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在床上的是自己年逾八旬的父亲,那位曾经将自己托口气游了二百米的精力旺盛的父亲;那位大口喝酒,大碗吃肉,谈笑风生的父亲,……如今即使身体虚弱,也在拼命压抑着,只发出轻微的咳嗽声:“爸,我听徐医生说,你在北京开会的时候,得了急性心梗,在解放军总医院接受治疗,为什么……为什么不通知我?”贾庆国竭力平静的说道,略显责备的话语里难以掩饰亲情带来的关切和激动……

“不过是个小病,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我这把老骨头还硬朗着啦,不会这么容易就倒下。”贾老淡淡的说道:“坐吧,庆国,我有要紧事跟你说,今天咱俩平心静气的好好谈一谈。”

贾应国心里一惊,似乎很听话的坐在沙发上,脑子却急速转动,思索着父亲说这些话的用意。

看着儿子慎重的表情,贾老神色一黯,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儿子与他的两个哥哥不同,从小就很有主意,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判逆心也越强,加上其间发生了那些事,从此自己和他就像是钢和铁,只要碰在一起,就叮当作响。“庆国,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你的魏叔叔9月份就要退休了。”

贾庆国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好像早知道这事似的。

无法察知儿子的想法,贾老心里有点急:“上面一直提出要‘领导班子年轻化’,始终没有取得什么好的进展,最近却突然加快了步伐……军队是有些保守,僵化,干部年轻化确实是军队改革必需进行的重要一环。只是我感觉有些太快了,这样一刀切下去,说不定会引起一些小的动荡,所以我写了一份报告,希望这项措施能够有步骤、有计划的进行……到了北京,我将它呈交给军部,希望能引起重视,但是没有获得通过!虽然我也知道能通过地可能性不大,却没想到会遭到这么多人的反对。”他不甘心的说道,看了一眼贾庆国:“甚至包括同我一起出生入死。战斗了几十年的老战友伍少恒!那个暗地里帮你出了不少力的伍叔叔!我没有想到,他第一次明确的反对我的提议!”

贾庆国静静的听着,右眼皮不易察觉的跳动一下。

“不用我说,你也明白……风向变了!”贾老叹了口气,直视着自己的儿子:“庆国,收手吧!趁现在一切都还刚开始,赶紧收手!”

看着父亲焦虑地神情,贾庆国依旧一言不发,只是眼中的光芒变幻不定……

贾老见儿子无动于衷,以为他不相信自己的话。心情变得急燥起来:“庆国,我知道你在恨我!……你以为你二个哥哥走的时候。我不痛苦吗?!你以为你妈去的时候,我不伤心吗?你以为我逼得媳妇跟你离婚,我就好受吗?这几年来,我一直感到内疚,一直在责备自己,一直在试着改变自己!……可始终没法跟你好好的相处!庆国,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怎么做才能让你认同我这个老爹!”一年,可与儿子的关系日见疏远,眼下似乎顺风顺水。其实潜流暗涌。看着无动于终的儿子,贾老心急如焚。

“爸!”这一声呼喊没有往日的生硬,听起来柔和许多:“医生说了,您一定要保持心境平和!否则。情绪太激动会诱发您的心绞痛!”

贾老一愣,因长年愧疚而压抑在心底地情感,好不容易像潮水般汹涌澎湃。却在这一停顿间,迅速的退去……儿子在他被水雾笼罩地眼中,显得模糊而遥远,他暗暗的叹息一声:“庆国,我已经是快八十的人了,没有几年的活头!……你妈,你哥哥,一个一个都走了,我不想看到你也走!……听我一句劝,别再做那些事了!就算你不……在乎我,也要为妮妮着想!即使你没有钱,没有工作,都没有关系,我们一家人平安的生活就行!……啊,庆国!”

多年垒起的这堵高墙在父亲动情的倾诉中慢慢的倒塌,看着父亲如此的虚弱,还要挣扎着向自己表明心迹,贾庆国的心里五味杂陈,几乎都无法受父亲哀求地目光。“……爸,你还记得吗?”他低下头,缓缓说道:“有一年的冬天,天气又湿冷,二哥提议晚上吃狗肉,你和妈一口答应,可是妈逛了一天的市场,也没有买到狗肉……”不知儿子为什么说起了这段往事,贾老尽管疑惑,一颗心却忽忽悠悠的回到了那个时代,那时候妻子温柔,儿子孝顺,一家人乐融融

“我们都放弃了,你下班回来知道后,二话没说,拿起手抢走到后院……将自己饲养了三年地狼狗打死了,我们全都惊呆了,当时我又哭又闹,找你玩命。”贾庆国自嘲的笑了一下:“妈妈追问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你说的话我至今还记得……你说,‘答应了,就要做到!男人应该说话算话!’”

“这事我记得!……还记得炖好肉之后,你们谁也不吃,是我一个人吃完地……”贾老喃喃的说道,折皱的脸上浮现出温暖的笑容。

……

“……爸!”贾庆国犹豫再三,说道:“卖军火的生意我决定不做了!……只是必须等到半年之后!”

儿子爽快的回答让他有点意外,但随后的一句话又让他的心一凉:“为什么要等半年?”

“做生意要讲诚信!我已经跟一个买家签了协议,这桩军火生意数目很大,至少要半年才能交易完成!”贾庆国慎重的说道。

贾老这才明白过来,儿子刚才之所以讲叙家里的那件往事,原来只是为了说明他肮脏的生意,心中一股无名的火起:“你那样的生意也配称得上诚信?也不想想你卖出去的这些枪支会夺走多少人的性命?!你立刻把这生意停了!给我回家里待着!”

“爸,在你眼里,我是一无是处。但生意无论好坏,都要讲信用,在这一点上,我为自己感到骄傲。而我这唯一的一个优点,正是你教我的,这么多年,我都无法忘记!”看到发怒的父亲,按道理应该司空见惯才对,可贾庆国的心里隐隐有些失望。他神色不变,缓缓站起身:“折腾了一个下午,您也累了,好好休息吧。公司还有事等我去忙,我会再来看您的。”

几乎将心里的话全都掏出来,而得到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难道这个儿子的心是铁石做的吗?一种耻辱感涌上心头:“你走吧,别再让我看到你!……”贾老恼怒的吼道。

……

走出卧室,还能清晰的听到父亲的骂声,贾庆国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虚掩的房门,适才那感人的一幕又在他脑中重现,恐怕今生都难以忘怀……贾庆国深吸了口气,大步朝外走去。

……

“爸爸,你终于出来了!跟爷爷在里面谈了些什么?神神秘秘的,怕我们听见。”贾庆国一出来,妮妮就迎上去,不满的说道。

“你想知道吗?”贾庆国一捏妮妮的脸蛋,笑道:“我跟爷爷说妮妮开学后不好好上课,整天不知道瞎想些什么,要找个人好好管管你!……”

“你瞎说的,才不是啦!”妮妮急得大声打断他的话,脸蛋上已飘浮起两朵红云。

“爸爸跟你开玩笑的!”贾庆国哈哈一笑,随即柔声说道:“妮妮,爸爸还要去工作,爷爷就交给你罗,一定要把他照顾好,知道吗?”

“嗯!”妮妮停止了打闹,重重的点头:“我会让爷爷天天开心的!”

“这才是我的女儿,你爷爷没有白疼你!”贾庆国摩挲着妮妮的头,感叹的说。

……

“开学这个星期,学习忙吗?”送贾庆国的路上,他随意的问道。

“不太忙。”我回答,又加上一句:“你给我的那些书,我都在看啦!”

“哦!”他停下脚步,按亮电梯的按键:“晓宇啊!你不是外人,我就不绕圈子了。”他回过头,注视着我:“我爸这个人很好强,别看他平时乐呵呵的,其实最怕孤单,再加上精力旺盛,以前在家里就爱折腾,现在只能躺在病床上,他一定会很郁闷。妮妮太小,很多事不太懂,我爸就跟你谈得来,他也很喜欢你……你呀,多抽出点时间来陪陪他。”

“贾大哥!你放心,我会天天来的。”我很干脆的答应。

他欣慰的一笑,正要说话,“叮铃”一声,电梯开了,他重重的一拍我的肩,

“贾大哥,再见!”电梯慢慢的遮住他的身影,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我怎会感觉不到他眼中的期盼?

看来,这一次他俩又吵架了!

我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的俯视下方……,贾庆国走出来,站在楼前向上仰望……火红的夕阳就在前方,反射的光芒应该很耀眼吧。这么高的距离,恐怕什么也看不见,但他还是驻立了一会儿,才姗姗离去……

孤单的又何止贾老一个……我长长的吁了口气,缓缓朝病房走去……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