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离开g市,已经两天。

晓宇,你还好吗?

早晨,父亲来查房的时候,有一个医生的背影真的好象你!

我当时好想给你打电话,可是,这个时候你应该在上课吧。

今天的天气真糟糕,就像我的心情一样。

真希望能马上下雨,因为这样才能让我回到阴雨连绵的南方。。。。。

。。。

月2日,晴。

离开g市,已经三天。

今天,几位童年时的伙伴赶来看我。大家从小一起长大,读大学后各奔东西,聊起往事,她们都很激动。可我提不起一点兴致。

窗外,风很大,有几个小孩在广场上放风筝。

晓宇,你知道吗?

我多想是这小小的风筝。

无论飞得再远再高。

只要你手中有线。

我都会飞回你的身边。。。。

月27日,晴。

离开g市,已经四天。

上午,母亲来看我,说我头发长了。

我听了很高兴。

晓宇,我记得你说过,我适合长发。

再见到你的时候,

我一定能长成你一直期望、而我一直没能做到的模样。

月28日,小雨。

昨晚,在梦里梦见了你

梦中你的样子很模糊。

醒来的时候,我哭了。

晓宇,你快来吧!

我真怕时间久了,会想不起你的模样。



“好了,就到这儿吧!”我鼓掌。对这两位95级同学的表演比较满意:“我还是第一次看东北地‘二人转’,很精彩!就是有点紧张,动作没有完全放开!在我们几个人面前,你都放不开,到时候全场几百人,你怎么办?怕啥!这正是展现你们才华的时候,你们想想十月一日那天,护校队有多少美女为你们喝彩,要绷足了劲演,这可是个出彩的好节目!”

两人听了。眼中光芒连闪,显得劲头更足:“师兄,我们想到时候把衣服穿得更夸张一些。我有个主意,拿一条毛裤,把裤裆开个洞,当上衣穿…”

“你们有什么招出什么招,只要把全场的笑声都煽动起来,你们就是大成功!”我对他们大加鼓励。

“师兄……这里面有些台词……不太好吧。”旁边的姚燕红着脸,犹豫地提出自己的意见。

台词?我立即明白她指的是什么,想了想说道:“小熊。里面的几个“荤段子”能不能改得隐讳些,你看连姚燕同学都无法忍受。更别说那些清纯可爱的小护士。”

“师兄,你啥意思”姚燕不满的踢我一脚。

“我明白了,回去再好好想想,明天给你审查。”熊同学笑着回答

“也别改得太过,不然就没有味道了。”我叹了口气:“总之,这是个难事,你们得好好开动脑筋。我们笑笑无所谓,如果让田教导员把你们记住了,可就有点麻烦。”

“师兄,明白了”两人对视一眼。变得有些为难。

“师兄,你干嘛不让他们把那些都删掉。”姚燕看着他们走出电视室。

“删掉,还叫二人转吗!没关系,这节目是我让上地。到时候我给他们担着。”我果断的说道。

姚燕只好拿笔在节目表上花了个‘勾’。

“上下一个节目”我说。

“歇会吧,我们看了十几个小时眼睛都快打架了。”姚燕伸个懒腰。

“看完再歇,他们不也在等着吧!”并不是我不累。只是因为这样一直忙碌才能让我没有空闲去思念秋萍。

“下一个节目……”姚燕扫了一眼节目表,颇暧昧的笑道:“94五班的‘黄飞鸿’表演者五班全体。”

“我们班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我诧异的拿过节目表。

门开了,赵锦涛走在最前面,个个头系红飘带,昂首挺胸的进来,呵!还挺酷。

……

“豪气面对万重浪,热血象那红日光……”这些家伙每人一副董存瑞炸~.面,音调越来越高。他们的脖子也越来越长,就像打鸣地公鸡,偏偏脖子被人捏住,干嚎却没有声音,涨得脸红脖子粗的。

姚燕在一旁,笑眯了眼,不时瞅瞅我。

“停!停!……”我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嗓音,直接喊停。

“……皮蛋,那个……我们刚开始排练,还很生疏,多练几天就会好地……”胡飞自知表现不佳,赶紧上前解释。

“啊……幸亏是刚开始,要再练几天,我们还能活吗!”我摇着头说道,姚燕噗哧笑出声。

“皮蛋,你不参加还好意思说这说那,这节目是我想的,虽然唱得不好,但是重在参与!”赵锦涛义正言辞得说道。我有些惭愧,只是这家伙的目光东扫西扫,更多的停留在姚燕身上,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唱得不好,就不要把原声关掉,咱们可以跟着唱嘛”我笑了笑。

“这还叫节目吗?!我们可不想被全系笑话!”胡飞连声说道。

你现在这水平就不怕被人笑话了?我暗暗腹诽,又说道:“干嘛我们非要唱,我们可以表演嘛!”

“表演?!”众人纷纷摇头。

“大老爷们,从小没练过这些东西,不像你皮蛋,屁股扭得跟麻花一样。”赵

话让姚燕窃窃一笑,于是更得意了。

操你个肥猪!我狠狠瞪他一眼:“会侧手翻的请举手”。

众人不知何意,我又追问一次,六个人迟疑的举起手。

“谁会空翻?”

只有胡俊杰一个。

“看过京剧中武戏的开场吧,音乐一起,我们从两边侧手翻交叉上场。接着我和胡俊杰再来几个空翻。”

“皮蛋也要上场?!我还以为你和美女们主持节目,不能参加呢!”赵锦涛阴阳怪气的说。

我没理他继续说道:“然后用小碎步排成两排,军体拳第一套,我们都学过吧?跟着节奏耍完一套军体拳,接着我和大胡往前走,其余往后聚拢。”脑海里勾画着整个地场景,我哼着曲调,比划着说:“我和大胡再前面对练,其他地人在后面围成一个半圈,一边跟音乐唱。一边为我们加油,动作可以随意一点。因为大胡你练的是拳击,你扮演东洋人,我呢,用散打,我们用炫一些的动作……最后你被打败,音乐到**,大家一起高声唱,摆一个造型,结束。”

大家面面相觑。

“皮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要唱黄飞鸿,所以都想好了。”刘刚志惊讶的问。

“我要是早知道。我就不会让你们来出丑了。”

“我和皮蛋还没有单练过呢!这次正好,皮蛋,你要是有本事就真把我打败,我可不会让地。”胡俊杰半真半假的说。

“星。

“胡思乱想,谁不会!”赵锦涛不忿的说。

“哦,对了。”我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黄飞鸿不光要打洋人,更主要地是打那些反动**的清廷鹰犬,这个角色嘛。就只有胖子来扮演咯。”

“不,我不干。”赵锦涛看着我捏紧拳头,本能地打哆嗦。

大家哈哈大笑。

“咱们这个节目好好排练,演好了。到时候,我把它排在第一个出场。”我鼓励他们说。

“师兄,为什么?”姚燕不解的问。以为我在徇私。

“咱们这种层次的晚会,首要的是要热闹,要把气氛调动起来。黄飞鸿的音乐本来就雄壮,再配上大家的空翻、军体拳,这种气势立刻就出来了。再加上后面表演性质的单打,绝对能把观众的主义力给抓住。另外,我再去外面找找,能不能借来清代的服装,再扎上红色的腰带,来才叫一个‘震’啦!”

“好,皮蛋,就冲你这番话,咱们不休息也要把这节目练好!”胡飞信心大增:“走了,我们找地方排练”

“胖子,你留下,帮我个忙。”我叫住一步三回头地赵锦涛:“我记得你速写能力不错,能不能暂时做我们的记录员,姚燕既要审查节目,又要笔录,一个人忙不过来。”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赵锦涛连忙点头,那高兴劲似乎要冲过来将我抱住以表示感激。

“师兄,没事。我一个能行。”姚燕急忙推辞。

“你现在最重要地任务是了解整个晚会的流程,学会如何去审查并组织各个节目,你得集中精力,把这一套学会,将来我们毕业了,你就要调起这个大梁。”我神情严肃的说。

“别说的这么可怕,你们毕业还早呢!”姚燕嘻嘻的笑,一双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儿。

赵锦涛看着发呆,被我一脚踢个踉跄:“还不快去向姚师妹请教怎么记录!”

胡俊杰邪邪的朝我挤挤眼,吹着口哨,跟众人走了。

……

审查工作好不容易继续进行,电视室里又走进两人。

“大胡刚走,要不要我帮你把他叫下来!!”在安静记录的赵锦涛又来劲了。他这个人很奇怪,平时和别的女孩在一起时插浑打科,非常自如,一旦涉及到自己喜欢的,就变得手足无措、不知所云,这就是所谓地关心则乱吧。

左芳恍若未闻,对我说道:“你们的效率真慢,节目还没有审查完。”

“今晚就能结束。”我说:“然后咱们两个队再把节目归纳起来,排序。”

“是吗?她回头看了看室外正等候的几拔同学,怀疑的说道:“8半,你不去宣传处

“我去宣传处干嘛?”我一愣。

她身后地陶莹莹刚想说话,姚燕惊奇的说道:“师兄,刚才值班员通知你晚上去宣传处,你不是答应好好的吗?!”

“有这事.起来。

“是关于我们节目地事,通知我们必须去参加。”陶莹莹目无表情的说道。

“哎呀,所有事的凑一块儿了”我烦躁的挠头。

“你要是相信我,这里的事都交给我,你先去开会。”左芳毫不客气的说。

“行。”我干脆的回答。

……

我急匆匆的上楼换好军装,再急匆匆的下楼。

陶莹莹一直默默的站在楼口。

我很感激她的等待,其实她完全可以自己先去。

我和她匆匆的上路。

凉风迎面吹来,我工作的热情瞬间冷却,被压抑的思念猛然涌上来将我淹没……

那句“谢谢”,我没有对陶莹莹说出口……

(这一章.感谢我弟弟为我打字.<mfu..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