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ad_8></sp>陶莹莹一身宽松的军衣,并不能掩盖住她的容光。她笔直的站立在门口,没有任何动作,却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种优雅美妙的韵致,吸引着楼内楼外憩息、玩耍的同学们的注意。

这是多年舞蹈锤炼出的结果!我暗赞了一声,装出受宠若惊的模样,迎上前:“我说今早上喜鹊怎么老叫?原来是有贵客上门!”

陶莹莹木无表情的看着我夸张的笑容,吐出两个字:“练舞!”

“练舞?!现在?!”虽然之前我隐隐猜到她的来意,还是忍不住叫出声。

“只有今天才有时间好好练习!”陶莹莹的语气相当坚决。

“可是……,咱们上次约定的是元旦后再练舞……”面对她认真的眼神,原本理由充足的我竟变得有点结巴:“再说……”

“你不愿意练?!”她诧异的睁大眼睛,似乎我的回答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明明是她搞错了,却仿佛是我违反了约定,让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因为……你事先没有通知我,我已经……和别人约好了今天出去玩!”

陶莹莹死死的盯着我,她那打卷儿的睫毛和会说话的眼睛曾经让我陶醉,此刻却袭来阵阵寒意。

当我刚想用言语来缓和这种气氛时,她一转身走出了楼门。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的背影,不由自主的追上去:“喂,我今天真的有事。明天,明天我一定陪你好好练舞!”

她恍若未闻,脚下步伐加快,想将我甩开。

真生气了!她那如雕像般严肃的脸庞让我颇有些为难。

从妮妮、雨桐、秋萍那里得来的经验告诉我:别管她。一切到明天再说,到时候她地气自然就消了。可心里又隐隐觉得,这种方法行不通,陶莹莹与一般女孩不同。

眼看着就要进护校队的楼门,我鬼使神差的抓住了她的手。

陶莹莹猛的一甩手,力量之大险些让我的手背撞上敞开的铁门。身后传来几声口哨,这些家伙幸灾乐祸的等着看我的洋相。

我心有余悸的看了看厚厚地铁门,突然间,一束电光在我脑海中闪过:……撞在门上流血的手……在黑暗中独舞的孤寂身影……

“今天我陪你练舞!”我脱口而出。

陶莹莹停住脚步,半信半疑的看着我。

“……去哪儿练舞?”我故作镇定的问。既然话已经出口,就无法收回。唉,妮妮和雨桐只能想办法安抚了。

陶莹莹迅速的扭头,指指楼里的电视室,虽然她动作很快,我依旧捕捉到她脸上的一丝喜悦。

那仿佛是蒙娜丽莎脸上的微笑,曾经多么的遥不可及。

这样地付出似乎也是值得的,我仰头望着正冉冉上升地暖阳,心中的踌躇已化为虚无。

……

我没有同意陶莹莹选择的跳舞地点。在假日,大多数学员都会无聊的聚集在电视室。根本就没有空间练舞。我想起了翟干事说过的话,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给她的办公室打电话。正好她在值班,知道了我的来意,先好好的将我俩表扬了一番,很快给我们找了一个好地方南方军医大学文化活动中心。

……

“这个动作,不行,重来!”陶莹莹沉声说道。

“啊?!还来?!”一听这话,我如丧考批。谁知道平时寡言少语的陶莹莹在舞声上会转身一变,成为极其严格、极其苛刻地教练,要求每一个动作都精益求精,稍有差池。就必须重做。光这个动作,就已经重跳七遍了,当初和她一起跳《重生》时,怎么就没发现她有过度追求完美的廦好啦?也许那时我是主导者。是拉丁舞专家,她才没有过多纠缠于细节,现在她可算是‘农民’翻身作主人了!

唉。我这是自打罪受!

“面对面转身时,你距离我太远,眼睛不够专注。希望你要注意,不要老犯同样的错误,这已经是跳第七遍了!”陶莹莹用手比划着,话里隐隐有点火气,对于我始终做不好这个动作,她也有些不耐烦了。

我能专注吗?在超近的距离里,和一位美丽地女

面凝视,任何男性都难免会有些别的想法。我可不有音乐,也能很轻易的融入到舞蹈中……当然我只能心里埋怨,排练还是要继续地。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转身,保持住距离……”陶莹莹饱含情感的动作和她冷冰冰的声音,令人无法相信它俩是出自同一个人身上。

我再次和她相对而立,距离是如此之近。我能清晰看到她泌着汗珠、娇嫩的肌肤,看到她略忧伤的眼眸中心神恍惚的我,……她的呼吸伴随着口令,毫无闪避的吹在我脸上,有些湿润,有些灼热,令人微醉。

“距离又远了!”耳旁响起陶莹莹恼怒的声音,我的后脑勺猛然被一股力量往前推,正失神的我猝不及防,那张娇艳的欲滴的红唇在我眼前迅速放大,我想将头扭开,不料重心已失,就听到她‘啊’的惊叫,软玉温香,我抱个满怀。

惊慌失措的她未能挡住我倾斜的身体,(paoshuom网,电脑站.)反而被带着一起往后倒去。

一切的事都发生得太快,我急忙一手护住她的头,一手搂紧她的背,心里只想着:千万别让她受伤!

“呯”的一声闷响,一股巨大的冲力从坚硬的地面上传来,我的手肘和肩膀仿佛好像被震拆了一般,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缓过气来……,嘴唇上似乎有什么在动,痒痒的,……我下意识的用嘴一含,就听见‘嗯’的一声,我吓得一哆嗦,才忆起陶莹莹还在我身下,我……竟然‘吻’住了她动人的眼睛!

陶莹莹恐怕会认为我借机占她的便宜吧。

我匆忙翻倒在她身侧,费劲的站起身,慢慢活动双手,还好没有伤着筋骨。

陶莹莹依旧爷躺在地板上,在这纯白色大理石铺就的舞池中央,她一身黑色练舞服,明暗交织,神秘莫测。那如芭比娃娃般精致的脸蛋下,有着魔鬼般诱人的身材,她的身体并不像传说意义上说的柔美纤细,而像西方的健美女郎,结实有形,却恰恰更加性感,充满致使的诱惑……

此刻我无瑕欣赏这美景,她的一动不动让我开始担心,

我来到她身边:她睁着双眼,呆呆的望着屋顶,目光迷离……

该不会是脑震荡吧?!!我赶紧蹲下身,手掌在她眼前一晃,她的目光很快就转过来。

“你没事吧?”我忙问。

她没说话,眼神复杂的看着我。

我有些尴尬,干咳了几声:“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故意的,因为你突然用力推我,我没有防备……”

她没有听我说话,左手撑地,想站起来。

我想拉她一把,刚触及她的手,她象遭受了电击似的,迅速的闪开。

“继续……练舞!”她背朝我,飞快的说道,话语中没有了之前的冷硬。

“还要练?”我脱口而出,本来筋疲力尽的身体经此一摔,连最后的一丝力气也流走了。

陶莹莹回头看我,她晶莹如玉的脸上不知何时起多了几分瑰丽的红,眼眸里却透射出对我偷懒的不满。还未等她说话,我的肚子很争气的‘咕咕’响了。受它提醒,我瞟了一眼舞厅正门墙上的挂钟。

“哟,都2点5啦!难怪我感到这]:+接着练吧!”我略显夸张的揉着肚子,向她提出请求。

陶莹莹犹豫了一会儿,不情愿的点点头。

……

从更衣室换好衣服出来,见她还眷恋的站在场中央,我有些恼了:“喂,还愣着干嘛,赶快换好衣服!我们一块儿去吃饭!!”

陶莹莹惊异的望着我,一向漠然的脸上陡然间写满了疑惑。

“你以为这个时间学员食堂还有饭菜吗?!我可不想吃完饭,不是你在这儿等我,就是我在这儿等你,咱们今天可是要抓紧时间排练”我装作不耐烦的大声说道。

陶莹莹迟疑了片刻,低着头,略显拘谨的向我走来……(我回来了!大家等久了吧?)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