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你这个小同志,我说过不打针,你还没弄明白吗?!生给我叫来,我要出院!”刚走进客厅,就听见卧室里付出贾老的叫嚷声。

“爷爷!”妮妮箭一般的冲进去。

“妮妮?!我的乖妮妮!你怎么来了?”贾老坐在病床上,惊喜的看到妮妮朝他飞扑而来。

“爷爷!爷爷!”就像是分别了很久,才重逢似的,妮妮紧紧的将贾老抱住,用那双充满关切的大眼睛仔细的凝视着贾老的脸:“爷爷,你得的是什么病啊?让妮妮……让妮妮担心死了!”

“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是例行检查。”贾老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慈爱的搂住妮妮:“想爷爷了吧?……爷爷也想你了!咱们这就回家去,爷爷在北京给你带了好多好东西,你看了一定喜欢!”

“嗯!”妮妮不由自主的点点头。

看到贾老一副轻松的神情,我真有点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幸好,我还记得徐医生的叮嘱:“伯伯,你不能走!你应该留下住院!”

贾老猛的抬起头,一看是我,脸上乍现的一丝怒气又迅速的消失:“晓宇也来了啊!正好,帮我把墙角的拐杖拿过来,咱们一起回家吃顿团圆饭!”

我没有动,轻声劝道:“伯伯,你先把身体养好!以后我们再热闹也不迟。”

“对啊,爷爷!徐医生说你应该住院,你就先住下吧。反正,我会天天来陪你的。”妮妮这才想起徐医生说的话。

“乱弹琴!小徐的话你们能信吗?住院!住院!我都已经住了二十多天院!要住你们住!我是绝对不会呆在这里!”贾老大手一挥,生气的推开妮妮,起身去拿拐杖。

“首长。你现在还不能下床!”床边地护士焦急的喊道。

妮妮一声惊呼,只见贾老的身体忽的一歪,直挺挺的往后倒。

我赶紧抢上前,将他扶住。贾老的脸色变得苍白,牙关紧咬,极其痛苦的模样。

妮妮急得都快哭了:“爷爷!爷爷!你怎么了?”大声喊着。

贾老颤抖着嘴唇想说话,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汗珠瞬间布满了他皱纹的脸。我此刻也全然没了主意。

“快!快将首长抬上床!”那护士急声说道。

我想也没想,立刻将贾老抱上床。

在我和妮妮的关注下,她转身从急救床中拿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两粒药片:“首长!这……这是硝酸甘油,您把它含到舌下!”她虽然极力保持着镇静,可颤抖地声音也透出她心里的紧张。

贾老困难的将药片含住。护士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按下了床头的一个开关:“床首长心绞痛发作,赶快来!”

……

刚才喧闹的房间,现在只剩下妮妮的哭泣声。在一旁看着医生们给贾老做紧急抢救的时候,一种似曾相识的畏惧从心底漫出来要将我淹没。以至于紧张的妮妮将我地手抓破,我都没有察觉。

“好啦,妮妮!爷爷现在没事了!你瞧,我不是挺好吗?”贾老想要安慰抱着他哭泣的妮妮。没想到哭泣地声音没有中止,反而更大。他不得不用眼神向我求助。

决不能让廖师傅的事在贾老身上重演!我这样想着。沉声说道:“伯伯,你是长辈,本来我不该说这些话,但是现在我不得不说!……你是身经百战的将军,经历过无数的艰辛,伤病对你来说只是小事一桩,甚至连死亡都没什么了不起!”我看着他,情绪变得有些激动:“可是您有替妮妮想过吗?贾大哥工作太忙,真正关心她,照顾她的只有您啊!您这样不在乎自己的身体。让她多担心啊!可是她还是个孩子,万一……真有个什么……,妮妮受了不少的痛苦。伯伯,我求你了!……别再让她再遭受这样的事情……也别再让她更加孤单的生活!”

“……晓宇哥哥……”妮妮呆呆的看着我。

贾老怔然地靠在床头,……沉默了片刻。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长长的一声叹息……他低下头,温柔的抚摸着妮妮的长发:“妮妮……,爷爷对不起你!”

“……妮妮最喜欢爷爷了!爷爷,你留下来,好吗?我会请假天天陪你地。”妮妮的声音中还抰着几丝哽咽。

“爷爷……不走了。”贾老拍着妮妮的后背,锐利地双眼渐渐变得有点混浊。

“真的?”妮妮高兴的将身体往上一撑。

“爷爷什么时候说过假话。”贾老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抬起头,望着我:“我要再走……你的晓宇哥哥还会批评我的……”

“伯伯,我”既然目的已经达到,现在该是我认错的时候了。

他挥挥手,止住我的话:“晓宇,你别说啦,我都明白!……我贾彪除了最初带兵打仗的时候,瞎指挥,挨过首长的骂。这些年来,还没有一个人敢当面指责我!……骂得好啊!我真是活糊涂了,该被骂啊!”他自责的说着,刻满苍桑的脸上却洋溢着宽慰的笑容。

妮妮听到贾老的话,就像在夸她自己似的,充满自豪。

我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没说话。

眼神渐渐有些涣散,似乎在想着什么,有一种淡淡的

“晓宇,你坐到这儿来。”他指指床边,声音很是柔和。

“伯伯,我……我衣服有点脏。”我急忙说道。

“你这是准备干什么?”经我的点醒,他才发现我服装的异样。

“新校长来了,要举行阅兵式,我们现在天天忙着训练:”我平静的说。

“哦……”他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接着说道:“对了,外面那些人还在吗?你出去给他们说。我现在累了,不想有人打扰。”

让我去驱逐那些校领导?我吓了一跳,却没敢多说,转身向外走。

“等等。”他忽然又叫住我,若有所思的说道:“算啦,让他们进来吧。”

“是!”我松了口气。

……

“首长,您身体好点了吗?我们代表全院地教职员工来看望您老人家!”吴校长毕恭毕敬的进屋,毕恭毕敬的向贾老问好。

“我的身体没什么问题,不过是老了,顺便检查一下身上的零部件是否管用。”贾老笑了笑。

“首长当年率一支小分队。千里奔袭鬼子的司令部,一举粉碎敌人的围剿!……这些故事对我们这些小辈来说,那是永远不变的传奇啊!”吴校长由衷的赞道。他弯着腰站在床边,脸上充满关切:“不过首长还是要多注意身体!白部长特地找电话过来,关心您的身体情况,要求我们必须要照顾好您!”

“老白就爱瞎操心!”贾老无奈地摇头:“你叫吴镝吧,在北京的时候,他跟我提起过你。”

“白部长是我多年的领导,这次上任前,他再三嘱咐我。到这儿后一定要多去拜访您,有什么难题要多向您请教!”吴校长谦虚的说道。

“老白太高抬我了。我一个粗人,对医学这套东西是一窍不通啊!”贾老哈哈笑道,朝屋内站着的这些人挥挥手:“你们都坐吧,在我这儿,不用那么拘束!”

……

接下来的闲谈中,其他人都显得较拘谨,只有吴校长说话自如得体,不愧是从上面下来的,确实令人不敢小瞧。

我正静静的旁观着,妮妮推了推我:“晓宇哥哥。我们出去吧!这儿真无聊!”她低声说道,一脸的不耐烦。

我只好点点头,准备带着她悄悄的往外走。

“小吴,我有一种事想请你帮忙!”贾老忽然提高声调。

“首长。您太客气了!您有什么事让我们去做,那是我们地荣幸啊!”吴校长急忙说道。

“晓宇,你过来!”贾老向我招手。

我有些茫然的望着他。所有人地目光集中在我身上。

“这是我的侄儿,叫周晓宇,在这所学校读书,希望你能照顾一下。”贾老对他说道。我记得这样的话,他曾经对卢见虹说过。可当着这么多的人,以极其认真的态度说出来,这还是头一遭,难道说他刚才改变主意,要见他们,是为了……这件事?……

我凝视着他慈祥而苍老的脸,看着他抖动着那两道白眉,继续向他们夸耀着我的事,……心中就像是燃烧着一团火,越烧越旺,暖烘烘的热量遍布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驱走了之前所遭受的严寒。

“傻孩子,想什么呢?吴校长问你读什么专业?你还不赶紧作汇报!”我地肩膀被猛的一拍,眼前晃动着他和蔼的笑脸。

“94临床检验!哦,那是咱们校新设立的专业!”吴校><.我:“听首长说,你勇斗歹徒,被授予三等功。舞跳得很好,而且还主持过系里地晚会,是队里的文艺骨干,是吗?”

我点点头,不知道伯伯跟他说过些什么,但那一定都是表扬的话……

“首长,像这么优秀地人才,即使你不说,我们也会特别照顾啊!”吴校长热情的握住我的手,兴奋的说道。

身旁响起贾老爽朗的笑声……

……

送院领导出来的时候,我愣住了:不知何时,贾庆国悄悄的来了,坐在客厅里跟徐医生低声的说话,我正想向他打招呼,他却朝我摆摆手。

带着疑惑,我送领导们到电梯前:“小周,不用送啦,快回去照顾首长吧。”吴校长和气的说道:“要不要给你放几天假?安心的照顾首长!”

放假?我有些意动,然而脑海中闪现出队长那一张愤怒的脸,“谢谢校长的关心,不用了,我能应付过来。”我婉转的推辞,心里阵阵的苦涩……

……

“妮妮,你不好好的守着伯伯,怎么出来了?”回来时,我惊奇的看到妮妮和徐医生站在走廊上。

“爷爷让我出来的,他说他要和爸爸单独说会儿话。”妮妮嘴一撇,不满的说道。

“哦!”我疑惑的望着这紧闭的门。

“晓宇哥哥,他们……他们不会吵架吧?”妮妮紧张的抓住我的手,担忧的说道:“爷爷看到爸爸的时候,表情好怪!”

“……不会的,放心吧!”我笑着安慰她说,想起贾老刚才所隐藏的那一丝愁容,联系妮妮的话,心中同样忐忑不安……

(这几天家里有点事,更新晚了,望大家原谅!)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