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齐步走!”

“一!二!”

“齐步走!”

“一!二!”

……

初秋的夜晚原本应是炎热中夹带清凉,在宁静的校园里飘逸着几丝眷恋的蝉声……此刻,到处灯火通明,喊声震天,每一块区域都被学员队占据,每一寸土地都洒满学员辛苦的汗水……

“今天就训练到这,全体解散!”队长终于大发慈悲,说出了我们都渴望听到的话。

“解放罗!”大家欢呼雀跃,一窝蜂的往商店跑去。

“皮蛋,快请我喝饮料!我都快渴死了!”我本想等着雨桐一块去,赵绵涛却死命的拉着我飞奔。

好不容易将这不识趣的家伙打发走,我提着饮料袋,信步走出商店。门前的几个石桌早已坐满了人,我只好站在路边,静待雨桐的到来。

“沙、沙、沙……”竹林传出优美的旋律,我熟悉的夜风又来临了,被汗湿透的军装微微抖动着,将浑身的燥热都带走,有一种脱胎换骨的舒爽……看着在风中摇摆的翠竹,我忍不住双臂一伸,想要做个大大的懒腰,可那一瞬间,我被定住了!

最外边的石桌旁坐着一个人,一个我有点怕见的人!

她惊讶的望着我,我也惊讶的望着她。她不是已经工作了吗?为什么还要跑到校园区来?为什么要独自一个人来,她没有陪她母亲吗?……一时间,脑子里冒出无数个疑问,以致于忘记了同她打招呼。

“周晓宇!”她大声的喊出了我的名字,尽管语气生硬。尽管目光冰冷,但她确确实实是在喊我的名字。就在我震惊于这一事实时,“这儿有个空座!”她顺手从旁边的座位上拿起提包,眼睛始终注视着我。

梦?是梦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地耳朵,心还在犹豫的时候,脚步已经迈了出去,而且十分的轻快。

坐到她身边时,我已调定好了心绪:“哟,阮红晴,好久不见。你还好吗?”我笑着问道。

她没有回答,只是将摆在她面前的一罐饮料推了过来:“喝吗?”硬生生的从嘴里挤出两个字。

我愣住了,她这是在邀请我吗?我疑惑的望着她。她却不再注视我,仰着头,大口大口的喝着饮料,她这种豪爽的方式与一般的女孩大不相同,我曾经见过两次,那两次……都是因为……叶旭阳!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呢?我想她决不会平白无故的跑到这里来。

铝罐上‘健力宝’三个字消除了我心中地不安,可又让心底的愧疚重新浮上来。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何况曾经是那么大的一个错误!我捏紧那饮料。使劲瓣开拉环,“滋!”白色的气泡喷了我一脸。

“谢谢!”我故作轻松的举起饮料。在她眼前晃了晃。

要是在以前,我这样轻佻的举动早让她火冒三丈了,而此刻,她连眼都没眨一下,神色凝重的望着前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到底是什么让她烦恼?我的目光在她郁结的眉目间搜寻,希望能找到一丝端倪。

“晓宇!原来你在这儿!害我找了你好久!”在雨桐责备的声音响起地同时,后背被报复性的推了一下,正在深思地我毫无防备,搁在石桌的手碰倒了铝罐。饮料一下子涌出来,溅到了我和阮红晴身上。

“对不起!对”雨桐慌忙上前道歉,但她立即认出了阮红晴,顿时嘴里的话都被卡住了。她一定想到了我和阮红晴曾发生的那件事吧。本来挺崇拜阮红晴的她此刻竟有些不知所措。

“没关系!”阮红晴木无表情的说道,伸手抹了抹被弄湿的衣裳。

“红……红晴姐……你……好!”雨桐结结巴巴的说道。

阮红晴抬头看着雨桐,神情稍微平和了些:“你好!”

“宝……雨桐。这是我买的饮料!”若是任由雨桐这样下去,不会掩饰的她一定会让阮红晴察觉,到时将是怎样?我无法想像。毕竟无论谁也不愿这件事让第三者知道。

“……哦!”雨桐神色慌乱地从我手中接过塑料袋,“晓宇,我……我们走吧。”她低声对我说道。

“你先回宿舍吧,我要再坐一会儿。”我柔声说道。看到眼前的阮红晴,让我不禁想起几个星期前的她,虽然没有那样的愤激,那样地孤单,可眼神中的茫然却是一样的。

“别走!她需要你地帮助!”心中有一个声音无比清晰告诉我,使我在踌躇中选择了留下!

雨桐看看我,又看看阮红晴:“那……好吧,晓宇,红晴雨姐,你们……慢慢聊。”雨桐捏了捏我的肩,声音竟有点发颤,也许她认为阮红晴是来找麻烦的吧。

我只能用微笑来宽慰她的担扰……走出了很远,她还频频回望,让我既感动又惭愧。

“为什么不陪她走?”阮红晴的声音让我一震,当她再次注视我时,目光犀利得可怕。我拿起那翻倒的饮料罐,晃了晃,里面还有剩余:“那你呢?”我轻轻的喝了一口:“为什么叫我过来?”

她眨了一下眼,却没有移开,还直直的注视我,脸上看不出喜怒……

“既然你不走,就跟我走吧。”沉默了一会儿,她忽然以命令式的口吻说道,蓦地站起身,将空罐丢向垃圾桶。可惜,准头太差……

我叹了口气,嘴里嚷道:“乱扔垃圾,可是要罚款的!”

她看也不看,径直往前走去,待我扔垃圾时,她已走出了老远。

不知道她会带我去哪里,不知道有什么事在她身上发生,……带着满脸的疑惑,我快步的追上去……

……

道旁高耸的梧桐用茂盛的枝桠托着空中地圆月,路灯用金黄的灯光溅开夜的世界……

脚下这条宽敞平坦的道路。雨桐伴我走过,秋萍伴我走过,而我与阮红晴并肩而行,没有一丝轻松的感觉……

尽管路上行人稀少,但远处篮球场传来的训练声不绝于耳,却无法打破我和她之间的沉寂。

她似乎忘记了我的存在,低着头默默的走着,每一步都踏得那么沉……

“阮红晴,你

,刚好毕业了!”我忍不住说道。

“……”我设下的这个引子。她没有理会。

“你知道吗?现在学校地管理明显比以前严多了!早上排队上课要走正步,喝军歌!每天军务处专门派人守在路边检查!”我振作精神,继续说道:“而且军容风纪的检查非常苛刻,瞧瞧我这个头,就是因为头发不过关,被迫剪的。”我取下军帽,毫不掩饰的指着自己的光头。

她停住了脚步:“现在的这个校长怎么样?”虽然她看着我的头,问的却是另一件事。

“嗯……”我知道她为什么这样问,我却不想说出自己的真实看法:“才刚来……还不太了解。”

“哦。”她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思的低下头。

连这么标新立异地光头都无法吸引她的目光。一种挫败感涌上心头,她到底在忧心什么?我出神地望着她萧索的背影。

“咯嚓!”轻微的脆响唤回我的思绪。

一张枯败的落叶被她踩在脚下。倾刻间化作无数的碎片……

……

没想到,她会带我到这里。

只有在这里,夜风才能没有阻隔,无拘无束的吹;只有在这里,才会给人以开阔空旷的视野;只有在这里,才能找到城市中没有的那种山野的气息!

齐腰深地野草依旧是一处密,一处疏,毫无次序。只是在夜风的肆虐下,勉强的倒向一个方向。除了呼呼的风声,这里更是昆虫和小动物地天堂。无数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奇妙的旋律,使我忍不住想要拔开草丛,看看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神奇地动物。却又怕窜出危险的猛兽……

我站在土堤边,听着风声,听着虫喝。望着这茫茫的夜色,一颗心就像被重新淘过了一般,忘却了烦恼……

阮红晴应该和我有一样的感受吧,她略向前探着身子,微闭双眼……在月光下,她神情是那样的陶醉,甚至连她的秀发被风吹拂到我的脸上,她都浑然不知。

我不自觉的捉住一根发丝,感觉有些硬,有些粗糙……记得她在学校时,头发还没这么长!短短二个多月的时间,竟然已达后背……“白发三千丈,缘愁是个长!”脑海中突然冒出这样一个诗句,我心情黯然,在这两个月间,在她身上发生太多太多的事了……真希望眼前的这个景象能持续得久些……

手被猛的一扯,待我反应过来时,只剩下一截断发。

阮红晴蹲在地上,瞪着我。

“对……对不起!……我……”我忙向她道歉。

她没有发作,也没有理会,双手拂了拂身旁的杂草,毫不犹豫的坐了下去。紧接着,她的整个身体缓缓向后倒,最后竟然躺在了这干涸的黄土地上……

我惊讶得合不拢嘴,她只穿着t恤和短裤,裸露的肌肤与布满硬土块的地面接触该有多难受啊!然而,她却再次闭上了双眼,神情变得十分安然……

脑中一道灵光闪过,我忽的忆起自己曾在这里所说的话……刹那间,我好像捕捉到她的一点心思。

在她的身旁,我轻轻的躺下,……风声小了,虫鸣声强了,……在这一切大自然的声音之中,我似乎听到了阮红晴急促而有规律的心跳,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想要忘却心中的烦恼吗?我的眼前是璀璨的星光,曾经有个女孩问我哪一颗是牵牛星,哪一颗是织女星。也曾经有个女孩说,让我和她成为好朋友!……是啊!这里有着重要的回忆!!

我略微侧身:她粗而长的双眉,挺拔的鼻梁,饱满的额头……那么恰到好处的集合在她光洁的脸上,朦胧的月光为沉静的她增添了几份清丽脱俗……

也许她感觉到了什么,迅速睁开双眼。我避无可避,与她过于明亮的目光在咫尺的距离相遇。

她皱起眉头,双手撑地,想要坐起。

“阮红晴,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我忽然大声说道。

她一愣。

“上次你往我嘴里撒土,我还记着啦。”说完,我手一扬。

她躲避不及,连声咳嗽。

“刚才那是利息,现在才是你欠我的债。”我摆出架式,手中其实空空如也。但阮红晴反应很快,二话不说,一大把尘土就扔了过来。

“好哇,旧债未还,你又欠新债!”我故意气愤的说道,再度发动反击。

于是,我与她都被灰蒙蒙的尘雾笼罩,阮红晴的出手一次比一次重,似乎在发泄着什么,细小的沙砾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痛……

终于,我抵受不住,停了手。

而她没有继续追击。

我俩互相对视着。

“哈哈哈……”我指着她,放声大笑:“我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灰头土脸了!”

“你以为你又能好看到哪里去吗?”她冷冷的说道,脸上浮现出难得的笑容。但她很快又将它隐藏。

“喂,阮红晴!”我也止住了笑,意味深长的说道:“说真的,你笑的时候很好看。”

她微微一震,似乎明白了我的用意……愣了片刻,她站起身来,拍去身上的尘土。

风依旧鸣咽,夜幕则越发深沉……

“我……我该走了!”阮红晴呆呆的望着来时的路,声音十分的柔和。

“我送你回家吧。”不知为何,我脱口而出。

她猛然回过头,眼眸中射出异样的光芒:“……学校不是管理严了吗?你难道不怕纠察?”她既没说‘不’,也没说‘行’,只是竭力平缓的问道,却难掩那一丝激动。

“纠察都怕我!”我淡淡的一笑。

若是在平时,她一定又会批评一番。但这次,她什么也没说,慢慢的朝前走去……

……

我和她还是沉默的走着,只是在这沉默中隐隐有一种默契,……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到最后,我还是没有获得答案。我想,她也不会告诉我。……但我想让她知道,不管有再大的困难,她不是在孤身作战!……即使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我和她仍是好朋友!

我,一直坚信着……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