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睡觉前洗个澡,就是舒服!”杨丽从水房出来,头上巾,直接往床上一躺,神情十分惬意。

“杨现,把头擦干了再睡,不然早上起来会头痛的。”秋萍关切的说道。

“天气这么热,只有这样才凉爽嘛。放心吧,我身体可是一级棒,从来没出过什么问题。”杨丽不以为然的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翻身坐起,望着靠在床头安静看书的秋萍:“对了,你那个什么……奈儿香水借我用用!”

“是香奈儿!”秋萍笑着纠正道,俯身打开床头柜,从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瓶:“你把头头擦干,我再给你用。”话虽这样说,她还是递了过去。

“我发现这玩意儿驱蚊子很有效。”杨丽开玩笑的说,在自己的耳背和脖颈处各滴了一滴:“不过啦,幸好那些男生不是蚊子,而是苍蝇,否则可不敢接近我们喽!”

“笨杨丽!你这不是拐弯儿骂我们自己吗?”秋萍哑然失笑。

“哪有啊?”杨丽佯装不知,看着秋萍细心的将香水放回柜里,心中一动:“说起来有好几天没看见臭小子在眼前晃了,还真是有点不习惯。”

秋萍微微一震,却被杨丽看在眼里:“秋萍,你俩之间是不是闹什么矛盾了?”

“哪有啊!”秋萍重新靠在床头,一脸的平静:“这几天他又是要做。”停顿了一下,她稍显激动的说:“再说,他也不可能每天什么事都不干,一直陪着我,对吧?!”

“那倒是!”杨丽恍然大悟的点头。身体直挺挺的往后一倒,硬硬的木板床发出“砰”地一声响:“秋萍,我先睡了,你看书别看太晚!”她打着呵欠,说道。

秋萍应了一声,回手将夹在床头的台灯亮度调低,再次拿起摆在一旁的诗集,刚翻了几页,对面杨丽慵懒的声音轻轻的飘来:“……秋……萍!”

“什么?”

“……过了明天,臭小子也该开学了吧……这个暑假这么快就过去了!”

“……嗯!”

“……对了。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这段时间臭小子到底住在哪儿?……他……他在g市……有亲戚吗?……”杨丽的声音变糊。

听着杨丽的话语,秋萍脸色微变,她咬了咬嘴唇,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是多么不情愿与别人谈论这事。

夜风掠过洞开的窗户,轻轻吹动着白色的蚊帐……

秋萍静静的呆坐在床头,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传来杨丽地鼾声……

……

“妈,我回来啦!”阮红晴在门榻处换好拖鞋。拎着买来的早餐,走进客厅。

客厅里空荡荡的。没有人回应。她皱起眉头,走到母亲的卧室前,轻轻敲门,屋内没有动静。

阮红晴忍不住掏出钥匙开了门。

室内光线幽暗,滞闷的空气中飘荡着一丝酒气,看到梳妆台上的两个空啤酒瓶,阮红晴的心陡的一沉。她几步赶到窗前,将厚重的窗帘使劲拉开,耀眼的阳光直射进来,似乎这冷嗖嗖地房间立刻温暖许多。

酣睡中的朱晴也感到了这一光线地变化。翻过身去,鼾声依旧不断。

“妈!你要睡到什么时候?!”阮红晴的火气终于爆发出来。说什么回来照顾我?说什么爸爸走了,她会尽到两人的职责?……结果都是骗人的!白天一个劲的写东西,晚上一个人偷偷的喝酒。什么事都不管,连一日三餐都要自己出去买!这……还是那个爱说爱笑,敢做也为的母亲吗?

“……晴晴。现在几点了?”终于,床上有了动静。

“都快到中午了!!”阮红晴故意大声的嚷道。

“这么……晚了啊!”朱晴懒洋洋的坐起,伸出手去摸桌上的眼镜。

“小心!”阮红晴刚喊出声。

“砰”地一声脆响,啤酒瓶砸在地上,玻璃渣四溅。

“真是的,你怎么不看着点!”阮红晴没好气的说道,那一刻,愤怒使她完全忘了对方是自己的母亲。

她立刻弯下腰,就去捡被打碎地大块玻璃。

“……晴晴……对不起!”头顶传来朱晴歉疚的声音,阮红晴下意识的抬头:那憔悴地面容、那沉陷的眼窝、那忧伤的神情……阮红晴的心一震,这情形跟几个星期前的自己何其想似:那个曾经颓废、曾经绝望的自己!……妈妈也是深爱着爸爸的呀!……她迅速的低下头,捡玻璃的手却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妈,……我记得你走的时候,是不会喝酒的……”沉默了一会儿,阮红晴低声说道。

床上“西西索索”的穿衣声嘎然中止,朱晴平缓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在美国,有时有点寂寞……”

阮红晴的心又是一震:光想着父亲的孤独,居然忘了母亲在异国他乡一个人奋斗,又要生活,又要干事业,一定过得很艰辛吧!这几天只顾听她讲在美国趣事,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阮红晴啊阮红晴,你怎么如此的无情呢!

她自责着想要对母亲道歉,想要关心母亲过去的生活,却不知该往哪里开口。她陡然发现这几年的分离,使她对母亲感到了生疏,对母亲一无所知,这种无知让她害怕起来。

“妈,您先去洗澡,我把早餐热一热,一会儿咱们吃饭!”阮红晴柔声说道。

“哦!”朱晴应了一声,将被褥叠好。

碎玻璃渣折射着光线,犹如颗颗明亮的宝石,让阮红晴几乎睁不眼睛:“妈,明天……我该去上班了!”

“上班?你不是在休假吗?”朱晴疑惑的问道。

“休假的时间已经结束了,我想去上班。”阮红晴一字一顿的说道。

望着女儿坚定的目光,朱晴欲言又止,她转过脸,望着窗外。喃喃说道:“…

,我也要出去一趟,去和卢老师谈点事!”

走出卧室,经过客厅时,阮红晴不自禁地朝墙上望了一眼,父亲正威严的注视着自己:“放心吧,爸爸,今后由我来照顾母亲!”她在心中庄重的说道。

刚把玻璃扔进垃圾筒,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朝她滚来,她迅速将它捧在手里:“小白。你知道吗?刚才我做了一个决定!”她极其认真的说道,仿佛她手中不是一只动物,而是熟识多年的好友!

……

“永豪,今天跟我一起去逛g市吧?”

“我要去看新学校,没时间!”

“永豪,就算妈求你了,我把妮妮也叫上。”

“你有点脑子,行吗?人家不愿跟你在一起,你难道看不出来?!”

“那只是好久没见了而已,等时间一长。就会跟原来一样的。你呀,别不乐意。妮妮多好,长得可爱不说,家里又能这么有钱,你娶了她可以少奋斗几十年,你明白吗?!”

“有钱又怎么啦!我不喜欢她这样脾气暴躁的女孩,只知道一个劲的叫‘晓宇哥哥,晓宇哥哥’的,让我恶心得要吐!”

“你这也不喜欢,那也不喜欢,我都不知道你到底喜欢什么样地。……噢……也对,那个小伙子长得是挺帅的,又很有修养,妮妮喜欢他也很正常。咱们永豪是比不上的。”

“我比不上他?!那家伙也不知是贾家那门子的亲戚,土里叭叽的,我一看就烦。等着瞧好了,我会让妮妮明白她那个所谓的晓宇哥哥没什么了不起!”

……

张怡芳从楼上下来时,显然经过精心打扮,颇有些容高贵的大家气质。只是坐在餐桌旁的我们一身运动服装束,明显格格不入。

“小贾,你怎么穿成这样,是要出去晨跑吗?”她感到奇怪。

“上周同朋友们约好的今天踢足球,一会儿就走。我已经跟梅妈说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直接找她行了。”贾庆国满面笑容的说道,经过昨天地了解,我不自觉的啄磨这笑容背后隐藏些什么。

“妮妮也去吗?”张怡芳转身问妮妮。

妮妮趴在桌上喝粥,没有答话。

“别看妮妮是个女孩,她可是个球迷,每次都少不了她地份。”贾庆国接过话头。

“贾叔叔,我可以参加吗?”在一旁的伍永豪有些激动的问道。

“永豪也喜欢足球?”贾庆国笑了笑。

“永豪的足球踢得可好了!参加过北京市高校足球绵标赛,取得过好名次!就因为太迷足球了,他爸在这方面没少操心!”张怡芳自豪的说道,目光掠地贾庆国和妮妮,停留在我身上时,充满倨傲。

“砰”妮妮将碗往桌上一磕。

“那太好啦,我们正缺人,一起去吧,这样更热闹!”贾庆国立刻说道。

妮妮双眉一皱,就要说话,我忙在桌下拍拍她的腿。她扭头望着我,我轻轻的摇摇头,她眨了眨眼,尽管疑惑,她没有再开口。

“不过,嫂子,你这身衣服可是不适合去球场!还是换件轻便的。”贾庆国一本正经的劝道。

张怡芳低头看了看一身华丽的衣裳,有些犹豫。

“晓宇,是不是到八点了?”贾庆国随口说道。

“到了,我们也该出发了。”我迅速回答。

“……我马上去换,你们等一等。”张怡芳急匆匆地往楼上跑。

……

以前都是贾庆国自己去车库取车,让我们在楼下候着,今天他却带着我们一起去。

卷帘门缓缓的升起。

“哇,这么多车!”张怡芳吃惊的叫起来,不止是她,我也是极其震惊:宽敞的车库里停着五六辆崭新地轿车,虽然我对车一无所知,光看那豪华的造型,就感觉价值不菲。

“小……小……庆国,这……这都是你的吗?”张怡芳舌头都理不顺了。

“算是吧!”贾庆国笑容可掬地说道。

“这都花……多少钱?”张怡芳羡慕的望着这些车,馋得眼珠都快掉下来。

“嫂子要是喜欢的话,除了这辆加长的奔驰,其余的你随便挑一辆,我送给你了,就当是见面礼。”说这话时,贾庆国依旧笑容不变。

“真的?!”张怡芳难以置信的望着贾庆国,仿佛天上掉馅饼正砸中她的脑袋,神志有点晕乎。

伍永豪正爱不释手的摸着每一辆轿车,闻言也赶回到母亲身边。

“当然是真的,这些车我是一时喜欢才买下的,有的都没开过,放在这儿岂不是浪费了?”贾庆国轻松的说道,那神情就像是富有的国王给大臣们打赏,根本不值一提。

“那是!那是!”张怡芳却兴奋得连连点头。

“噢,嫂子,你会开车吗?”贾庆国随口问道。

张怡芳的脸一下子僵住了。

“贾叔叔,我会开车!我都拿到驾照了!……”伍永豪急忙插话道,平时傲慢的他此刻像个小孩子拼命的向大人证明自己的能力。

“那你们就挑一辆吧。”贾庆国大手一挥,她二人箭一般的冲进了车库。

“爸爸!你偏心!你给她们一辆,干嘛不给晓宇哥哥一辆!”妮妮不满的摇晃着父亲的胳膊。

“傻丫头,一辆车算什么。”贾庆国拍拍女儿的脸蛋,抬头看着我,眼中透出几份期望:“男人的心不应该只盯着这点东西!”

我会意的一笑。

“现在不是很有趣吗?”他手往前一指,脸上露出促狭的笑容。

在弥漫着汽油味的车库里,张怡芳与伍永豪争论着该选哪一辆才好……

(这一章终于写完了,一连转换|光想象他们各自的性格就够让我头大的了。好歹可以休息一下了。)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