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伯伯,你书房里的东西好象少多了!”进了书房,我发觉跟上次相比,有些不同。

“你也发现啦!”贾老看了看除了一盆鲜花、什么也没摆放的写字台,淡淡的说道:“既然已经退休了,我也不必操那么多心……坐下吧,前几天,老战友送来上好的龙井,你要不要来一杯?”

“如果是上好的茅台,伯伯你不给,我也要偷喝的!”我婉转的拒绝。

“呵呵……”贾老笑着看我:“听妮妮说,她想让你出席她的家长会?”

“嗯!”

“唉,这孩子,我对她关心不够啊,她的家长会我是一次都没去过!”他叹了口气。

“伯伯,您也没有办法,您是身不由己嘛!”我安慰他说。

“唉,这两年她就没跟我提起学校的事,难得她这么信任你,你这次去一定要好好了解她在学校的情况。书,就知道玩。她现在只听你的话,你要给我好好的敦促她。”虽然提出严格的要求,贾老的表情却显得轻松。看得出,他对妮妮的学习并不十分着紧。想想也是,堂堂上将的孙女,家资千万,将来就算没工作,也照样能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伯伯,您不用太担心,我觉得学校主要是学生的学习能力,成绩高低倒不必太在意,妮妮这么聪明,什么东西一学就会,只要她认真,就没有能难住她的。”我半是称赞半是奉承的说道。妮妮不安心学习,有多半是因为我。多少有些心虚。

“希望吧,我就怕她玩野罗!”贾老的两条白眉一耸一耸,忽然笑道:“现在你妈过来,我看啦,又多了一个能管她的人。一会儿我就找机会跟你妈说说,以后妮妮地生活就归她管了,让她像对待自己女儿一样,给我严厉的管教妮妮!”

我心突的一跳,偷眼贾老,他的表情似乎显得很随意:“要是这样的话。伯伯您可别忘了付我妈的工钱哦!”我故作轻松的说道。

“呵呵……在这里呀,也就你这小鬼头敢跟我开玩笑!”贾老畅快的笑容中掺杂着些许寂寞:“你母亲住在这里,这里就是她的家!你就放心吧,我可以保证,她住得好,吃得好,工作也不会有后顾之忧!”

“谢谢伯伯!”在贾老面前,没必要说太多哆嗦话,感谢只需要记在心里就可以了。

“这样一来,这里可算是你的一个家罗。晓宇啊。以后你要经常来!”由于正处于术后庸复期,不能四处乱走。整天窝在这冷清地别墅里,对于喜欢热闹的贾老来说,简直是遭罪,所以他的语气才会显得这么迫切。

“伯伯,您可说错话啦!”我卖一个关子。

“什么错了?”贾老的白眉皱成一条线。

“这里以前就是我的家啊!”我挠挠头发,坦然的说道。

贾老皱纹满面的脸舒展开来,仿佛年轻好几岁:“晓宇,我俩来下盘棋!”

“下棋?……嗯……”我迟疑了一下。

“怎么?!嫌我是臭棋子!”贾老此刻象个小孩一般好胜。

“我是怕输给伯伯!”我忙改口。

“有这个可能!”贾老一点也不谦虚。

……

“萍,我妈到底跟你说啥了?瞧你高兴得好像捡到一百元钱似的!”我半开玩笑的问道。

“你这张臭嘴就没好话,我哪里高兴了?”秋萍回过头。嗔怪的说道。

“想要证据吗?”我说着,十指交叉,双臂形成一个圆环,像她一样一会儿绕到身前一会儿绕到身后。脸上摆出陶醉地神态,夸张的扭腰摆臀往前走:“这样子还不叫高兴?”

“你作死啊!”秋萍又羞又气,纤纤玉手立刻伸往我腋下。我迅速闪开:“被我说中,就要打击报复,这习惯可不好!”

“懒得理你!”秋萍拿我没撤,干脆把头一甩,不再看我。

我眼睛一亮,这样极富情调地小儿女神态,最近已很少在秋萍身上看到了。

“我知道萍姐为什么高兴?”身旁的雨桐插话道。

我和秋萍都停下脚步,等待雨桐说出答案,谁知她扑哧一声,越笑越开心:“准是……准是……阿姨给萍……萍姐讲了很多……很多晓宇……以前的……趣……趣事……”话还未说完,雨桐捧着肚子,笑瘫在路边。

自从上次,我妈跟雨桐、妮妮讲了许多我童年的糗事,她俩时不时用这个拿我开涮,让我很没面子。该不会母亲又把这些告诉秋萍了吧,我心中没底的看看秋萍:她伫立在行道树下,黄昏在她身后汇聚,落日与彩霞在她脸上交织,竟是如此的美丽……

我心中一动,能让秋萍开心,即使天天丢脸,也没有关系。

秋萍发现我在注视她,用手轻捋搭在额前的刘海,嫣然一笑:“雨桐,这次阿姨可没有讲晓宇以前的糗事,倒是讲了很多夸奖他的话!”

“夸奖我的话,那真是难得

秋萍微笑着摇头,缓缓走到我身旁,挽起

,那眼眸如水,缠绵温柔,温馨中透出几分怜爱,令醉……

“你们两个再不走,天可就黑了!”雨桐的声音让我俩如梦初醒。

“哎呀,咱们快走,雨桐已经走远了!”秋萍有些焦急的说道。

我一把拉住她,低声耳语:“娇娇,你觉得我妈怎么样?”

“她是个好母亲!”秋萍毫不迟疑地回答,更肯定了我的判断。

“你做的她地女儿,愿意吗?”我快速的问道。

“愿”秋萍话刚出口,立即反应过来:“晓宇,你真讨厌!”她俏脸绯红。

我哈哈笑着,奔向前方:“秋萍。雨桐,咱们来场比赛,看谁先跑到学校,输家明天负责洗碗!”

……

“小姐,你地朋友还没到,你要不要先来杯饮料?”待者礼貌的问道。

“暂且不要,我再等等!”曹月梅和气的打发走待者,虽然她已经等了十五分钟,却愈发气定神闲。贾护士长一心要给她介绍那个什么主任的儿子,她几次都以工作繁忙为由推掉。这次实在躲不过去,才勉强同意见面。因此,对方如果说不来,正合她的心意。

“你好,请问你是曹月梅,曹小姐吗?”一个浑厚的男声传来,曹月梅抬起头:身边站着一位男士,高高的个头,国字型脸膛,隆鼻大眼。体形健壮,手中捧着一本《心血管杂志》。

终于还是来了!尽管对方是一位很有型的男士。曹月梅却不起什么劲,她微笑着点头。

“我叫高鸣章,相信贾阿姨已经”男子不慌不忙的说道。

“我知道。”曹月梅脸上堆着习惯性的笑容。

“真是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因为家里有点急事,所以来晚了!”高鸣章歉然地坐下。

“没关系!”曹月梅依旧笑着,看似无意的回头,咖啡店的落地窗外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没。

刚才那里可是一直悄悄的站着两个人!曹月梅眨了眨眼。

“先来杯咖啡吧,你喜欢喝哪一种?”高鸣章拿起桌上的菜单。

“随便!”

“喝咖啡喝的就是口味和情调,这可不能随便!有很多人天天泡雀巢喝。自以为是有洋人的派头,其实他们不知道,人家有地位的西方人根本就不喝这种垃圾……”高鸣章一边翻着菜单,一边嘲讽道。

“是吗。我对咖啡也一点不了解!”曹月梅应酬的说道。

“这个店不行,有名地几种咖啡,它这儿都没。。改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的咖啡在中国来说,还算是比较有名!”高鸣章热情地建议道。

曹月梅笑了笑,没说话。

“你是心内科的护士吧,下一个月,我就到心内科工作。到时,咱们就是同事了!”高鸣章见气氛有些安静,忙又换个话题。

曹月梅微露惊讶:“我听说你在美国进修的是基础医学研究!”

“中国人到美国,只要你没有美国的医师执照,都只能在实验室里工作。不过即使在美国的实验室,也能学到很多的东西,咱们中国的科研设施太落后,管理也落后,根本没法跟美国比,还说什么要‘赶英超美’我看根本不可能……”高鸣章滔滔不绝的说着,情绪颇有点激动:“人家美国不但科技比咱们强,居住条件也好上十倍。举个例子,我在美国穿一双崭新的皮鞋,一天下来,鞋尖上没有一点灰尘,要是在x市,一个小时不到,你就得找人擦……”

曹月梅背靠着坐椅,看着对方双手比划着,兴致勃勃的抨击时弊,感觉自己地脸颊笑得都有点僵了,她轻轻挪动身子,左手撑着桌面,右手拿起小匙,无聊的搅动着杯里的咖啡。心中不知为何,突然想起自己跟周晓宇不多的几次单独相处,虽然紧张,虽然尴尬,可是每次都让自己欲罢不能,绝不会像现在,一点没有感觉……还记得那天晚上在医院,他误解自己又要脱衣时,脸上地心慌失措让自己多么快意……真是一个既纯情又爱耍坏的男孩!曹月梅扶着微微发烫的面颊,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曹小姐,真不好意思,光让你听我说,是不是有点无聊?”高鸣章看到曹月梅脸上有些怪怪地笑容,恍然意识到冷落了佳人。

“啊?……没有!”曹月梅乍然醒来,忙笑着摇头:“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没想到你在美国的生活这么丰富!”

高鸣章高兴起来:“曹小姐,你看时间不早了,我俩找一个餐厅吃饭,再边吃边聊!”

“哎呀,都这么晚啦!”曹月梅低头看手表,突然有些惊慌:“差点把这事给忘了!高先生,真对不起,我得赶紧走了!”

高鸣章见曹月梅朝自己鞠躬道歉,有些不知所措:“啊……呃……曹小姐,今天不是安排你休息吗?”

“不是科里的事!”曹月梅依旧挂着笑容,拎起挎包:“我家里有点急事!”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mfu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