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晓宇,我们要去哪儿?”雨桐好奇的问。

“宝贝,我不是说过嘛,到那儿你就知道了!”我敷衍的回答。

“周末点完名,你就鬼鬼樂樂的拉我俩出来,我和萍姐晚饭还没吃饭啦。我现在饿了,走不动了。”雨桐不满的说道。

“不会吧,这你也要生气?”我瞧她气鼓鼓的样子,不得已放下心中的忧虑,低声问道。

“谁叫你神神秘秘的。”雨桐瞪着眼,在我脸上扫视一周,忍不住扑哧一笑,粉拳悄悄的在我腰间一捣:“骗你的,傻子!”

她娇嗔的神态让我怦然一动,我扫头瞟了一眼身侧的秋萍,她正平视前方,似乎什么都没看见,我咽了咽唾沫,压抑住激荡的情思。

那熟悉的别墅映入眼帘,胸口骤然像压块石头,我深吸口气,站在锈迹斑斑的铁门前,手伸进口袋,抓起阮红晴给我的那串沉甸甸的钥匙。

“是这儿吗?这是谁的家啊?这么大!”雨桐看我开门,大感疑惑。

“是阮院长的家,对吧,晓宇?”秋萍淡淡的说道。在家属区,谁不知道这栋别墅是属于阮炜的,除了像雨桐这样每天穿梭于宿舍和教室的学员。只是秋萍的眼波平静而深遂,似乎通晓一切似的,令我赶紧将目光移开。

“阮校长?!你是说刚去世的阮炜阮校长!晓宇,你怎么会有他家的钥匙?!”雨桐惊讶的嚷道。

我斟酌着语句,准备简单的向她俩解释。

“没想到,阮红晴连家里的钥匙都给你了!”秋萍凝视着我,声音说不出地酸涩:“她还真不是一般的喜欢你!”

我所有想说的话都噎在了嘴里,震惊于秋萍如何会知道真像。更震惊于她所说的那句话阮红晴喜欢我!虽然我朦朦胧胧的体会到阮红晴对我的情意,可每一次见面她凶霸霸的神情又让我不时怀疑自己是否在自作多情,秋萍的话无疑肯定了我心中的猜测,却又让我平添了几分愁怅和苦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雨桐茫然的看看秋萍,又看看我,俏脸上多了几分幽怨。

我轻叹了一声:“阮红晴去美国了,估计……不会再回来。临走前,她请我帮她看家……咱们先进屋吧,这些事一会儿再说!”

“……阮红晴走了?”秋萍有些发呆:“什么时候走地?”

“昨天凌晨!”我低沉的说了一句,推开铁门的同时。又瞟了一眼秋萍:她一脸的怅然若失,雨桐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这沉默的气氛中,我轻轻的打开了房门。

“呀,小兔子!”雨桐的叫声格外的清晰。

一黑、一白两个毛团,在我们三人脚下来回滚动。

雨桐两眼放光,鞋也来不及换,一把将它们抓在手中。两个小家秋显然是饿坏了,一点都没挣扎,只用鲜红的小舌头讨好的舔着雨桐地手心。

雨桐笑了。欢喜的将它俩亲了又亲。

“雨桐,这兔子是不是有点脏?”秋萍着急地提醒。

“一点也不!萍姐。给你一个玩!”雨桐犹豫了一下,将小白塞在秋萍怀中。

秋萍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有些手足无措。

居然多亏了这两只兔子帮我暂时摆脱这尴尬的局面!我看着秋萍窘迫的神情,说道:“这兔子看来是饿了,客厅冰箱里有新鲜的蔬菜,喂它们时别忘了把水擦干掉……嗯……今晚我们就在这儿吃饭,菜我早做好了,只需要再热一热!”我边说边往厨房走。

我没想到秋萍什么都知道了,让我预先的准备大半化为泡影。给彼此一个自我思考和平静的时间会更好些吧。

走进厨房的时候。我的胸口莫名的一阵刺痛,看到那干净的塑料菜板,总让我想起曾经残留在上面地殷红的血滴……“阮红晴喜欢我!”秋萍的话反复在脑海里响起,让我的心悸动不已。阮红晴地离开,让这段感情的真假成为悬疑。或许我答应贾庆国,在潜意识里就是想让它能够继续……

我发了一会儿呆。才打开放在天燃气灶上高压锅的盖子,用勺一尝,发现汤已经凉了,而且鲜味不够。

我拧开火,忙又从碗橱里拿了一块干姜。

一边削着姜片,一边回想着往事……不经意间,一双洁白地玉手轻轻的搂住我的腰,当柔软的娇躯温柔的贴近我的后背,虽然她在沉默,不用回头,我也能猜到是雨桐还是秋萍:“宝贝,怎么啦?”

她的脸摩挲着我的背脊,隔着军衣,我无法感觉是火热,还是冰凉。半响,宁静的空间里响起幽幽的声音:“……晓宇,你不相信我吗?……”

她的话让我一愣,没明白她的意思,却听出了话里的幽怨。

“我当然相信我的宝贝!”我肯定的回答。

“……那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关于你和红晴姐的事。”雨桐的声音颤抖着,双手越来越有力的搂着我,好像怕我跑掉似的:“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蒙在鼓里?……我虽然没有萍姐能干,可我不是一个没有度量的人……”

我猛然转过身,发现她眼中已泪光莹然。

宝贝,不是我没有及时告诉你,是因为我说不清自己对阮红晴的感觉!我没有瞒着你而告诉秋萍,我也不知道她如何知道这一切……我很想这样对她解释,但这些此刻都显得毫无意义,雨桐凄婉的眼神在告诉我,这一次我真的伤了她的心。即使如此,在进屋的时候,她仍强装笑脸,还故意利用小兔子来帮我摆脱困境。

内疚一下子从心底涌出来,我紧紧的将她拥有在怀中,凝视着这个无时无刻不为我着想的女孩,突然间痛恨起自己的多情。

“我错了,宝贝!

着她的秀发。我歉然地说道:“以后,这样的事…

两片湿润的红唇堵住了我的嘴,雨桐紧张的吻着我,似乎要将她的不安和谅解通过这灵动的香舌传递过来。

我俩忘情的吻着,直到难以呼吸才分开……

“晓宇!”雨桐偎依在我胸前,摆弄着我的衣领:“以后,有什么事,能不能先告诉我?”

经过刚才的亲热我好受了许多,在她晕红地面颊上轻轻的一吻:“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第一个告诉你!”

“嗯!”雨桐娇柔的应了一声。

我呆呆的看着她脸上呈现出满意的笑容。心中升起万千怜爱,对于为我付出很多的雨桐,我给予的照顾是不是太少了!

“对了,你的饭热好吗?”雨桐陡然问道。

“宝贝,还吃什么饭啊,吃你就行了!”我笑嘻嘻的低下头,色咪咪的笑道。

“晓宇,……别闹了,萍姐还在外面等着啦!”雨桐娇羞地从我的臂膀中挣脱出来。

我一怔,本能地朝身后的玻窗望去:客厅里空无一人!我松了口气。问道:“宝贝,秋萍出去了吗?”

“我进来的时候。她拿了你放在桌上的钥匙,上二楼了!”雨桐凑近我,神秘的小声说道。

上二楼?我疑云顿起,心中一动:“宝贝,把这台子上的两盘菜热一热,把碗筷准备好,我上去叫秋萍。”

……

阮红晴卧室的门果然开着,秋萍趴在卧室外的阳台上,她在看什么?又在想些什么?在她一动不动的背影上我无法找到答案。雨桐可以很容易的原谅我,但秋萍不是雨桐。

我犹豫了一下。走了进去。虽说这是第一次进入阮红晴地卧室,但她的房间没什么可看:一张床、一个写字桌、一个衣柜,仅此而已。

我快速浏览的目光停留在床头的墙上:这不是阮红晴毕业地时候,我在她的单身宿舍里看到的那幅粘贴画吗?什么时候她拿回来地?又为何没有带走?

依旧是参天的大树。依旧是碧绿的山坡,只是衣裳飞舞的少女看到的不再是美丽的大自然,而是彼岸热闹的土地。她心中是否有些许不甘?

“晓宇,阮红晴走了,你很难过吧?”秋萍的话让我回过神来。

“恩!”面对敏感的她,我没有说谎的必要。

“我也很难过!”秋萍的话让我惊讶。顺着我的目光,她转身看着墙上的画,脸上惋惜的神情渐渐的变得有些忧郁:“阮红晴也不想离开吧,可是……生活就是这么无奈……”

秋萍静静的站在我身旁,我有一种错觉,此刻的她跟一个人很像:那晚,阮红晴的身上也流露出这样一种颓废,可是自诩精明的我没有去细究。

我突然握紧秋萍的手:“娇娇,答应我!别离开我!一直陪着我!”

秋萍浑身一震,疑惑的凝视着我。良久,她微微一笑,温柔的靠上我的肩头,声调轻柔得像和熏的风:“晓宇,我不是发过誓言吗?会一直在你身边,让你照顾我!……除非有一天你厌烦了,不要我了……”

“胡说八道!”我打断她的话,心里却坦实了许多:“我永远都要你做我的娇娇……”

……

“呃?!阿姨要到g市来!!”雨桐惊讶得差点蹦起来。

“妮妮的爸爸刚盘下一个店,因为人手不足,所以请我妈帮忙管理。”我双手互握,平缓的说道。如果直说是因为贾庆国想让我经商,白给了我一个店,还加上五万块的启动资金,雨桐和秋萍会怎么想。所以我再一次撒了谎。

“那太好啦!萍姐,你还没见过曾阿姨吧,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哟!”雨桐朝秋萍挤挤眼,兴奋的说道。

“是啊,俗话说,丑媳妇总得见公婆,更何况是这么漂亮的媳妇。”我也心情轻松的开起了玩笑。

“你俩想讨打,是不是!”秋萍俏脸绯红,扬起粉拳,威胁的说道。虽然她强装平静,仍掩不住心里的紧张。

雨桐格格的笑着,问道:“阿姨什么时候到?”

“这周末吧。”我不确定的说,在电话里母亲没考虑多久,就答应了,但到底何时到达,要看贾庆国的安排。

“嗯……晓宇,重庆距离g市这么远,阿姨一个人到这儿你和叔叔不担心吗?”秋萍犹豫的说道,脸上充满关切。

“我妈退休在家,一直都闲不住,好不容易有了事做。”尽管愧疚,我却不敢表露。秋萍多少在怀疑我和贾庆国之间存在什么交易,我只能佯作不知:“再说,她过来后住在妮妮家,又有你们的照顾,她想得个小病都难!”

“为什么在妮妮家?”雨桐脱口而出,随即改口道:“那样也好,挺近的,我们每周都可以去看阿姨!”

秋萍若有所思的看我一眼。

“别光顾着说话,菜都凉了。”我赶紧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递给秋萍:“这骨头汤可是我专门给你炖的,快尝尝!”

“你就知道对萍姐好,下次也要你专门为我做菜!”雨桐不满的说。

秋萍淡淡一笑,捧起碗,浅尝一口。

“好啊,想吃什么?”我笑道。

“嗯……”雨桐沉思良久,笑莹莹的说:“你的心!”

……

(三年没回重庆了,这次带老婆回去,全家团圆!可惜,车票难买,今天排队守了一个下午,也没买到,明天再不行,只能坐飞机了。走之前,尽力再更新一章,接下来就在家乡边看烟火,边听江涛,慢慢更新了。)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mfu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