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妮妮,快告诉阿姨,这几年有没有想阿姨吗?”那女道。

“对不起,我想上厕所!”妮妮却冷冷的回答。

可想而知,那女子当时有多尴尬,就在她愣神的瞬间,妮妮推开她的手,朝卫生间跑去。

那女子怅然的望着妮妮消失的方向,喃喃的自语:“妮妮不会是讨厌我吧?……”

“这是哪里话!肯定是分别得太久,妮妮对你感到生疏啦!这孩子有个不好的习惯,不太喜欢与陌生人亲近。”贾庆国在一旁解释道。

“我明白啦。”那女子恍然大悟:“单亲家庭往往会造成孩子比较孤僻,我们大院就好几个这样的例子。我说小贾,你应该再给妮妮找一个新妈妈,家里没个女人,孩子能健康成长吗?”她热心的说道,忽的叹了口气:“哎,可惜我小姑子”

贾庆国脸抽搐了一下:“嫂子,房间都还满意吧?”他高声的打断那女子的话。

“满意!满意!”她连声赞叹道:“太宽敞,太豪华啦!简直比我上次住过的北京饭店还要好!小贾,你现在可是了不起啊!有钱了就是不一样!”

贾庆国笑了笑,十指合在一起,慢条斯理的说道:“嫂子,你太夸奖我了,我哪有儒斌神气啊!他快提将军了吧。以后,我可要叫你将军夫人了罗!”

“小贾,你还和以前一样爱开玩笑!”她笨拙的掩饰着眼中的得意,然后抱怨道:“我公公的公寓不算小吧,可住的地方跟你这儿一比,那才叫寒碜!我家那口子每个月工资就那么点。逛一次街什么都不敢买,早知道让他也像你一样下海好了,既不用天天点头哈腰地听别人使唤,也可以赚钱养家。”

贾庆国靠在沙发上,歪着头,微笑着听她大倒苦水:“嫂子,做生意也不是那容易的。儒斌跟我不一样,我爸爸常夸他是天生的军人,注定是当大官的料!”

我总觉得贾庆国的话里句句带着嘲讽,虽然他一脸的谦和。

“当大官有什么用!一天到晚只知道跟他那些兵呆在一起。哪有你这么自在!”她羡慕的说道。

“妈!你懂什么!”一个声音粗暴的打断她的话:“爸掌管着全国最精锐的部队,负责首都地安全,哪是随便一个人能比得了的!”

我迅速回头,身后站着伍永豪,正生气的瞪着她。他这不加思虑的话不但当面顶撞自己的母亲,而且明显触犯了贾庆国。但贾庆国一脸平静,倒是他母亲发火了:“是,我不懂,没有你父子懂事理。你们了不起,行了吧!”她没好气的说。

作为外人。听人家母子吵骂,总是有点不自然。我忙将目光移向别处,正巧与贾庆国对上,他朝我眨了一眼,脸上竟浮现一丝调皮的笑容,似乎很乐于见到这种场面。

他向我招招手,对伍永豪说道:“永豪,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他叫周晓宇,是我家远房亲戚。”他拍拍我肩膀:“晓宇,他叫伍永豪。他爷爷和我爸是多年的老战友,所以我们两家……嗯……关系很好。这位是他母亲,叫张怡芳,以前在北京的时候。对我家可是……很照顾喔!”

我感觉贾庆国可能说的是客套话,甚至是反话,但我还是有礼貌地朝张怡芳点头示意:“阿姨。你好!”

张怡芳脸上的怒气还未消散,边打量我,边谨慎地问道:“小贾,是你妈家的亲戚?还是你爸那边的?我看年纪不太大,现在应该还在读书吧?……”她只顾一个劲儿的问贾庆国,把我晾在一边。

“哦,他现在在南方军医大学读书!”贾庆国省去了其他的问题,笑着回答。

“永豪也要到那里读书!”她惊叫道,立刻问我:“也是刚考进来的吗?”

“我已经读了一年了!”我笑道。

“是嘛,那你可是永豪的师兄罗!”她高兴起来,将刚才与儿子的芥蒂都抛到了一边:“我家永豪这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独自生活,我怕他不习惯。我们都不是外人,以后你要多帮帮他。”

“我自己会照顾自己,不需要别人帮助!”伍永豪强硬的将他母亲好意顶了回去:“喂!你读什么系!”

也许他还在记恨那天我俩握手的事吧,面对他不友善地目光,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的答道:“护理系!你呢?”

“什么系?!”他好像没听清似的,又一次大声的问道。

我凝视他片刻,将刚冒出来地一丝火气又压了下去,坦然的说道:“我学的是临床检验,因为是新建地专业,所以暂时归属护理系!”

“噢,我还以为你学的是护士啦,还正纳闷南医大什么时候开始招男护了?”他故作懵懂的说道,眼中全是讥笑的神色。

“‘男’护士怎么啦?你伍永豪想当男护,还没人要啦

旁忽然响起妮妮愤怒的骂声。他窜到伍永豪面前,他。

伍永豪皱起眉头,有贾庆国在身边,他不好太过火,不耐烦的说:“你瞎闹什么!我又没惹你!”

妮妮脸上怒气更盛:“晓宇哥哥好心的回答你的话,你却挖苦他!你这个人真没礼貌!!”

看到妮妮叉着双手,平时纤细的身段此刻却迸发出巨大的震慑力。阵阵暖流涌上心头,竟让我有些情难自禁。

“神经病!”伍永豪或许是感到理亏,匆匆扔下一句,想不再理她,可妮妮仍穷追不放:“你才神经病啦!你跟晓宇哥哥相比,差远了!晓宇哥哥什么事情都可以干得很出色,回去问问你同学就知道啦!”她自豪的语气让我十分感动。

伍永豪哼了一声,不服气的看我一眼,正想说话。

“小贾,你瞧瞧。永豪和妮妮还跟小时候一样吵闹,他俩站在一起多般配啊!”张怡芳笑容可掬的望着他俩,话语里所传递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我感到有点紧张,忙望向贾庆国。贾庆国不置可否,反而悠闲地喝茶。

“无聊!”伍永豪不满的瞪了自己母亲一眼。

“谁跟他相配!”妮妮的反应更是过激,直接跑到我身边,挽住我的胳膊:“我跟晓宇哥哥才相配啦!”

一石击破千层浪!此言一出,张怡芳、伍永豪惊愕的睁大眼睛注视我俩,一副难以置住的表情。

面对妮妮突如其来的告白,我有些手足无措。

贾庆国却很镇静的坐着。左右看看她母子俩,不动声色地说:“妮妮,别跟你阿姨开玩笑啦!快坐到你怡芳阿姨这次边来。”

“我不!我要跟晓宇哥哥呆在一起!”聪明的妮妮肯定也猜到张怡芳的用意,她紧紧抓住我地手,每一字都掷地有声。

她勇敢的表现,给了我极大的鼓励,我不再惧怕他们的目光,重新挺起胸膛。

张怡芳愣了半晌,目光渐渐由惊奇转为嫉恨,在我身上扫来扫去。就像无数毛毛虫在蠕动,感觉十分难受。

“呵呵。嫂子,还有永豪,你们大老远的过来,一定累了!今天时间也不早啦,早点休息吧!”贾庆国打着哈欠,想要结束谈话。

“妮妮,阿姨好久没有见你了,今晚你跟我一起睡吧,咱们好好唠唠嗑!”张怡芳堆起笑脸,哀求的对妮妮说道。

“我习惯一个人睡!”妮妮冷漠的望着她。

“妈。走吧!”伍永豪不耐烦的喊道,猛的站起身,大步往楼上走去。

张怡芳看着妮妮,还想说点什么。最终叹了口气,失望的走了。

……

大厅里地气氛有些怪异,贾庆国、妮妮、我三人互相望着。一时间都不知该说什么好。是啊,妮妮当众宣布她和我的关系,使这个本来很隐晦地问题,变得明朗化,无论是对她自己,对贾庆国,还是对我都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吧。

“咳、咳……”贾庆国干咳了几声:“妮妮,你还不去洗澡,脏死了!”

“爸爸,你才脏啦!”妮妮大声的反驳道:“晓宇哥哥,我们上楼!”

“晓宇留下,我有话跟你说!”贾庆国沉声说道。

“爸爸,你想要说什么?”妮妮紧张的脱口而出。

“放心吧,我不会吃了你的晓宇哥哥的?”贾庆国戏谑的说道。

妮妮的脸蛋瞬间变得绯红:“我才不是担心他啦!”她羞涩的扔下这句话:“蹬噔噔”的跑上了楼。

我呆望着她地背影消失在楼梯口。

“晓宇,妮妮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耳旁响起贾庆国低沉的嗓音。

我回过头,见他一脸严肃的注视我,我地心快速的跳动起来:“听到了!”

“知道妮妮为什么讨厌张怡芳吧?”原以为他会进一步的谈论我与妮妮地事,没想到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我茫然的摇摇头,现在满腹心思都放在妮妮身上,根本没兴趣考虑这些。

他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小时候,她很照顾妮妮,妮妮那时也很喜欢……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常在我爱人面前说我不务正业,一天到晚到外面跑,说不定有外遇……等之类的坏话,又老在我爸妈面前说我爱人只知道工作,不懂得照顾妮妮,不会做家务……伍……伍少恒一心想让我娶他的女儿……哼……她倒是很会讨好她公公!”他那不加掩饰的恨意从他眼中流露出来,让我悚然心惊。看上去,贾、伍两家如此亲密,殊不知竟有如此复杂的内情,难怪他刚才表面上热情接待张怡芳母子,实际上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

也许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端起桌上的茶杯,轻啜了一口,让心绪平静下来:“回到g市后,我就将这女人的表现全部告诉了妮

啊!”我不自禁的惊呼一声。

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自从那次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妮妮不喜欢与别人接触……”他叹了口气,愧疚的低声说道:“现在每次回想起来。我都感到后悔……”

得知自己一直信任的人竟是如此地德行,对任何人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何况是一个幼小的孩子……我默默的想着,心中竟有点恨起贾庆国来。

“我第一次……第一次看到妮妮这样坚决的去维护一个人,我……有点欣慰。”贾庆国感慨的说道:“以前,我一心只想要赚钱发财,等达到目的,却发现自己失去了很多东西。如今妮妮是我最重要的人,可惜……我平时对她关心太少。到今晚,我才发现她已经长大啦!……晓宇。说实话,我有些妒忌你!”他无奈的笑了笑,目光陡然变得灼热:“晓宇,答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说地都是真的吗?虽然之前他曾含糊的说不反对我与妮妮来往,但这次他竟然明确的表示支持。我的整颗心都被狂喜的浪潮所掩没,以致于像傻子似的呆立着。

“我是个不称职的父亲,明明知道你小子有女朋友,还说出这样的话,所以如果以后你背叛了她。无论我在任何地方,都绝对不会放过你!”

他锐利的眼神直刺我内心。浑身泛起一阵寒意,我沸腾地血液迅速冷却下来,只觉压力巨增,不是因为贾庆国的威胁,而是对自己能否担得起贾庆国地托付,能否为妮妮带来幸福的不确信……我深吸了口气,庄重的说道:“贾大哥,你放心!”

“晓宇,我一向是信任你的!”他的脸上布满微笑,适才有点狰狞的面孔仿佛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这样一来。我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他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后天你就该去学校报到了吧?这个东西你拿着!”

我疑惑的打开盒子,一个长方形的物什映入眼帘。“手机?!”脑海里冒出一个名词,最近电视上一直在热炒这种新兴的通讯工具。

“送给你的。以后联络方便。每个月地通讯费,我来交,你不用担心。”他轻松的说道。似乎在他眼里,这只是个便宜的小玩具。但我知道它价格之昂贵,令人咋舌。我惶恐的说道:“贾大哥,这东西我不能”

“拿着!你不是要跟我一起经商吗!这样我联络你方便!”他不容推辞地大声说道。

我犹豫的将手机放进口袋:“谢……谢……贾大哥……”

他看着有些不自然的我,开玩笑地说道:“如果你用这个天天跟妮妮电话,我也不反对!”他无羁的笑声让我脸皮开始发烫。但很快,他停住笑,意味深长的说道:“张怡芳打的什么主意,我还不明白吗?晓宇,我女儿可是很吃香的喔,你一定要多努力才行……”

……

我准备掏出钥匙开门,触碰到那个手机,没来由的心里一紧:从此,我与贾家的关系更进了一步。同时,贾庆国同我的联系也更紧密了。按道理,我应该高兴才是,为何心里感到茫然……

走廊里静消消的,墙上的壁灯闪烁着暗淡的彩光,使周围灰蒙蒙的,恍惚在梦境一般……

我叹了口气,拧开了门。

刚想要开灯,忽有一双手从背后伸过来,蒙住我的眼睛:“晓宇哥哥,猜猜我是谁?”身后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那笑声像有魔法似的消弥着我的不安,摸着她温热柔嫩的手,我温柔的问道:“妮妮,这么晚了,你还不去睡觉。”

“晓宇哥哥为什么这么晚了才上来?爸爸……他没对你说什么吧?”她关切而紧张的问道。

因为担心我,所以才守在这里的吗?我不自禁的捏住她的手,轻轻一带,她像只小鹿顺势撞入我怀中,带着水果味的清香扑鼻而来,尚未拧干的长发湿润着我的脸,我搂着她轻盈的娇躯,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在心中滋生着,这种幸福而充实的感觉以前从未有过。

我的手轻柔的贴上她的面颊,她平整开阔的额头,明亮耀眼的眼眸,笔直挺拔的鼻子,小巧而微上翘的红唇……黑暗中,一切都是模糊的,但她俏丽的模样却异常清晰的展现在我眼前……

“晓宇哥哥,爸爸他……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也许我痴迷的抚摸让她感到了异样,她在我怀里微微颤抖着,羞涩而紧张的问道,几乎细不可闻。

对了,还有这头发,像瀑布般柔顺,像绸缎般光洁的长发……我将她湿漉漉的发丝挽在手里,答非所问的说:“妮妮,我来给你把头发吹干,好不好?”

“嗯!”她一定也想起从前了吧,不然声音为何如此缱绻。

脑海里还回荡着贾庆国的话,我紧握着妮妮的手,按亮了灯光……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