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天艳阳高照,碧空如洗,正是出行的好天气。(^首^发^№w.w.w..c.o.m)

晃眼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轿车后排不时响起妮妮、雨桐嬉闹的笑声,想起即将要见到的母亲,我的心情格外的舒畅。

“晓宇哥哥真过分,一个人坐在前面,不理我们!”妮妮突然不满的说道。

“是你们让我坐前面的。”我哑然失笑。本来是让妮妮坐前面,可妮妮见我和秋萍、雨桐坐后面,说什么也不干;后来换成秋萍,秋萍却说哪有客人坐前面的道理,这话一出,雨桐也不好意思坐前面了,最后变成了现在这样。

“谁说的,你明明可以跟我们一起坐后面的。”妮妮还执拗的坚持她原来的观点。

笑话,明明有足够的空位,却偏要四个人挤在后面,香艳是香艳,只是任何人见到这种场景都会认为我们是一群傻瓜。

“晓宇,让你坐前面,可没叫你不说话呀。”雨桐跟妮妮呆在一起,就会变得和她一样刁钻。

“让我说什么?”我转过头,见雨桐和妮妮挤坐在一块,秋萍则独自凝望窗外。

“嗯……说说雨桐姐!”妮妮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说我干嘛?”雨桐一愣。

“晓宇哥哥,你还记得吗?昨晚我们在大礼堂等待上台的时候,有个男孩过来找你的碴,说他很喜欢雨桐姐姐,还威胁你不准再跟雨桐姐姐在一起!”若不是妮妮不停的眨眼,瞧她天真无邪的表情,任何人都会认为她说的是真的。

“妮妮,你在说什么呀?!”雨桐既困惑、又有些生气,刚才她还与妮妮站在同一阵营里。转眼间就被这小丫头敲一闷棍。

“雨桐,别听妮妮瞎说,没有地事!我们只是碰到了王怡德。”我无视妮妮的眼色,笑着说道。

“王怡德?”雨桐皱起眉,神情更困惑。

我心里莫名的一阵轻松。当初因那个人所引起的一场误会,没有给雨桐留下任何印象,她的心里始终只装着我一个。

“装!你就装吧!快老实交代,你和他什么关系?”妮妮半开玩笑半强迫的问道,语气竟有些凌厉。

“妮妮,别闹了。不就是一个暗恋你雨桐姐姐的男孩吗?我见得多啦,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我深怕妮妮玩过火了,赶紧替雨桐解释。

“他喜欢是他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雨桐这时才反应过来,又急又气的辩解:“这些人有时也挺讨厌地,就象秋萍姐那次”

“雨桐!”我立刻打断她的口不择言。

她下意识的看了秋萍一眼,低声谦然的说:“对不起!”

秋萍微微一笑:“只要女孩出色,追求她的人就一定很多,这是自然而然的事。妮妮,你人长得漂亮。又多才多艺,难道没有人喜欢你吗?”

秋萍的夸赞让妮妮骄傲的挺起胸脯。随即她将头摇成拔浪鼓:“没有!绝对没有!”话间刚落,察觉不对,头又甩起来:“有,也只是晓宇哥哥一个。”

妮妮的有趣表现引得我们相视一笑。

“不对吧,妮妮据我所知,昨晚就有一个人对你有好感!”我忍不住想再逗她一逗。

卡拉o比赛之后,我获得了第二名,我并不是太满意,可兄弟们闹嚷着非要我请客以示祝贺。无奈之下,我在学校餐厅摆了一桌酒席。雨桐和五班的同学都去了。妮妮死活不让小李送她回去,坚持也要跟我去。聚会时,罗辉拉着尹慧如不请而至,而且直接坐在了妮妮地身边。惹得妮妮差点跟他吵架,被我及时劝住。罗辉不以为忤,之后不断找机会同她说话。看得出,他对妮妮有些意思。

“你是说那个像猴子一样、呱叽呱叽的矮子?!”妮妮地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忿然说道:“凭他也配!要不是看在晓宇哥哥的面子上,我早就几脚踢死他了。”

不会吧,这么凶悍!我想起妮妮的小尖皮鞋,心里不禁打了个突。

“要是换一个帅哥呢?妮妮会不会动心?”雨桐刚才被捉弄一次,现在乘机报复。

“我说过啦,我只喜欢晓宇哥哥一个!不准你再乱说!”妮妮尖声叫道,竟是有些急了,朝雨桐扑了过去,两人像小孩似的纠缠在一起,翻倒在后座上。

秋萍往旁边一让,犹豫一下,说道:“晓宇,我听雨桐说,你们的表演相当精彩,可惜我没能看到!”

“那当然!晓宇哥哥的一个同学感动得都哭了!”妮妮一边与雨桐拳来脚往,一边还留着心思听我俩说话。她说的是刘刚志,昨晚的庆祝会,他喝了不少酒后,说这首歌唱到他心里去了,还哽咽的哼起了这首曲子,在场的每个人包括妮妮听了无不心酸。

“你要想听,下次我单独给你唱。”我轻声对她说。

“晓宇哥哥,快帮帮我,把她给我拉开!”妮妮高声地呼救,因为力弱,她很快被雨桐压在身下。

“什么‘她’呀‘她’的,叫姐姐,我就放开你!”雨桐笑嘻嘻的用手指弹弹妮妮的脸蛋。

“不叫!以大欺小,还想当我姐姐,不要脸!”妮妮小嘴一撇,倔强地说。

我趴在椅背上看她俩打闹斗嘴,没有任何想阻止的意思,耳边却响起秋萍幽幽的声音:“晓宇,为什么要唱这首歌?”

我抬起头,秋萍若有所思地眼眸象一湖秋水,既迷人又幽深。我未作细想,温柔的轻言细语:“是为你唱的!”

“骗人!”她嗔怪的看我一眼,把目光移向了窗外。

窗外飞速移动的事物与手托香腮、凝神沉思的她构成一道动静结合的独特景致,让我一时间看得入迷。

良久,听到她惆怅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爱一个人,真的不容易……!”

……

墙上黑色的电子报显示着母亲所乘航班业已到达的消息。妮妮、雨桐的眼中有说不出的兴奋,只有秋萍双手抓着出站口的栏杆,有些紧张的望着前面的通道。

“害怕了吗?”我贴近她,关切的耳语。

秋萍没有回答,却悄悄地握住我的手。

“快看!是阿姨!”眼尖的妮妮激动的大叫。

“曾阿姨,我们在这里!”雨桐随后挥舞起手臂。

秋萍闻言一震,倾着身子望向前方。

站在这里等待时,我就在无聊的想母亲的出场会是怎样一种情形:因为第一次坐飞机而显得特别疲惫?或是因为即将见到我而过于兴奋?从母亲双手各拎一个大包,依旧风风火火的走在最前面,似乎属于后者。

“妈!”我立即迎上前去。

“儿子!”母亲激动的喊了一声。涨红的脸却没有呈现出欣喜,反而有几分痛苦:“快告诉妈,这附近哪里有厕所?!”

“啊?”母亲的话完全出乎我地意料。

“快点,妈憋不住了!”母亲焦急的催促。

“在那边!”秋萍反应快:“阿姨,我带你去。”

“看好包!”母亲扔下这句话,以百米冲刺地速度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外。

我和妮妮、雨桐面面相觑,旋即妮妮捧着肚子,咯咯咯的爆笑,引得雨桐也笑起来。

我无奈的摇头,母亲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不但打乱了我预先没想到计划。而且就在我的三个女友面前,实在有损她的形象。连我也感到有点尴尬。

拖着沉重的行李,远远的望见秋萍站在走道旁。

“阿姨在里面!”秋萍指指卫生间,神态平静的说,相比较身后那两个还在窃笑地小丫头,秋萍就很有修养。

“……嗯……跟我妈说话了吗?”我好奇的问。

“没来得及说!”秋萍的俏脸陡然变得有些怪异,她急忙低下头,还是被我听到她憋了很久的笑声。

我地脸羞臊得红了……

……

“妈,飞机上有厕所,你干嘛非要到地上来解决?”当母亲施施然的走出来时,我没好气的冲她埋怨道。

“哎呀。你不知道你妈是个土农民,好不容易坐个飞机,还生怕摔下去啦,哪里还敢到处乱走哦!再说。飞机上可以随便吃,随便喝,又不要钱。光可乐我就喝了大半瓶,你说我不上厕所干啥子!”母亲不加掩饰地实话实说让我彻底没有了语言,心里只希望母亲的四川普通话,她们听不太懂。

谁知,妮妮、雨桐又是一阵爆笑,连秋萍也捂着嘴,眼中全是笑意。

“阿姨……你真幽默……”还好,冰雪聪慧的秋萍给我一个台阶下。

“儿子,这位漂亮的姑娘是谁呀?这么会说话!!”母亲像才发现秋萍似的,惊奇的瞪大双眼:“你先不要说,我猜猜,你叫秋萍吧?!晓宇在家里老提起你,光照片我就看了好几遍,没想到这真人……啧啧……比照片更漂亮,我差点没认出来!”

秋萍被母亲拉着双手,仔细端详,羞不可抑的低喊一声“阿姨!”,脸颊顿如黄昏时绚烂的云霞。

“阿姨,我也来接你了!”妮妮不肯让秋萍专美于前,跳出来说道。

“阿姨早看见啦!”母亲转过身,笑眯眯的说道:“阿姨这次来,带了好多妮妮爱吃的重庆小吃!”

“谢谢阿姨!”她一头撞进母亲怀里,在母亲的臂弯里,撒娇的扭了几扭,然后牵起母亲的手。其实,妮妮并不贪吃,她却借着这种欣喜来展示她与母亲之间的亲密。

“雨桐也来啦!”母亲对向她问好的雨桐亲切的说道:“你走了还不到三个月吧,我和你叔叔都很想你啦!”

“谢谢叔叔阿姨,我也很想你们!上次多亏你们的照顾!”妮妮颇激动的说。

我微笑着面对这一个场景,偷瞄了一眼秋萍,红晕未退的她神态有些羞涩,又有些放松。我长出口气,原本还有些担心,没想到初来乍到的母亲将这一切处理得很好。

“妈,咱们出去吧,上车再慢慢聊!”我愉快的说道。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mfu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