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皮蛋,你再听我跟你唱一遍!就一遍!”走出护理系涛还死缠着我不放。

“拜托,胖子,你已经唱了多遍啦!你就不要再摧残我的耳朵了,再这样耽搁下去,咱俩会错过上场时间的!”瞧着他心神不定的样子,我既好笑又着急。别看平时他能说会道,真正上舞台,面对广大观众,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所以吃过晚饭,他就拉我陪他练歌,传授经验,刘刚志,胡俊杰他们早狡猾的溜走了,独我一人备受折磨,口袋里手机不停的振动,估计妮妮在大礼堂等急了,再不快去,少不了要挨她的‘飞踢’。

“皮蛋,我就问一个问题。你说我该不该跟着音乐学‘狼’叫?”赵锦涛紧跟在我身后,又追问道。

“什么?!”我刚笑两声,见他表情极认真,忙又紧闭住,一本正经的说道:“这肯定不行,狼叫看似简单,其实很难,万一叫不好,问题就大了,千万不要临时抱‘狼’脚!”平时挺聪明的一个人,这时候怎么傻呢,就算学得再像,只要一出口,台下观众肯定哄堂大笑,到时候镇不住场面,就没法再唱下去了。他只是一只菜鸟,不可能像老手能反过来利用这机会烘托气氛。我心里想着,没敢对他说,憋着一肚子笑声,着实有点难受。

“对……说得对!”赵锦涛没作思考的回应,下意识的摸了摸冬装的领口,犹豫着问道:“皮蛋,我穿……穿军装真的……行吗?”

“胖子,你有完没完。婆婆妈妈地,像个娘们!”我忍不住吼道,他立刻不说话了,焉巴巴的,瞅着可怜。

我叹了口气,耐心的劝说道:“胖子,咱们报名参赛,就当是娱乐,也别想太多乱七八糟的事。还记得去年我比赛的事吧,从头到尾。就没有一句唱对过。所以呀,出错时,就想想我,还有比我更糟糕的吗!要是唱好啦,那才有点麻烦,你肯定得花钱请客,因此唱不好是应该的!”

我说完,他勉强笑了笑,神色略显缓和。

“胖子,你知道吗?能够承受嘲笑的男人才是真正勇敢的男人!”我沉声说道。

他微微一震。骂道:“皮蛋,少玩深沉!快走吧。再不走,估计你的那些妹妹们该拔!”

“彼此彼此,姚”我险些说出口,他之所以这样张皇失措,不就是因为他下午刚得到一个消息:95级地姚燕也报告参加了

……

晚自习的时间已过,道路上却有学员无数,三三两两,有说有笑,仿佛今天是周未,她们要去娱乐放松。而目的地就是灯火辉煌的大礼堂。

“今天晚来看比赛的人……好象挺多!”赵锦涛有些紧张的说道。

能不多吗?这次的比赛一改以前每个队只能推荐两三名选手的做法,不再设限,每个学员都可以参加,故而报名者甚众。光护理系就有几十人参赛,赛程也大大的延长。今晚就是专门给护理系的预赛,恐怕大多数护理系地学员都会去观看。听说之所以比赛搞得如此盛大,是来自吴校长的建议。一方面大兴土木,整顿校规,一方面又维持传统,娱乐大众,这个吴校长地手段不简单啊!不过那不是我所能关心的事情。

“人越多,唱歌才越有动力嘛!”我漫不经心的回答,目光四下搜寻:大礼堂前的广场平坦空旷,一辆黑色轿车孤零零的停在角落,若不是车灯一闪一闪,真不易发现。

妮妮应该照我的吩咐,早已进礼堂了吧。我边想边朝它走去,出于礼貌,至少要跟开车的小李打个招呼。

“皮蛋,你干吗?礼堂在这边!”赵锦涛在身后,大声的提醒。

我朝他摆摆手,再回头时,妮妮悄然站立在车门:瀑布般润泽的长发,明亮耀眼的眼眸,窈窕修长地娇躯,一身华丽的盛装……仿佛是夜空中最璀璨的那颗星星降落人间,四周的黑暗都被驱散,她地光芒让一切都黯然失色。

“妮……妮妮,你怎么没进去?你一直呆在车子里吗?”我吃惊的几步赶上前。

“嗯,我坐了好久啦!想跟晓宇哥哥一起进去,!可是你这么晚才来!”妮妮嘴一撇,轻声责怪道,让我愣了好一会儿。太少见了,她居然没有发火!难道是因为穿了这一身礼服的缘故?

“真对不起,下次再也不会了!”我拿起她地手,在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下,然后赞道:“妮妮今晚真漂亮!”

“真的?”妮妮打量了自己一番,自得的说道:“凡是钢琴演出,老师都要求我正装登场,因为今天只是预赛,所以我随便选了一件!”

这小妮子还真不懂谦虚!我故意为难的说道:“妮妮你要早给我说就好啦!你瞧瞧,我可是穿的军装,跟你的衣服一点也不搭配!”

“谁说的!晓宇哥哥穿什么都好看!”妮妮肯定的说道,双手挽住我的胳膊,淡淡的香气从她乳白色的长裙中散发出来,清新、自然,让我有些振奋,又有点微醉……

“好你个皮蛋!你是来唱歌还是来泡妞的?操,当心我向萧雨”赵锦涛的声音嘎然而止,他张着嘴,愕然的看着妮妮,显然认出她是谁。

“妮妮,这是我同学,叫赵锦涛,我俩住一个宿舍,关系相当好!”我见妮妮一脸愠怒,赶紧打圆场:“胖子,她叫贾妮妮,你d碟就是她借的,还不快来谢谢!”

“我是看在晓宇哥哥的

,才借的!”妮妮毫不客气的瞪他一眼:“约会又怎晓宇哥哥的女朋友,想约会就约会,谁也管不着!”

赵锦涛尴尬得红了脸,略显畏惧的退到我身后。

“咱们快进去,还要调试电子琴。有很多东西要准备!”我催促道,以其转移她的注意。

……

礼堂后台地休息室人声鼎沸,当我推开房门的几秒后,它突然变得异常安静。

每个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妮妮身后,正如我所料的,在这几乎清一色的绿色世界里,妮妮光彩夺目,像一朵怒放的牡丹,无所顾忌的展示着自己的美丽,惊奇、羡慕、妒嫉……在每个人的脸上一一变幻着。妮妮却完全无礼为了避嫌,在进屋前,我松开了她的手,而且告诫她不许要耍脾气,一定要低调。所以她低着头,佯装乖巧地扯着我的衣角。

“周晓宇,牛啊!”

“皮蛋,你搞错了吧,这可不是约会的地方!”

……

由于上次妮妮在操场的大闹,94临检的同学对她并不陌少知道她的背景不简单,所以只是暧昧的同我开几句小玩笑。

一年多的相处。94的选手和我大都熟悉,站在原地窃窃私语,并未有过份的举动。

倒是这些95级地新生,尤其是95护~|而上,将妮妮团团围住:“你是护理系的吗?我怎么没见过你?”

“喂,你这头发是假地吧?戴这么长,不怕被纠察抓吗?哇,你居然还涂了口红,你真胆大!”

“这衣服好漂亮!你在哪儿租的?多少钱?我也想租一套。决赛的时候穿着上台唱歌!”

看来,女孩子只要一涉及到服装打扮,就会变了一个人。她们两眼发光,围着妮妮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甚至于未经允许,伸手去触摸妮妮的长裙,想看看是什么料子裁剪的。这些新时代的独生子们的思想行为完全出乎我的预料,但我更担心的是

“你们烦不烦!!都给我滚开!!”终于妮妮怒火爆发。

原来看似温驯地小猫转眼成为凶恶的猛虎,唬得她们尽皆一愣,可随即她们也叫嚷开来:“你谁呀你,穿了件裙子,就了不起啦!敢在这儿耍威风!”

“芳芳,她刚才推我,咱们给她点厉害!”

……

没想到局面会演变成这样,因为我一手抱着电子琴,一手拎着琴架,无法照顾妮妮,幸亏有小李和赵锦的保护,才从围堵和骂声中逃脱出来。

“呼……妮妮,你没事吧?”刚跑出休息厅,我立即关切的问。

“没事!”妮妮检查完服装,将有些绫乱地长发理顺,脸上余怒未消:“这些人都没礼貌!要不是今天我装着礼服,一定给她们好看!”

“她们确实太过分了!不过,谁叫妮妮打扮得像仙女一样,她们不嫉妒才怪啦!”我竭力的开玩笑,想让她轻松些。

“我……我只涂了点口红,根本就没打扮!”妮妮有些羞涩,有些不满的说。

“是!我地妮妮天生丽质!”我打趣道,爱怜的注视她,突然看到她雪白的玉颈上有一道细细的红线,心里忽的一紧,忙放下琴架,从兜里掏出手娟。

“痛吗?”我轻柔的擦掉那血痕。

她摇摇头。

“妮妮,对不起!让你受到惊吓,还让你受到侮辱,对不起!”我自责的说道。

妮妮又摇摇头,直直的凝视我,晶莹的眼睛中闪烁着灼热的光芒:“跟晓宇哥哥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这坚定的言语像奔腾的热流冲涮着我的内疚,我激动的摩挲着她那浅浅的伤痕,若不是因为在公共场合,我想我一定会将她紧紧拥抱。

“哟,皮蛋,难怪迟迟不到,原来是这么回事!”一个熟悉的笑声传来,胡俊杰和左芳不知何时站在了身后。

我不慌不忙的转过身,瞟见走廊尽头卫生间不停甩动的弹簧门,脸上浮现古怪的笑:“还有脸说我!现在已经亲密到上厕所也要一起了吗?我说左大领导,我们的大胡现在除了上课、睡觉能见上一面,其他时间则完全不知去向,你的魅力那可真是没得说!”

“不知去向总比一天换一个女友,频繁刺激大家的眼球要好!”相比胡俊杰,左芳的嘴皮子更厉害,只是胡俊来对她耳语几句后。她的神色顿时变了,看妮妮地眼神充满惊异:“不过,说实话,周晓宇,你的这个女朋友真漂亮!”

幸亏她反应极快,否则妮妮恐怕又要发作。

还是早点离开为妙!我忙拉着妮妮的手,往里走:“不打扰你们亲热,我要先去音响控制室!……对了,你看到姚燕了吗?”

“姚燕?她好像去台下了,你找她?”胡俊杰回答。

“胖子来了!”我往后一指。他顿时哈哈一笑:“明白!交给我吧!”

……

“噫!你怎么在这儿?!”走进音响控制室,我赫然发现房间里有一个熟人。

“我命不好,被领导派来给你们当主持,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还会来参加卡拉o赛!”钟愚不阴不阳的抵我一句。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我笑了笑,对他身旁的一个男士说道:“方师傅,我的歌准备用电子琴伴奏,想先调试一下机器!”

“什么?”钟愚惊愕的看着我。

由于上次联欢会前的几次走台和彩排,跟音响师方师傅比较熟悉,他倒并

。仔细看了看电子琴的接口,说道:“先接上电源。看!”

……

“钟愚,报幕的时候,能不能加一句,电子琴伴奏贾妮妮!”

“周晓宇,你还像以前一样花心!”钟愚神色复杂地看着妮妮配合方师傅弹奏乐曲,冷冷的说道:“她!……你就不怕秋萍知道!”

面对他鄙夷的目光,我竟有些羞愧,没有答话。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他迟疑的问道:“……秋萍……她现在好吗?”

对于这个神色落魄的男子,我心中油然而生一丝同情。伴随着胡耀事件的落幕,我和钟愚之间其实没有什么仇怨,喜欢一个人是每个人的自由,我仅仅是比较幸运:“她挺好。……你呢?现在在通讯社当领导了吧?”

“我在军乐团……通讯社……早就不干了!”听着他略显怅惘的话,我默然。为什么会离开?其中的意思不言自明……

……

犹豫了很久,陶莹莹终于来到了礼堂。

她心中有些畏惧。畏惧推开这扇门,她会听到那已经消逝了很久,却又无数次在心底回荡的熟悉地旋律,害怕那曾经无数次梦中缠绕,如今变得模糊的身影重新变得清晰!可她又有期盼,期盼这旋律能润泽她已渐渐干涸地思念的河床,又或许期盼他的歌声能像曾经的他一样温暖……那一天他说要唱这首歌时的神情,她怎样也忘记不了……

仅仅是预选赛,听众却异常多。她看到了自己的同学,看到了小一届的师妹们,看到她们又喊又叫,不停的为场上的选项手鼓掌助威。最热闹的地方是前排地中央,在兴奋的人群中,她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此时手舞足蹈的雨桐,完全不像那个在b镇对她时刻关照地女孩,想起那几个快乐的确日子,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在侧门站了一会儿,她选择了后排的最僻静地角落,独自一人很快就溶入在黑暗中……

……

“这是95护的女孩吗?长得像个男的,说话粗声粗气的陈百祥的《真的汉子》!她不会是男扮女装吧?”一个95临着台上,不满的说道。

“比我们翁班长还像男人!”王玲玲点点头,笃定的说道。

“哪儿像啦!最多是个不男不女!”许如霜紧跟上一句。

“你们俩个找死!”翁亚男恶声恶气的说,挥舞着拳头,掀起一阵惊叫。

“其实,她唱得不错!”雨桐好心的替女孩说道。

王玲玲撇了撇嘴,眼珠一转:“雨桐,你怎么不参加比赛?”

“我唱歌不好听,你又不是不知道!”雨桐不好意思的说。

“那真遗憾,否则我们就能听到会你和周晓宇的情歌对唱了?”王玲玲一脸沮丧。

“好哇,你敢取笑我!”雨桐故作愤怒的将她压在椅子上。

“对,就这样,雨桐,给她来点狠的,免得她满口胡说!”翁亚男在一旁兴灾乐祸。

王玲玲从雨桐的环抱中挣扎出来:“亚男……咳……今天你不是来听胡飞唱歌的吧?我听说他要唱的歌,叫做‘明明白白我的心’,哈哈哈……哎哟!”笑声中断,翁亚男含恨出手,加上雨桐的协助,王玲玲只有鬼哭狼嚎的份儿。

“许师姐,胡师兄跟她是那个吗?”姚燕听出味来,指指翁亚男低声问许如霜,想加以确定。

“谁知道。”许如霜耸耸肩,反问:“你不是也要比赛吗?怎么还在这儿?!”

“还早,我一会儿上去!”姚燕盯着正打成一团的她们,笑道。

“你们玩得挺高兴嘛!”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让大家瞬间冰冻。

半晌,翁亚男润润嗓子,上前解释道:“队长,今晚我们都是清了假,才来的!”

“谁说不让你们来了?”队长扫了一圈垂手肃立的她们,满意的笑了笑:“现在到哪儿了?咱们队开始了吗?”

“刚轮到94护,恐怕还要半小时,才到咱们队!”

“哦!”队长望着台上,摆摆手:“站着干嘛,坐下吧,我也是来加油的!”

大家松了口气,说话声又起。

“萧雨桐,坐这儿来!”队长指着身边的空位,说道。

雨桐不知她是何用意,有些紧张的挪过去。

“呃……周晓宇唱的歌名是什么?”队长侧着身子问道。

“不知道,他说是秘密!”

“这个小家伙,又在玩什么花样?”队长不禁自言自语的说。

在她的骂声中,雨桐感觉到了那隐隐的期盼……

……

如果我是这选手的话,我一定会表现得更好吧?

阮红晴聚精会神的观看着台上的表演。原来只是来听一个人的演唱,可当走入这会场,她就变得心神恍惚……那宽阔的舞台,那**的观众……曾经是属于自己的天地,如今却成了一个看客!阮红晴咀嚼着这难言的失落,心里浮出一个念头:要是我永远都不会毕业,该有多好……

“阮红晴,我可以坐这儿吗?”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她的幻想,也使她迅速的扭头。

秋萍微笑着站在她的身旁。

无言的对视……

阮红晴略显疑惑的眼中渐渐的有了火花:“这里的椅子又不是我家的,请便!”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mfu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