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这只白孔雀正在被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吊打。

“你这个坏人,害得我爹爹和娘亲分离,还敢自称是什么心怀万物苍生,慈悲为怀的古神!”

“打死你,飞鸾打死你!”

小女孩骑在白孔雀背上,带着恐怖力量的小拳头一下、一下、又一下的挥出。

见到一面倒的局势,白墨终是放下心来。

看来飞鸾所说的话,的确不假。

新的天地共主一旦苏醒,曾经的只会成为曾经。

既然知道古神不是飞鸾的对手,白墨也就乐得看戏。

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没有要替古神开口求情的打算。

也并不想以娘亲的身份,拘束着飞鸾的行为。

飞鸾日后会是天地共主,她应该学会一点一点的慢慢成长,而不是永远生活在父母的羽翼下。

哪怕,这成长会付出很多很多的代价。

她能说的,也不过只有一句——

“飞鸾,若是玩累了,就回到娘亲身边来。”

“娘亲。”

听到白墨的声音,小飞鸾松开奄奄一息的白孔雀,奔回白墨身边,投入她怀里。

一副乖巧漂亮的模样。

但是,只有古神才知道,这就是一只小恶魔!

罢了。

胜负已分。

她终究还是输了。

“记住,吾名——”

“梵迦那罗。”

话落。

古神自行羽化在太古洪荒之间,在仙穹之上化作一颗耀眼璀璨的星辰。

直到古神羽化不见,白墨还久久的不能够回神。

曾经,在背后操控一切,让她与墨夕玦分别的罪魁祸首,就这么轻易的……消失了?

可是,夙凤却回不来了。

“不。”

“娘亲,可以回来的。”

“只要你愿意,飞鸾可以送您回到过去。”

“那个……一切都还没有开始发生的时候。”

小飞鸾声音青涩稚嫩,却坚定无比。

白墨在唇上轻轻的重复着这些令人惊心动魄的字眼:“回到……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那个时候,夙凤还活着。

他还是那只单纯又天真的小凤凰,没有因为白琳琅的死,而变成后来嫉恶如仇、冷艳毒舌的模样。

但是,却也意味着,她与墨夕玦不曾相识。

一边是生死与共,曾许诺朝夕相处的恋人。

一边是相依为命,曾陪伴数万年的亲人。

无论选择哪一个,最终都是两难全。

世间哪得安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时至今日,白墨才明白,这句话里许许多多的无可奈何。

可,终究是,她亏欠了夙凤啊……

白墨不禁望向墨夕玦。

后者微微一笑,眸光中满是释然与谅解。

墨夕玦:“去吧。”

“我了解你,夙凤是你当作亲人一般的人,如果他就此消失,你这一生恐怕都无法再展露笑颜。”

“而且,我亦是……良心不安。”

白璇玑原本的目标是他。

最后关头,是夙凤将他推开、救下。

他又何尝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

天地共主拥有通彻天地、贯穿未来与过去的大能。

飞鸾将白墨送回尚未被封印的太古洪荒。

彼时,白琳琅还没有制造出与她容貌一模一样的白璇玑,还没有捡回小凤凰,更没有遇上墨夕玦。

九重天里,清冷孤绝,枯燥乏味的日子,日复一日。

白墨所能够做的,就只有一个等字。

须弥海边,那株朱颜树花开花落,又是万年。

白墨再次来到须弥海。

她飞身上树,摘了一颗朱颜果,懒懒地躺在树枝上面,咬着甜美多汁的果子,嘴里叹道:“寂寞的人生真是如雪啊……”

咬一口,又叹一声:“曾经甚是美味的朱颜果,如今却觉得味同嚼蜡……”

忽然,朱颜树下响起一道泠泠如玉石相撞的声音。

“一人品尝,无人分享,哪怕是世间最美味的东西,也不见得有多乐趣。姑娘说,是吗?”

这声音……

白墨纤细的身体一震。

这时,树枝‘咔嚓’一声断裂,她竟然是一时不察,摔落下来。

一袭漂亮惊艳的红衣少女,落在朱颜树下那长身玉立的墨衣少年怀里。

“……墨夕玦?”

白墨眨了眨眼睛,恍如在梦境中一般。

“姑娘怎知,吾名墨夕玦?”

“我不仅知道你是墨夕玦,我还知道……你一定会喜欢我!”

“胡说!姑娘,你我才第一次见面,怎可说出如此轻浮之语……”

墨衣少年一本正经的叱道,耳根却悄然红得滴血。

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一道七彩流光从仙穹之上划过,坠落在须弥海边。

朱颜树之巅,一颗七彩凤凰蛋静静而立,流光溢彩。

跟千百万年以前,白琳琅捡到的那一只……一模一样。

曾经失去的东西、失散的人,最终都将会以另外一种方式回来。

·

愿你轮回百世,依旧能回到我身旁。

——白琳琅&墨夕玦。

*

全书完。

——月5日,于重庆,黑白灰姑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目录

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黑白灰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白灰姑娘并收藏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