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月的中旬,初秋的脚步已渐渐近了。但晚夏似乎不想要用这最后的时间,在大地上留下深刻的印记,才刚过八点,空气就像被煮沸一般,炙烤着每个人的皮肤。

我完全不顾这炎热,健步如飞的走在校园林萌道上,远远的就看见秋萍站在护理系楼前的树下。当四周都被太阳狂暴的染成一片火红时,雪白的她穿一身雪白的衣裳,就像是冰的精灵,让我的整个身心都感到清爽宁静。

上身是白色无袖t恤,下身是:l|的双肩,雪藕般的臂,优美修长的腿,暴露在阳光下,散发着白莹莹的光泽……我贪婪的注视着娉婷的她,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萍……今天你怎么穿得……这么少?”

“色狼!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她见我一副色迷迷的模样,神情有些娇羞,又透出几丝骄傲,娇声说道:“天气热嘛!”

“哦!”我夸张的点点头:“真希望天气能更热一点。”

“不跟你说了!”她轻跺一下脚,故作生气的别过脸去。

“不跟谁说呀?”楼门内传出嘻嘻的笑声,飞快的窜出一个女孩,将秋萍一推。秋萍猝不及防,惊呼着朝我倒来,我趁机紧紧的将她抱住。

“秋萍,你们慢慢亲热,我上班去罗!”那女孩贼兮兮的笑道,一蹦一跳的走远。

“她好像是叫路艳吧!”我望着她娇小的背影,不确定的问。

“你记得可真清楚!”秋萍哼了一声。

“你不会在吃醋吧?”我促侠的望着红潮涌动地她。

“你才爱吃醋啦!”秋萍嗔我一眼,在我怀里挣扎着:“快放开我!”

“不放,万一她们再推你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伤。所以还是抱着的好。”我甚得意的说道,那软玉温香般的娇躯如此的柔软无滑,仿佛在怀中要融化一般,使我怜惜的放松双臂,环住她的纤纤细腰,却再舍不得松开一分……

……

“去新华书店!”秋萍对的士司机说道。难得她今天休息,我准备陪她逛街,好让她将工作和写作都抛到脑后,彻底放松放松,所以我把选择权交给了她。没想到她的目标竟是书店。……唉,我真拿她没办法。

“晓宇,你知道吗?昨天医院通知我们,以后除了白班,和晚上的技术操作练习外,不用再值大小夜班了,而且周末根据情况,至少可以休息一天。”秋萍略显兴奋地说道。

“那太好了,这下你有充足的休息时间!”我握着她纤细的手,高兴的说道。

“说来真奇怪。医院这次挺为我们着想的。在通告里告诫各科的护士长,不得随意将手中的活儿都交给实习护士去做。她们是来学习的,不是免费使唤的佣人。”秋萍欣慰的说道。

“本来就该这样嘛!”我提醒秋萍说:“通告是下了,不过还要看执行,如果她们敢不照章办事。萍,你就告诉我,有她们好看地!”想起那晚我将这情况告诉卢见虹时,他在电话里大声骂娘的情形,我地信心更足了。

“告诉你?!”秋萍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晓宇,这件事不会是你帮的忙吧?”

糟糕!我怎么一时忘形,把口风给露了呢!不是不想告诉秋萍。而是这其中牵涉到我和卢见虹之间复杂的关系,现在还不到告诉她的时候。“我有那么大的能耐吗?我倒是想帮忙,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无奈的耸耸肩,想将一切都推御干净.

敏感的萍可不是这么轻易打发的。她注视着我,想从我伪装平静的表情中找到疑点:“上次住院时,连校长、政委都去病房看望你。甚至还有妮妮地爷爷!你的本事还不大吗?”她稍带讥讽的说,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反正不管是谁帮地忙,我和杨丽她们都非常感谢他!”她自豪的握紧我的手。

“是啊!”我不自然地附和。显然,她已经认定是我了。

“晓宇!”淡淡的幽香飘逸而来,她轻轻的靠在我肩上,声音温柔得像一杯香醇的美酒,轻易的将我灌醉:“我真高兴,以后能够和你更多的呆在一起!”

……

g市的新华书店是相当豪华的,足足有三层楼,各种包装|书塞满每一个书架,让我目不暇接,时不时捧起一本,读着铅字,闻着墨香,心里自然而然的感到充实和满足。可惜,这里的顾客却不多,廖廖的几人与这庞大的宝库,形成极鲜明的对比。听说,g市人以赚钱作为人生的目标,不少青年早早的就辍学经商了,书店的冷落也与这种传统有关吧!

“晓宇,帮我拿一下这几本书!”不远处的秋萍朝我招手。

才过了一会儿,她就选了这么多书,我双手接过感觉沉甸甸的,随手翻了翻:《莎士比亚悲喜剧》、《拜伦诗集》、《当代中国诗选》、还有一本《希腊神话》……

我拿起那本与其它书格格不入的《希腊神话》问道:“萍,你干嘛买这一本?”

秋萍正蹲着找书,闻言站起身,看了一眼:“因为古希腊文明是西方文化的基础,而希腊神话又是希腊文明的重要部分,所以我想粗略的了解!”她解释道。

“如果是这样,你还不如直接问我。”我拍着那本书,大言不惭的说:“我讲的希腊故事比它精彩!”

“吹牛!”也许我开玩笑太多,她完全不相信我的话。

“不相信?!你随便抽一章,我讲给你听!”我将书递给她,认真的说道。

“晓宇,你真的行吗?”瞧着我笃定的模样,她半信半疑的翻开目录:“……嗯……你就说说阿芙洛狄忒地诞生吧!”

也许是“爱神”二字吸引了她吧,我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她莫名其妙的望着我,见我都快笑倒在地,有些奇怪的说:“晓宇,你又想依靠这种方法蒙混过关吗?”

我好不容易抑制住心中的笑意:“萍,这个故事……哈……太简单了。爱神的诞生说法有好几种,我就说最普遍的一种吧。就像我们认为盘古大神是创世神一样,希腊人认为天父乌拉诺斯和地母该亚是最初的神。乌拉诺斯对自己的子女很残暴,他们一生下来,他就将他们关在地底。终

最小的儿子克洛诺斯起来反抗。乘着父母在做*爱时,来,一刀割掉了他的‘宝贝’,这个‘宝贝’掉到海里,最终化成了一片雪白地泡沫,在泡沫之上漫漫浮起了一个绝色美女,这就是爱神阿芙洛狄忒。”

“她是什么‘宝贝’变的?”秋萍听我说得模糊,还想刨根问底。

我强忍住笑,指指书本:“你自己看吧。”

我怪异的表情更增她的疑虑,她翻开一看。顿时晕红双颊,迅速将书合上。啐道:“晓宇,你太坏了,一天到晚想的都是这些!”

“天大的冤枉!这不是你自己选的吗?”我瓣解道。

“反正是你不好!”她也有蛮不讲理的时候。说着,就想将那本书重新塞回书架,我忙制止道:“萍,不能因为一颗老鼠屎,就打翻一锅粥吧。这本书真的不错,不但故事精彩,文字也很优美,富有哲理。比如……比如《赫拉克力斯在十字路口》这一章,当初我看的时候,就很受启发。”

“是什么内容?”秋萍既好奇又谨慎地问。

“赫拉克力斯是宙斯的儿子,希腊最著名地大力士。当他成年后,他开始为选择一个怎样的人生之路感到苦恼,这时远处来了两位美丽的妇人。一个叫‘享受’一个叫‘美德’。‘享受’对赫拉克力斯说,‘赫拉克力斯,你看你还没有决定在生命中究竟要走什么路,如果你选择我做你的朋友,我将引导你走最平坦最安适的路,那里没有你尝不到的快乐,也没有你不能避免的不幸,你将不参加任何战争和艰难,你将不用心思,只是享受丰盛的饮食和美酒……”我绘声绘色的说着,忽地心中一动,这情形与前回贾庆国对我说的话是何其相似啊。

“然后呢?然后‘美德’说了些什么?”秋萍听得入了迷,见我突然沉默不语,于是追问道。

“你自己看吧,这……真地是一本好书!”我回过神来,感慨地说道。

秋萍重新翻开那本书,仔细的浏览起来。

看着她专注的神情,我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萍,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她头也不抬,几乎要钻进书里。

“假如……假如我将来只是一个普通人,既没有财富,也没有什么名声,你会……怎么看待我?”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本想问‘你会跟我在一起吗?’但那简直是对深爱我地萍的亵渎!

“晓宇,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问题?”她清澈灵慧的眼波在我身上流动着,我下意识地转过脸去:“只是随便问问,你不用回答,也没关系。”

“……晓宇,你去看曾以在卡拉o大赛上唱过《再回首》对吧,还记得好句‘平平淡淡才是真’吗?”通晓了我的内心:“白天我俩各自去工作,晚上回到家里,你熬汤,我炒菜,一起吃饭,一起洗碗……然后你看书,我写作,到了深夜,静静……静静的躺在……床上,听你对我文章的评论,这样的生活我就很满足了。”尽管她一脸的羞涩,呢喃的声音却充满了向往:“晓宇,只要和你在一起安静的生活就够了,有没有钱,出不出名,都没有什么关系!”

她的话语渗进我的胸膛,滋润着那颗不安的内心。我望着她怡静的面容,不知不觉的有些痴了……

……

想不到外国人看待中国的历史,其中的某些观点是挺新颖的,细想之下,他们说得也有一定的道理。作为旁观者,也许才能更冷静的分析各种事件吧,我边看这本《剑桥中国史》,一边仔细的思索。忽觉有些不对劲,回头一看,秋萍正微笑的望着我。

“晓宇,这本书好看吗?好长时间没见你看书这么入神了。”她走到我身边,好奇的打量我手中的书。

“只是随便看看,消磨一下时间。”我故作轻松的说道,将那本书合上,塞进书架,恋恋不舍的又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对她笑道:“你选完书了?”

“嗯……算是吧……啊!……还有一本书,我忘了拿。”秋萍突然懊悔的说道,转身朝文学区跑去:“晓宇,你先到出口等我,一会儿,我就出来!”

“我就在这儿等你!”

“不用,你快去楼下等着吧。”

……

“晓宇,给你!”一撂捆扎好的厚书映入我的眼帘。

我一眼就睹见在废报纸的包裹下的这些书的名字,惊愕的抬起头。

“给你的礼物!”秋萍拂了一下刘海,笑莹莹的说。

我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这一套《剑桥历史系列丛书》总共块啊!正因为如此,刚才无奈的放弃了,没想到……

“相比较你的厚脸皮,我更喜欢看书时的你,那样的你显得很沉静,很睿智喔!”她半认真半戏谑的说:“晓宇,收下吧!你为我做了这么久的饭,我还没付饭钱啦!”

“这完全是两回事!”我拿着那捆书,就像是拿着一个刺球,扎得我浑身难受:“萍,这套书太贵了!我我”望着秋萍娇柔的俏脸,那个“不”字在我嘴里打转,就是说不出口。

“晓宇!我不是想要炫耀什么,也不是心血来潮!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只是想送一点你喜欢的东西,想让你高兴!晓宇,别拒绝我,好吗?”秋萍似乎从我的眼神感到了什么,哀婉的语调中充满惶恐不安。

瞧着她楚楚的模样,我迅速用双手抱紧那捆书:“我很喜欢这些书!真的很喜欢!萍,谢谢你!”我展颜笑道。

秋萍注视我片刻,才松了口气:“晓宇,我送了你礼物!你送我什么?”她故意问道,想让气氛活跃起来。

“那……我送你一个iss!”我也开玩笑

“又想占我便宜,才不让你得逞啦!”她妩媚的嗔我一眼,娇笑着向前跑去。

呆望着她婀娜的身姿,我有些茫然:平凡的生活吗?……可是,我不想每一次都靠我的恋人来买单……

“晓宇!”远处,她向我招手。

我回过神来,大声喊道:“萍,你跑不掉的!”说着大步朝她追去。

在欢闹声中,这一丝疑惑始终未能消除……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