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红晴偷偷的观察着坐在对面的朱晴,内心闪过一丝疑间,母亲每天都在家,除了写论文就是做饭、洗衣、打扫卫生……尽力在照顾她,就连吃饭时也总要说上几句笑话,逗她开心。可是今天,母亲一言不发,似乎有些心事。若在以前她早就问出口了,可自从那次吵架之后,母女之间多了几分顾虑,少了几分融洽。

所以当朱晴的目光扫过来时,她迅速将头埋进饭碗里:这是第几次了,用这样凝重的目光注视自己

阮红晴琢磨着到底是什么让母亲如此苦恼,想了一会儿,没有个头绪,她便懒得去想,挟了一块肉:放进嘴里。老实说母亲的厨艺提高很快,还记得刚开始不得不到餐厅吃饭,如今三菜一汤很轻易就做出来了。她知道母亲这般辛劳是为了什么,感动之余总有一丝愧疚,但她始终不能抛开那份倔强……

“……妈,今天的菜真好吃!”她只能用这样简单的话语来表达自己的感激。

“是嘛!”仿佛云开雪霁,脸上笼罩着淡淡阴影的朱晴立刻高兴的说道:“能得到晴晴的夸奖都不容易,这几天的苦心钻研菜谱,看来没有自废。既然好吃,晴晴,你就多吃点……”朱晴边说边给她挟菜,转眼间,饭碗就垒起了一座‘尖塔’。

“妈,我又不是客人,自己知道挟!”母亲突然释放的热情让阮红晴不知所措。

“还有这个冬瓜排骨汤,我炖了一天,你要多喝几碗!”兴奋的朱晴刹不住车,又给阮红晴舀了一碗。

阮红晴看着面前雾气腾腾的汤碗,渐渐的有些茫然。不知为何。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挺拔地身影,似乎正站在灶前,专心的褒汤,又似乎微笑着劝自己多喝一点,再多喝一点……她不自主地捧起碗,吹了吹飘浮着密密油珠的水面,不顾还热得发烫,轻啜了一口,一股淳厚的香气流过唇齿,温暖了整个身体。

她惊讶的望着母亲。水气缭绕,让她的视线变得恍惚,心里却清楚这汤里蕴含着母亲多少的心血……

自己是不是太过心狠了?很多事也不能全怪母亲。阮红晴自责的想。

“丁零零!……”

“我去接!”朱晴说道,谁知刚才还在走神的阮红晴却抢在了前面。

“hello,.u|拧成了“川”字:“妈,你地‘国阮长途’!”她重重的说道。

重新坐回饭桌,阮红晴再也没有了食欲,她一眨不眨的凝视着母亲,眼中全是警惕的神色:最近这两个星期。找母亲的电话开始多起来,阮红晴接了两次。都是这个‘舌头都伸不直’的男人打来的。

……“他是妈在美国实验室的同事,跟我商讨一些工作的事!”……

……“为什么说话怪?哈哈,晴晴,他是台湾人!”

当时朱晴是这样回答的,从母亲地脸上,阮红晴没发现什么,可心里感到有一点不对劲,或许这也是她无法走近母亲的原因之一。

从头到尾,接电话地母亲神情十分平静,阮红晴却忍不住想说点什么:“妈。你们这个实验真够麻烦的,都商讨多少次了!”

朱晴感觉女儿的眼睛格外的锐利,她往后挪了一下凳子,沉声说道:“说起来。这个实验的构想还是……你爸提出来的,只是他仅做完了一部分……”朱晴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墙上的挂像:“现在我和这个……台湾人正在努力的进行这个实验的第三阶段……”

虽然过去了一段时间。可一提到父亲,阮红晴的神色立即黯淡下来,她无意识地用筷子敲了敲饭碗,没有再说话。

“吃饭吧,菜都快凉了。”朱晴又暗暗叹气道。

大厅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宁静,气氛却变得有些怪异,唯有碗筷碰撞之声清晰可闻,阮红晴囫囵的吞咽着,很快,碗里空空如也。

她将筷子一放,就想逃离这令她憋闷的地方。

朱晴再也顾不得犹豫,匆匆说道:“晴晴,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说!”

“什么事?”阮红晴无奈地坐回桌前。

“……我……你卢伯伯给你请了一个长假。”朱晴看着女儿,有点紧张的说道:“你明天不用去上班了。……对不起,我没有跟你商量,就擅自作了主张。”

阮红晴一愣,缓缓问道:“请了多长时间?”

“呃……不太清楚,好像挺长。”朱晴含糊的回答。

“哦。”阮红晴仅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异常地表现,倒让朱晴松了口气。她还记得上次她劝告女儿不用去上班时,女儿情急下说的话,现在看来,女儿已经想开了。朱晴在心里宽慰自己,她却不知:最近阮红晴在科里过得不太如意,虽然‘耳光事件’已经得到解决,她可大大的出了名,每天上下班都有无数双眼睛在注意她;而那个老头还一直住在科里,她工作时心里总感到别扭。所以这个长假如同及时雨,正好可以让她等到老头出院了才回去。

“还有一件事。”朱晴有了信心,说话爽利了许多:“你的护照也办好了!”

阮红晴的心一紧,她刻意淡忘的东西忽然又被提上了计时日程,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低的说了一声。

“是啊,……是快了点!”朱晴怅然的说道,她见阮红晴颓然的坐在那里,她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何尝不是跟她想一样……

朱晴的目光缓缓的绕着大厅巡视了一周,勉强压抑住心里涌起的离情别意:“晴晴,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星期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去美国了!”她一字一顿。无比慎重的说道。

恍如闪电雷鸣,在耳边炸响,阮红晴惊呆了!她知道她总有一天会走,但她不知道会有这么快!

“妈,我的转业手续!我的转业手续不是还没办好吗!怎么突然就要走了!”她惶然地大声嚷道。光是办转来手续大约要半年时间,半年时间啊,怎么转眼就没了!

“晴晴,出国后就不回来了,还需要这转业手续干什么?”朱晴看着慌乱的女儿,想起当初自己第一次出国时的情景。嘴角不禁浮起一丝笑意,她委婉的安慰道:“晴晴,你放心,卢伯伯会把你的转业手续办好的。不过,那需要时间……”

恐怖

就这样将挣扎的阮红晴淹没,随之衍生的是绝望,而望中孕育着燃烧地怒火:“你骗我!至始至终都在骗我!说什么转业手续半年才办好!说什么出国的日期无法确定!你真的是我的好母亲,至始至终把我蒙在鼓里!”

阮红晴癫狂的模样出手朱晴的意料,她尖厉的笑声异常刺耳,朱晴没想到会演变成这样。一时间乱了方寸:“晴晴……妈妈没有骗你……办护照本来非常麻烦……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办好……”是的,她骗了女儿|去美国打算告诉女儿时,她过激的反应打乱了一切地步骤。从此,她一边偷偷的办理手续,一边努力改善母女地关系,想等一切都好转后,再慢慢的告诉她,谁知两人的关系就像平行线,即使靠得再近,也始终无法相交,所以事情就一直拖着。

“没骗我?!真的吗?那个台湾人是怎么回事!这么着急回去。恐怕不仅仅是因为实验吧!”愤怒的阮红晴有点失去了理智,她不加考虑的把自己的怀疑发泄了出来。

“够了!晴晴!!”朱晴一巴掌实实在在的砸在桌上,碗筷被震得弹起来,砸在桌上、地上。一阵令人心惊的碎响,汤汤水水溅了一地:“最近我太纵容你了!别忘了,我是你妈!你以为我不敢教训你吗?!!”朱晴怒目圆睁。指着女儿,那手因为过于愤怒而抖个不停。

“你敢!你当然敢!你不但敢打我!也欺负我爸!”说到父亲,泪水就在眼眶打转,阮红晴再也忍不住,转身往屋外跑去。

“晴晴!!”铁门“咣当”一声巨响,掩住了朱晴徒然的嘶叫……

……

秋天地傍晚,夜色早早的来临,再也听不见烦噪的蝉鸣,只有蟋蟀在草丛中凄凄的叫。风少了往昔地温暖,吹在蘸满泪水的脸庞,泌着丝丝的寒意。

走出了家园地阮红晴,眼前漆黑一片,不知道终点,也不知道起点,茫然的徘徊在这寂静的小道,任由心中的怨气潮涨潮落。

不知过了多久,路渐渐宽了,人渐渐多了,恍惚中有人在对自己招手,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她停住脚步,这时才发现,前方是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护理系大楼。

或许是命运的指引,不知不觉间让她在阔别三个月之后又来到了它的面前:三年来的那些欢乐、悲伤,三年来的那些姐妹情谊,三年在这里度过的每个日日夜夜,骤然间涌上心头,不禁感慨万千,仿佛一挥手间,都将化作烟云逝去。

大楼里如星河闪烁的点点灯光,眼前是一张张青春活泼的面容,一如当初入校的自己,偶尔有一对男女说笑着和她擦肩而过,她也忍不住驻足良久:当初的她也这样傻傻的爱过,恨过……

拐过护理系的大门,她的脚步加快。这时,她已知道她为何会发那么大的火?又为何会来到这里了?不仅仅是因为父亲,因为这里的宿舍,昔日的校友,还因为那温柔的微笑,还因为那结实的依靠,还因为那一句她始终铭记在心的话:“我们是朋友!”

阮红晴的脚步没有犹豫:过去无数的争吵,发生了那么多的曲折,却使她俩如此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在她心中他已经占据了重要的位置,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想见到他吗?她离去的消息他会在意吗?他会认真的听她倾述心中的烦恼吗?……临检队的大门越来越近,阮红晴的心也就越来越紧张,除了那段曾经逝去的爱情,她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为了一个男孩而面红心跳……

……

这是尹慧如的第一次值岗,他穿戴着整齐的军装,值班桌上除了登记本,没有一本专业教材,他端坐着,除了不时与去上完夜自习的同学打招呼,总是警惕的观察着门外,当然注意到了这位踏着夜色而来的姑娘。

因为从小在重庆郊区的一个小镇长大,他就读的学校中没见过什么出色的女孩,没想到一到大学,就遇见了好几位,当然她们都跟周师兄有关,而今天的这位并不比她们逊色。

尹慧如一边打量她,一边翻开登记本,还没开口,女孩就直截了当的说道:“我找周晓宇!”

“啊!”尹慧如险些把手中的笔掉在地上,难道又是跟周师兄有关?尹慧如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她:她细长的眉毛配上锋利的眼神,有股逼人的英气,只是眼圈红肿,似乎刚刚哭过……

“喂,你听到没有,我找周晓宇!”“啪”的一声,整个桌子都在震颤,尹慧如吓得哆嗦,他还从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女孩:“周……周师兄……他们……去深圳社会考察……不……不在……”他牙齿直打架,连话都说不清楚。

“他……他不在!”女孩喃喃的说道,吓人的气势陡然消失,失望一下子覆盖在苍白的脸庞,尹慧如几乎都不忍再看。

脚步声无力的回响在他耳旁,他怜悯的望着她颓废的背影,忍不住喊道:“周师兄他这周末就回来!”

女孩停了一停,没有回头,那艰涩挪动的双腿仿佛拖着拽着沉重的心情,就这样慢慢溶入了夜色……

……

夜更深。

坐久了**的木凳,尹慧如感到腰酸背疼,他终于站起身,信步走出铁门,虽然仅有几步之遥,外面的空气却格外清新。他深吸了口气,顿觉心旷神怡,刚准备甩甩胳膊,游移的目光突然锁定了一个地方:不远处,梧桐树下,伫立着一个娉婷的倩影,清冷的月光泻在她的身上,依稀可见那凄美的容颜……

她还没走!尹慧如吃惊之余,没有再往前,他怕他的脚步惊扰了女孩的凝望,……虽然看不清她的神色,他却莫名的感到了哀伤:她们这里站了多久?她是在看周师兄的宿舍吗?她一定有很重要的事要找周师兄吧?她和周师兄是什么关系呢?她喜欢周师兄吗?……尹慧如心中有无数的疑问,看着她在黑暗中愈发的孤独寂寞,恨不能立刻赶到周晓宇面前,将他拉到这里,告诉他:这里有一个女孩在痴痴的等他,她很忧伤……

风刮落叶,盘旋飞舞;树木摇曳,沙沙作响……

这刺骨的寒冷让尹慧如使劲搓了搓胳膊,那女孩依然一动不动,犹如一尊萧索的雕像……

……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