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谁?”伊邪那美质问。

“我叫段小涯,灵山少主,西楚大国的四大王!”

伊邪那美对他四大王的身份倒不在乎,但听说他是灵山少主,心头不由一震,没错,此人与巫灵王长得极为相像。

伊邪那美的手缓缓松开,问道:“你姓段,巫灵王姓风,你又怎么会是灵山少主?”巫灵王是伏羲的后裔,伏羲姓风,他自然也姓风。

“我本来也是姓风的,但我被一个姓段的人家收养,所以才改姓的。”

“你来找巫灵王所谓何事?”

“我要带他回去,现在灵山局势动荡,必须他回去主持大局!”

本来伊邪那美听说他是灵山少主,想要饶他一命,但听说他要把巫灵王带走,这是万万不能的,她绝对不会答应。

“你想带走巫灵王,我只能送你去死了!”

伊邪那美再度出手,速度极快,一瞬之间,又扼住了段小涯的咽喉。

段小涯整个呼吸系统似乎都被她给控制了,喘不过气,一张脸憋得通红,挥动逆鳞刀,一刀砍断伊邪那美的手臂。

伊邪那美迅速长出了另外一条手臂,但断臂仍旧扼住段小涯的咽喉,段小涯怎么扯也扯不下来。

魏青翼和白狼女见状,急忙过去帮忙,但是断臂还是牢牢咬住他的颈部。

段小涯跃开一步,伸手给他们打了手势,让他们不要过来。接着运起灵气,轰的一声,真气四射,断臂炸开。

伊邪那美愤然出手,但听身后一声高喝:“住手!”

一个魁梧的身影走了出来,满脸络腮胡子,但是隐约之间,与段小涯的面容有着七八分像,只是更为苍老一些而已。

伊邪那美顿时又回到了幻相,变成倾国倾城的容颜。

“风郎,你怎么出来了?”

“冥王宫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怎么能不出来?”

段小涯看着巫灵王,恍若隔世,他二十年没见过父亲,早就忘记他是什么样了,但所有人都说,他和巫灵王长得很像。

今日一见,果然很像。

大梵天早已跪地,以灵山最高的礼仪迎接他:“灵山黑灵使大梵天拜见巫灵王。”

巫灵王轻轻把手一抬:“起来吧。”

“爸,真的是你”段小涯哽咽地说不出话,为了巫灵王,这一路经历了多少困难险阻,只有他才能体会。

巫灵王看到他,一点也不意外,咧嘴一笑:“你来了。”

“爸,你跟我回去吧。”

巫灵王微微点头,扭头望向伊邪那美:“女王陛下,二十年前,咱们的约定还算数吗?”

伊邪那美摇了摇头:“不,我不让你走。”

“那我只能死在这儿了。”

巫灵王说的很平静,但也很坚决。

二十年前,他早就算到自己有此一劫,自从得到地狱图开始,他就知道,这一切都是伊邪那美的阴谋。

因为灵山的主要职责,就是与天地沟通,他也曾与伊邪那美有过沟通。

一个寂寞的女人,五千年来就死守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她是有多么寂寞啊,在一次又一次地沟通之中,她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男人。

于是,她故意让人伪造出了地狱图,这些地狱图藏在世界各地,并且有着各种版本,以长生之术作为噱头,吸引着无数人争先抢夺。

这些地狱图来自各个朝代,这在人间很难完成,但在冥界却很简单,因为冥界存在着各个朝代的人,伪造起来十分容易,然后利用异术,藏在各个地方。

人间的考古学家根本无法辨别,就连碳十四都分辨不出来。

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吸引巫灵王的到来,他一定会找到她。

然后她囚禁了他。

巫灵王假意屈服,却与她定下了约定,只要家人来找,就是他回到人间之时,伊邪那美没有反对,因为她并不相信他的家人能够找到冥界。

而且,她完全可以派人到人间,阻止他的家人。

可是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他留在世上的孩子,她毕竟是东瀛冥界的主宰,管不到华夏的,所以很多事情处理很不方便。

她没有料到巫灵王来到冥界之前,儿子就已经失踪了。

是的,这些也是巫灵王事先安排的。

不过随着时间,她沉浸在巫灵王的魅力之下,也就忘了这件事,掉以轻心,侥幸认为,段小涯不可能来到冥界,除非他死!

世事岂能尽如人意?

段小涯意外得到妙僧的传承,一天一天地成长,而时间不过是短短的两年,沉迷在爱情里的伊邪那美,根本就没发觉。

而这一切,巫灵王早有准备,让伊邪那美将冥王宫的人一点一点地调到外地,整个冥王宫也没多少戒备,好让段小涯可以长驱直入。

“风郎,在这儿生活不好吗?为什么非要离开?”伊邪那美泪光盈盈。

巫灵王叹了口气:“人鬼殊途,女王陛下,你已经囚禁了我二十年,难道还想继续囚禁我吗?”

“这二十年来,咱们过的不快活吗?”

“二十年的快活,是偷来的,我本就不属于冥界,我是灵山的巫灵王。”

“你当真如此绝情吗?”伊邪那美神色变得狰狞起来,“冥王宫我早已布下了禁咒,你是不可能踏出一步的!”

“今天你若不放我走,我便死在这儿,倘若你对我是真心,就放我走。我已经陪了你二十年,我想已经足够了吧?二十年对你来说,或许很短,可你要知道,我只是一介凡人,我的寿命是有限的,我不像你一样,可以永恒地活下去。二十年,我的人生有多少二十年?”

伊邪那美心头微微一怔,对于一个凡人来说,二十年实在是太长了,他对自己确实是仁至义尽了,可她并不甘心,含泪望着巫灵王:“不如,你也把众生的业,引到自己身上,这样咱们就能长长久久了。”

大梵天叹了口气,打了一个佛号,说道:“女王陛下,莫非你也想让巫灵王变得跟你一样,永生被业火折磨?到时,巫灵王变得跟你一个模样,你还会爱他吗?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阿弥陀佛。”

伊邪那美呆若木鸡,假若巫灵王真的变成像她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她还会继续爱着他吗?

而且业火的折磨有多痛苦,她心里是清楚的,她难道真的忍心吗?

如果真是这样,她到底是爱他,还是根本就不爱他?

章节目录

无敌小农民(司徒小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司徒小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小二并收藏无敌小农民(司徒小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