂亮,个子也高。看上去很懂事,我很喜欢!”

“您是说曹月梅吧,这是好事啊!赵主任他家又有钱,儿子又是博士,这样的好事上哪儿找去。我去跟她说,小姑娘一定会愿意的。”护士长谄媚的说。

“曹月梅?她就是曹月梅!”老太太踌躇起来。

“怎么啦?李主任!”护士长不解的问。

“你不知道吗?她可是你们秋主任亲自打电话,让我们从南医大要来的护士!”老太太翻出曹月梅的个人简历表,戴上老花镜,仔细看了看上面贴地照片,说道:“没错。就是她!”

护士长心里一惊:难道她是秋主任的女儿。不对,秋主任的女儿我见过,何况她姓曹,那么。她是他的亲戚?还是某位领导委托秋主任办地?

她正思前想后时,老太太慎重的说道:“这件事不着急。有空的时候,你就问问她自己地意思。反正介绍对象是一件好事嘛!”

“对!对!”护士长连连点头。

……

阮红晴坐在沙发上,无聊的将手中的遥控器不停的按着。那台三十寸的大彩电频繁的转换着频道,最后她自己也烦了,关掉

仰面一躺,目光正对着墙上的挂钟:都快点半了,是真的不会来了。

……“喂,阮红晴,明天我有事出去就不过来了。”

……“嗬,你终于不来了,真是谢天谢地,最好以后也别来!”……

……“好啊!……对了,今晚我多做了一些菜,明天中午你热一热,就可以吃了!”

……“你以为你是谁,好像没有你,我就不能活似的,把你做的那些垃圾都扔掉,快滚吧,省得我看了心烦。”

虽然他在的时候,恨不能将他一脚踢出去。可这个屋子真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时,她又感到少了些什么。……习惯了他像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的说些外面的事,虽然她从不接话,像看神经病似的看着他;习惯了坐着看他熟练的切菜、炒菜,虽然她心里佩服,脸上却总是摆出不屑一顾的神情;习惯了他偶尔故意的挑逗,使她忍不住和他争吵几句,总在她占上风的时候,那家伙不吭声了……是啊,一切都习惯了啊,阮红晴静静的躺着,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尖厉的声音:“阮红晴,别忘了,他曾经对你造成的伤害,现在之所以献殷勤,是想骗取你的原谅,一切都是装出来的,你可不要被他所迷惑!”

“不对,周晓宇是个好人!虽然曾经做过错事,但那是无意的,责任也不全在他。现在他勇于改过,诚心的来帮助你,难道他每天努力的做好饭菜,打扫家务,这些都是假的?即使是假的,又有谁能够做到这种程度,还有那天晚上的事,难道你不感动吗?原谅他吧,阮红晴!”又一个声音柔和的说道。

就在阮红晴的内心在激烈的抗争时,忽然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她胸口上。

“小白,是你吗?”阮红晴无需细看,就知道是那只白色的兔子。周晓宇说它们不会长大,可才过了一个星期,它们就能够轻松的跳上这沙发了。

它蹦跶了两下,就跑到了阮红晴的脸侧,伸出小舌头,迅速的舔着阮红晴的脖颈。

阮红晴抵不住丝丝的痒意,哈哈的笑起来。顺手将它抓在手中,它还张着小嘴,舔她的手指:“小白,你也饿了吗?”阮红晴怜爱的说道。

她放下它,站起身,望着大门,犹豫了片刻,还是走向了厨房。她无法忘记一个星期前,她因赌气而冲出房门,结果酷热的天气很快就让她晕倒在院子里。是周晓宇将她抱回别墅的,虽然事后只字未提,阮红晴仍感到那是莫大的耻辱,身体没有完全康复,她是不敢再轻易出门了。

自从周晓宇来了之后,厨房就很少进去过。一方面是心理原因,另一方面一切东西都是他负责的,根本无需她做什么,地面、水台、锅灶、菜板……一切都收拾妥当,打扫得很清洁。周晓宇曾开玩笑的说,如果是队长来检查这里的卫生,也挑不出毛病来,看来并不是虚语。

阮红晴拉开冰箱的门,里面塞得满满当当的,倒让她吃了一惊。汤盒就放在显眼的第一格,她正准备取出它,“啪”一个东西掉在了地上,是一张折叠的纸,她将它展开:“阮红晴,很抱歉今天不能过来,因为你喜欢吃肉,我做了莲藕炖排骨,排骨已经炖得很烂,只需要加热一下就可以了,不用再加水,里面放了点中药,对你的身体有益,可千万别再扔了。另外,在冰箱第二格,我还做了……”

那张纸上写满了字,先做什么,再做什么,事无巨细交待很清楚,就像是即将出差的丈夫关怀独坐空闺的妻子那样温柔。

阮红晴将那张纸看了又看……良久,才骂道:“这个笨蛋,以为我是小孩子吗。”她将纸放进口袋,小心翼翼的端起汤盆,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

(每个人因为经历不同,对事物|恨,所以才会那样说。换了周定邦,就绝不会这样评价。千万不要认为我讨厌军人喔,呵呵,我只是忠实的表达他们内心各自的想法。事物是复杂的,人也是如此,不能因为贾庆国喜欢晓宇就说他是好人,也不能因为他打司机就说他是坏人。我们往往连自己都看不清,何况是他人乎?)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