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从水房出来,见赵锦涛像死猪般的躺在床上,黑乎乎床沿上,散发着熏人的臭味,赶紧捂住鼻子:“胖子,别一回来就睡觉,先去洗个澡,快点!”

“……吵什么吵,我都快累死了。”赵锦涛有气无力的说道,身体连动都不动一下。

既然文的不行,只好用武了。在他‘哎哟哎哟’的叫声中,我抓着他耳朵,直接把他拧起来:“要不想挨揍,马上去洗!”我笑着威胁说。

“你他妈的,快放手!你说去就去,你算老几!”他脱口骂道。

我拳头一捏,隆起强劲的肌肉,他立刻老实了,不情愿的抓起毛巾,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低声咕哝:“操,跟大胡是一路货色……”

“大胡呢?

“谁知道,估计又去找他的老相好了吧。”他不屑的说道。

“是嘛,她们回来了?”我随口问道。

“好像没有,你看都什么时间了!昨天她们就回来晚了,没想到今天更晚!哼哼,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明明都在一起,偏要安排两条不同的参观路线,那个黄队长完全是个新手,带四十多个小女孩在陌生的地方逛,早晚要出问题。”他幸灾乐祸的说道。

“那你说该怎么办,难道让你老人家来照顾她们?”我讥讽道,心知这小子是在发泄不满。原本他以为在这一周里,会和护士妹妹同进同出,一起参观,结果美梦破灭。

“男生照顾女生,本是天经地义的事。”他厚着脸皮接过我的话:“就像拉歌。运动会……时一样,还应该由我们临检队来带领她们。再说,咱们的队长多厉害!”

“是!是!”我懒得跟他争辩,躺在松软的床上,拿起摇控器,将电视打开。

赵锦涛自讨没趣,光着双脚,慢吞吞地走进水房,没一会儿,又冒出头来:“皮蛋。你觉得这社会考察有意思吗?除了参观工厂!还是参观工厂!这两天,不停的走,连饭也不能按时吃!上当了!绝对上当了!”

“怎么没意思,至少你知道了,这么一个小镇是怎样将一个不适合务农的盐碱地建成一个个厂棚,然后招商引资,同时又向内地吸收劳动力……”我想起了那些热火朝天的工作场景,同时也想到了每一个工厂前戒备森严的门岗,不由自主的在脑海中浮现出火车上那个骨瘦如柴的小孩的形象,顿觉胸口有些憋闷:“哎……这个地方看似生机勃勃。也有不少的弊端啊!”

“可不是嘛。”赵锦涛见我在叹气,以为我赞同了他的话:“就拿今天上午参观地那个‘致富中的农村’来说吧。那也叫做致富?!不就是把自己种的田卖给政府,然后捞了一把,建了几栋楼房,再租给来这里工作的人。那个老农民,你又不是没瞧见,采访他的时候,他刚从田里回来,腿上全是泥巴,就那样打着赤脚坐在他豪华名贵的沙发上!那地板可是货真价实的的大理石,全让他给弄脏了!他连话都说不清楚。居然家里资产超过几十万元,我操!”

“比起那些一发了财,就不知道是谁的暴发富,我还是觉得这个老头顺眼。至少他没忘记他的本份!”看着赵锦涛激动地神情,我缓缓说道。那个小孩的母亲,这个笨拙地老头。同样都是农民,一个劳累奔波只为了养活孩子,一个生活安逸,种田仅为了打发时间,两者的差距是如此之大……

“改革开放,是为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再带领全国人民共同富裕……”政治书里的这段话,如若千钧,重重压在我的心头。电视里身材曼妙的健美教练是那样惹人心烦,我“啪”的关掉电视,让烦乱的思绪逐渐平静下来,回头勉强的对赵锦涛说道:“胖子,还说没有意义,瞧你不是挺有感触的吗?……再说,累是累点,可自由多了,晚上可以让你玩牌玩到一两点钟。”

“也就只有这点还不错。”赵锦涛挑剔的说道:“对了,昨晚咱们地牌局还没结束,今晚叫上诈胡,咱们接着干。”

“抱歉!”我摇摇头:“晚上我还有事。”

“在这个地方你会有什么事?”赵锦涛质问道,忽然作明悟状:“你不会是跟萧雨桐一起出去鬼混吧?”

这么难声的话让我眉头一皱,二话不说,抓起床头柜上残余的蚊香,掷了过去。

他闪身进了水房,传出嬉嬉的笑声:“皮蛋,你可要悠着点,白天这么累,晚上还要剧烈运动地话,你能受得了吗?”

……

别看b镇位于改~这样。在这个不大的地方,镇政府、党校、大多数地商店和旅馆都位于这条大街的两旁,到了晚上8多钟,行人渐少,一些商店已经关门,所谓的灯红酒绿,根本就看不到。反而是民警巡逻频繁,使得这个工厂众多、民工众多的小镇在黑夜中既沉寂又安定。

或许是因为它已成为改革开放的示范窗口,那些‘资本主义的毒草’当然不能在这儿衍生,否则到处乌烟瘴气,岂不是不能显示‘两手抓,两手都硬’的政策优越性!不过,我听说距b镇二十

另一个小镇,却是有名的销金窘,吞噬了无数外来漂包……

白天,四处奔波。夜晚,牵着雨桐的手,漫步以这陌生宁静的大街上,我的心情极其的轻松……

“晓宇,你手上拿的是什么?”雨桐好奇的看着我拎的塑料袋。

“刚才等你的时候,我去超市买了点生活用品,我带来的那盒牙膏被胖子给占用了。”我随口说道。赵锦涛确实用了我的牙膏,我也不算是完全在污蔑他。

“他怎么能这样做。”雨桐一听,就关切的问道:“晓宇。他是不是老占你地便宜?!”

我哈哈一笑,没有回答,想起赵锦涛平日里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像还是我占便宜多些。

雨桐抱怨了胖子一会儿,见我不甚在意,忽又说道:“晓宇,你知道今天护校队为什么会回来这么晚吗?”

“为什么?”

“她们差点出事啦。”雨桐因有秘密与我分享,精神又振奋起来:“有两个女生擅自离开队伍,结果迷了路,她们找了很久才找到。听说黄队长当时气得在车上骂了她俩足足半个小时!”

“是嘛!”

“她们回来后,黄队长和那两个干事就跟咱们队长在卧房里商谈,到现在还没出来啦。晓宇,你猜她们会说些什么?”

“谁知道,反正又不管咱们的事。”我不以为然的回答。

“晓宇,你今晚是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是不是不愿跟我出来?”雨桐觉察出我的异样,腮梆子鼓了起来,

“没有的事。”l上轻轻一戳:“对了,你给陶莹莹打的饭。她吃了吗?”

“我不知道。我把饭盒放到她桌上,就急忙下楼来找你,不过……”雨桐得意的说道:“她跟我说‘谢谢’,我看得出那是真心实意地话。”

“真不明白,你怎么突然对陶莹莹这么关心?”因为六班女生少,她们与护校队同住在二楼。恰好陶莹莹就住在她的隔壁,自从那晚跳舞之后,她就对陶莹莹产生了兴趣,常去找陶莹莹,一聊就是晚上。还为此推掉了我打牌的邀请,这让我大感疑惑。只是她的努力纯粹是在做无用功,陶莹莹能跟她说上十句话,就相当不错了。

“那你呢?你不也在关心她吗?”雨桐认真的说道。

我顿时噎住了。雨桐的眼神明亮清澈,似乎并没有多余的含义,话在我肚子里转了几转。终究心虑的说道:“以前我是照顾过她,不过那时她是我的舞伴……早就已经过去了……”

雨桐没有在意我的窘态,也没有取笑我地辩解,她怔然的想着什么,眉梢间悄悄地爬上几抹愁云:“晓宇,你知道吗,我挺佩服陶莹莹的,……你说过她的男朋友早就去世了,可我感觉她还一直深深的爱着他……”

这怅然的声音将我的心绪感染,不由自主的对自己刚才的虚伪多了几份厌恶。

雨桐默默的凝视着我,比起出门时的兴奋,目光中多了一种莫名地忧伤,她欲言又止,缓缓的转过头去,望着前方,幽幽的说道:“晓宇,我和秋萍姐,你更爱谁一些?”

我又一愣,尽管时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让这个问题困绕自己而难寻答案。此刻,却不能有片刻地犹豫:“当然是宝贝!”

雨桐扭头看着我,眼里满是怀疑的神色,让我一阵心慌……

……

道路的拐角有一个公园,公园并不大,但打扮得精致。我喜欢那里地草坪,绿油油的小草就像梳理整齐的皮毛……

我执意带着雨桐进去坐坐,在一个树木茂盛的偏僻角落,我和雨桐躺在了这柔软的‘草席’上。

b镇靠近海,连:<.浪一浪的打来,使得树上的枯叶纷纷扬扬的下,只一会儿,我俩的身上又多了一层‘衣服’。枝枝丫丫的缝隙间,一轮明月悬于如伞盖般茂盛的树顶,今晚的月亮,她的光芒特别的皎洁!

我偏着头,看着雨桐娇美的面庞,想起她刚才的表现,不禁捏紧她的手:“宝贝,这个给你!”我从塑料袋里取出一个东西,放在她高耸的胸脯上。

“这不是你买的”雨桐将它拿至眼前,那精美的包装明显不是‘生活用品’所能拥有的,她有些疑惑。

“傻丫头,生日快乐!”我轻轻的说,心中有一点点的得意,她今天所表现出的焦躁难道不是为了它吗?

“你……你居然还记得!我以为……我以为……”雨桐将礼盒紧抱在怀里,激动的声音颤抖着,竟说不下去,隐隐带着抽泣。

她的反常让我愕然。原想隐瞒了一天,给她惊喜,此刻再无一丝喜悦……是啊,我居然还记得!可当初,我怎么就忘了啦?!在她主动成为我的女友,紧随而来地那个生日我并没有在意……到今天,正好是一年。这一年里,是谁被我伤害,却对我始终不悔!是谁容忍我的风流,待她们如同姐妹!是谁在我辉煌的时候。为我鼓掌!又是在我失意时,默默的伴在我身边!那白色的病床前,她笑嫣如花,为我呈上

醇的苹果!那繁星如簇的夜空下,她千里迢迢,将洁儿身奉献……

同样的明月,同样的夜晚,悲喜交加地她仿佛还是一年前那个羞涩的少女。

……“周晓宇,我喜欢你!”在那坚定的话语之后,我永远也忘记不了她的惶然:“你喜欢我吗?”

“宝贝。我爱你!!”我的声音虽然低沉,但充满一种力量。这力量正如现在我拥抱她那样刚劲有力。她不像秋萍,第一眼就在我心上打下烙印,而如同晶莹的水滴,慢慢的击穿顽石,慢慢的溶入我的生活,慢慢的成为我生活地中无法分离的重要地一部分。我知道,我亏欠她很多,对于这些,我只能用我一生的呵护来偿还。

“我也是!”雨桐轻柔的吻了我一下,然后幸福的倚上我的肩……

“知道生日礼物是什么吗?”我爱怜的取下她发丝上盘据的枯叶。

“……不知道。”她只顾与我耳鬓斯磨。对此并不在意。

“是内衣,红色的,喜欢么?”我咬了咬她的耳垂,低声呢喃。

“……嗯!”她的声音细如蚊呐。双手搂我更紧些。

我拥着她,她拥着我,就那么拥抱着。没有任何声音,但仿佛都能感觉到对方在想着什么,分享着相互之间那深深地爱意。像是一个美丽的梦,谁也不愿意醒来,谁也不愿意打破这宁静……

良久,她才从我怀里挣脱,匆匆的扫视了四周,然后注视着我,如宝石般璀璨的眼睛就像是月光下地湖泊,被石子打破,粼粼波光星星点点,破碎又重合,从开始的慌乱到最终的平和:“晓宇,给我换上,好吗?”她静静地说。

我还未弄明她说的是什么,她已经褪下衣衫,端坐在我面前,傲然的挺立着高耸的胸部,月光泻在她光滑的肌肤上,呈现着一片白莹莹的光泽。

雨桐一副任君采摘的摸样,我怦然心动之余又多了一份异样的感觉:我和雨桐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合成了一个。远离了最初恋爱的青涩,再不必过多的遮掩,要爱就爱,何必在乎许多!

我灵活的解开她胸带的褡扣,膨勃的双峰颤悠悠的蹦跳出来,弹在我的脸上,顿时感应到那乳珠的硬度。雨桐……她恐怕早已是情动如潮。

我一低头,咬住正绽放的花朵。

雨桐似痛苦又似快乐的一声清吟,身体一阵颤栗,没有退避,反而迎上前,将我埋在了她如云团般柔软的双峰间……

……

“呜呜……”万籁俱静的夜晚,这轻微的响声异常清晰。

正婉转承欢的雨桐也察觉到我口袋里的震动,迷醉的眼眸半睁半闭,懒洋洋的问:“怎么了?”

只有一个人,才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暗骂了声,恋恋不舍的收回正大显神威的手,十分不情愿的掏出电话。

“晓宇哥哥,你忘了按时给我打电话!”破坏了我的好事,妮妮居然还敢兴师问罪!

我刚想给她点教训。“是谁呀?”伴随着一声埋怨,火热的**贴上了我的后背,紧紧的摩挲着,那波浪般滚动的凝脂如同一对温驯的白鸽,有着微微的心跳,还有那硬硬的喙,正轻轻的啄食着我的心底最酥痒的地方。

“妮妮,我正在和你雨桐姐亲热啦。”我故意提高声调。

“啊!”雨桐一声惊呼,赶紧推开我,刚才作风大胆的她此刻突然有了羞涩。

“流氓!流氓!……”妮妮像被踩着尾巴的猫,能想像她惊跳起来的模样。

我色咪咪的盯着雨桐**的上半身那动人的美态,准备再加一剂猛药:“瞧,她又亲了我一下。”

“胡说八道!”雨桐娇羞的拧了我一把。

妮妮更是不住口的骂,不知是对我,还是对雨桐,翻来覆去就几个单调的词。只是,她并未因不好意思而把电话撇下,反而东拉西扯的说上一大堆,弄得我心痒难耐,却又不敢直接挂机,明显是故意拆我的台。

“晓宇,你瞧瞧,好看吗?”好不容易才停止了通话,结果雨桐不知何时已换上我买来的乳罩,自豪的向我展示。

“好看!”我咽了口唾沫,心有不甘的说:“还有一件内裤,……宝……宝贝……我帮你换上!”

“我才不要啦!”雨桐将双臂一合,遮住那胸前的诱惑:“下次帮你的妮妮妹妹换好了!”

她在吃醋?!我一愣,睹见她眼神中的狡黠,当下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扑倒在地,她只稍作抵抗,就放松了四肢,凝视着我,妩媚的目光勾魂摄魄。我的欲火再度被引燃,正要学那大灰狼将小白兔吃掉……

手机又响了!

雨桐忍不住咯咯的笑起来,我气得简直发疯,使劲打开按纽,恨不能破口大骂。

只听了一句,我立即老实了:“雨桐,你的电话。”

雨桐疑惑的接过,很快露出惊喜的神色。

看着她捧着电话,窃窃私语,浑然忘记了我的存在。我既好奇,又嫉妒:“宝贝,你们在聊什么?”

“萍姐她……她祝我生日快乐!”雨桐激动的说,脸上开心的笑着……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