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于郭军来说,星期天跟平时没有什么不同。头顶烈日的站在岗亭上,心情本就不好,由于来附属医院看病的人很多,学院西门前人如潮涌,嘈杂得更像一个大型菜市场。不停的有人向他询问“某科室的路怎么走?某科室哪个主任水平更高?……”,令郭军无比的烦躁,若不是顾及自己的职责,他早跳起来骂娘了。

真不该跟人换班!郭军现在后悔不已,他记得班长说过:以前西门是没有岗哨的,因为西门外紧挨着附属医院,每天有大量的工作人员出入,还有学员实习,人多且成份复杂,为了方便医疗工作,同时减轻院里纠察队的负担,所以学校采取了宽容的态度。直到最近新院长上台,提出“管理第一,安全第一”的口号,西门的岗哨才又提上了议事日程。

郭军一边在心里咒骂着新校长,一边祈祷上午的时间过得快些,以便早点离开这个烦人的地方。

仿佛在响应他的祈祷,刺耳的噪声减弱了……

就在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时,拥挤的人流自动的分出一条路,缓缓的走来五人。郭军眼睛一亮,精神顿时振奋起来,那五人中竟有三位明艳照人的少女!

走在最前面的少女,长发如瀑,乌溜溜的大眼睛顾盼生辉,面容精致得像橱窗里的芭比娃娃,异常的活泼好动,小嘴一直动个不停,不时进出银铃般的笑声,宛若百灵鸟在歌唱;在她身后的少女,双腿修长,丰腴高挑。浑身充满着逼人的青春活力,她一边协助身旁的男子,合拎一个大包,一边与长发女孩说话,脸上洋溢着充满亲和力地微笑;另一位少女身材纤纤,体态妖娆,气质高华,却又娴静温婉,那眉、那眼像极琼瑶笔下的人物,说不出的风流温柔。她静静的陪在中年妇女身边,仿佛空谷里的幽兰,散发着醉人的芳香……

有伤痛的病患忘记了叫喊,焦急的家属没有再吵闹……周围的环境突然间静止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们身上。她们美丽赶走了他们地疲惫,她们的快乐愉悦了他们的身心……

眼看着她们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郭军心跳加速,他昂起已高昂的头,挺直不能再挺直的胸膛,鼓足了勇气。伸出手拦住她们:“同……同志,对不起。请出示证件!”

“噫!什么时候这里设岗哨了?我们出来的时候怎么没有看到?”那位面带笑容的少女惊讶的说。

“管他什么证件,咱们进去!”长发少女不屑的说,举步就要跨进校门。

“对不起,请出证件!”郭军一着急,话变得流利,伸手再次拦住她。

长发少女睁圆双目,漂亮的脸蛋瞬间变得有些可怕,身后地男子及时的上前拉住她。

“我们是住在这院里地!”文静的少女笑着对他开口说道。

“……有……家属证吗?”少女的微笑令他呼吸急促。原来她们就住在院里,以后岂不是经常可以见到!郭军心里一阵欣喜。

“没有,什么时候发的?我们都不知道。”少女愕然的表情让郭军几乎就想立刻放行。

“萍姐。你跟他扯这些干嘛,我现在就给卢见虹伯伯打个电话,看他还敢不敢拦我们!”长发少女气愤的说着,从胸前悬挂的精致丝绸小袋里取出一个粉红色的、亮晶晶的东西。用手指在上面快速拔动,那悦耳的响声却令郭军心惊肉跳。

“妮妮,别去打扰卢伯伯!”那个男孩劝住她。回头诚恳地对郭军说道:“同志,我们真是住院里的,要不我给军务处的黄处长打电话,让他给我们作个证明!”

“不用!不用!你们请进!”郭军极其客气的说道。

目送着她们走远,他才抹去额头密布地冷汗,重新挺胸站直,开始对下一次的值勤充满期待……

……

“晓宇,刚才我们骗那个哨兵,不会给你惹来什么麻烦吧?”母亲不无忧虑的说道。

“妈,瞧你说地,我们说的话可都是真话!”我促狭的朝俏脸微红的秋萍挤挤眼。

“那个哨兵真的很可恶,要不是晓宇哥哥拦着我,我早就给他好看了!”妮妮不甘示弱的插话。

“你还说!要是真通知了卢伯伯,到时怎么收场!”我没好气的敲了妮妮一下,我现在有些怕见卢伯伯,或许是因为阮红晴的缘故。

“阿姨,晓宇哥哥欺负我!”妮妮夸张的捂住头。

“晓宇,不准欺负你妹妹!”

“什么?”我疑惑的看着母亲。

“昨晚妮妮帮我整理房间,陪我聊了一夜,还认我作干妈!”母亲心情愉快的说道。看惯了我兄弟俩,她早就想要个女儿,现在可算是如愿以偿,不过这女儿的身份非同一般:“以后你要好好的对待妮妮,不准随便欺负她!”

“我哪有,是我被她欺负才对!”我刚想反驳,被母亲拿眼一瞪,无奈的嘟囓一句:“是,我知道啦,我会好好照顾这个贾‘妹妹’的!”

“干……干妈,晓宇哥哥又说我坏话!”或许妮妮是在体味久违的母爱,一个劲儿的向母亲撒娇,那一句‘干妈’,听得母亲眉开

忙把妮妮搂在怀里,然后对我怒目而视,我只好悻悻见秋萍在抿嘴偷笑。

“唉,我现在糊涂了,这母亲到底是谁的?”我自嘲的耸耸肩。

“这样不挺好吗?”秋萍意味深长的一笑。

我奇怪她没有露出任何异常的神情,正待细问,听雨桐说道:“阿姨,前面那栋楼就是我和晓宇的教室!”

……

我们四人带着母亲,几乎逛遍了大半个校园,秋萍、雨桐、妮妮像是约好的,都经过精心打扮。个个宛如争奇斗艳的花朵,不断的吸引路人驻足,回头……

这样地方式太过引人注目,令我夹在其中,有些缩手缩脚,所以当要走到护理系楼下时,我踯躅不前。

“晓宇,我先回宿舍,等阿姨从你队里出来,你再过来叫我。”秋萍看穿我的心思。向我们招手道别。

“秋萍不跟我们一起上去吗?”母亲一时未反应过来,我低声说了一句‘影响不好’,她才恍然大悟,赞许的点头:“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雨桐站不住了,忙说道:“阿姨,我也回宿舍了,妮妮跟我去我宿舍吧!”

“我不去,我要跟干妈上二楼!”妮妮毫不空气的拒绝。

“我们队有规定,年轻的女性是不允许上二楼的,二楼是他们男生住的地方。经常有人光着上身,只穿短裤在走廊里溜达。还有人大白天开着门在水房冲凉……”雨桐为了劝服妮妮,把我们男生的陋习一一揭露出来。

“哟,有这么乱啊?”母亲吓了一跳。

“……大家都是男生嘛,和地方大学的男生宿舍相比,我们这里已经是天堂了!”我辩解道。

“反正我都去过一次了,上面也没什么可看地。”妮妮明显受了雨桐那番话的影响,心虚之下,还装嘴硬:“阿姨,你们早点下来!”

带母亲到值班员处登记时,我特意看了看队长办公室。里面好像没人。

母亲小心翼翼的走在过道上,那神情似乎两旁的寝室里随时会窜上一个光溜溜的男孩似的。其实,今天的情形好了许多,在宿舍的同学们基本都穿好衣服。水房、厕所的房门也紧闭着,这肯定是兄弟们的功劳吧,不枉我昨晚提前通知他们。

推开虚掩地铁门。陡然响起一片掌声!

屋里坐满了五班的同学,桌上全是水果、瓜子、糖,好像在开一个热闹地招待会。

母亲被这些热情的家伙‘呼啦’一下围住,有些不知所措。

“哦,你叫胡飞,我听晓宇说过,你是五班的班长,还是什么区队长,特别有能力……你就是胡俊杰,真是个帅小伙儿!我儿子说,你跟他的关系最铁……刘刚志?哦,你的学习成绩最捧是不是?我得谢谢你对我儿子的照顾!……”

“阿姨,知道我吗?我叫赵锦涛!”

“当然知道,晓宇说你是全班最能睡的!”

“哈!哈!哈!……”

看到母亲和兄弟们相谈甚欢,我感激的对胡飞低声说道:“诈胡,谢谢啦!”

“谢啥,咱们都是战友,你母亲就是我们的母亲!”他摸着下巴,随口说道。

这话我怎么听着有点别扭。

随着时间的延续,大家越聊越放松,赵锦涛冷不丁问道:“阿姨,听说重庆姑娘都很漂亮是吗?”

“是哦,我们那儿山好水好,养出来地姑娘个个白白净净,漂亮得很,要不是阿姨给你介绍一个作女朋友?”母亲也很会凑趣。

“要,当然要!”

“阿姨,还有我!我也要!”

“算我一个!”

兄弟们的胡闹将宿舍的气氛推向**。

“对了,我给你们带了点重庆小吃。”母亲适时的抛出一颗手榴弹,大家又是一阵欢呼。母亲笑容满面地打开身边的提包。突然,她抬起头,朝我使个眼色:“晓宇洗手间在哪

“晓宇不好啦,我把包拿错啦!”母亲出了房门,才露出慌张的神色。

真是个迷糊地母亲!我无奈的问道:“里面没小吃

“有是有,可那都是妮妮喜欢吃的灯影牛肉。给你同学的东西我都放在那个红包里了。”母亲沮丧的说道。

“那就先把这些给大家吧

“那怎么行,那可是我专门给妮妮准备的,都是精选的牛肉,几十块钱一斤呐

“妈,你没听见他们一口一个阿姨,叫得那么亲热。谁叫你把事情搞砸,难道你去跟他们说,‘小吃没有拿来,下次再给,’你好意思,我还怕丢面子呐寄,不就得了!”我半是建议半是命令的说道。

“我还不是为了你好

(本来这一章还有三千多字的情.可惜着急更新.先上传吧.未写部分留到下一章.)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mfu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