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砰!”肩窝被猛的一顶,枪膛里弹出亮闪闪的弹壳,叶片上,烫出一圈焦黑的痕迹。

许杰望着远处报靶员的手势,心中一阵狂喜,最后的步枪射击考试,自己终于获得了一个满意的成绩。

“集合!……带回!”教官发号施令。

女生班的队列刚走出靶场的视野不远,就变得散乱了。

“班长,我找4环,你打了多少?”

“我跟你差不多4环!”

“小红呢?”

……

大家兴奋聚在一起,谈论着打靶成绩,自然是有人高兴,有人沮丧。

“许杰打了多少?”班长回头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许杰。

+.

“哇,许杰,你真厉害!差一环就是满分!”

“许杰,你为咱们女生争了口气,直到现在为止,你是环数最高!”

……

众女生围着她,叽叽喳喳的称颂道,许杰再难以掩饰那份喜悦。

“怎么回事!打完靶还不回到队伍去,堵在山道上,想干什么!!”一声怒吼吓得她们噤若寒蝉。

军训班长魁梧的身材出现在她们面前,她们没敢多说,乖乖的站好队,让出外侧的道路,看着他领着男生班与她们擦身而过。这些平时活泼好动的男生,此刻没有心情和她们逗笑,个个脸上呈现出紧张的神色,引得女生们捂嘴窃笑。

“打49环,就很了不起吗?!”突然,一个男生不屑

许杰一听这话。顿感不悦,却见两道讥讽的目光扫过她们每一个人,停留在她身上,又冷哼了一声。

许杰看清这人,忙低下头,刚想反驳的话又收了回去。

“什么人嘛!阴阳怪气地,你爸妈没教会你怎么懂礼貌吗?”一个女生气冲冲的对他的背影喊。

“呃……这个男生叫……伍什么来着,上两次试射,他可是都得了5环!”

“管他姓猫,还是姓狗?反正挺讨厌!一点儿男子风度都没有!许杰。咱们走吧,别理这个疯子!”

“……嗯!”许杰收回目光,脑海中还回映着他轻视的一督。他是**,一定经常练习射击!要是我有这样的条件,也能……想到这,她的心上掠过一丝悲凉。

“射击结束,就别再想了,今晚咱们买些吃的,好好庆祝!”女生队班长说道。

“班长说得太对了!今晚既要庆祝射击结束,还要庆祝明天军训结束!我负责去买熟食。小红,你跟我一起去吧。”

……

女生们边走边热烈的说着晚上的庆祝会。

许灯安静的跟在后面。她仰望着山坡上被烈日晒得发蔫地野草,在山风的辅助下,尽情的舞动着生命的活力。

军训结束了,真正的军校生活将开始……,躁动的风撩动着她汗湿的秀发,心里渐渐开朗起来。偏在这时,那个准备忘却的身影又闪现在眼前,竟是如此的清晰……

……

口袋里的手机“呜、呜……”地震动着,不用看,也知道一定又是妮妮在捣鬼。我加快脚步走向一楼的电梯。

“周晓宇,你给我站住!”陡然传来一声怒吼,吓得我一激灵。

“原来是阮大小姐!我招你惹你啦,你差点把这栋楼都喊塌了。”我回头一看是阮红晴。顿时堆起了笑容:“今天你地……那个拜访执行的怎么样?”

“你明知故问!”阮红晴美丽的脸上燃烧着火焰:“说,今天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她长长的双眉拧在一起仿佛展翅的雨燕,那瞪圆的双眼就像五彩的金鱼。让我忍不住想笑,但我很清楚,眼前的她绝不是昨晚地她。

“什么事啊?”我疑惑的问。

“什么事?!你还在装傻?!”阮红晴更加努不可竭:“别以为我不知道!卢伯伯都告诉我了,是你那位亲戚昨晚找了那个老头,然后今天什么事都没有!”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我对她的怒气视而不见,高兴地搓着手:“昨晚,和我伯伯聊天的时候,顺便说起这件事,他当时很气愤,没想到居然……这么说,你不用再去道歉?也不会影响你以后的工作?”我激动地问。

她冷冷的凝视着我:“你没有求你的伯伯帮忙?!”

“我怎么敢啊!我伯伯是个很严肃的人,最恨循私枉法。”我把头摆得像拔浪鼓。

怒气从她的脸上渐渐褪去,但仍怀疑的打量我。

“总之,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连声说道,准备闪进身后的电梯。

!”她叫住我:“……替我谢谢你伯伯!”

“一定!”我眯起眼睛:“还有我呢?好歹,我也算是帮了一点小忙。”

“拳头要吗?”她眉毛一挑。

“如果是锤背,可以考虑。”我笑嘻嘻的回答。

“那你就来试试!”她朝我逼进一步,我赶紧往后一跳:“最近缺乏锻炼,骨头比较脆,我看还是算了!”

她似乎很看不惯我的嬉皮笑脸,重重的哼了一声,从挎包里掏出一个短棒状的东西,吓得我转身欲逃。

“这把伞还你!”她的声音中多了一分温柔。

我一怔,那确实是我那把蓝色的伞,但多了一个蓝色的丝套,而且十分的合身。

我不自禁的准备拿起它,她却没有松开手……

我疑惑的目光和她异样的眼波在空中相遇,仿佛凝固一般……

……

“喂,阮红晴,你会打伞吗?瞧你的右边肩膀都没盖住!”

“你会打?你来打!”

“我来就我来!”

……

“你的左边遮住了吗?还好意思说我!”

“这个……这不能怨我,这把伞太小了,还是你一个人打吧。”

“我本来就不想打伞,你自己打吧。”

……

“周晓宇,你干嘛!”

“既然大家都不想打,还用它干什么!”

“……你有病!”

“……”

“……周晓宇,把伞给我!……其实,这把伞挺大的,只不过……只不过我们俩距离太远了。”

“……是吗?”

“我知道,你怕被萧雨桐和秋萍知道,她们会剥了你的皮。”

“你说什么?!”

“你就是个妻管严,像狗一样整天跟着她俩。”

“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啊!……周晓宇,你干什么?!”

“你不是说距离远吗?哼哼,现在近了吧!”

“快放开我!流氓!快放开我!!”

“阮红晴,我告诉你!你打得越狠,我抱得越紧!你看着办吧!”

……

……

“阮红晴,你说……我们为什么一见面,不是吵架,就是打架,不能和平相处吗?”

“……”

“喂,阮红晴,你可别睡着啊!小心感冒!”

“……”

……

“雨小了!”

“嗯,雨小了!”

“到宿舍区了!”

“是快到了!”

“我也……该从前面那条道回家了!”

“……把伞带走吧!”

“……那你呢?”

“我在这儿淋十分钟雨后,再回去!”

“……你真有病!……明天,去高干病房吗?我把伞还你!”

“当然去!……再见!”

“明天见!”

“对了,阮红晴,关于你的那件事,其实……没什么,回去好好睡一觉吧,别想太多。”

……

想起昨晚旖旎的风光,我的脸微微发烫。而一抹嫣红悄悄的爬上她的脸庞,她开始躲闪我的目光。

我匆匆的抓起雨伞,柔声说道:“我走了!”

她没有回答,不知在想些什么,有些失神的站在原地。

情愿看到一个又吵又闹的阮红晴,也不愿看到一个沉默的她。我走进电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阮红晴,你头发太乱了,应该给它做个护理。说真的,短发比长发更适合你!”

果然,她又恢复了生气,怒气冲冲的朝我走来,但是门已关上,电梯徐徐上行……

……

阮红晴帐然若失的盯着电梯上闪动的图标,虽然周晓宇一个劲的否认为了她而求他伯伯的事,但阮红晴心里很清楚:除了他,不会是别人!他伯伯决不会为了一个不相识的自己,而去得罪自己的同事。

她生气的是,昨晚的自己那么坦诚、那么信任的向他叙说自己的事,而他早已知道这件事的结局,说不定在偷偷的发笑,却装作一本正经的安慰她。更气愤的是,虽然自己表面上显得很坚强,对今天将要发生的事还是充满担忧,正因为疲倦和担忧,对于他的搂抱,自己没有坚决反抗,最后……偎依着他,这个……流氓!

阮红晴捏紧拳头,暗骂了一声,心儿却怦怦的急速跳动起来,似乎又回忆起昨晚那温暖而有力的臂膀,那让人忘却烦恼的胸膛,脸顿时变得滚烫……

头发真有那么糟糕吗?阮红晴想起周晓宇刚才说的话,不由自主的抓起一把头发,那略微发黄而分叉的发稍,让她皱起眉头……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