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皮蛋!皮蛋!……”我迷迷糊糊的被刘刚志推醒:“你!”

“谁呀?”我睡意十足的问道。(^首^发^№w.w.w..c.o.m)

“秋萍!”刘刚志大声说道。

我一激灵,想起昨晚的约定,瞌睡虫儿全被吓跑。我抓起身边的衣裤,直接从上铺跳到了地面,边穿衣,边焦急的问:“大刘,现在几点了?”

“8过5分!”他说道。

“这么晚了。”我吓了一跳,惊讶的看着床头柜上的闹钟:“我的闹钟怎么没叫呢?”

“那是你的闹钟?”刘刚志走过去,拿起我新买的闹钟,看了看,有些歉意的说:“刚才胖子把这闹钟上的电池御下来,装在他的随声听上,我还以为这钟是他的啦!”

“这头肥猪!”我气愤的骂道:“不扒了他的皮才怪!他人呢?”

“跟着校车去火车站接人了。”刘刚志说道。

“逃得倒挺快,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他!”我恨声的说,迅速将凉鞋穿好,急急的往外跑。

“皮蛋!下午五点全队点名,千万别迟到!”刘刚志在身后提醒我。

……

楼门口还象昨天一样嘈杂,挤满了来报到的新学员。秋萍只好站在楼前空地上,无所遮蔽的处在众目睽睽之下,因此当我一口气跑到她身边时,她的俏脸上已没有了往日的平静:“晓宇,看来今天我不该跟同事换班,否则也不用傻乎乎的在这儿站这么久。”

我喘着粗气,小心翼翼的说道:“萍,对不起!因为……闹钟坏了,再加上睡得太晚……”

“你跟我解释有什么用。我操什么心呀!接雨桐本就是你的事,我真不该过来叫你。”秋萍没好气的说。

她轻嗔薄怒地模样,别有一番神韵。我心神一荡,那几份歉意倾刻间不知消失何方,不自禁的挽住她白玉般柔嫩的手臂,涎着脸说道:“萍,这也不能太怨我,因为我做了一个美梦,谁叫你在梦中那么漂亮,而且还”

我还没说完。两朵红云已经飞染上她的面颊:“晓宇,你又在瞎编,尽想些下流的事。”她羞涩的低声骂道。

“男欢女爱是人之常情,怎么能说是下流啦,再说做梦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一脸无辜的说道。

面对我的厚脸皮,秋萍一向毫无办法。偏偏此时,楼上又传来阵阵的口哨声,秋萍挣不脱我地手,更加的发窘,狠狠的瞪我一眼:“好啦。咱们快走吧,一会儿去迟了。看你怎么向雨桐交待。”

玩笑归玩笑,我也不敢太过怠慢,于是拉着她,往校外赶。

……

坐上出租车,还没喘口气,手中多了一物,我定晴一看,塑料袋里装着包子、花卷,还有盒装的牛奶。

“早上还没吃饭吧,快趁热吃了。”秋萍在我耳边柔声说道。

手中是热气腾腾的食物。眼中是秋萍秋关切的目光,一股暖流直冲心底:“萍,你想得真周到,以后的早餐都交给你罗。”我压抑住心中的感动。开玩笑的说。

“又耍贫嘴,做你的美梦吧。”秋萍白了我一眼,神情甚是妩媚。

“好啊。我接着做我地美梦!”我再也忍不住,猛的将她揽入怀中,朝她娇艳如花地俏脸凑了过去……

……

“呜!……”汽笛长鸣。

“尊敬的各位旅客,本次列车的终点站g站到了…….广播适时的响起。

“杰杰,终于到了!g市到了!”原本还躺卧在卧铺床上立刻翻身坐起,推了推许杰,兴奋的往窗外瞅……

在听到那广播时,许杰的心就微微一震……此时,当窗外的站台缓缓的映入眼帘,一种奇异地感觉浮上心头,似乎在呼唤她,又似乎让她紧张……而高欣的活泼劲儿也瞬间消失了,静静的望着,静静的想着……

列车地滑行速度越来越慢,终于停止了……

……

“你们两个小姑娘一定要注意,下了站台后,任何人找你们说话,都别搭理他,看好自己的包,小心给偷喽……”

“老爷爷!我们记住啦!谢谢您!”

“到了学校,好好学习!我走啦!”

“我们会的!您慢走!”

……

看着老伯走下火车,高欣回头说道:“杰杰,咱们也走吧。”

“嗯!”许杰提起行李包,有点紧张地点头。

……

当整整一列车的旅客都涌上看台时,就象是一个混合了各种颜色的巨大染料桶被撞翻,灰白色的路面变成五颜六色,没有一丝空隙。也不知有多少人走在这通向g市的出口,各种口音充斥在耳边,各在眼前晃动,一会儿功夫人就乏了。但即使

,前面的堵着,旁边的挤着,后面的推着,身体就不着人流前进。在这样一个密密麻麻、人头攒动的空间里,许杰突然感到惶恐……

“杰杰,你说……周晓宇第一次来g市的时候,……是不过这样的情况?”因为周围的冲撞,高欣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但‘周晓宇’三个字异常清晰的传入许杰心里:“欣欣,我不是说过吗?不要在我面前再提起他。”她面色一沉。

“你干嘛这么紧张?”高欣笑嘻嘻的望着她:“是!……你们是分手了,可是我们还是同学,对不?有必要搞成这样嘛……莫不成……嘿……你是作贼心虚?”

“什么‘作贼心虚’!我看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许杰有些气急的反驳道。

“瞧,急了吧?”高欣夸张的摇摇头:“这还不叫‘心虚’?”

一颗心被高欣搅得一团糟,想要瓣解,却害怕被弄得更糟,许杰选择了不理她。

但高欣不是甘于寂寞的主儿,不停的找话说,让许杰恨不能用针缝住她的嘴。

就在她心烦意乱的时候,高欣大声的嚷道:“快看!南方军医大学!”

在检票口外等候的人群中,“南方军医大学”的牌子做得最大,也举得最高!

“不愧是名牌大学,不一样就是不一样。”高欣感叹的声音,许杰一句也没听见,是兴奋,是紧张,是放松,还是……自己也无法分清,呆呆的望着那六个血红的大字,不由自主的朝那儿走去。

“啊!g市外语学院原来在那儿啦!”高欣的喊声让许杰震,她猛然回转身。高欣站在原地,望着她,勉强笑道:“杰杰,我也找到我的学校,我们在这儿”

“道别”二字还没出口,迎面而来的是许杰紧紧的拥抱,随后低低的抽泣声让高欣压抑在心底的感伤也释放出来,她同样的抱住许杰

谢谢你,欣欣!初中三年,高中三年,经历了那么多的事,都是因为有你陪伴在我身边!都是因为有你在暗暗的帮助我!我能熬过来,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都因为有你!……这些话许杰憋了很久,可还是说不出口。

“杰杰……咝……咱们可不能在这儿哭……让这么多人看见……太丢咱们重庆妹儿的脸了……”尽管眼角有些湿润,高欣还不忘开玩笑。

许杰“扑哧”一声笑,轻轻的松开双臂。

“虽然……我们所在的学校不同,可还在一个城市嘛……放心,我会经常去找你的……到时你要是不见我,我可绕不了你!”高欣想要摆出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怎奈那一张挂着几滴泪珠的脸,让她显得有些滑稽。

许杰忍不住又一声笑,擦了擦眼泪,认真的说道:“欣欣,我在学校等你!”

“放心吧,咱们回头见。”高欣捡起地上的行李箱,朝许杰挥挥手:“我先走喽,外语学院的帅哥们正等着我啦。”

走了不远,高欣悄悄的回过头去,看见穿军装的学员迎上前,接过许杰的行李,心里才松了口气:“杰杰,不管到哪儿,你我都是好姐妹!”

她望着许杰的背影,望着那高举的招牌,怅然若失的在心中说道:“见到了周晓宇,请代我问声‘好’!”

……

“哎……到处都找过了,还是没看到雨桐。”我走回候机大厅,沮丧的对秋萍说道:“她一定是自个儿坐车回去了。”

“那都怨你!谁叫你出来这么晚!雨桐乘坐的航班早到啦!”秋萍埋怨道。

“咱们回去吧。”我失望的准备拉起坐着的秋萍。

“晓宇!!”身后突然响起清脆的喊声。

“宝贝?!”我精神一振,刚转身。

一个丰腴柔软的身体倾刻间撞入我怀里。我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抵到座椅上,痛得我“哎哟”一声。

“晓宇,你果然来接我啦!出来的时候,没见到你,我当时好担心!”雨桐眼中闪烁着欣喜的光芒,一眨不眨的端详我,洁白如玉的脸上写满了一个月来的深情眷恋。

“雨桐,晓宇今天是故意迟到的。”秋萍在一旁不负责的插话道。

我刚想辩解,雨桐扭头一看,又高兴的叫道:“秋萍姐也来了啊。”

我无奈的苦笑:刚才她眼中只看到我一个吗?

但很快,她给了秋萍一个热烈的拥抱:“萍姐,最近好吗?”

秋萍一愣,随即露出舒心的微笑:“雨桐……欢迎回来!”

看到她俩相拥而笑,不知为何,我所有的烦恼和忧愁都烟消云散,心中充满了愉悦。

“我是最幸福的人!”那一刻,心里有一个声音这样说道。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