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月梅,我是贾护士长,你现在忙吗?”

曹月梅站在护士站里,望着护士们在病房之间来回穿梭,迟疑的说道:“嗯……,不太忙!”

“上个星期六,你和杨主任的儿子约会得不错吧!你觉得他人怎么样?”话筒里传来贾护士长低低的、带着窃喜的声音,让曹月梅感到有些不太自在,她斟酌的说道:“护士长,我现在才刚工作,我想先把工作弄好了,我现在不想谈感情的事。”

“瞧瞧,你又跟我说这些,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谈恋爱并不耽误工作!谈得好了反而对工作有更大的促进派。我是过来人,这些比你清楚。所以我给你介绍的这个对象,那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又正直,又有才华,长得也很不错,而且是留美博士,马上要分到科里当副主任医师,这样的人那绝对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啊!再说,人家父母都是咱们医院的主任,他外公又是著名的老专家、一级教授,在院里谁不卖他的帐,这对你将来的发展也大有帮助嘛……”

贾护士长滔滔不绝的一番大道理听得曹月梅头昏脑胀,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说好,犹豫了良久,小心的说道:“贾护士长,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觉得我跟他……我跟他……”

“我明白,按你们年轻人的话说,那叫差点感觉!”贾护士长反应很快,笑道:“这没关系,才第一次见面嘛,有些陌生是很正常,多接触几次就好啦。那小伙子对你可是印象很好!昨天和她妈到我家来,一直追问你的事情。还说要请你吃饭,因为星期天没法联系到你,人家又催得很急,我就只好先替你答应下来,是今天下午六点,在医院正门口!”

“护士长,今天晚上我有事!我”曹月梅慌乱的说道。

“是我答应的,难道你想让我这个老婆子说话不算话吗?好啦,安心工作,晚上千万别忘了参加!”电话就这样突兀的被挂断。

曹月梅呆呆地听着“嘟、嘟”的忙音……半响。才黯然的放下电话。

晓宇,我该怎么做?……

……

“呯!!呯!!”震耳欲聋的枪声在山谷里回荡。

“第四队收枪!集合!”靶场负责人高喊。

“四班好象打得不好!”刘刚志注视着靶场,突然认真的说道。

“看来手枪射击跟步枪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我慎重的说道。

“喂,你们别忘啦,谁打得最差,这个星期可得负责打扫咱们房间的鞋架!”赵锦涛在一旁插话。

“谁打得最差?不打也知道!胖子,这个星期你还是继续减肥吧!”胡俊杰嬉笑道。

“操,老子打个5环给你瞧瞧,好封住你那张臭嘴!”~而视,伸手猛的一拍余航泽的肩膀:“钩子。你也要加把劲!”

“啊?……嗯……”余航泽紧张地应了一声。

“第五队各就各位!!”伴随负责人的喊声,我们个个的变得严肃庄重。

我的位置不错。正好在中间。

手枪的待遇不错,没有象步枪搁在地上,而是摆放在小凳上。

今天的天气不错,浓云积聚,遮住了阳光,山风呼啸,透着丝丝凉爽。

更好的是,我的身后坐着队长,她和几名教官,通过望远镜。随时观察学员的成绩。

枪黑黝黝的,子弹金灿灿地。

“验枪!!”

我不慌不忙的将弹夹推上膛,打开保险,伸直右手。感觉枪地重量,试瞄了一下:25米的靶,环能看的靶相比,格外清晰。

我下意识到回头。

“周晓宇,好好打!”队长送上鼓励的目光。

我翘起左手大拇指,朝她比划,内心却是轻松了许多。

我深吸了口气,缓缓将右手抬起,虚起左眼,目光透过缺口,与准心连成一线,正压在远处环的下沿,食指微微回勾……

“呯!”一股巨力猛将我的手臂向后上方抬起,我没有强行去控制,而是趁回落时,顺势将手臂摆回原来的位置。

“呯!”又是一枪。记得刘教员说过,手枪射击要讲究快,因为稳定性的缘故,一旦瞄好,就要迅速射击。

“打得不错,一个9环,一个!”身后传来队长略带激动的声音。

一股豪气充满胸臆,我再次抬手。

“呯!”

我扭头看看队长,她正用望远镜观察前方。

“唉,打在‘胸环靶’地‘环’字上!”她用手比划着,低声说道,脸上满是遗憾。

跑靶了!怎么会?!我有些不敢相信,为了打好下一发,耗足精神去瞄准,好一会儿,才扣响板机。

“呯!”支撑靶子的铁杆冒起一串火花,胸环靶前后摇晃。

我顿感沮丧,这一枪打铁了。

我叹了口气,抬头仰望天空,仔细回想之前的动作:以下正对着胸环靶的“环”字,再下是铁杆,都打在一条线上,说明瞄准本身没有问量,而是护枪把地手指用力过猛,导致开枪时枪头略朝下,可能是队长的夸奖让我心理失衡,太想打好了。这当然不能怪队长,她好心的告诉我成绩,只怪我养气不到家罢了。

打飞两发,只剩最后一发,即使打中环,也没多大意是实弹演习,没到正式考核。

我活动着有些僵硬地手指,看看四周,胡俊杰正聚精会神的瞄准,心里有了一个坏主意。

“呯!”胡俊杰正前方的标靶也摇晃起来,他被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本能的紧跟着压住板机。

“呯!”这一枪肯定打飞了。

当他两眼喷火的怒视我,我却毫无愧疚地朝他扮着鬼脸。

集合后退出靶场,经过队长面前时。她看我的眼神没有责怪,似乎有几丝内疚,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说话对我的成绩造成了干扰吧。

“谢谢队长的鼓励,可惜我没打好,下次再给我鼓励,我一定打出优秀。”我晃着大拇指,轻轻的说道。

……

“各位,我刚才问了教员我的成绩。我打47环,差一点就满环。你们的的成绩怎么样?”赵锦涛得意洋洋的喊道。

“大概4环左右吧!”刘刚志思索着回答。

“打得……不太好……”余航泽不好意思地说完,被赵锦涛按住了肩膀:“勾子。‘不太好’是多少,可千万别落到最后,擦一个星期的鞋架可不是件轻松的活儿。”他哈哈笑道,眼睛瞅着胡俊杰,颇为得意。

胡俊杰一声闷哼,环在我脖子的手猛的加劲,我不住的咳嗽。

“咳……大家都不用比了,这次我最差,只打了8环!的说道。

“打满环的天才居然只得

|: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我耸耸肩。

“晓宇。打了多少环?!”在后面等候上场的雨桐兴冲冲的迎上来。

“萧雨桐,这次皮蛋打得最差。我第一47环。”赵锦涛炫耀地说道。

“那怎么可能!胖子,你别胡说!”雨桐毫不迟疑的骂道。

看到她极其认真地表情,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漫不经心是一种罪过……

……

和兄弟们说笑着往山下走,踩着松软的土地,漫步在狭窄山道,一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金黄色的枯草,在强劲的山风下,不停歇的舞动着,依旧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风呼啸着从山坡下吹上来。搅乱我们的头发,撩起宽松的衣裳,刮走身体的汗珠,带来丝丝地凉意。

呼吸着清新的自然气息。我真想手拿皮鞭,骑一头笨拙的黄牛,做一个快乐的牧童。朝着山下如蚂蚁航细小地人群,大声的吆喝。

然而,乌云越压越低,仿佛就悬在我们头顶。“快走,要下雨啦!”刘刚志大声的提醒。

晦暗地天空似乎在印证他的话语,在我抬头的刹那,已经落下了雨滴……

……

我们冲进山下的等候室,个个累得气喘吁吁。

等候室里不仅有临检队,还有94护校队,整个护理系94今天下午统一进行实弹演习。经过社会考察的一个星期接触,两队已比较熟悉,相互聚在一起聊天说笑,一百多人挤得满满堂堂,热闹无比,却不显得嘈杂憋闷,因为说是等候室,更象是公园里的回廊,除了有顶蓬,四面无墙。

我的目光穿过密集的人群,落在一个人的身上。

她独坐在角落,痴望着雨幕,周围的喧哗吵闹都与她无关。

不由自主的走过去,我轻轻的问:“我可以坐这儿吗?”

她微微一颤,没有回头。半晌,往旁边挪了挪。

记得社会考察的最后一天,我和她已能开些小玩笑。只是两三个星期没有接触,我俩的关系似乎又回到了起点,如同冬天的热水袋,一旦停止加温,它很快就会变得冰冷。

我有些失落的坐下,她的不理不顾让我提不起兴致说话。

秋雨仿佛秋愁,细细密密,绵绵不绝,远远的向外望去,似一袭轻纱,被风驾驭,飘浮不定……

回想起来,我和陶莹莹单独相处的时候多半都是在雨天度过,这绝对是巧合!我始终拒绝将她和伤情的雨联系在一起。

瞧,这迷彩,仿佛专门为她剪裁:穿在身上,显出完美的身材,映衬着如雪的肌肤,英姿飒爽中透出柔媚,加上那一顶软军帽,尽管脸上有些沉郁,却掩饰不住俏皮和活力。她应该像电视里的女文艺兵,活跃在宽阔的舞台,跳出属于她自己的精彩。

“陶莹莹,你是哪里人?”

她愕然于我突兀的一问,打卷儿的睫毛疑惑的眨了眨:“福建!”

“我还以为你是苏杭人呢,这么喜欢看雨!”

眼睫缓缓垂下,似乎挂上一丝沉重。难道,是我触到了她的禁忌,我不安的想。

一刹那,两人都回复了沉默,沉默中有一种压抑。

雨更急,砸在屋顶单薄的石棉瓦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雨水顺着屋檐滴下,溅起一片无言的凄寂。

我无法忍受这种冷漠:“陶莹莹,你的步枪成绩是多少?”

她犹豫了片刻:“杨叔叔……没让我参加军训……”

对于杨政委的“以权谋私”,我没有鄙视反而感到释然,想着如冰雪般娇嫩的肌肤,在粗糙的沙地上翻滚,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忍受吧。

“杨政委对我一直很照顾,他调走,我很难过,……对了,他走之前托我照顾你,以后,你要是有解决不了的困难就来找我,!”我看着她郁郁寡欢的模样,不知为何,说出了本不该说出的话。

她低头,凝视着地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雨,顺屋檐滴下,溅起高高的水花……

突然,她伸出手,接住了眼前那一道水帘,任由细小的水珠儿沾满她一身,几分依恋,几分惋惜,几分歉然,在她眼神中交织……

“那两首歌……你唱的那两首歌……很好听……”她轻柔的说道,缓缓闭上双眼,那充满回忆的神情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听松石上的那个雨天……

她,是不是又回到了那个男孩的身边呢?陪他看日出!听他唱歌!为他跳舞!我有些嫉妒的想,随着变幻不定的神情,我的心绪也时起时落,仿佛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

“谢谢你!”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我恍惚中回过神来,赫然发现她目不转睛的注视我!第一次她如此大但的面对我,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少了那份淡漠……

当我的目光和她交汇时,她匆匆的避开,脸颊上却飘起淡淡的红云:“……你……你冷……不……冷?”

或许是为了摆脱刚才尴尬的局面,她匆匆的问道,然而很久没有主动与人攀谈的她,语气生疏而窘迫。

“呃?”她突然的问话出乎我的意料。

她偏着头,没有看我,用手指了指:“你……你的迷彩……被淋湿了……”

“这是陶莹莹吗?!”一向沉于往事的她居然会关心他人!我压抑住心头的震惊,故作轻松的说:“没事,我的身体壮着啦!”为了清除他的紧张,我用力弯曲手肘,夸张的摆出一个健美的姿势:“谢谢你的关心!”

我的话让她的脸颊愈加红润,细长的手指局促的捻动衣角,她的坐姿更显僵硬。

为何今天我总是沉不住气啦?后悔自己的话不经考虑又造成尴尬的场面,但这气氛不再令人难受。

她望着外面……

我摸着身上半湿的迷彩,回想着她刚才的话……

等候室外传来几声清脆的鸟啼……

……

“噫,雨停了!”我惊异的说道。

不知何时,已云开日出,屋檐上断断续续下落的水滴溅在石阶前的水洼里,泛起的波纹晃荡着我和她的倒影……

“一班集合!”室外响起高亢的女声。

她急忙站起身,就匆匆的向外走。

“刚下完雨,山道很滑,上山时一定要小心,最好和同学牵着手走!”我关切的喊道。

她没有回应,跟着队伍,一直走到半山腰,才驻足回望。

我站在室外,发了好一阵呆。抬起头,和煦的阳光是那样的耀眼……

如果说这雨是你垂下的泪滴!那么阳光呢?会是你雨后灿烂的笑容吗?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