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送着周晓宇远去,阮红晴的眼中有几分不舍。虽然句话都没说,但那种无言的关切,轻轻的将她笼罩,或许这也是自己在看到他的时候,竟不加考虑的让他留下的原因吧。

初秋的夜晚有一点凉,微风伴着落叶在空中飞舞……

夜色终于吞噬了他的背影,阮红晴伫立在铁门前,仍旧凝望问着那个方向,心里好像失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空荡荡的极其难受……

今后还能再见面吗?阮红晴茫然的问自己。

……“阮红晴……嗯……多保重!”……在她转身之际,耳边又响起周晓宇道别时温柔的话语,不知为何,眼泪缓缓的流出来……

……

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仅有二楼母亲的卧室透出丝许亮光,阮红晴略微松了一口气,她擦去脸上的泪水,轻轻的按亮开关,径直走进大厅,步覆有些沉重。

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阮红晴专注的凝视着墙上的遗像,脑海里闪现着一幅幅以前与他相处的画面,却无法与照片里那严肃的父亲完全重合在一起……是啊,从高中到现在一直疏远着他,又怎能去了解他的内心呢?……父亲一定很累吧,要照顾我!要思念母亲!要为这座学校努力工作!……父亲的一生都在为别人操心!即使现在,他一定也在为我们祝福!

手紧紧的着那黑色的桌布,阮红晴的神情渐渐的变得坚定:“爸爸,你放心吧,我不会抛下妈妈一个人地!”

……

作出这样的承诺,阮红晴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就连上楼都感到困难,她抓住扶梯,一步一步的迈着,似乎这条路的尽头不是通向她的卧室,而是一个她未知的世界……

经过朱晴的卧室时,她停住了脚步,可只犹豫了一下,她继续向前……

挡在她面前的不仅是一道木门,而是一道她从未遇到过的隔阂。经过今晚地对话,她知道她和母亲的关系很难恢复得像从前一样。敲开这扇门,她该如何去面对母亲呢?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晴晴回来了?”听到钥匙响,听到开门声,朱晴本能的扔掉手中的笔,飞快的冲出房间。

但还是晚了一步,“砰”的一声,门迅速的关上。

朱晴站在门口,发了一会儿呆,仍旧伸出了手。

“笃笃笃……”沉闷的敲门声在幽暗的走道上回荡,里面却始终没有动静。

朱晴叹了口气:“晴晴!我知道你恨妈妈!……妈妈是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爸爸!妈妈是太自私了!”朱晴愧疚的大声说道:“妈妈也想过留下。可是妈妈留不下啊!……孩子,实话跟你说吧。妈妈是公派出国一年,可已经超期两年了,以前你爸在时替我压着,现在新校长上台,我早已被开除了军籍,军人没有户口,而我什么都没有,……想找到一个好工作很困难……我知道你不想离开你爸,可是现在你爸不在了,在这里你会过得很辛苦。妈又怎么舍得让你受罪啦!……晴晴,现在妈就只剩下你了……晴晴,让妈来妈妈地照顾你!好好的补偿这些年来妈欠你……”朱晴地说着,声音有些哽咽。

“妈。你别说了,我已经决定跟你去美国!现在我困了,想睡觉。你也早点睡吧!”屋里传来阮红晴激动的声音。

得到了想得到的回答,朱晴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总感觉似乎欠缺了什么。

周围是浓浓的黑暗,粘绸得令人窒息,她心底渐渐的升起一股孤独无助的感觉。

慌张的从口袋里抽出一只香烟,点上,她深深的吸了一口……

白色的烟雾混在黑暗中,很快消失不见,只有那一点火红在不停的闪烁……

……

胡飞还未来得及说‘解散!’,我们二区队已经狂喊着冲向了属于护理系地食堂。相较于令人昏沉欲睡的讲课,大家更愿意把精力都用在打饭上。虽然护理系人数较其它队少很多,可也马虎不得。其它系的学员经常跑来霸占我们的位子,毕竟鲜花多了,招来地蜜蜂也多。因此对我们而言,每一次的午饭都像是打仗一样,充满着刺激。

雨桐跑去壁柜处拿碗筷,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窗口前抢占有利地势,这已经是经过无数次实战考验地最佳方案。

然而穿过天桥,跑进食堂,我们还是来晚了:94护和该已经在几个窗口前排成了长队。

看来,今天的鸡腿肯定是没戏了!我不甘心的站在后面。

“晓宇,给你!”雨桐随后赶到,将饭盒递给我。

“宝贝,你喜欢吃的辣炒胡萝卜,可能打不到了。”我无奈的说道。辣炒胡箩卜,这学期新增的菜之一,味道一般,不想却成为了女生们的最爱,总是和鸡腿一道成为最先被买光的食物。难道说,女孩们都是兔子变的?

雨桐看了看前面的长队,然后笑着说道:“没关系,你打别的吧。”

我知道她其实有点失望,只是不想让我看到罢了。

忽然,我看见了胡俊杰,记得他刚才还跑在我后面,怎么转眼间竟站在我旁边一队的最前面!惊讶之余,我略一思索,旋即明白,那是因为左芳的关系!没想到,跨队恋爱还有这种好处!这下,我的鸡腿和雨桐的箩卜都可以得到圆满解决了。

就在我刚想要付诸行动,有人抢在了我前面:“大胡!大胡!帮帮我和钩子带份饭!”赵绵涛这个大胖子抱着四五个碗盒,急匆匆的挤到胡俊杰身边。

大胡和胖子虽

爱斗嘴,这点小忙肯定是会帮的,而我的请求他更不是……四份饭已经够多了。如果再加上我和雨桐的,估计后面地人一定会骂声四起。

何必呢?我叹了口气,安心的呆在队伍里。却发现雨桐还站在我身旁:“宝贝,你怎么不下去坐着?”

“我在这儿陪你!”她笑着说道:没什么意思。”

怕我一个人闷吗?她眼神中流露出的几份关切,让我心中一暖:“既然这样,帮我拿着这个。”我故意将饭盒又塞回给她。

“……啊!懒鬼!”她不满的说道。

我得意的朝她挤挤眼,扭头注视着玻窗上公布‘今日菜单’,眼前的余光却督见一个人。对呀,我怎么把她给忘了!我犹豫了一下,回身从雨桐手中又抢回饭盒。说道:“宝贝,你先替我站着位子,我到前面去找人帮我们打饭!”

“谁呀?”她疑惑的问道。

“一会儿告诉你!”我故作神秘的说,其实是心中不确定她会不会帮助。

……

无论是多嘈杂的环境,只要有她地存在,就像是多了一块与世隔绝的小天地。

她一动不动的站立着,用同样的姿势却显得优雅美丽,只是有一种无形的东西让人不敢接近。

我伸出手指像小鸡啄米似的在她肩上轻点了两下,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陶莹莹!”我只好对她喊道。

她缓缓的转过头,波澜不惊的目光在我身上流动着。忽然间有了一丝亮色,仿佛在问:“有事吗?”

“那个……能不能帮我打两份饭?”好歹我也算是在胭脂堆里打滚的人。可和她的眼眸接触,竟会莫名地有些紧张。

她注视了我一会儿,伸出手:“你的饭盒?”

“谢谢!太感谢了!”我高兴地说道:“嗯……我要一个鸡腿,辣炒胡箩卜,清炒荷兰豆……”我飞快的报着菜名。

她眨了眨眼睛,沉静的脸上多了一份困惑。而我佯装不知,继续说着一些我根本就不想吃的菜名。

眼中的困惑越来越浓,但她居然没有出声问一句。终于,我忍不住笑起来:“跟你开玩笑的,一会儿轮到你打饭时。我再给你!”

她看了我一眼,目光中有一丝责怪,脸色却轻松了些。

她一言不发的重新看着前方,目注着她美丽而又孤寂的脸。我的心被轻轻的牵动着:“最近……还好吗?”

她一怔,微微点了点头。

“是啊?……那太好了!”我宽慰地低声说道。

她又回头看了我一眼,神情有点奇怪……

……

“晓宇。你真把饭打回来啦!谁帮你的?!”站在队伍后面的雨桐看着我端着饭菜出来,惊奇的问道。

“你说呢?”我向后指了指。

雨桐愣了一下,随即迎了上去:“陶莹莹,谢谢你!”这突如其来地道谢让陶莹莹一愣:“哦……”她低低的应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如果下一次我们先到,让我们帮你打饭!”在擦身而过之际,雨桐大声的说道。

陶莹莹一震,面对着雨桐真诚地笑容,她有些愕然。

“说着这么轻松,实际干活的可是我,有没有征得我的同意?”我开玩笑的说。

“晓宇,你敢不答应吗?”雨桐瞪着眼睛,威胁道。

“不敢!不敢!”要不是手里拿着饭盒,我早就举双手投降了:“陶莹莹=

陶莹莹默默的看着互相斗趣的我俩,略显呆滞的眼眸忽明忽暗的闪烁着……

“不用了,谢谢!”她木无表情的说道,加快步伐往外走去。

“呃……”雨桐还想上前劝说,我急忙制止:“宝贝,算了!”

望着陶莹莹渐渐的远去,雨桐有些困惑:“晓宇,她这个人好怪!”

怪吗?对于雨桐的话,我不敢芶同,只是婉转的说道:“也许吧。毕竟,父母双亡的事情……不是常人所能体会到的。”

“啊!我差点忘了!”雨桐一声惊呼,脸上充满了歉意。

“走吧,咱们吃饭去。”一谈起她的事,总会让我想起一些不愉快的往事,于是我急忙催促道。

然而,雨桐还站在原站不动:“晓宇,……你好像说过她男朋友也去世了……是吗?……”

“……嗯!”我暗叹了口气。

“……真不知她是怎么熬过来的?”雨桐有些悲伤的说道:“如果我是她……”说到这,她浑身一颤,露出畏惧的神情。

“对不起啊,晓宇,我不是”她慌忙向我解释。

“傻丫头,咱们快去吃饭吧,菜都要凉了!”我微笑着打断她的话。雨桐有时会犯傻,那是因为她过于善良,过于直率的缘故。

“嗯!”她温顺的点点头,跟随着我的脚步,不时的朝陶莹莹所在的方向投去怜悯的目光……

(上过强推,上过封推……虽然在起点不是太出名,我已经很满足了。能继续写下去,是因为我自身的愿望和你们的鼓励。因为我知道它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故事,而是属于大家的。你们的书评,是我每天的食粮,为文字优美的,感动;为争论激烈的,窃喜;为未发现我伏笔的,遗憾;为猜中故事发展的,惊叹!就这样……度过每一天……另:的框架包括结局,早就有了,我并不迷惘。悲剧不是我追求的方向,说话算话!还有以后我尽量不在章节后附加乱七八糟的东西!)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