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电视台第七届全国青年舞蹈大赛决赛直播现场。

‘第二十五号选手的比赛已经全部结束,现在让我们看看她的得分情况。‘女主持人看着大荧慕,异常激动的说道:‘舞蹈得分98.5,知识问答1分,第25号选手最终得分99.5分,这是迄今为止的比赛出现的最高得分,恭喜25号选手!!‘

评委席里响起一片掌声,但陶莹莹的脸上很平静。

‘来,莹莹。‘主持人将陶莹莹拉到舞台中央,亲切的问道:‘得到如此高的分数,你此时此刻有什么感受?‘

陶莹莹几乎没作思索,直接说道:‘刚才作腾空后落地的旋身功作时,因为没控制好力量,多转了半圈,影响了后面动作的连接。‘

陶莹莹的话完全出乎主持人的预料,还没等她作出反应,评委席又响起更加热烈的掌声。

‘主持人,请允许我说几句!‘评.委席最前列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说道。

‘赵老师,看得出你对陶莹莹十分.欣赏,迫不及待的抢着发言。‘主持人笑着开了个小玩笑。

‘是的,我很嫉妒解放军艺术学.校阎风霞老师,她收了一个好学生啊!‘这位北京舞蹈学校的老校长一脸认真的说道:‘抛开技术的层面,我更想谈谈25号选手对舞蹈的态度。从你一入场,我就注意到你的眼中没有我们这些评委,没有这些转播仪器,你完全置身于你自己的世界中,随着音乐或快乐或忧伤,同时也感染了我们这些人,你到现在似乎还没有完全从舞蹈中走出来。我想说的是,我不担心你因为这次的成功而止步不前,一个将舞蹈视为生命,并且精益求精的舞者必将取得更大的成功!‘

对于如此高的评价和鼓励,陶莹莹的表情没有太.多变化,只是深深的鞠了一躬。

‘陶莹莹,你的舞蹈叫《火凤凰》,我们评委中有一位擅.长跳孔雀舞的舞蹈家,她也被人誉为‘为舞蹈而生的人‘,她就是杨丽萍老师。杨老师,您对陶莹莹的舞蹈有什么评价?‘主持人问道。

‘她跳得比我好。真的,我不是谦虚,确实比我好!‘清.瘦的杨丽萍爽直的说道:‘因为她不仅仅是在舞蹈,她在用心演绎一个凤凰涅槃的故事,我有一个小问题想问25号选手.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创意的?

杨丽萍的话猛.然间撞开了陶莹莹记忆的闸间,在那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那个雨天,一个瘦弱的身影顽强的将她从悬崖下拉回;看到了那个倔强的身影带病和她在舞台上旋转……

“不!不是我的创意!”陶莹莹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那是愧疚、感激、自豪、爱慕的结合:“是我的男朋犮!他曾在我失去对生活的信心时拯救了我!又曾经在我对未来感到迷茫时鼓励我!”

她面对着摄像机,眼眸中有无尽的情意:“在这里,我想让他知道,不管将来有多少困难坎坷,我都会永远爱他!”

又是一个意外!还好主持人反应很快:“多么深情的表白!我相信你的男朋友在电视机前听到这些,一定非常的感动!不过,众多喜爱你的舞迷恐怕会伤心喽。”

主持人笑了笑,将话题一转:“陶莹莹,我注意到一个问题。你的资料显示你曾经是一名护校的学生,后来为什么选择了从事舞蹈?”

陶莹莹一愣,仿佛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萦绕:“莹莹,你不能放弃,你是为舞蹈而生的……”

“我从小就喜欢舞蹈。”她淡淡的说道。她本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之前说了这么多,那是她埋在心里,憋了七年想说的话。现在她已不想再多说什么。

其实,事实远非这么简单。第二学年下半期,总部派人到军医大学视察工作,南方军医大学为这位酷爱跳舞的领导举办欢迎舞会,叫了不少护理系的学生作陪,陶莹莹也在其中,却没想到领导一眼相中躲在角落里的陶莹莹,并在跳舞时动手动脚,羞愤的陶莹莹当场给了他一耳光,随即夺门而出。这次事件闹得很大,最后因为周晓宇的帮助才获得平息,而陶莹莹因为心灵大受伤害而选择了退学,回到她奶奶居住的小山村调养,直到几个月后见到了孤身前来看望她的周晓宇。那一段时间是她最快乐的时光,同时在周晓宇的鼓励下,使她重新坚定了从事舞蹈的决心。从南方军区战地文工团的文艺兵到解放军艺术学校的学生,由于有周晓宇的庇护,她又再次成为那个无忧无虑的舞蹈精灵。

……

回到自已的换衣间,满地是鲜艳的玫魂,陶莹莹毫不犹豫的将它们踩在脚下。

而衣柜里却珍藏着一束普普通通的白色荻花。

陶莹莹小心翼翼的拿起它。

“莹莹,祝你跳得开心!”

将扉页的留言读了又读,陶莹莹忍不住埋首于花朵中,淡淡的花香仿佛让她又回到那个开满野花的山坡,她和周晓宇跪在杨远照的衣冠冢前,她轻轻的告诉曾经的恋人,她已经爱上了……

…………

…………

…………

因为是下午,南方医科大学校园东北角的风凰酒吧里顾客很少,大厅放着舒缓的乐曲,大门附近的一桌客人却不时发出笑声。

‘我听说你们在西北军医大学实习的时候,周晓宇还和你们呆了一段时间。‘五个人中唯一的女性问道。

‘大胡,一定是你告诉许如霜的。咱们当初可是一起发过誓,谁也不能说出去的。‘其中的一个大胖子说道。

‘给自己老婆说说,有什么关系。再说,咱们都工作这么多年了,谁还管这事。‘其中一个英俊的男子说道。

‘我听说当年周晓宇主要是为了陪他女友,才在x市待了那么长时间。‘许如霜继续问道。

胖子朝胡俊杰怒目而视。

胡俊杰赶紧辨解:‘我可从来没告诉过她这事!如霜,你没事问这个干嘛?‘

许如霜给他一个白眼:‘雨桐是我好朋友,我当然要帮她问清楚!‘

‘皮蛋的事雨桐能不清楚?他俩现在不也生活得挺幸福的吗!你就别瞎掺和啦!‘

‘什么叫我瞎掺和!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尤其是你跟周晓宇……‘许如霜柳眉倒竖,开始历数胡俊杰以前的风流韵事。

胡俊杰赶紧认错:‘你别发火,是我错了。小心别影响孩子!‘

许如霜下意识的摸着并不太显怀的肚子,不说话了。喝了口茶,才恨恨的说道:‘要是孩子有问题,我跟你没完!‘

胡俊杰一脸尴尬,另外三人则面面相觑。已是一脸络腮胡的刘刚志插话道:‘许如霜,大胡在x市的时候,有一次差点丧命。‘

许如霜惊奇的瞪圆双眼,显然没听胡俊杰说过。

‘事情是这样的,‘见吸引住许如霜的注意,胖子接过话头:‘皮蛋到x市后,有一天他提议到郊外一个山庄去玩。本来他准备租一辆中巴车,大家一致反对,都说一起骑自行车去会更有意思,皮蛋只好同意,但问题来了,他不会骑自行车。‘

‘什么!周晓宇不会骑自行车?”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皮蛋是重庆人。重庆是山城,整天爬坡上坎,怎么骑自行车?你们女生班在重庆实习的,应该比我们清楚。”胡俊杰提醒自已的妻子。

“她们女生班在重庆,只想着吃,还有时间去想其它事。难怪实习结束回学校,就你们女生个个白白胖胖的。”胖子趁机打趣道。

“别说废话,快接着说。”许如霜不耐烦的催促道。

“呃……”胖子摆出回忆的姿势:“皮蛋学了半天,大致掌握了骑车的技巧,第二天大家人手一辆自行车,向郊外进发。胡俊杰同学,”胖子突然提高音量:“先是骑在皮蛋前面,卖弄他的车技,结果被炫花眼的皮蛋直接撞在他后车辘轳上,修了15分钟。他仍没吸取教训,接着说皮蛋车技太差,要保护他,于是骑在皮蛋的内侧。刚出城,路比较窄,一个大嫂抱孩子迎面走来,皮蛋向内拐得太大,迫使大胡也向内拐,正巧一辆中巴车开过,贴着大胡直接将他挤倒。大胡爬起来的时候脸都吓白了,说什么也不敢再靠近皮蛋。”

“哈,哈,哈……”刘刚志、余航泽拍着桌子,笑得前仰后合。许如霜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胡俊杰。

胡俊杰不紧不慢的说道:“胖子,后面的故事你怎么不接着说呢?”

“后面?”胖子眨眨眼:“后面就是我们骑了一个上午,走迷了路,没找到皮蛋所说的山庄。就在一个不知名的山谷里吃了一顿农家饭,那里有水有鱼还有古塔,风景很优美,大家玩到下午才又骑车回家。”

“你漏了一个重要情节。”胡俊杰敲着桌子,笑道:“我们把车存放在半山腰的一个农家,所以走的时候必须把车从山腰上拿下来,那里只有一条大约45度的土路,很陡。我的车……嗯,因为两次意外事故,刹车出了问题,我就想推着车下山,这时候胖子说话了。”

“大胡,你说我够不够兄弟,为了帮助你,我可是付出了——”胖子急着插话,被许如霜打断:“好好听着,别打茬!”

“胖子说,‘大胡,你不是说你车技高超吗,怎么没有刹车就不敢下这土路了?!来,来,来,让我来给你们展示一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车技高超!’”胡俊杰将胖子的语气模仿的维妙维肖:“于是,他跟我换了车,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刚下到山脚,迎面走来一位老大爷牵着一头牛,胖子煞不住车,眼看要撞上,他只好往路边一拐,闪过几棵树,一头撞进了一堆牛粪之中。”

“啊?”许如霜捂着嘴,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

“不对,大胡,是猪粪。牛粪没那么臭。”余航泽一本正经的提醒道。在军校老实巴交的余航泽工作了几年后,也学会了搞坏。

“靠,钩子,别瞎说八道!明明是干牛粪,一点儿也不臭。”胖子急着辩解,就象是一位被侵犯了的少女,还执着于侵犯她的对象是帅哥,还是丑八怪。

“我可以作证,是猪粪。”笑声从身后传来。

众人回头:一对身穿休闲情侣装的男女手拉着手,朝他们微笑。

“皮蛋!”

“萧雨桐!”

……

“臭小子,我们可等了你半天。晚上吃饭时,要多罚三杯!”一向稳重的刘刚志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

“大刘,听说你在北京干得不错,读愽期间就申请了一个几百万的大课题。晚上,我得多敬你这个高级知识分子几杯。”我重重的拍着他的背。

“迟到的人该重罚,罚皮蛋请我们去海鲜第一楼吃饭,包括餐后的其他服务也得全包。”

我转身,将他上下打量,惊讶的叫道:“天啦,这不是胖子吗!你居然还健在!我听说你因为暴饮暴食患上肥胖症、高血压、高血脂……己经不行啦!”

“我死命撑着,就等着吃你这一顿!”

我和他都笑起来,拥抱在一起。

“皮蛋,上次的事……还没有谢谢你啦!”余航泽在一旁呐呐的说道。

“谢啥,除了父母兄弟,就是同学最亲,我不帮你谁帮你。我估计你那个王主任不会再找你麻烦,如果再有什么事,别犹豫直接给我打电话。”我认真的说道。

余航泽感激的点头。

“到底是什么事?”刘刚志问道。

“钩子所在的教研室的那些同事欺他老实,今年他该调中级职称,科里居然没给他上报。我知道了,就给皮蛋打了电话。”胡俊杰说道。

“真羡慕你俩,留在g市,有皮蛋这个大神罩着。不象我和大刘孤零零的在外地。”

“胖子,你想调来g市吗?”我笑道。

胖子一愣,随即摇头:“我在x市挺好,美食多,美女多,人民朴实,习惯了,不想再动。”

“其实,大家也帮了我很多忙,特别是在我刚开始代理医疗仪器的时候,都是你们帮我向你们的领导推销!”我感慨的说道。

“我们人微权轻,帮不上什么大忙。”胖子挠挠头,转向胡俊杰:“估计这小子帮助最大,作为南方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设备中心的助理,吃了不少回扣吧。”

胡俊杰气定神闲:“怎么,明天想让我请你去泡温泉、洗桑拿?”

“好哇!好哇!”胖子鼓掌相庆。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许如霜啐了一口,拉着雨桐的手,问道:“你跟他都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结婚?”

面对这个问题,雨桐不知该如何回答,我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她的指尖在我的手心狠扎了一下:“我跟晓宇现在很好,结婚的事不着急。如霜,听说你怀孕啦,男孩?女孩?”

“才三个月啦,分辩不出性别。”许如霜摸着腹部,脸上闪烁着母性的光芒。

瞧着雨桐羡慕的神情中带着黯然,我想了想,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回去后,咱们开个家庭会议,也要几个孩子。”

“真的!”雨桐惊喜的看着我。

我点点头。时间过得飞快,她们的年龄也大了,象红晴已经三十岁了,再过几年,恐怕分娩都困难。以前,为了创业和一些其他原因没敢要。现在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皮蛋,你平时很守时的。今天,怎么来这么晚?”胡俊杰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索。

“我跟雨桐到学校里走了一圈,耽搁了点时间。”我淡淡的说道。自从军校退学之后,尽管同在一个市,一直没有回过学校。或许是因为贾大哥自杀前的那一个电话吧,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他的语气,他所说的每一个字。在那一个雷电交加的深夜,将自己的渺小、无力和恐惧无限的放大。

今天,之所以敢走进,因为我已有足够的勇气和自信去面对内心的怯懦。

“这所学校没什么可逛的,自从前年被划归地方后,己经变得太多了。听不到军号声,看不到军人,就连这个凤凰餐厅都被改成了酒吧,这里己经完完全全是一所地方大学了!”胡俊杰感叹道。

“我们现在是没有母校的人了。”刘刚志无奈的叹了口气。

“至少原来大多数的建筑还在,我们当初的宿舍楼还在,那里让我想起了许多的往事……”我缓缓的说道,低头啜茶,茶味很淡,却让人回味无穷。

“想当年,咱们宿舍闹腾出多少事,全校知名!可惜最后一年皮蛋不能跟我们在一起。要知道,当初你被那些宪兵带走……”胖子正说着,嘎然而止。

雨桐将我的手紧紧的握了握。

我笑了笑,表示没事。这么多年过去,那件事在心中留下的刻痕己经很淡。只是贾老亲自到审讯室接我时的情景还犹如昨天,历历在目,当时他还承受着儿子死去的巨大伤痛!那是一个我永远也无法报答其恩情的老人!一个可畏、可敬、且又可怜的老人!思念与愧疚涌上心头,我又重新将它压下。

“我也很遗憾没能和大家一起坚持到毕业。尤其后悔没能参加最后的毕业晚宴!”我的话化解了刚刚泛起的尴尬。

“说起毕业晚宴,那真是太壮观了!不少学员喝醉了借机打骂队干,邬队长也差点被打,我第一次看她那么狼狈。被分配到边彊的大毛他们恨她恨得要死。”

“胖子,至少队长对咱们宿舍的人不错。”胡俊杰瞟了我一眼,说道。

“听说队长后来转业了,还离了婚,到一家大型医药公司当经理。”刘刚志问道。

雨桐想要说话,被我拉住。

对于队长的事,我十分清楚。她因为最后毕业分配的事感到内疚而萌生退意,尽管家里强烈反对,仍然选择了转业。我曾热情的多次邀请她加入我的公司,不知为何,都被她拒绝,却转身去了一家医药公司做了经理。她干活拼命,到了地方也一样,经常早出晚归,这引起了她老公的无端猜疑,多次发生口角,最后她提出离婚。她父亲强烈反对,甚至说她要是敢离婚,就不认她这个女儿。即使如此,她依然不回头。

离婚后,她真的一个人带着孩子出来单过。单身母亲的生活异常紧张和困难,所以我们经常帮她,尤其在她出差的时候,雨桐或者秋萍就会去接她孩子浩浩到家里住。

有一次大家一起吃饭,她唱多了红酒,才吐露当初不来我的公司,是为了避嫌。

我说,我是你的学生,避什么嫌啊!

她醉熏熏的摇头,说我己不是学生,是个男人。

那一刻,我想起了在学校时她对我的爱护,想起那几次在我与她之间曾发生过的暖昧,竟有些情难自己。

在我心中的一个角落始终铭刻着她当年英姿飒爽的容颜。这些年过去,她老了许多,可不变的是她依旧坚强而又独立的生活着以及我深埋在心里的那一丝感情。

手机突兀的响起打断我的思绪。

‘喂?‘

‘喂什么喂,臭小子,我是杨丽。‘

‘喔噢!喔噢!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听到杨丽的声音,我的精神为之一振。

‘臭小子,你还好意思说!上次你来香港,怎么不来看我,是不是现在富了,瞧不起我这个穷人。‘杨丽那张利嘴还跟在学校时一样。

‘那次去香港日程紧,再说我现在是平民,香港驻军不容易进。我向你解释过呀!‘

‘有吗?‘杨丽翻脸不认帐:‘现在你将功赎罪的机会来了!周六我带男朋友回g市休长假,你这个大款可得好好招待我们!‘

‘什么!你也交男朋友啦?!‘我大吃一惊。

‘废话!我男友可比你帅多了,而且不象你那样滥爱。‘

滥爱?!我刚想反驳,在一旁支着耳朵听的雨桐叫道:‘晓宇,快让我跟杨姐说几句。‘

她接过电话,随即话里话外迸发出高亢的笑声,那声音让我想起在学校时,每一次与杨丽相遇时,她都会突袭雨桐的胸部。

校园的时光真让人怀念啊!看着在兴奋的打电话的雨桐,看着在说笑的同学们,心中的情谊依旧,却再难找回那份漏*点与活力。那时候的阳光总是那么明媚,那时候的花香总是那么醉人,那时候就连摔倒也是那么豪迈,那时候的人总在我的记忆里熠熠闪光!

时间一晃就快到黄昏,酒吧里的客人渐渐多起来,乐队在舞台上检查设备,准备开始演出。

我叫来侍者,捣出一百元钱,写上《红红好姑娘》的歌名。

音乐响起,我将手伸给雨桐,她嫣然一笑,挽住我的胳膊。胡俊杰和许如霜也走出座位。

‘靠,快去吃饭了,皮蛋还玩浪漫,欺负我没带老婆是吧!‘胖子在身后骂道。

倾听着悠扬的旋律,我环抱着雨桐,在舞池中摇荡。雨桐凝视我的温柔目光经历九年的风雨,一如初恋般饱含深情。七彩的灯光在她美丽的脸上旋转犹如快速倒退的时光,仿佛我又置身于射击训练场,趴在我身旁的女孩朝我甜甜的笑。

‘我叫萧雨桐。‘她说。

……

‘雨桐!‘

‘嗯。‘

我带着浓浓的情意和回忆含住了她的嘴唇~~

‘小时候的梦想,

至今从未成遗忘,

找个世上的新娘,

陪你到地老天荒,

爱你到地久天长……‘

(终于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心中是那样的依依不舍,四年多的时光在此刻一一流过,曾经满怀憧憬,也曾经压抑无奈,曾经漏*点澎湃,也曾经犹豫徘徊,尽管存在着那么多的缺憾和不足,我最终还是坚持将它写完,完成了我自已人生中第一部所谓的小说。在这里,向一直鼓励我、支持我的读者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因为有你们,才让没有毅力的我坚持下来!

小说的结尾比较仓促,但它的结局却是我早在四年前就开始构思了,记得那时有一个读者约我见面,在吃饭的时候我将粗略的结局构思告诉了他。可恨我写得太慢,直到现在才见面,差点憋死我了。不过有四年的完善,相信还能让你满意。

周晓宇、萧雨桐、秋萍,他们的故事结束了,而我们的人生还在继续,祝福你在以后的人生中活出自已的精彩!

章节目录

校园爱情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校园爱情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