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秋萍忽然翻身坐起,白色的棉被从她身上滑落,人的**。

梦中的景象就像真的一般,历历在目。秋平心中的恐惧久久不能散去……

待到她的情绪稍稍平静时,才发现昨晚拥她入怀的人儿早已没有了踪影……

“晓宇!”她不知哪来的力气,将被子掀起老高,但凌乱且有不少湿痕的被单上除了她,再无别人。旁边那曾经温暖如春的被窝触手冰凉,仿佛仅仅是场春梦,唯有身上东一块,西一块的淤青,见证着昨晚的疯狂……

虽然早有约定,可此刻却仿佛骤然失去了心灵,胸口空荡荡的,无所凭依……

她失魂落魄的靠在床头,眼角的余光无意睹见茶几上放着一张纸,隐隐有些字迹。立刻光着脚直接跳到地上,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一丝不挂的裸露在天光下……

“娇娇,我走了。

看着你离开,对我来说是需要巨大的勇气,所以我就不去送你了。

你回到家里,要安心治疗。答应你的约定,我会始终记在心里。

傻瓜,千万别哭,等着我!”

“……等着我!”秋萍一遍又一遍的读着字条。

泪水持续不断的流着,一双手怎么也无法截断。

窗外,凌晨的天空依旧晦暗,但天边已微露一缕曙光……

……

“大刘,皮蛋还没起来吗?”胡飞大步流星的走进宿舍。

“诈胡,算啦。你就让他多睡会儿吧,活儿我替他干。”刘刚志神情复杂地说。

“那怎么行!今天95级考试,所以才把打扫草坪的工作队长说了。要给他们做表率,每个人都必须参加。你这样护着她,别人会怎么说。”胡飞义正词严的说道,伸手大力的推着上铺地周晓宇:“皮蛋,你听到没有,快起来!”

床上没有动静,胡飞没有放弃,继续叫唤。

终于,用被子蒙着头的周晓宇腾地坐起,头发杂乱。双眼红肿,活像要吃人的饿狮:“你烦不烦,连觉都不让人睡!老子就不去,怎么了!你让队长来处分我吧!”

平时笑嘻嘻的周晓宇突然发这么大的火,胡飞有些懵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既尴尬又疑惑,结结巴巴的问:“大刘,我没招惹他,这是怎么了?”

刘刚志把他拉到一边。低声解释……

……

被父亲领着,走进喧闹的机场大厅。秋萍一直神情恍惚,以至于当远处传来一声大似一声的‘秋萍’时,她一点儿都没听见。

“娇娇,是不是你的同学?”秋易寒提醒她。

杨丽,路艳……几乎整个93护在学校实习的同学都来了雨桐和妮妮。

秋萍惊讶地望着这群人,一股暖流涌进她干涸的心田。

“秋萍,终于把你等到了!”杨丽一脸欣喜的跑在最前面。

“你们……你们怎么会知道?……”秋萍有些惭愧,更多的是激动。

“想想我是谁?!”杨丽挺起胸脯,得意地说:“招待所的服务员里有我的老乡。昨天从你那儿出来,我就跟她们打好招呼。所以,今早秋叔叔在招待所订机票的时候,我很快就知道啦。召集同学下楼之后。碰见了雨桐,她又通知了”

杨丽的目光看向妮妮,妮妮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狗记性,记住了!我叫贾妮妮!”

杨丽嘻嘻一笑,毫不在意,接着说道:“多亏妮妮叫来一辆军卡,一路超速行驶,居然赶在了你们的前面。所以呀,想偷跑是不行的!”

“……杨丽……”秋萍看着杨丽地笑容,嗓子里仿佛用东西堵着似的,说不出话来。

此时,同学们将秋萍围在中间,你一句,我一句,不断地询问她的近况,不停的说着关切的话,秋萍应接不暇,眼角却渐渐开始发涩……

“娇教,时间很紧,我先去换登机牌,你一会儿赶紧过来。”秋易寒焦急的看看手表,跟大家打了招呼,转身离开。

“好啦,姐妹们。我们得抓紧时间。”杨丽拍着手,大声说道:“小艳子,把我们的礼物拿出来。”

“知道了。”路艳从纸袋里取出一堆东西:“秋萍,这是我们每个同学做的纸鹤,祝愿你早日康复,早日回到我们当中来……。”她动情的说着,将串起的纸鹤虔诚地挂在秋萍胸前。

摸着沉甸甸的纸鹤,秋萍地眼泪再一次奔涌而出。

一个人拥抱,每个人口里都反复的说着,“保重,康之类的话,似乎再也想不起其他的话语,只是任由眼泪哗哗地流……

“杨丽!”站在杨丽面前,秋萍有很多话想要说。

“谢谢!”最终,只说出了这一句。

这一刻,杨丽的表情是那样的凝重,她像个大姐姐,用手帕擦干净秋萍脸上地泪水。

“早点回来!”她说,紧紧的搂住秋萍,双臂的力量几乎要将秋萍娇弱的身体挤碎。

……

“萍姐,我不想让你离开……。”雨桐的痛哭让秋萍有些恍然,仿佛又回到三个人一起游玩、一起调笑的日子。她压抑住那巨大的失落,轻拍雨桐的后背:“好好的照顾晓宇……其实他……很脆弱!”

“嗯!”雨桐啜泣的点头。

秋萍的目光转向妮妮,妮妮一直在注视着她。

“妮妮,谢谢你来送我!”过去的一年,她和妮妮的关系不太好,想要拥抱她,伸出的双手却显得犹豫。

这时,妮妮上前一步,毫不迟疑的将她抱住。

……

“娇娇,喝杯饮料。”秋易寒将盛满雪碧的塑料杯递过去。

秋萍摇摇头。

秋易寒只好将杯子还给空姐,不知为何,忽然想起周晓宇对他吼说过的话:“那你想喝什么?”

“爸,我现在不想吃任何东西。”秋萍不耐烦的说。

秋易寒无奈的让空姐离去。自从上了飞机,秋萍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窗口,他心中一动:“……你那个朋友怎么没来送你?”

秋萍没有回答。

身下是茫茫的云海,阻断了她的视线,但阻不断她的思念……

……

不知过了多久,我从床上爬起来,扛着长长的条帚,蹒跚的走向草坪。

兄弟们见到了,谈笑依旧,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诈胡,之前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不要以为光道个歉就可以偷懒,活儿给你留着啦。去把树下的树叶扫干净!”胡飞开玩笑的说道。

一向出工不出力的我非常卖力的干着,并不是因为愧疚,只有忙碌道到抽不出一点空闲,我才不会被心中的伤痛压倒。

“皮蛋,过来帮个忙,把这坑里的垃圾掏出来。”身后有人说道。

……“小同学,帮个忙好吗?帮我们把这阴沟的树叶掏出来。”……

我猛然回头,收到的却是深深的失望……

天空铺着细纱般的白云,有鸟儿飞过,只几番起落,就消失在天际,只留下高亢的啼鸣……

……

疲惫的我疲惫的走回宿舍楼。

“晓宇!”

我茫然的抬起头,雨桐和妮妮就站在面前,我竟然没有发现。

“中午,我们去阮红晴家吧。我们自己做饭吃。”雨桐两手拎着装满蔬菜的塑料袋,眼中充满爱怜。

我有些犹豫。

“走啦!走啦!晓宇哥哥,你一会儿一定要尝尝我做的水果沙拉!”妮妮拉着我的手,不由分说的往外走。

有了她俩这一闹,沉寂的心湖才多了几丝涟漪……

……

“我们上午去送萍姐了。”雨桐看着无精打采的我,忍不住说道。

我没有吃惊,懒得去想她俩为何会知道,她俩会不会怪我瞒着这件事,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还好吗?

“她让我和妮妮好好照顾你!”雨桐高声说道。

“就这些?”我失望的说道。

“不就是回家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在国内,坐飞机一两个小时就到了。晓宇哥哥,干嘛愁眉苦脸的,我看了不舒服!”妮妮突然说道。

我眼睛陡然一亮:“你说什么?!”

“我就说!我就说!你太偏心了!她一走,你就不理我们了!”妮妮大声抗议。

我猛然将她抱住,狠狠的亲了几口:“我怎么就没想到啦!多亏你提醒我!”

“讨厌!流氓!……”妮妮不依不饶的唾骂中夹杂着我这几天来难得的笑声……

……

(第五卷终于写完.秋萍离去,但留下了希望。。。。

敬请期待下一卷的故事?

打字太麻烦,本来这一章周末就写完了,打字太麻烦,加上事多,今天才上传。希望大家谅解!)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