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过茶色的车窗,窗外的一切景象都那么暗淡,虽然我世界实际是阳光普照。奈何,此时的心情就像眼前的灰色一样忧伤。

红晴应该到达美国了吧。我们这里是白天,她那里应该是夜晚吧?经过旅途奔波的她是否已经睡下?……

“晓宇,你的兴致可不高啊!是不是因为上午的比赛没有进球。”耳旁传来贾庆国戏谑的笑声:“哦,我知道啦,是因为早上没同意让妮妮一起来,她跟你吵了一架!”

我敷衍的应了一声。

现在应该是到了市中心:高楼大厦林立,商店鳞次栉比,行人、轿车将宽敞的道路遮盖得严严实实,我们只能缓缓前移……美国的城市应该比这里更繁华吧!有更多的轿车,有更时髦的服装,红晴在那里……一定会生活得很好!……

“晓宇,你不用担心!不准她来是我的决定,你没看我也被她痛骂了一通吗?你发现没,她骂你和骂我,那口气可差远啦!养个女儿真不值当,胳膊肘尽往外拐!”上午比赛他进了两球,中午又喝了一点酒,他现在看起来心情不错,胖脸泛着红光,躺卧在我身旁,拍着大肚子,毫不忌讳的开玩笑。

“……贾大哥,我们要去什么地方?”我勉强的转换着话题。

“快到了!”他神秘的说道。

仿佛在响应他的回答,轿车猛的颠了几下,居然开上了人行道。

贾庆国的眼神移向窗外,在某一处凝结,他脸上不羁的笑容在渐渐地消失。身体慢慢的坐直,双手将坐皱的西装拉了拉:“下车吧,到了!”他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前后的变化如此之大,今提不起精神的我也有了几分好奇,我紧随他钻出车厢,又险些撞到了他身上。

贾庆国一动不动的站着,脸上神情变幻不定,目光却始终盯着一个地方:“木石缘”。在这古香古色的招牌下,是一个不大的小店,周围尽是装饰时尚的服装专卖店。它虽然特别,却不很起眼,为何会让贾庆国呈现出这样地神态。

“咳……进去瞧瞧!”贾庆国低声说道,甩开我狐疑的眼神,走了进去。

店里的空间不小,可惜被密密麻麻的商品挤轧得只留下靠墙的一条窄窄的通道,我无心去评议店里摆设的不合理,注意力被这些独特的东西所吸引:张牙舞爪的蛟龙,下山扑食的猛虎,憨态可掬地耕牛。活泼俏皮的瘦猴……这些全是用树根雕成,无一不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更可贵地是作者不破坏每一个树根的纹理和天然形态,而是因势利导,将天然与人工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使得每一件东西都显得那么独特,而极富观赏性。那些颜色、形态各异的石头凿出来的雕像也具有同一特点。

贾庆国也在默默的观赏,当他厚实的大手摩挲这些东西时,眉宇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这位先生,请问你要卖了哪件作品?”坐在柜台看书的店员走过来对贾庆国说道。

“我看看!”贾庆国随口说道。

“如果不买,请不要随便乱碰!”店员的脸立刻拉下来。

贾庆国似乎没听见,抓起一只‘猴子’。托在掌中:“这玩意儿多少钱?”

店员瞄了一眼:“块!”

“什么?这么小个东西,就要钱!”贾庆国张大嘴,愕然的说道。我看得出他吃惊绝对是装地,由于不知道他到这里是何用意。所以我只好旁观。

“这是工艺品!懂不懂,工艺品当然贵啦!你要是卖不起,就不要在这儿乱说!”店员双手往脸前一抱。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模样。

这番叫嚣的话语,我听了都感到不忿,贾庆国却哑然一笑,气定神闲的拍拍手上地尘土,转身对我说道:“晓宇,我们走吧!”

走出店门,还能隐约听见那店员不满的骂声。“贾大哥,这家伙也太嚣张了,哪有这样卖东西的,真想揍他一顿。”我忿忿不平地说道:“我说呢,里面为什么冷清!这样的服务态度,顾客敢来才怪!”

贾庆国没有说话,掏出香烟点上,静静的看着吐出的烟圈在眼前消散:“晓宇,如果你来管理这家店面,你会让它起死回生吗?”

“啊?”我一愣,贾庆国的这个假设包含着一些信号,让我不敢随便作答。

“我是说我决定让你来经营这家店!”贾庆国扭头看着我,脸上的严肃让我霍然心惊。

“贾……贾大哥……你是要让我经商吗?可是……你不是答应我,等我毕业后再说吗?”一时间,我理不清头绪,语无伦次的想要拒绝。

“我反悔了!”贾庆国将手中的香烟轻轻的一弹,划作一道弧线落到地面。

瞧着他漫不经心的模样,我心中火起,顿时忘却了他的威势:“是,你是大老板!你有权有势!你想反悔就反悔,我作出的承诺在你面前一分钱不值!不就

嘛?!行啊,我做就是!反正我就是一个傀儡,你爱怎么操纵!”

长时间被他压抑的心理,此刻触底反弹,我激愤的表现却没有令他发火,他神情复杂的凝视我,忽然叹了口气:“你连我都敢骂,难怪妮妮会天天把你挂在嘴上,相信这种魄力也会让你有能力独自应付各种情况!”

一提起妮妮,我就像吹胀的气球被戳了个洞,立即缩。我居然用这种口气跟妮妮的父亲叫嚷,我和她还想不想继续了?!

就在我惴惴不安的时候,贾庆国的手按在了我肩上:“我本不想破坏和你的约定,只是现在情况有些变化,我等不及了!晓宇,希望你能谅解。其实你不学也可以,只要找个信得过的人代你管理公司,直到你毕业。”

贾庆国歉意地话语让我有些意动:找个信得过的人……谁可以呢?……

“你是个军人,没有身份证,连营业执照都没法办!如果随随便便找一个人来替你,恐怕你还没毕业,他早就卷钱跑掉了,所以最好是亲人!”他停顿了一下:“我听说你父母都已经退休”

“不行!绝对不行!”我的头摆得像拔浪鼓:“我爸妈辛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退休,而且还有弟弟要照顾。不能去打扰他们……”

“好不容易退休?!我听说你母亲是不得已下岗的,今年才一直在偷偷的找工作,她以前做过工会主席、粮店主任,有一定的管理经验,正是最佳人选!至于你父亲,虽然退休在家,还不时帮武器仓库设计图纸,估计来g市的可能性不大……”贾庆国冷静的分析的情况,让我知道他早就在打这方面的主意。心中颇为气恼:“不行!不能因为我地原因,让我爸妈分开!如果到了g市。两地相隔这么远,又长时间没法见面,他们肯定不习惯的!”

“如果你母亲到这里来,可以住我家,听妮妮说,她很喜欢你母亲,有妮妮陪着,她不会寂寞。家里有长途电话,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打电话回重庆。每天早上,我让司机送你母亲到店里。寒暑假。我可以提供机票让你爸和你弟过来,或者让你妈回去团聚……这样,总可以了吧!”贾庆国似乎早料到我会这样回答,不假思索的劝说道。

应该说贾庆国提供的条件已经是好得不能再好。我挑不出一点毛病,可心里总有点别扭:为了自己,而扰乱父母平静的生活。这是不是太自私了?

我略一迟疑,贾庆国显得不耐烦了,一缕寒光在他眼中闪过:“臭小子,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不答应吗?!若不是妮妮喜欢你,老头信任你,还有我的生意咳……就凭你会踢几脚球,我会傻乎乎的拿钱去贴你的冷屁股,还要看你的脸色!这世上,我还很少去求人!你周晓宇也够可以了吧!”贾庆国厉声说道,嘴角直抽搐,一把抓住我的衣领:“你说你喜欢妮妮,一定会照顾好她,我看你是在放屁!拿什么照顾?就光凭嘴说吗?现在地社会,没有钱你拿什么混!不要说妮妮,就是你认识的那几个女孩,你以为光凭感情就能让你们在一起!就算在一起,你拿什么来照顾她们地生活!何况你将来还要赡养父母,照顾弟弟!晓宇,你都快二十的人啦!现实点吧,不要再朦憧的混日子,逃避自己应负的责任了!”

贾庆国的话像在我心底掀起了一场风暴。我是在逃避吗?我竭力的想寻找任何证据来反抗心中正不断衍生扩大的对自己的否定,但理由都是那么无力,倾刻间,冷汗浸湿了衣衫。

“……我……总得要问问我妈……看她愿不愿意来……”我耸拉着头,艰难的说道。

“她会同意的!明天给我答复,不准再找任何借口!”他斩钉截铁地命令道。

我恍惚的走向轿车,像一个战败的将军,心中满是对内心的惶恐,对明天地茫然……

“晓宇,你难道不奇怪,为什么我要让你经营这个‘木石缘’,可它似乎跟我没有一点关系!”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我停住脚步,却没有回头,我不想看他得意的面容,也不请让他看到我脆弱地脸。

“这是妮妮母亲办的店!她去美国的时候,我托人悄悄买下了它,没有人知道……今天,我是第一次到店里去……。”贾庆国的语气带着一种悠长的旋律,不自觉的让人联想到很多东西,我的肩膀又一次被他按住,再重重的一捏:“经营好它,我不想看到它衰败!”

(第一次写经商,怕写不好,一直再构思。加上年末,科里事多,推了一个多星期才提笔。

很无耻的盗用了我朋友店铺的名字,作为补偿,欢迎大家到8om参观!)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mfu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