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爱情录尾声七年之后(二)

晓涛,别整了,们打球去。

“你们先去吧,我把昨天的实验数据整理好后,就。周晓涛用笔指着桌上的记录本,说道。

“我说涛子,咱这屋就你对毕业课题这么上心,何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毕业分配跟成绩好坏是两码事!“一个高个子同学好心的劝道。

周晓涛皱起眉头,正要说话,屋外闯进一人。

“兄弟们,星期天咱们集体请假出去大田湾体育场吧!“来人扬着手中的报纸,兴奋的喊:“周日。贾妮妮将在重庆举行钢琴演奏会,这是她巡回演出的第三站!“

“钢琴曲?有没有错。那玩意儿是我们这些下里巴人能欣赏的吗!”

“你说的妮就最近电视广告里老出现的那个女孩吗?那女孩可真漂亮!尤其是那双晴。太迷人啦!就算咱叫不懂钢琴。到现场看看真人也行啊!”

“我说你们这些人怎对这个什么钢琴会这么感兴趣。原来是冲着女人去的!现在这个社。女人长的漂亮。就算没有真本事。照样有很多人追棒!”

“班长。这个贾妮妮不是个花瓶。”周晓涛忍不住插话道:“她在六年前考入奥的利维也纳音乐学院。三年前获的维也纳国际青年钢琴家大赛第一名。二年前法国“音乐盛会”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去年又在国际肖邦钢琴大赛中拆桂。到今年她也仅二十三岁。”

“真的-的?照你这一说。她岂不是个音乐天才!”

“废话。要不人家凭啥能开钢琴演奏会。班长别把娱乐圈都看的很黑暗。有本事的人还是有的。”拿纸的学员说完长。瞅瞅周晓涛。啧啧说道:“涛子。没看出来啊。我号称贾妮妮的琴迷。可都没你对贾妮这么了解。那么拗口的大赛名词你脱口而出。我靠。这贾妮妮该不会是你姐吧?”

周晓涛自知一时激。说漏了嘴打个哈哈。想一笑了之。

就在这时。值班跑进来:“周晓涛。周师兄在?楼下有人找!”

“男的女的?”同学们比周晓涛积极。

“女的。”值班员知道师见们想问什么。在通讯学院这个军校里。女生基本没有。年轻学员们被压抑的心灵总渴望有些额外的刺激。

“很年轻戴一个大的墨镜。穿的很时尚。气质很棒身材也很棒!”

“哦……”学员们声发出“狼嚎”。争先恐-走廊跑。虽然有值班员的粗描述。周晓仍不敢完全断定是谁。毕竟他哥的女朋太多。直到下了楼梯。远远的看见一位凤姿绰约的少女婷婷玉立于楼前。身后停着一辆军用大吉普时。他的脑海里浮出一个女孩的身影一个明明比他小却曾经蛮的要他叫姐姐的少女。

算起来已经有七年有见过贾妮妮了可每次周晓涛假回家。爱叨的母亲嘴里总会提及贾妮妮。让他感到在哥哥的几个红颜知已中。母亲明显偏爱贾妮妮。一方面或许是因为她身世可怜,一方面则是哥哥的事业起步主要是来自贾家的帮助的缘故他听母亲大致的说过:当年贾妮妮的父亲因为犯了事受国安局调查,他逃到门狂赌一场后开枪自杀。很快哥哥也受到调查。据说贾妮妮父亲的财产有一分不翼而飞。而哥哥是最后一个跟他通过电话人。而一直保持沉默的贾老这时终于发怒了。

不知道这其中经历怎样的斗争与妥协。最后。调查终止。哥哥回到军校很快就退学了开始经商。半年后。贾老病重。听说在病床前,他拉住哥哥和贾妮妮的手,要哥发誓这一辈子要好好的对待孙女。

每次叫母亲讲完这故事周晓涛都感觉自己是在津津有味的读一本精彩的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充满悲欢离合。而现在小说中的女主角正巧笑嫣然的看着他。

“|。好几年没见。你这家伙怎么长的比你哥还高!”

“好几年不见。你也长成大姑娘了吗!”周晓涛忍不住反驳道,话音刚落。头就被敲了一下:“嫂子不会叫吗!再这样没大没小的。我让你哥来收拾你。”

楼上立即响起口哨声。贾妮妮抬起头。了一眼三楼走廊上的一排同学。俏脸上没有一窘意。反而有几分怀念,仿佛她正站在南方军医大学临检队楼前一样。

她略微撇撇嘴。将心中泛起的一丝怅轻吐。重新换上微笑。以一副大姐姐的派。伸出纤纤玉手拍拍周晓涛的肩:“晓涛。你还有半年就毕业了吧。想去哪儿?姐帮你搞定!”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她跟哥哥的口吻都差不多。周晓涛一脸干静:“我听从学校安排。你和哥就别操这心了。”

“你和你哥还真是两兄弟。当初他也跟你一样倔。”贾妮妮发了阵呆。霍然警醒:今天自己是怎么了。有些多愁善感……或许是多年之后突然置身于方军大学相似的校环境的缘故……我可是答应过晓宇哥哥。不再去想往事。要快快乐乐的生活!

“走吧。”她打了个响指:“跟嫂子我出去吃饭。

“现在?!”周晓涛惊愕的睁,有些为难的问:“后天你一”

“还“你。你。你”,叫嫂子!”周晓涛的头上又轻挨了一下。他无奈的说道:“后天嫂……嫂子不是要演出吗?这两天不加紧排练吗?”“我甩掉经纪人。偷溜出来的。为了不那么显眼。特的到军分区换了一辆吉普。”贾妮妮一脸的意。

这样会更显眼。周晓涛翻翻白眼。

“去还是不去?干脆点!”贾妮妮不耐烦的催促让周晓涛暗自腹诽:真佩服哥能忍受刁蛮的她!

“我去。不过。我,回去向队长请假。”

“嗯。快去。我等着。咱们到好的饭店吃最道的重庆火锅然后打电话给你哥。让你哥羡慕死。谁叫他不来重庆陪我。”贾妮妮恨恨的说道。

周晓涛没有接话。欲走。忽又想起一件事:“嫂……嫂子有多余的演出票吗?”

“多的是。你该不会……有女朋友了?!”贾妮妮又兴奋起来。

周晓无语。

……

“兄弟们。给。钢琴演奏会的门。”

“太棒啦!涛子。棒啦!怎么搞到?”

“你不是知道?”

“我不知道。”

“你说过。贾妮妮是我姐。”

“呃?……呃!!!!!”

……

……

……

……

那一个雪夜。漫天飞舞着雪花他陪着她回家。一路上。她倾吐离别后的相思和苦痛。他只是静静的温柔的搂着她……

不知为什么。她始终忘不了重逢时他的眼神。那蕴含深情的眼神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始终支持着她……

……

“小曹!小曹!你没事吧?”一声声的呼唤将她从记忆中拉回。

“我没事。伯母!”月梅歉然的朝躺在病床上的曾卫华说道。

“没事就好!”曾卫华不放心的看着曹月梅。安慰道:“我听晓宇说前年你母亲病逝。去年你父亲也为伤心过度走了。他怕你在x市工作不顺心托关系把你调到g市。你不要怪他自作主张。要是想家了。就到我家去坐坐。”

月梅惊愕的望着曾卫华。她没想周晓宇的母亲会在此时向她表态。她有些不知所措。

曾卫华拉住略显紧的曹月梅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几个都是好姑娘!晓宇这个小子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气!他现在大啦有能耐啦。不爱听我的话!我看你经历比较多。做事也很稳重。听说还是在职研究生平时有什事要多劝劝晓宇。让他不要|么毛躁。”

“知道了。伯母。”曹月梅低应。

“还叫伯母?!”曾卫华别有意味的看着她。

“……妈。”曹月梅红着脸半天出一句。

“呃。这就对了。以后私下里就么叫。”曾卫华眉开眼笑:“以前晓宇就常提起你。因为你在x市一直没机会见。这次借着看病总算了了一桩心事。实我没什么就是打那个……叫什么高球。把腰闪了一下……”

听着曾卫华的叨。梅心中一石头落的。紧张和激动都回复了平静。曹月梅想起周晓宇说过的话。确实他母亲是一个很好交流的人。

门被推开。护士推着药车进来。

“曹教员。该给一床打针了。”护士敬畏的对曹月梅说。虽然曹月梅才来半年。可她的理技术在全院都是顶尖的。听说她很有背景。但她从未讲求过特殊。者和小护士-|都很喜欢她。

“来吧。”曹月梅接过输液。

“月梅。我刚才说过啦。我没病。不需要打针!……”曾卫华直愣愣的看着锐利的针头。然惊慌的叫。

曹月梅忍着笑。想起周晓宇说过的话。他母亲是一个很好交流的人。不光如此。还很有趣……

以后的日子会好过吧?……

……

……

……

……

北京国际心血管病会议已经进行到第下午。刚进入到**阶段。而叶旭阳已经听不耐烦了。他起会议配发的提包。从人山人海的大会场出来。

别看叶旭阳已是福建某军分区医院的心内科副主任。他的医疗技术水平一般。而且他对学并不十分感兴趣。要知道当年他是因为体育特长特招进军医大学的。并非因为他学习好。之所以在短短九年时间就爬上了副主任的高位。于他有一个当院长的岳父。

现在才下午三点半。距离晚上的宴会还早。叶旭阳只好在会场里的医疗产品展览区里闲逛

前方是最大的一个区有不少在试用仪器。叶旭阳抬头看一眼悬挂在上方的招牌“庆国医疗仪器有限公司”。他隐约听旁人说过。这个公司是这次国际会议的最大赞助商。

“薛主任。请您稍。我去叫经|过来跟您谈。”工员恭敬的对一位老者说道。

“张姐。麻烦你叫一下李经理。北京人民医院的薛主任想要购买我们的超声仪器!”她回头对展台中央喊道。

“哎呀。李|刚!”

“哪怎么办?”工作人员略带歉意的说道:“薛主任。要不你坐这儿稍”

“小李。有什么事吗?”身后传来一个威严的女声。

工作人员浑身一震忙转过头:“总。人民医的”

“呵呵。阮总。可是见到你这个大忙人啦!上月我跟你们周董谈过关于关于购买两台超声仪器。他说过要给我便宜”老者话未说完。就被来者不动声色的打断:“周董早跟我说过了。仪器和报表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本准备会议结就去找您。没想您老亲自来了。这是我们的工作失误。薛主任您看我们去那里详谈行吗?”

在人群中的叶阳惊讶的差点叫出声。这位阮总俨然是他曾经在军校时的女友阮红晴。

九年未。她更加丽成熟。

看着阮红晴领着老走到展台中央。叶旭阳几次想打招呼。却又忍住。当年他迫于阮校长的压力。背叛了两人的爱情。九年过去。不知道阮红晴是否还记恨着已?

叶旭阳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他-子长相一般脾气不好。尤善妒。仗着她父亲的权势。让叶旭阳家里家外都活窝窝囊囊的。猛然间看到阮红晴。让他又想起了当年军校叱咤风云的岁月。

他不时的将目光扫向展台中央那里不时传来院红晴爽朗的笑声。她泰然自若的与老者交。那精明干的职业女性形象显的是那么魅力十足。在叶旭阳心中掀起一股热流。

在叶旭阳的医院里。红杏出墙养情人……等等龌龊事时有发生有时听同事们去参加学会后开玩笑:男女老同学见面是最危险的碰杯碰杯就碰到了床上。

越往这方面想。叶旭阳的心里就越痒或许……

他的心狂跳。赶紧跑去卫生间。着镜子用水将头发捋顺。整理衣裤。将略凸的肚|收起。虽然胖了些。行。他自觉满意的回到展览区。

好不容易等到阮红送走老者。他便急急的喊了一:“阮红晴!”

阮红晴循声望去,微微一怔:“叶旭阳?“

叶旭阳故作惊喜的上前:“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刚才我差,就没认出来!“阮红晴一脸平静:“你也加了这一次的国际会议?“

她炯炯的眼神配上那细长入鬓的柳眉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让叶旭阳心里有些发虚。

“几年没见,你的变化真大!我直都不敢认,没想到你竟然是“庆国”这家大公司的!“叶旭阳感慨的说道。

阮红晴微微一笑:“如果你科里要购买仪器,请优,考虑我们公司。

阮红晴的回答仿佛给叶旭阳泼了一盆冷水。她礼貌性的姿态就如同将他当成普通的客户,那怕她大骂他一顿,也会让叶旭阳好受许多。曾恋人如今形同陌路!

叶旭阳一时心情激:“红晴,当初是我对不起你!前几年同学聚会,我才知道你爸已经过世了,你跟你母亲去了美国,一直想跟你联,但你所有的同学都没你的联系方,,却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这些年你过还好吗?“

望前这个身材些发福快要迈入中年的男子,他年轻时意气风发的模样己经随着岁月在阮红晴的心中变的悄无痕迹,只是这句话让她心神有点恍惚。满腹的记忆涌向心中挚爱的那个男人。

她想起了毕业时的心碎,想起了那荒唐的一夜想起了父亲的去世,想起了对他的百般责难,想起了伤心的离别;又想起了半年后因无法抑制对他的思念和不满母亲嫁那个台湾男人而毅然回国,想起了再见到他时,不顾一切的拥抱,从此一直跟在他身边。在贾庆国死时,安慰他;在安全局来调查时,支持他;在他退学经商时,协助他;九年的风风雨就这样一路走过来……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你还好意思给我打电话,这么大的会议,这么多你都扔给我人!你倒好,雨桐去参加同学聚会!……我不管!这次会议结束,我要你也陪我回一趟学校……不要他人跟着,就我们俩人。我想看看那栋别墅。……你忘了吗?那里是我们……相爱的的方!……“

叶旭阳惊讶的看着她捂着手机说话,脸颊含羞,眼生媚的神态和刚才完全判若两人。

叶旭阳对自己最初的那点幻想不抱有希望。就见阮红晴收起手机,又恢复了之前的神情,对他说道:“谢谢你的关心,我现在生活幸福!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你不用再感到内疚,一切往前看。我也衷心的祝福你家庭幸!我还有些,以后见面再聊。“

还会有以后吗?叶旭阳呆呆的看她走向那个工作人员:“小李,你过来我给你分个任务。你明天带着工程师,推一台超声去人民医院~~~-“

她举手投足,俨然是一个女强人。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