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惜,阮工晴的目光和我接触时,那小儿女般的娇态立踪,她站直身体,木无表情的望着我。

“睛睛,是来找你的吧?是你的朋友吗?”中年女士有些好奇的打量我。

阮红晴点点头,一会儿又摇摇头。

“有什么好害羞的,你都这么大了,有个男朋友很正常啊,妈又没怪你!”中年女士扭头注视着阮红晴严肃的表情,忽的推了她一把,然后爆发出震耳的笑声。她应该就是阮红晴的母亲朱晴,没想到看起来文静而又理性的她会有如此的表现,不知是她个性使然呢?还是长年在外,受美国开放风气的感染?

“妈,你瞎说什么?!”阮红晴忽的尖声叫道,瞪着自己的母亲,俏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朱晴没想到女儿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一下子愣了。

“阿姨,您好!”我急忙迎上前,想要打破她俩之间这短暂的沉寂。

“……哦……你好!”朱晴尴尬的应了一声,她推了一下金丝眼镜,勉强笑道:“这孩子还跟以前一样,一点玩笑也开不起!”

阮红晴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低头望着脚下,没有说话。

阮红晴跟她母亲长得很像,尤其是那一对斜插入鬓的眉毛,如果不是眼角的鱼尾纹和略显松驰的皮肤、还有发胖的体态,不知情的一定会说朱晴是阮红晴的姐姐吧。

“阿姨,从美国坐飞机到g市,一定花了不少时间吧。”我关切的问道。

她惊异的望着我:“可不是嘛?我还需要倒时差啦!晴晴,我们快进去吧。”她装着边打呵欠,边对阮红晴说。

阮红晴一声不吭的往里走。

“你不是来找晴晴地吗?也一起进来吧。”她和气的向我招手。或许是感激我给她找到一个台阶下。

“谢谢,阿姨!”我也不推辞。话音刚落,阮红晴停住脚步,似乎想要说话,但……她还是头也不回的进了屋。

……

“妈,拖鞋在你身边的鞋架上,换了鞋再进屋!”看到朱晴想直接走进大厅,阮红晴大声说道。

“哈,晴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卫生!……”朱晴取笑道。看到我也在一旁换鞋,才不情愿的弯下腰,嘴里还在唠叨不停:“你知道吗?以前有一次,我和晴晴在家,吃过晚饭后,我让她去洗碗,她不去,结果没办法,只好划拳来决定谁洗,结果晴晴输了。可她还是不洗……”

“妈,明明你输了。你还要懒!”阮红晴终于忍不住责怪道。

“谁说我输了,我说的是三局二胜……”朱晴理直气壮的说着,大步往里走。对于朱晴的大暴其短,阮红晴的脸渐渐变得有些难看。没想到阮红晴的母亲居然是这么有趣地一个人,我将脸憋得通红,才没让笑声发出来。

“最后,还不是你爸”她的声音嘎然中断,她前进的步伐也中止了,一动不动的站在大厅中央,面朝着那堵墙……突然间。屋里的一切都静止了,唯有几缕清烟袅绕在阮炜的遗像前……

虽然我看不见她的脸,但那伫立的背影用哀伤的语调叙说着孤独,叙说着落慕。柔情万偻,懊悔千重,使她如一尊雕像。瞬间历经雨雪风霜,岁月的苍桑缀满她身上。

我不敢再看她一眼,转身想坐在沙发上,但阮红晴悲伤地神情让我的心又是一沉,我忽然感到只有自己是不属于这个空间地。

“咝”朱晴吸了吸鼻子,低声说道:“晴晴,我去房间收拾行李,你陪你……同学在客厅坐一会儿!”

“妈,我去帮你!”阮红晴“呼”的站起身。

“傻丫头。”朱晴没有回头,语调更加的轻柔:“哪有将客人独自扔在客厅的道理!……坐了这么久的飞机,我真

了……你不要来打扰我!”

她拖着沉重的步子,缓慢的走出我俩的视线……

客厅只剩下我和阮红晴,凝重的气氛却未减轻半分,与她相处了这么久,从未像今天这样让我局促不安。她地视线停留在楼上父母的那间卧室,呆滞的眼神似乎根本就没有我的存在。

我凝视着她,心中情感翻滚着,却又被什么东西堵住,始终不能迸发……就这样沉默了良久……终于,还是决定将它说出口:“那个……阮红晴……今天”

“周晓宇!”她冷冷地打断我的话:“昨天我已经给卢伯伯打过电话,告诉他,既然我母亲要回来了,以后……你就不用来了……他同意了!”她平缓的说着,根本不看我一眼。

我不用再来了?!我要说地话都被她抢先说出来,按道理我应该高兴才是,可为何内心泛起阵阵酸涩……她红润的脸庞虽然冷漠,却没有初见时的憔悴,她圆润的双肩也不再有往昔的瘦削……她……应该没有问题了吧,我默然的想着……

“说的也是……我也该走了!”我自嘲的说着,慢慢的站起身,环视着周围的的一切:做菜、拖地板、与阮红晴的争吵……这将近一个月来所发生的种种往事在脑海一一闪过,竟是如此的令人难以忘情。

“再见……阮红晴!”我轻轻的吐出这句话,内心却像失落了什么似的难受,让我不由自主的再次温柔的说道:“……再见了……阮红晴!”

她浑身一颤,目光又和我重合在一起,然而这复杂难明的眼神远非我瞬间所能读懂,她迅速的别过脸去:“再见!”语气还是那样冰冷。

“那个……那个……”我努力的想挤出一丝笑容,但还是失败了,叹了口气,我转身欲走,脚下绊着什么东西,我忙低头一看,两只毛绒绒的小兔正匍伏在身旁。

你们也是来向我道别吧。我有点感伤的想着,蹲下身子,轻轻的将它们抓在手里,它俩一点不惊慌,反而亲热的舔我的手指:“小白,小黑,以后一定要好好的陪伴你们的主人,一定不要让她伤心,知道吗?”我喃喃的低声说着,它俩似乎听懂了我的话,不停的眨着天真的红眼睛。

门就在不远处,我走得很缓慢,心中还有许多话想要说出口,却只能脆弱的在喉咙里打转。

我犹豫的抓住那冰凉的门把,打开它,走出去,恐怕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再跨进来。一闪念间,不知为何,一股热量从心底涌上来,让我浑身充满勇气。

“阮红晴!”我站在门口大声的说道:“对于我曾经对你做的事,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但是……我真的一直很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我诚恳的鞠躬,愧疚的说道:“对不起!阮红晴!”

她呆坐在沙发上,没有任何反应。

“吱!……”

“吧嗒!”

门在我身后关上。

湛蓝的天空,无数洁白的云朵,或厚或薄,或聚或散,在风的推动下,朝着一个方向快速的移动……

我不舍的望着这栋别墅:这美丽的花坛,这熟悉的草坪,还有这难忘的台阶……长出了口气,我朝外走去,走下台阶……走过花坛……穿过大院铁门……我的心愈发沉重,像是被什么东西牵扯着,我下意识的回头。

阮红晴赫然站立在屋檐下,默默的凝望着我,房屋投射下的阴影掩盖不了她鲜红的衣裳,也无法阻挡凉风吹拂她黑色长发……

虽然看不清晰,在我眼中却第一次觉得她是如此的美丽动人……

她转身想要进屋,但还是放弃了。

我和她隔着这铁门,隔着这马路,隔着这几十米远的距离,想要说点什么,却无从说起,只是相互静静的凝望着……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