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醒了?”

林微然一睁开眼,就听到一位妇人在她跟前问话,那声音和善又焦急。

头疼…

她不过是睡了一觉,怎么醒来觉得这样乏力,脑袋昏沉沉的,口鼻都像是被呛过水一样,浑身都觉得难受。

她扫视了周围一圈,没有现代高科技的任何东西。屋子陈设的,都是古色古香的摆件。

连她跟前的妇人,衣着打扮也是长襦摆裙,一身素净的绿裳,发髻全都绾起,容颜干净。

穿越了?

“叫你别与她争,你偏不听,就算是被冤,那又如何,左不过被挨顿打,何苦要这样差点丢了性命。”妇人说着就哭哭啼啼,也不知动了什么心思眼泪就止不住了。

“娘?”林微然声音细弱。

下一刻她就后悔了,如果这妇人不是原主的娘亲,那该怎么圆场。

“微儿,做娘的没用,护不住你,苦了你..”妇人见林微然说话,一时情急之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还好还好,没有搞错,一般守在跟前的多半都是自己的娘亲。

林微然不再说话,反正她现在也是孱弱病体,应该多点休息,说多了又容易出错,还不如多点从她娘亲嘴里套出一些话。

这时一个端着热水的丫鬟进来,那丫鬟扎了个双马鬏,瞧着仿若十二三岁的年纪,看见林微然醒了,她眼睛闪着亮光:“姑娘醒了?”

“魏姨娘,我这就去禀告给老爷去。”

丫鬟将水端在林微然的跟前,得到了妇人的认可,便小跑了出去,想把姑娘醒了的消息告知全府。

“你听着,等下官人无论问你什么话,你只说是自己不小心落水的,千万别说出只字半句与你姐姐有关的话,学聪明点,别与她争。”

魏姨娘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叮嘱林微然。

“娘……我落水,不是偶然的?”林微然抓到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问道。

魏姨娘手悬在了林微然的嘴边上方,示意她莫张声,旋即魏姨娘点了点头,叹了口气。

原来,都是因为一根簪子。

正一品尚书令冼煜景冼大人,素来跟林府的官人林梓杰走得亲近,那天冼大人前来,见微然长高了不少,因此送给了她不少的首饰,其中一根朱色玄蝶镶白玉的簪子甚是美。

而林微然的姐姐林瑾然就不依了,非要这根簪子,说是自己都没有这等好东西,怎么偏林微然独有。

可微然怎么也不肯给,即使是魏姨娘相劝也不肯拱手让人。

林瑾然去找了林梓杰,结果被训了一番,说是妹妹难得的好东西,做姐姐的怎能这样抢了妹妹的。

见父亲也不肯替她要这簪子,林瑾然可就恼了,前几天便污了林微然偷拿祭品上的宝物,微然矢口否认。

家里才刚起了一场风波,昨个儿林瑾然又使唤她跟前的晓晓将林微然推下水。

魏姨娘虽远处见着了晓晓的这番举动,也不敢声张,只急忙唤人将微然救了出来,好在当时有人经过,方才跑出去的丫鬟小红即刻就跳水救了她,这便有了现在的林微然。

这就巧了,她从前也换作林微然。

这日子过得也太憋屈了吧,一根好的发簪都不能独自享有,为娘的亲眼见着女儿被推下水也不敢声张。

庶出的地位就这么低的吗?被一个嫡出的姐姐压得全然反抗不得。

“你记住了,等下你父亲问什么,你都不要透出任何风声。这对她来说,不过是宗祠罚跪之错,可若你真的说出这事..

往后日子更是步步凶险,让她更加妒恨你,即使是千辛万苦保全一条命,可往后如何向主母求取你的好姻缘?”

魏姨娘再次叮咛,生怕林微然不肯听她的话。

“娘,你放心吧,我不会说的。”

她微微一笑,唇色虽有些苍白,但笑靥呈两个讨喜的梨涡,望着醉心。

林微然罕见的听话,魏姨娘都有点神乎恍然,但也很是欣慰,反正没什么比活着还好。

但老爷也并没有过来探望,只使唤了个小斯前来问话,说是公事繁忙不能亲来探望,送了几个好的吃食,带来了几句体己的话便又回去了。

魏姨娘眼底都藏不住的失望,悔自己无能,让微然陪她一起受苦。

好在现在的林微然不是之前的林微然,自己落水之后父亲也没来探望一下,这确实令人挺寒心的,但幸亏自己与这个父亲没什么情分。

魏姨娘与林微然又说了好些话,微然从中更加了解这个新的世界以及身旁的人,就在她们闲聊之时,方才出去的丫鬟小红手端着热气腾腾的药罐子走了进来,说道:

“姑娘,这是老爷命人送来的药材,小菊刚给您熬好,姑娘快起身喝了吧。”

林微然便起了身,只见小红将中药都倒入一个碗里,有些药材都显出了罐盖。

小红刚想将这碗药端给林微然,林微然突然喊道:

“等等!”

小红一脸茫然,停住了脚步。

“你先将它放一边,等会我再喝。”林微然说道。

“好……的。”小红不知道林微然为什么突然这样喝声,但也照办了。

她将中药放置桌面之后,等着林微然还有没有其它的吩咐。

“你先出去吧,”林微然看向她说道。

一旁的魏姨娘也是觉得奇怪,怎的突然一惊一乍的。

小红还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不知道哪里做得不对惹得姑娘生气,正心里有点委屈,回了话:“是。”

“对了,”林微然叫住了刚想抬步走出房门的小红,“..你方才说,这药是小菊熬的?”

“是啊姑娘,”小红说道,“小菊在灶台熬了好一段时间才熬好的,姑娘可趁热喝了吧,免得药凉了,喝入肚里还得用五脏暖它。”

“嗯,”林微然从鼻腔里头发出声音,又问道:“你可否帮我试试看,这药苦不苦的?”

小红哭笑不得,原来姑娘是为着这个,只笑道:“不苦的,这药一点也不苦,姑娘若是不信,小红可以帮姑娘试试看。”

正说着,小红便想端起碗喝一小口,但林微然叫了一声:“不要喝!”

随之,林微然感到难受加剧,咳了好几声。

碗都没碰到嘴边,小红被林微然这声尖叫给吓得愣住了,见着微然咳嗽的样子,她把碗放了下来,急着到林微然的跟前问道:“姑娘你这是怎了?”

“你这是怎了?一会大呼一会大叫的。”魏姨娘轻轻拍着林微然的后背,对林微然的行径摸不着头脑。

“你先退下,咳咳,我跟娘亲有些话想讲..咳。”林微然对小红说道。

小红更是一头雾水,但见着姑娘这样肃正的模样,心里虽很想关心姑娘,但也皱着眉头应了下来。

章节目录

医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字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字月并收藏医然最新章节