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晓宇,对不起,我来晚了。(^首^发^№w.w.w..c.o.m)下午有点忙。”秋萍还边,就歉意的说道。她穿一身白色的衣裳,衬衫的领子向上竖起,与她的气质甚不相合。

我有些奇怪的看着她的打扮,笑道:“没关系,反正我习惯了。”

“瞎说!都一个星期没见了,你习惯什么?”她嗔怪的说道。

“萍,你又吃醋啦!”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我也只能用玩笑来掩饰心虚。

“咱们快去吃饭吧,我都饿坏了。”她避而不答,拉着我,就往外走。就在她一转身之际,她雪白的玉颈上隐约露出一道红色,我立即停住脚步:“萍,你的脖子怎么了?”

她回头望着我,神色有点慌乱,下意识用手摸了摸颈部:“是这个吗?……不小心被人抓的!”

“什么?!”我吃惊的望着她,忙说道:“我瞧瞧!”

秋萍还想躲闪,我已翻开了她的领子,三道红色的指痕深深的印在她像豆腐般柔嫩的肌肤上,显得异常可怖。

“什么人干的?!”平时,我连握她的手都不敢太重,居然有人敢这样伤害我的萍,心中顿时怒火熊熊,恨不能立即将那混蛋痛打一顿。

秋萍瞧着我咬牙切齿的模样,慌忙解释道:“晓宇,不是你想的那样。是病人!是一个病人突然犯病,神思不清。当时我正在给他输液,他一巴掌就煽了过来,幸亏我闪得快,不然……”她飞快的说着,忽然微微的一抖。“大家想上去按住他。结果教员还被他踹倒了,当时的场面……真混乱……”

我紧紧的搂住她,轻轻地摩挲着那伤痕,真希望自已是中的魔法师,念一句咒语,就能让这肌肤美丽如初,更能驱走她内心中的恐惧:“还痛吗?”我心疼的问道。

“早就没事了!”她按住我的手,安慰的一笑,那笑容有些勉强。

秋萍的身体在我怀中那样的娇弱,我忽的感到她并不是当护士的料……她应该倘佯在文学地海洋里。与幻想为伍,以浪漫作伴,创造着自己的世界;而我就是她座下的小船,载她漫游,防止颠覆……这样看来,我经商的选择并没有错。

“晓宇,别担心啦,这只是一个意外。再说,下个月我就不用在消化科干了。”她推了推正在发呆的我,柔声说道。

我回过神来。叮嘱道:“萍,不管你在哪个科室轮转。一定要注意安全,你哪怕是少一根头发,我都会很担心的。”

“哪有那么夸张!”她笑道,可我还是一脸认真的盯着她,她一怔,脸上泛起激动的红润:“知道了。”她低声回答。

瞧着她动情的羞态,我心中一动,煞有其事的说道:“既然萍你受了伤,又饿坏了,干脆我抱你去餐厅吧。”说着。我弯下腰。

“不!不要!晓宇,你别乱来!”她拼命地摇头。

“既然你反对,那就算了,抱着去餐厅确实有点不雅。”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她如蒙大赦地刚喘口气。我诡笑道:“那就背着去好了!”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我迅速将她驮在背上,飞快的向外跑。

“晓宇。你……你快放下我!你让别人看见多不好!……”她又气又羞的急声说道,使劲的挣扎。

“大丈夫说不放就不放。”我放声大笑,将她柔软光滑的双腿抱着紧紧的……

……

夕阳将天空的一角绘满浅淡或深浓的霞红,天边的云,远处的山都被染成了镶金地油画,我和秋萍手挽着手,悠然的走在渐渐热闹起来的林荫道上,享受着难得的二人独处时地甜蜜。

不远处,冷清了很久的操场也终于沸腾了,望着那些生龙活虎的身影,我感到阵阵地惬意。

“晓宇,后天就该开学了吧,时间……过得真快。”秋萍轻轻的说道。

“这样又可以和你天天在一起了。”我兴奋的应道。

她趴在绿色的栏杆上,幽幽的说道:“嗯,……又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夕阳特别宠爱她,将所有余晖都投注在她身上,纯白与金黄交织,呈现一种奇异的色彩,在瑰丽中透着淡淡的忧伤……

“晓宇,你老盯着我干什么?”秋萍注意到我专注的目光,略显羞涩的说道。

“我在看一只蝴蝶!”我说道。

“蝴蝶?”她有些疑惑。

“对,一只美丽的蝴蝶。”我神秘的一笑,低声咏道:“多想变成一只白色的蝴蝶,即使风吹雨打,长久的栖息在你的帽沿,因为你我面对着同一的路线!”

“晓宇,你已经看完了我的文章!”她恍然大悟。

“都已经能倒背如流了。”我故作沮丧的叹道:“萍,我现在有点嫉妒你了,能写出这么精彩的文章!才半年多时间,你的进步是如此之大,我都跟不上你的步伐了。”

“晓宇,你什么时候学会这样奉承我了?”秋萍半信

望着我:“说吧,这篇文章有什么缺点?”

“真的写得很好,你具有写作的才华。”我真诚的夸赞道:“这不仅是我的观点,方姐也这么认为。”

“方姐她看了吗?!”她迫切的问道。

“她不但看了,还建议你将这篇文章投到《南方杂志》,说一定能发表。”

“真的?!”这一次,欢喜再也掩饰不住的在她脸上流露出来。

“真的!”我抬起头,那渐渐逼近的暮色给我的心头添上了几笔帐惘:“只是有一个问题!”

“是什么?”

“方姐她说,‘这篇文章的基调太过灰色,让她看完后忍不住想落泪。’……她说,‘文由心生,一个处在热恋中的女孩不应该有这样的心态’……她问我。‘是不是我欺负你了?’”我直视着秋萍,柔声说道:“萍,到底出了什么事?能告诉我吗?”

那一瞬间,秋萍整个人都僵住了,她震惊的看着我,那闪烁地眼波荡着她内心的紧张。很快,她别过脸去,凝望着下面的操场。

因为是学员,秋萍的秀发不长,但却异常的柔顺。薄薄的和风缠着黑发,黑发飘逸如神秘的梦。……我注视着她美丽的容颜,隐隐感到不安。

蓦地,她手指轻拂,秀发再次飘扬:“方姐不愧是搞‘情感热线’的,做什么事都爱往那方面想……晓宇,其实也没她想的那么严重……那天晚上,我正在写东西,忽然下起了大雨,窗外灰蒙蒙地。只能听见‘霹霹啪啪’的雨声。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你,感到有点孤单……”她喃喃的说道。

我的胸口莫名的感到疼痛。就这样紧紧的搂住她。

她仰起头,嫣然一笑:“要怪就怪晓宇陪我的时间太少。”看上去她似乎有开玩笑,我却倍感愧疚:“萍,我”

“今晚录像厅放电影,听说拍得很不错,你能陪我去看吗?”她用微笑阻止了我的道歉。

“嗯!”我重重的点头。

……

“兄弟们,我回来了!”我推开铁门,张开双臂,兴奋的高喊,那气势简直就像凯旋地勇士。

可是。宿舍里没有人作出热烈的回应,一大群人围在中央,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什么,谁也没有回头望一眼。

“喂。太过分了吧!两个月没见,怎么连声招呼也不打?”我不满的嚷道。

“双扣!”人群中赵锦涛一声爆喝,接着围观的群众有的哀叹、有的欢呼、场面非常热闹。

“呼……太好了。终于打‘5了。喘气的声音。

“才赢了一局,你们还差得远呐!”奇怪,怎么连三班的张思敬也在打牌。

我疑惑不解的挤了进去,正在洗牌的赵锦涛一眼瞟见了我,忙不迭的叫道:“皮蛋,你快去把大刘换下来,他打得太臭了。”

“打你个头。”我轻拍了一下他地脑袋,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平时请都请不到的史书记、张领导,今天怎么都凑到我们宿舍来了?”

“嗨,周晓宇!别说那么多,你到底上还是不上,别耽搁我们的时间。”史华催促道。

连一贯冷静地他也露出急燥的情绪,我甚觉奇怪:“不就是打牌吗,干嘛搞得这么紧张?”

“皮蛋,这是在比赛!二班和五班的比赛!哪个班赢了,就把对方从家里带来地零食全拿走!”刘刚志抹着额头的冷汗,起身对我说道。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床边的两张柜子上堆满各式各样的食物,其中有不少是我从贾家拿来的。

心里暗怒他们私自翻我的皮箱,沉声问道:“是谁开的这个头?”

刘刚志无奈的摇头:“我一回来,就被胡飞他们拉了进来,现在我们都换了好几拔了。”

“胡飞呢?”我看了看四周。

“胡飞?”张思敬哈哈笑道:“他一连输了好几次,现在躲在厕所,不敢出来了吧!”四班的同学也哄堂大笑,余航泽,向宏伟他们则面露沮丧。

虽然,我气愤胡飞的作法,但更不忿二班欺压到我们的家门口:“大刘,你休息一会儿,我来玩玩。”我说道。

刘刚志主动的让出位子。

“你们打几?”我一屁股坐下,很大肆的问道。

史轶华一言不发的注视我,用手指作出一个‘o’。

我暗暗吃惊,嘴里却不肯认输:“不就是打‘q’吗?我们一会儿就能赶上”我说完,回头看了看刘刚志:“大胡回来了吧?”

“还没有!”

又打算最后一个回来吗?可惜,我和他才是最佳褡裆,……我将这些念头压在心里,开始摸牌。

……

“拖拉机!”

“一对‘’!”

……眼前是一张张亢奋的脸孔,耳旁是嘈杂的声响。没想到,两个月之后与兄弟们第一次相聚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