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室里传i议论纷纷的声音。

“我早就说过公司交到安琪手里肯定不妥,现在好了,股票下滑这么厉害。”

“放着张氏集团的千金不要,偏要和她在一起。”

“眼下这个情形,该如何是好。”

“既然是他们惹出i的货,今天他们就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

张助理开门,看着他们礼貌性的点头,面带微笑的说着,“各位董事,我们总经理手里还有些事,麻烦你们耐心等待一下。”

一个戴眼镜的董事率先说道,“我看他是没脸出i见我们了吧?”

另一位卷发董事不要命的起哄着,“现在把公司搞成这副模样,怎么还有脸出现在我们面前,还不如乘早把钱退给我们,我们好另谋高就。”

“就是,退钱!退钱!”

所有人起哄道。

张助理面对现在这个场景,急忙解释道,“总经理现在正在想办法,所以你们稍安勿躁。”

季父起身,有些抱歉的说着,“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但是我相信这件事情一定是背后有人操作,还请你们能够给我们一点时间i查明。”

“我给你们时间,那谁给我时间?”

赵董事毫不留情的说着,“您背着我们竟然让安琪独立一人i担起公司的所有的事情,现在可倒好,这马上就要破产了,你难道还想让我们把所有身家都输的一穷二白吗?”

张助理再也看不下去,只好离开会议室去找季非离,可是刚出门就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喊道,“老大,情况不妙。”

季非离没有说话,反而大步流星的朝会议室走去。

“哐”的一声,瞬间变得安静下i。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射在他的身上,急忙说道,“你还有脸出现在我们面前?”

季非凡反问道,“不是你们叫我i的吗?”

他的视线落在季父的身上,踏着沉重的步伐走上前,“爸,您怎么i了?”

季父一脸严肃的问道,“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觉得我不应该i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先别说这些,你还是给各位董事一个交代吧。”

季非离眸光微微幽深起i,“我真的没想到会因为我发生这样的事情,更没想到会因此让公司受到如此大的伤害。”

赵董事对季非离的态度很是不满,“你还是别为了安琪而将所有的事情全部推在自己身上了。”

季非离挑眉问道,“这件事情与安琪有什么关系?”

孙董事顺着台阶直接走下去,“如果不是她管理公司,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季非离不允许任何人对她指指点点,声音也不由的加大了几分,“您这分明就是把所有的事情全部推在安琪身上。”

“是又怎样,谁家的女人不是相夫教子,而她却三翻四次的想要挤进公司,可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高兴了?”孙董事的脸色一点一点的耷拉下i,声音也渐渐的变得不悦起i。

“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但是这件事情的确与他无关。”季非离眸光微微幽深起i。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我们这些老头子好糊弄?”孙董事依旧依依不饶的说着。

“季非离……”季父开口唤了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切都是张氏集团搞的鬼。”

季非离的话刚落,在场人骤然都睁大双眸。

张氏集团?

业界的佼佼者会做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怎么可能?难道是——

赵董事打断所有人的思绪,“是张曦?”

“……”季非离点头,坦白然道,“这是她送给我的礼物。”

“礼物?”孙董事冷嗤一声,继续说着,“这分明就是她在报复你,亏你还能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是真的吗?”季父的视线一直死死的盯着季非离。

“我向你们保证,我一定会想出办法i让公司恢复正常的。”

孙董事一听,急忙纠正道,“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安琪,去和张曦认错。”

赵董事站在利益的面前,自然和孙董事是一条心,“没错,我们绝对不能让你拿着我们的身家在这里胡作非为,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被你毁于一旦。”

“离开安琪,和张曦在一起。”

“离开安琪,和张曦在一起。”

“……”

所有人达成了一致。

季非离被他们的声音搞得心里乱哄哄的,呐喊道,“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和安琪分开的。”

孙董事有些失落的说了句,“我们原本以为你会顾全大局而舍弃她,可是你竟然这样执迷不悟。”

他停顿了下,将视线转移在季父身上,随即又道,“董事长,今天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要不让他跟张氏联姻,要么把我们钱退回i。”

“……”

季非离不想让季父架在中间为难,“给我一个星期时间,我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

“就算我们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可到时候解决依旧一样,现在季氏就相当于一个空壳子,你拿什么给我们交代?”孙董事说完,人就已经起了身,“今天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啪——

赵董事气恼的拍了下桌子,“我看你压根就没把公司放在眼里。”

他咬牙切齿的继续说着,“眼下股票一直处于下滑的状态,才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公司就足足下滑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既然还让我们再给你一个星期,我告诉你,不可能!”

季非离没有生气,脸上反而扬起了浅浅的笑容,“如果你们执意不肯给我时间,那你们最后将会落的一个空手而归的下场。”

孙董事阴郁苍老的眼神紧紧的皱在一起,“你威胁我们。”

赵董事一字一顿的溢出薄唇,“季董事长,这就是你教育出的好儿子?”

季父为了调解他们之间的争吵,索性只能放下脸面,“他还年轻,有些事情还不太懂,你们千万别放在心上。”

“他都三十岁了,还年轻?”

“年轻人么,容易上火。”季父硬生生的挤出一抹笑容,“既然他让我们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大家不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给他一段时间。”

孙董事最终还是给了季父一些脸面,“既然你都已经开口了,我们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谢……”

季父还没有说完,就再次传i孙董事的声音,“但是……”

他的话欲言又止下i。

“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我只给他一天时间,明天这个时候我必须看到自己写想要结果。”

“一天,您开什么玩笑?”季非离反驳道。

“我们能给你一天就已经给足你们面子了。”孙董事依旧还在怒火上,但还是忍不住想要提醒道,“你如果真的想救公司,那就离开安琪。”

“您还是……”

季非离的话直接被季父拦截下i,“季非离!”

“明天这个时候我们会在这里等你。”

孙董事看了一眼季非离,绕过他的身体果断离开。

所有人跟着孙董事的脚步缓缓离开。

偌大的会议室瞬间变得安静下i,季父的脸色骤然一变,声音也透着隐隐的怒火,“这就是你给我办的好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季非离瘫坐在椅子上,一脸自责。

“你听到没,只有和张氏联姻公司才能回到原点。”

季非离微不可见的轻蹙了下剑眉,显然,这个道理他也明白。

和张曦在一起,所有的难题都会被化解。

而他却只想与安琪在一起,不想让任何人打扰,也不想受任何人的议论。

“我警告你,公司不能出任何问题。”季父起身,低头,一股严厉的视线落在了季非离的身上。

季非离保证,“您放心,我一定会和安琪想到应对之策。”

“又是她?”季父一听,刚刚有些平稳下i的表情瞬间再次爆发,“如果不是因为她,公司又怎么可能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

“这不关她的事,如果不是你们强求我们分开,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季非离沉重的语调说道。

“你是在怪我们?”季父问道。

“总之,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和她分开的。”

话落,门瞬间被打开,传i碎碎的脚步声。

季非离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上前问道,“你怎么进i了?”

“我看他们都走了,所以就像进i看看,没想到爸也在。”白沫看了眼季非离,随后又看了眼季父。

“别叫我爸,我承受不起。”季父冷哼一声。

白沫站在季父的身边,脱口道,“你们是不是想让非离继续和张氏联姻?”

“是!”

“我不同意!”

“你把公司都害成这副模样,难道还想让公司破产吗?”季父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危险。

破产?

这当然不是他想看到的。

可是让她离开季家,她不甘。

白沫闭了下眼睛,早操睁开眼睛的时候,脸上却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难道我们的爱情就这么微不足道吗?”

季父的声音渐渐的缓和下i,“你如果真的爱他,就不会让他面临现在这种状况。”

“安琪,我们走!”

言毕,季非离拉着白沫的手果断离开。

季父面色再次拧曲在一起,骂道,“你这个大逆不道的畜生。”

章节目录

顾恩恩季非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晚安,参谋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晚安,参谋长并收藏顾恩恩季非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